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回 仗义红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哎,盛姐会磨人呐。--凤-舞-文-学-网--”

    杜月笙嘴巴扯了下,边的卢嘉也是摇摇头骂道:“薛二倒是有路子呢。”

    “不,是他老子有路子。这个事你怎么看?”杜月笙一边开车一边问边的卢嘉。

    忽然一个胆胆怯怯的声音响了起来:“月生哥,算了吧。”

    “恩?”听了王海鸽这个话,杜月笙眉头一扬,目光凌厉的看了下镜子里,坐了他后的王海鸽,带上了不满训斥道:“糊涂!”

    王海鸽听了他一声骂,再看了他那吃人的眼睛,吓的呆了。卢嘉在一边忙支楞了下杜月笙的胳膊:“哎,月生哥,她是好心。”

    杜月笙索把车子靠了路边停了下来,对了边的卢嘉说了声:“我当然知道她是好心。”

    然后对着后的王海鸽道:“这个事,你占着道理。这是第一,第二个,既然你做了我妹子,就要记得,管他是谁,都不可欺负了你。当然了,也不可欺负了人。”

    “恩,月生哥。”看了杜月笙语气缓和了点,王海鸽忙点点头附和了。

    杜月笙又对了卢嘉:“嘉,不是我小题大做,昨夜里,我已经放话了,你不是江湖人也许不知道。就算有了人来打招呼,这事也必须要办地。不然后我什么事也别想做成了。”

    “我怎么不知道?不能坏了规矩嘛。我知道呢。我就想着怎么回绝了她的说呢。”

    “她是女人不?”

    杜月笙反问道:“是女人她不知道我妹子的幸苦,不知道这薛二的混蛋?不办他娘的还没天理了。我也不假撇清,这社会上道道多了去了。我管不来,但是他妈的连自己妹子的事也搞不好,我杜月笙三个字以后就别叫了!”

    卢嘉听了道理连连点头,同气支声的一合巴掌:“说地是。把事告诉了她就是。这薛二老子大概也不好意思和她说了实的。以后海鸽还要走了这段路呢,正帮她立威了。”

    说到这里。卢嘉回了头来:“你听了话,就按月生哥的意思,你把你的苦楚说了,月生哥才好说话,知道么?”

    “恩,我不会丢月生哥的人了。”王海鸽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了杜月笙的苦心。虽然杜月笙也点了,一半原因是为他自己后办事,可是语气里这份子关心却不算了假地,事也是因为她嘛。她从前一个人的时候受够了冷暖,昨晚上几个嫂子对她毫不见外,杜月笙又这么当真。她能够不感动么?

    见说明白了她,定了她决心,杜月笙这才把车子开上了路。卢嘉在一边和他商量起了些事。静静的坐在两个男人的后面。王海鸽知道,从此,自己的人生完全不一样了。

    ………………….

    一个短发的年轻人正坐在上海金融界大亨虞恰卿的家里。一脸焦急的声色。一边是矮矮胖胖的虞恰卿。

    虞恰卿这个人很富态。常年的养尊处优,生出了一股子地雍容气度。白白净净的脸上带了点菩萨像。他呵呵笑着对那个年轻人道:“莫担心了。中正。事已经到了这里,你就安心地等吧。这上海滩,黄麻子办事是有用的。”

    “虞老板。--凤-舞-文-学-网--哎,中正真是感激不尽!不提了,等吧。”

    虽然听了虞恰卿地话,他还是心里没底,虞恰卿的滑头他是了解的。可是一文钱也死英雄汉。想到自己满怀壮志却落了这个地步。

    一双带了点鹰狼气的眼睛里,蒙了层黯然。

    虞恰卿在一边偷偷打量着他。虽然落魄到了这个地步,欠了巨债。可是这个年轻人还是坐的笔直的。浑透着军人的一种凌厉气息。

    也许,这次能够帮了有点用?商人的赌上来了。虞恰卿想了想,又劝告了他几句,然后道:“这么着吧,我带了你去,直接去如何?”

    啪!

    蒋中正唰地站了起来,带了点宁波腔的官话铿锵有力:“虞老板,感激不尽!”

    …………………………………

    一品香地待客大厅里。

    慢丝条理的端着手里青瓷杯子的盛五娘,正在那里慢慢的喝着茶。大门外边传来了车子停靠的声音。

    她白晢的脸上,不由的带出了道满意的笑容。杜月笙知道自己在这里,这么快就来了?真不错。

    “盛小姐。”杜月笙走了进来。

    盛五娘款款的刚刚要起,杜月笙忙拦住了:“盛小姐请坐。随意,随意。”

    他是一个人进来的。到了门口,他想了想,还是自己先来说了下,毕竟要个女孩子说那些事。也忒丢人了。

    卢嘉也就陪了王海鸽在车里等着。

    大厅里,盛五娘微微一笑,鼻子皱了皱:“月生,这次又叫回去了?”

    “盛姐,盛姐。”杜月笙嘿嘿了下,然后张嘴想问。

    盛五娘的眼睛带了笑意瞥了过来:“装不知道?”

    知道盛五娘向来是聪明世故,总是喜欢当面戳了人的客戏弄。杜月笙忙收了嘴里要出口的废话。直截了当了:“月生知道盛姐为了什么来的,盛姐,您先听了小弟说几句了可好?”

    “你说,好像事不简单呢?”盛五娘眉头皱了起来点点头。心里却有了点不舒服。当然了,这是对薛二父亲的不舒服了。杜月笙做事她还不知道吗?

    “老六你是知道的吧。我也不知道薛二老子和你怎么说了。我先把事讲了给你听。”杜月笙接了进来倒茶的丁文手里的新杯子,喝了口,然后放了一边。

    丁文刚刚被盛五娘叫了进来闲扯了会,盛五娘和他不熟悉,也就没说什么,让他出去忙了。

    不过盛五娘对他的知书达理还是很有好感的,客气了下:“丁文你忙吧。我来加水就是了。”

    丁文慌忙摇头。杜月笙笑笑:“我来吧。阿文你去。”

    “是。”

    看了丁文出去了,盛五娘哼了声:“还是月生哥说话有用哦,来,我给您加水,我是女人嘛。”

    杜月笙咳嗽了下:“说事,说事。”

    盛五娘咯咯一笑,扬了下下巴:“恩,我听呢。有什么花花肠子在里面?”

    我还是敬重的。说了不怕盛姐你笑。我也出不好f兄弟的确是佩服人家。可是,前些子,这妹子却在走了富楼去了。你可知道为什么?”

    盛五娘的眼睛瞪了起来:“你说呀。我知道我还来问你么?”

    “下药!”

    “什么?”杜月笙两个字吐了出来,让盛五娘大惊:“你说,不会是……….”

    杜月笙点点头,彻底的确认了盛五娘的怀疑:“不错,正是这里的掌柜范回平和那个薛二合伙的。据说薛二还给了范回平卖子的钱了。天幸这妹子,当年是扬州瘦马里出来的。一子花花道道虽然不用,却还知道点,当场戳破了的。不然,按了我妹子这骨子里的烈!恐怕现在已经是血溅一品香了!”

    说到这里,盛五娘已经的杏眼喷火:“这个事是这样?那薛宝润个老狗,居然瞒我?说和卢公子这边争风吃醋了的。”

    杜月笙站了起来:“盛姐,这个事您既然来了,您说吧,我该如何做?”

    “话,杜月笙你个滑头,少拿了话来拿我。”盛五娘勃然大怒,指了杜月笙的鼻子就骂道:“你当我盛五娘什么人呢?我知道这个事先收拾了他儿子去。哼。”

    “盛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杜月笙慌忙打招呼道:“月生还不知道盛姐您侠肝义胆么?我意思。您既然来了,他老子又求了,我该怎么收拾,您给了章程。”

    “呵,还不是拿话拿我?”盛五娘真是火了:“杜月笙,亏我当你是人物呢。怎么,让我说了就我担当?算好了我来地?行,我现在说了去要了他的人头。我担当。我现在就去找他老子去。你借我几条枪,我当场办了回来给你看。”

    “你,你讲理不?”杜月笙也急了:“我是这个人么?我怎么知道是你来了?换了其他人我丢了筷子就跑来了?我早打出去了。”

    气的喘息了下,杜月笙恶狠狠的看着盛五娘:“要你去,我是干什么的?是我妹子吧?盛姐你也讲点道理,我杜月笙和其他人玩心眼也没和您。还有桂生姐玩过丁点儿心眼!我,我他妈的说假话我不得好死。”

    说到这里,杜月笙气的竖了手来发誓了。

    盛五娘在沪上向来仗义的很,就刚刚是被人耍了无处发火,又听了王海鸽地遭遇,心里同,这才气了起来的。往里,和杜月笙也是嬉闹习惯了的,一顿排头下来,这个事上。杜月笙却是受不得这样的委屈的。

    女人都是这样,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子上来地时候总是随口随心的,而男人们总是能够忍耐点的。但是这个话的确说的伤人了。

    心里有愧。又不好意思道歉,盛五娘看了杜月笙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鼓鼓的眼睛,杵在了那里。她半天没说话,看了杜月笙还恶狠狠的举着手瞪着她,想了想了低头下去,两只手搅了旗袍腰上的一个暗花布纽,嘟了嘴。

    “哼。算了算了,盛姐。坐吧。月笙毕竟是男人,看她那样子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没好气的闷声了下,自己一股坐了椅子上。

    盛五娘眼睛瞥了他下,觉得有点丢人,哼哼了下,一扭子:“我不坐了,我回去了,事办好了告诉我啊。”

    “别走啊。”

    杜月笙忙上去拦住了她:“盛姐,月生脾气不好,别放心里啊,都是中人嘛。”

    “没气。”

    盛五娘得理不饶人地翻了下眼睛:“还有事么?”

    杜月笙为之气结。咬了牙顿在一边,不知道怎么和她交流了。看杜月笙又急了,盛五娘这才笑开了脸上,坐了回去,手挥挥,大人大量的:“算了,我不和小孩子气地。姐姐比你大快十岁呢。”

    “你。”杜月笙面皮发红,男人最讨厌的女人说自己小,尤其是杜月笙如今这份。可是又拿了她,没办法。只好坐了回去:“盛姐,我看这个事这么办如何?”

    “怎么办?”盛五娘地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又恢复了之前的摸样,那眉梢带了点不由自主的风

    杜月笙难堪的看了下她,低头心里暗骂了声,听到她扑哧一声低笑,哀叹了起来:“盛姐,兄弟说正经事呢。”

    “啐,谁和你不正经了?”盛五娘满面通红的骂道。

    杜月笙瞠目结舌半天,猛的站起来了,一边向外走一边直了脖子嚷嚷道:“不说了,不说了,一个你一个桂生姐,我遇到就吃瘪的。我去办事了。”

    后面盛五娘掩嘴笑地前俯后仰的:“月生,狠狠地办啊,办好了给我说道说道,我去找他家老子骂去。哼!”

    杜月笙手向后面毫无礼貌的挥了下:“晓得了。明天去我家吃饭,桂生姐也在呢。”

    “知道,知道,我说嘛,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我就等着呢。哎,最近打牌总放炮的,没钱吃饭了…………“盛五娘跟了上来嘻嘻哈哈的。

    杜月笙拉着脸:“您就笑我吧,盛姐家什么都不多就钱多!我走了。”

    “恩?卢公子你也在?好呀!喂,喂!好呀,你们两个滑头!”

    看着杜月笙上了车就发动,随即就走了,车里卢嘉半张脸上焦急的动着,居然还在叫:“快走,快走………”

    站在后面的盛五娘顿脚在大门口气的大骂起来。旁边路角刚刚转了回来的顾嘉裳一看,忙缩了头回去。

    盛五娘一个人站了门口,招了下手,车子开了过来,上了车砰的就甩上了门:“跟我追,算了算了,给我去薛宝润那里!不,先还是跟了他们车子去杜公馆去。”

    说完咬着银牙,眼睛里带了点怒气,今天薛宝润这个事太不地道了,做老子的为儿子求饶也无所谓,却不和自己说了实在话,差点没丢了人,这是怎么做事的?简直是在卖老娘么?

    老娘连你一起收拾!

    想到这里,盛五娘一顿足,对了前面叫道:“快!就他杜月笙仗义?哼!!”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