正文 倨傲的杜先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听了外面车子响,他焦急的忙站了起来。--凤-舞-文-学-网--

    马靴声咵叱咵叱的传了进来,何丰林的大嗓子吼着:“怎么出这个鸟事的?秃子你比眼被婆娘的花裤衩蒙了?”

    “哎哟我的兄弟,你可回来….”刚奔了出来说了一半,苦涩着脸的杨多良一眼看到了何丰林边上,那个年轻人冷冷的眼睛。心里不由得一寒。

    杜月笙的眼睛亮的迫人,直直的看了他。

    “这是上海的杜月笙杜先生。进去说,娘的。”何丰林介绍了下,手里那不离显派头的马鞭刷的抽了下自己的靴帮子。

    杨多良忙让了下,吃惊的看了杜月笙:“想不到杜先生如此年轻。”

    “秘书长当我多大?”杜月笙的嘴角斜斜的扯了下:“请!”

    看着杜月笙,不知道怎么的,杨多良总觉得有点危险似的,他努力的挤出了点笑容,回避着他的眼神,忙走了进去,一股坐了何丰林边就唉声叹气起来。

    “妈拉个巴子的,秃子你哭丧呢?兄弟在这里,你有事就说事,哭毛啊?哭出个卵子来?”何丰林骂道。

    杨多良忙哎哎了下:“兄弟啊。我真他妈地倒霉啊,别瞪眼,别瞪眼,我和你说事。这几个蠢货!哎。”

    “你们,出去!”杜月笙眉头一皱,指了面前的几个杨多良的保镖冷哼了声。

    几个人吓一大跳,杜月笙三个字如今在这上海是家喻户晓了。外边知道上海的,没有不知道他的。听了他这么一说。

    几个人难堪的互相看了一眼。也不敢放,忙站了出去。杜月笙接了人递的杯子,轻轻的揭了盖子,低头酌了一口:“说吧,秘书长,前后什么回事。人什么样子地,几个。”

    杨多良看了冷脸的他,边上何丰林叫了起来:“月生他就这样,你说,他帮,说啊。的。”

    凡大人物总有点怪癣的。杨多良以为杜月笙一向如此,也不不奇怪了。年轻如此,却雄霸一方,不倨傲才怪呢。

    他也是想当然了。

    杜月笙真是整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没等了他混出来,早就被砍死街头了。这是预计着要和他翻脸。不想再和他近乎了,干脆没个好脸色才这样和何丰林先说了的。不然何丰林都受不了。

    何丰林龇牙咧嘴地带着笑大声骂着。杨多良是知道他的脾气的。武人带兵的。就这德行,他久在军中也知道。

    何丰林皮笑不笑的样子却让他安心了点。倚仗了过去面皮上的熟络,杨多良也就说了起来事的前后。

    听了半天杜月笙忽然骂道:“外边那几个什么路子?是我手下早就挂了当场废的!哼,房里有货还有外人,一个人不留下,这算个鸟保镖!”

    “是,是,杜先生说的是。正是啊。”杨多良连连点头:“他们他妈的吃了…”

    “你也是,我说秘书长。这出门在外地,人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么?”杜月笙眉毛一挑,冷冰冰的看着杨多良那张随即难堪了地脸。--凤-舞-文-学-网--

    再怎么也受不了这样的,杜月笙你也就上海滩一个大亨,说难听也就一个江湖人,老子我?我………老子我没办法你。

    杨多良眉宇里地怒气一闪,随即又只有隐没了下去。人在屋檐下,没兵没将,远离了福建,这上海没个根基,和他斗气呢?

    何丰林在一边看了肚皮也笑破了。死死的忍耐着,憋不住了笑骂道:‘月生,你小子,这么着,你帮他看看如何?毕竟有交的。”

    “恩。来人啊。”杜月笙依旧一副倨傲样子,扬起了嗓子对了外面叫道。

    外边忽然炸雷似的一片吼,呼啦啦的进来了七八条汉子。裹了风撞了进来,了门口四个杨多良的保镖差点要贴了墙壁上去。

    李福全的嗓子在外边吼着:“戳人,个比的。滚开点。大爷办事呢。”

    杜月笙发怒道:“混账,在外说什么呢?那是人家秘书长地保镖,客气了点,就算给何丰林大哥面子也客气点。”

    “是,是。月生哥。”李福全闷哼了下。

    这是刚刚杜月笙和何丰林送了卢嘉回去,随即调了来的一群人。今天,也就唱戏给杨多良看了地。至于找东西?找,不是钱么?

    至于给不给他了,看况!

    二十年六箱子宝贝?值钱啊,值多少命呢!杜月笙心里暗自冷笑着,看向了杨多良,然后对了外边道:“你们几个,嘉裳啊,把风放出去,今天这六箱子是我的货,谁拿了的明下午送我家去。”

    “是。那月生哥我们走了。”外边齐齐的答应了下,旋风似的转又走了。

    这如狼似虎的汉子,站了外边门口,明明暗暗的灯光闪了狰狞的脸上,风从后面刷着一的杀气灌进了屋子。

    杨多良什么时候见过江湖上这些?只看的张口结舌的。

    何丰林在一边也暗自赞叹了下:“月生,不瞎说,你这群兄弟端的是好汉子。放了军中也是精兵啊!”

    “哪个上不是百十条人命的主?呵呵。”杜月笙骄傲的一笑,站了起来手一拱:“那就这样,丰林哥,兄弟先回去了。杨先生明午后去了我家吧。”

    ‘这,这,是,是,谢谢谢谢。兄弟必定重谢。“杨多良想说什么的,但是忽然觉得问了伤人面子,忙打招呼起来。

    杜月笙眼睛一闪:“不相信?哼!”

    说完没等了杨多良解释,手一摆袍子下面,抬腿就走了出去,嘴里骂着:‘不见了何丰林大哥面子,哼!“

    杨多良给他吓唬的腿都软了,只在后面叫唤着:“杜先生,杜先生我相信呢,我相信呢,哎哟。”

    说了又看追不上了,回头来看着何丰林:“我的祖宗啊,你也说个话啊,我不是不相信…….”

    的样子,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好了,他说明必。到房间休息吧。明我和你一起去……”

    “丰林啊,我们不是外人,这,这杜月笙在上海就….”

    “嗨!”

    何丰林摇摇手:“你几个保镖原来是江湖出吧?军中汉子的话,不会出这个没股的事的。你问问他们,见了月生几个手下,觉得如何?”

    杨多良回了头看去。自己几个保镖听了何丰林的话,站了出来。互相看着,没吱声。何丰林嚷嚷起来:“实话实说嘛。”

    “厉,厉害。”

    “支支吾吾个鸟,我不是说,就刚刚这七八个,随便哪个出来和你们单挑了,必定是吃定了你们。上次和酒的时候看的清楚。就说话的那个,提了马刀撞进去,他娘的,一刀一刀的,杀的那个人头滚滚啊,对方枪拿了也没用!”何丰林想起了李福全打街仗的本事也是佩服的很。

    他说话时候语气实在起来,都看的出的。

    几个保镖砸舌的互相看看,更不说话了。刚刚黑暗里进来的李福全,那彪悍的形,带了虎气,一双牛眼瞪了他们一眼,他们就知道分量了。

    现在何丰林这么说,他们还说个鸟?本来今天东西丢了就是没脸站这里地。

    杨多良吃惊的瞪了眼睛:“上海这么乱?”

    “哪里不乱?有本事就不乱。嘿嘿,秃子,和你说吧,只要把他服饰好了,你就没事的。这上海,他就是皇帝!知道不,皇帝。”

    何丰林哼哼着:“真的,兄弟不玩虚的。他说个什么就什么的。洋人有事也要找他帮忙呢。看他那手表没?就是法国领事送的。”

    “我的娘。他,他怎么混地,也才这么大啊。”杨多良更吃惊了。

    何丰林眼睛一番:“我哪里知道啊,秃子,你也不想想,我知道我他娘的现在还是个督军使么?哎。和他比,真他妈的白混半辈子啊!走吧,走吧,我叫厨房下酒水,我们再喝了点,一觉起来,正好就去拿东西了。走。”

    “丰林啊,真的有这个本事?”

    “妈的个比。我说秃子,你这不是在骂我么?怎么还问?他明天不让你见到这个货,我卵子割了给你下酒!”

    “我还嫌你腥气呢!”杨多良听了这么说。心里大定了,乐呵呵的闹了起来。他也军中走地人。虽然是文职,也粗的很。

    “老子腥气?”何丰林眼睛跳跳的。伸手就去解自己的裤带子:“让你看看,塞你狗的嘴里正好!哈哈,副官,副官,狗的睡觉了?去,搞点东西来,一起喝酒。”

    吼完了倒霉的副官,何丰林又一脸诡笑的看向了杨多良:‘我说秃子。什么宝贝啊?给我也说道说道。”

    杨多良一头的汗水楞了那里,哭笑不得的看着他。

    ……………………………………

    “月生哥说了。兄弟们现在就出去放风吧。看着点,这二女两男地,不,三男,最后一个叫偷钱的必定也是地,货在手上,没分脏呢,互相不会散了的。”顾嘉裳在大声吩咐着。

    李福全点点头:“不错,几个旅社一条街地一起查。他们未必住一个地方,但是不会离太远的。问老板提箱子的男女全查。”

    “巡捕房那里也说几句。”焦文斌看了下几个人建议道。

    “恩,我去叫几个包打听来,他们带了路,娘草比的,兄弟们各自跟了上去。不要吵,就这么撒下去查。”顾嘉裳看着面前的一群兄弟道。

    “是。”一群汉子齐齐的答应了声转散了出去。

    人传着人,赌台里,夜宵档子上,小牌局里,巡捕房里,酒馆里,包括弄堂人家的被窝里,半个时辰后的上海滩。

    夜色里。

    大街小巷已经满是江湖市井地汉子们在出没着。一家家旅社的灯光亮了起来。一家家院地门口站了人……….

    “月生哥有话,今天下午谁在吴淞口法国邮轮上,弄六箱子货的,明送了杜公馆领赏钱。莫耽误了月生哥事,莫耽误了自己命!”

    一声声的,这句话在上海的晚上,传遍了各个角落…………

    ……………………………

    “月生,回来了。”

    杜月笙点点头:“你们呀,今天怎么又等我了?早点睡觉不是?看两个人困了这样子”

    “等你不好?”如君和月英撅起了嘴委屈的看着他。

    手里却不停的,一条毛巾,一碗气腾腾的夜宵送了过来。

    杜月笙呵呵一笑:“不是有这下人的么?恩,好吃,谁做的?”

    薄薄的米粥很香甜,正适合冬夜里解酒暖胃子的。里面白白的米粒子还混了红红的杞。几片腌的鸡浮在上面。

    看杜月笙说好吃,月英眉开眼笑了起来,雀跃着:“我做的。”

    “那可是我放的。糖是我放的。”

    看了如君一副也邀功的样子,杜月笙哑然失笑,放了碗揉揉她们的头:“好了,好了,都好,哈哈,睡了吧。明还有事呢。对了,嘉回来了么?”

    “早回来了。在上面求了半天,最后找了个梯子爬海鸽房间里去了。我们都笑死了。咯咯。”如君的眼睛笑的弯弯的。

    杜月笙摇摇头:“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才成个人?”

    “月生,金荣哥今天好像不大高兴。”

    “恩?”杜月笙一愣:“怎么了?”

    “不知道,他吃了一半,去了共舞台的,回头和桂生姐不舒服了,然后就走了。桂生姐和五娘来睡了他却没来。”月英歪着头回忆着。

    杜月笙眉头皱皱:“哎,又怎么了?算了,睡吧,他们夫妻的事,我们也说不了的。”

    “恩。”

    三个人转向了楼上走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