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回 给他上片台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今天第二回】

    “哟,月生啊。--凤-舞-文-学-网--还真看不出来啊。戏里说的,人家旧时状元金榜题名时,便是皇帝招亲时,想不到今儿个月生你又立了大功又娶了美娘了。哎呀….”

    耳边风一阵雨一阵的。

    头昏脑胀的杜月笙,听着林桂生带着点酸溜溜的口气,又看着她那调笑的眼神,再看看坐在林桂生边,低头敛眉的孟如君。

    左右也无人,想起乱七八糟的野史里说的,再看看对面那副似有似无的眼神,杜月笙也不管了,直接自顾自的,一股坐了下去。

    然后拿起茶几上也不知道谁的茶杯,扬起头来就灌,咕嘟嘟的灌了半天,放下杯子,喘息了下,才对着忽然满面通红的老板娘说道:“老板娘,我是真的头昏了,饶了我吧,让我歇息下还行啊?”

    林桂生还是狠狠的看着他。

    杜月笙愣住了:“我,我又怎么了?”

    杜月笙浑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体,又有点恢复了前世记忆里的那副从容和不羁。一双眼睛带着点酒意迷离的,肆无忌惮的直直的着林桂生:“你,你说啊,我又怎么了?”

    坐在他对面的孟如君吃惊的看着他,和自己老板娘这么口气说话,这,这不是坏了规矩没上下了么?

    女人,也许就是这样。名分虽然还未定,仪式还没走。但是孟如君知道,自己已经算是杜月笙的人了。一份心思已经开始关心起他来了。

    她担心的看了看还是那副样子的杜月笙,连忙哀求的看向了坐在她边的林桂生,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已经带上了点雾气,可怜巴巴的偷偷抓了抓林桂生的衣角,轻轻的拉了拉。

    林桂生扑哧一笑,伸出了手指头,轻轻的点了下脸上又红了一片的孟如君的额头:“你呀,哎,咱们女人都这个命。还没进门就着紧着这个男人了?”

    孟丽君羞的急跺脚,无处可躲之下,干脆捂住了脸趴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杜月笙得意的哈哈笑了起来。

    孟丽君给他的笑气的恨不得……

    林桂生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没规矩的家伙:“你发什么酒疯呢?哼哼!”

    说完,她伸出了白白的小手,曲起了指节,笃笃笃的敲了下茶几,恶狠狠的挖了杜月笙一眼,笑骂道:“渴了不会说啊?乱拿茶杯!”

    “没,没事的…”

    林桂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眉头微微一挑,嘴角带上了点无奈的神色:“你倒是大方,这个茶杯我就送你吧。赶明天我换个。你喝过的,只怕以后是臭也臭死我了!呸!”

    啊?

    老板娘的茶杯?

    杜月笙一下子呆住了,这,这个…….

    “滚回去睡觉吧!看你个熊样!休息好了,明天晚上才有精….”林桂生的本意是明天肯定兄弟们要闹他了。--凤-舞-文-学-网--

    可是话一出口,却忽然觉得这个话有点不对味了。仿佛在说要杜月笙休息好了,明天晚上才好去折腾….

    自己把自己也闹了个大红脸。

    林桂生急的一跺脚,拉起同样红了脸的孟如君,对着杜月笙气鼓鼓的嚷嚷了起来:“看什么看?滚拉!记得把茶杯带走。咯咯。”

    说到最后,她自己又笑了,转就拖着孟如君上楼去了。

    过了弯。

    要转角了,林桂生向下面看了下,那个愣头青还傻呼呼的站在那里,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背影。

    这个家伙!啐!咯咯。

    林桂生暗自啐了一口,偷偷一笑,转头却又迎上了孟如君,胆怯却诡异的眼神正瞥了下自己。

    女人的心里有了点什么,是瞒不过女人的。

    黄公馆的太上脚下一个踉跄…….

    ……………

    大早不到五点,兄弟们就来闹了。

    受不了人来人往的折腾。

    杜月笙躲在房间里一步没有出去,还死死的关上了门。

    黄金荣一起来,就安排了马祥生他们,给杜月笙忙起来了。老板一发话,今天又是帮的黄公馆里的新贵月生哥。

    所有的门人仆人全动了起来。虽然只是纳妾而已。但是林桂生发话了,不能够委屈了姐妹!

    黄公馆里的门人们这才知道,居然老板娘和杜月笙带回来的女子夜里就换了手帕了。这下子无人不羡慕杜月笙的好运气,忙起来自然是更尽心了。

    至于,林桂生和孟如君的结拜。外人并不知道,那还是林桂生主动要求了半天的,她也没办法,谁叫昨天和那个狗头没了上下,被孟如君看到了呢?这下结拜了,我做大姨子的和妹夫开个暧昧点的玩笑不算出格吧?

    林桂生自我找着借口安慰着自己。终于找回了点面子来。

    只是夜里,说乏了话,模糊的要睡着了的时候,却感觉到隔着条被子,孟如君好像在轻轻的抖动着。

    黑暗里,林桂生满面通红….啐!没事也让人当成自己怎么了呢!而且这个人还是人家的新娘子,真是的!死丫头,再笑,再笑老娘掐死你!

    …………

    外边人在忙着。

    而黄金荣正和林桂生坐在他们正常商量事的房间里。

    “桂生啊,昨天夜里,你们两个鬼哭狼嚎的笑成一团,说的什么啊?“黄金荣翻着眼睛好奇的问道。

    林桂生心里昨夜的那些丢人的话一闪,随即恼羞成怒了:“关你事!”

    黄金荣再是惧内,大清早的没个事被婆娘喷了一头,也有点发毛了,鼓起了眼睛:“吃枪子儿了你?问你下犯法啊?”

    “不和你说了,叫我来要说什么?”林桂生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凡事有忌讳,大早这样说,一天做事可是触霉头的。

    她这样,黄金荣倒是意外了,本来等着她继续发飙的,一下子反常了,还真不习惯呢,触他娘的,瘟婆娘搞什么?得了,马上关照月生问问孟如君好了。真不对头!

    咳嗽了下,黄金荣敲了下自己手里的烟枪,然后笑道:“月生是个人才,和你商量下的,按你来看,月生这个人能够不能够放出去啊?”

    “放,放出去,放的越远越好!”林桂生想都不想,那个混蛋滚远点好!

    黄金荣目瞪口呆的:“老子和你说正经事呢!你想都不想就说?就不怕他是个白眼?将来有一天反了我?”

    林桂生一下子愣了下。不由的认真思索了起来。

    其实,这个问题,她隐约的总在想着。别说她了,就连门下的那些杂役都看的出,杜月笙将来肯定不得了的。

    几次事,几次手段,上海滩后生仔里能够出头的,除了这样的人还有谁?

    现在的江湖哪里还是简简单单的打打杀杀了?头脑是最重要的!

    林桂生毕竟是黄公馆的老板娘,黄金荣心中那份人之常的担心,也是她暗自里有点担心的事

    又仔细的权衡了下。

    林桂生叹了口气:“金荣哥,月生这个人不简单的。还是帮吧。”

    “帮?”黄金荣直着眼睛,听着自己的太上居然说出了个,用在平辈兄弟之间的字眼来。

    点了点头。

    林桂生恢复了往的那份冷静,仔细的给黄金荣分析了起来:“月生这个人不简单,你也知道。这样的人将来是一定会有出息的。如果为了担心他,而压制着后辈。说难听点,也失了我们的气度面子。还得罪了人。金荣哥你想想”

    黄金荣若有所思的接道:“这样吧,给他上片台面看看,到底局面上支撑的住不。成,我就扶他下,不成,我就用他好了!”

    “恩。”

    林桂生衷心的表示赞同:“金荣哥,你也是一方大佬了,该有点这样的气度。如果担心门人反水,一个不扶持。将来谁有能够帮我们呢?人无百好花无百红啊。再说了,我还就是看月生是个有谊的汉子。我看他将来不会反水的!”

    “恩。”黄金荣放下了烟枪,看了看外边升起了的头,笑着挥了手打散了面前的烟雾,缓缓的说道:“好,就这么定了,桂生你说的对。靠压制着后生晚辈,那我黄金荣可是混不出去的。你发现么?月生这个孩子看人的眼神正!还别说,说不定哪天真的帮的上我大忙呢!”

    “救了我,收了李福全,不是已经帮忙了么?江湖上行走讲个道义二字。他如果做的出来对不起你的事,不等我们收拾他,别人自然也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这个就别担心了!”林桂生一笑。

    她讲的是个天理。

    江湖上的人有着自己的忌讳和规矩,心中也有着自己的原则,否则,暗室欺心还敢去拜关爷么?举头三尺自有神明在!

    就那个年代里,人心,还算得上质朴!

    既然定了计。

    黄金荣站了起来:“我去安排吧。晚上喝酒的时候,就让月生他双喜临门!哈哈。还是那句话,成与不成就不在我了!”

    说完,林桂生和他相视一笑,一起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黄金荣和林桂生都没想到,就在几年后那兵荒马乱的岁月里,杜月笙会为了他们怎么样的付出!

    不为别的,只为知恩图报和道义!

    【请点下面的推荐点击,谢谢】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http://www./mybook_votebook.asp?a_id=8783989&b_id=155098&r=.5815088

    http://www./mybook_votebook.asp?a_id=8783989&b_id=155098&r=.5815088

    $$$$$$$$$请推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