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回 看看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死亡军刀 书名:教父
    <---凤舞文学网--->    马祥生是个长相比较憨厚的人。--凤-舞-文-学-网--说话,还有点结巴,尤其是他紧张的时候,比如,他要办事了。

    听了黄老板叫他,他连忙放下了挽着的袖子,匆忙跑了进来。

    杜月笙站在那里。马祥生没意外,他们一帮子兄弟早就知道了,月生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救了老板娘的命,争了黄公馆的面子了。黄老板再不提拔他,也就说不过去了。

    前段子里,杜月笙休养体的时候,林桂生专门把和杜月笙比较要好的马祥生叫了过去,给门下的人传了话头。又拨拉了一帮子人,把那个事的前后,把对方的人头点了个清楚,这份功夫下来,就是为了给杜月笙一个梯子,一个上位的梯子。

    他恭敬的站在了黄金荣的面前:“黄,黄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你和月生去说道说道吧,你们年轻人去把这个事办好了。去吧。”黄金荣懒洋洋的丢了句话,挥了下手,示意他们出去。

    杜月笙和马祥生默默的弯了下子,退了出去。

    穿过了几道走廊。

    两个人七绕八绕的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马祥生羡慕的看着杜月笙:“月生啊,这下你发达了,以后可要带着我啊。”

    “祥生哥,你说笑话了,事还没办呢,再说了,也是你照顾我啊。来,给兄弟讲讲好么?”杜月笙温吞吞的看着马祥生。

    他的眼睛里,一点得志的兴奋也没有,目光冷静的如同水一样,谦和里又带着点说不出的味道。

    马祥生看着对面这张脸,怎么忽然变了?月生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奇怪的啧了啧嘴巴,他是个粗人,谁和他好他和谁好,没什么心眼,自从知道老板娘死了心的要提拔这个兄弟后,他是满腔的高兴,当然了,他知道,月生真的能够上去,也不会忘记了他的。

    他点了点头,细细的给杜月笙把那天晚上事的前因后果慢慢的讲了出来。

    …………….

    “呵。”

    杜月笙有点闷闷的摇了下头:“亏得老板娘这么照顾,哎,这样不好~~”

    “月生,不是兄弟说你,你这个话也真是的。--凤-舞-文-学-网--不识好人心啊!”马祥生都有点急了,他看着杜月笙,他真不明白,这么照顾着他,他却不高兴了。

    这个照顾,上了位,谁服?

    杜月笙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马祥生:“祥生哥,这次,老板娘说要听我的?”

    “当然了,谁他妈的敢不听你的?哥哥替你去,一斧头活劈了他!”马祥生脸猛的涨红了,最近他也听到点风言风语的,什么月生这个瘦小子算是走了狗屎运了,什么算是抱了老板娘的大腿了什么的。

    混迹市井里的泼皮们能够数道出什么好话来?一个个只红了眼睛看着杜月笙撞上了好彩了。却浑然忘记了马祥生误开的那一枪差点要了杜月笙的小命,却忘记了杜月笙单枪匹马的镇住了一个亡命的大汉救了老板娘。

    那份多出来的阅历,让杜月笙心知肚明马祥生突然来的愤怒,感激之余,又知道那些嫉妒眼红算是人之常

    杜月笙亲昵的拍了拍马祥生的肩膀:“祥生哥,谢谢你了。这么着吧。既然有人看不得,那么就不要他们好了。”

    “恩?”马祥生不懂。

    杜月笙淡淡的一笑:“不说了,祥生哥一片肠我放心中,这次,祥生哥信得过月生,那就你我两个去好了。”

    你,我。

    说着杜月笙的手,指了下马祥生,又指了下自己的口,头一歪:“如何?敢不敢?”

    “怎,怎么不敢!”

    看着马祥生又急了。

    杜月笙哈哈一笑,玩笑似的对着马祥生的肩膀就是一拳:“你差点一枪打死我,这次,就算把命还我好了!我先出去转转。晚上回来叫你!”

    说完,杜月笙甩了下袖子,对着马祥生微微笑了下,举步向外走去。

    看着他走了。

    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马祥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张口叫道:“月生……”

    “怎么了?”杜月笙转了回脸来,眉头微微一皱,看着他。

    阳光下,迎着头,马祥生还是感觉到杜月笙那双眼睛亮的迫人,月生这是怎么了?怎么举手投足的让人看不明白?

    马祥生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叫他,听了杜月笙的问,又被杜月笙眉宇间忽然陌生了的一种气势触了一下,他张口结舌了半天,最后闷闷的摇了下头:“没事,没,没事,晚上等你!”

    杜月笙点了点头转走了。

    后面,马祥生忽然直着嗓子嚷嚷了起来:“月生,今天我一定把命还给你!”

    ………………

    这里就是徐浦桥监狱了?

    上海市徐浦桥监狱几个黑色的大字在那白色的招牌上,衬着森森的灰墙,让人看了心头都是一阵说不出的压抑。

    杜月笙背着手站在那里,看了会。

    “你干什么的?”

    一个黑衣的哨兵远远的喝了起来。

    “我?”

    杜月笙指着自己的鼻子,四处回看了下。

    “看什么呢?问你呢!愣在那里干什么?是想进来坐坐?”那个哨兵的调笑惹的他周围的几个兄弟一阵哄笑。

    杜月笙哈哈一笑:“没什么,来这边买点东西的,正好见识见识,打搅了!”

    说完他微微一个拱手,转走了。

    几个哨兵倒是给他这一出,搞的愣了,见多了平头百姓们那种胆战心惊的样子,杜月笙这么无所谓的转就走。那隐隐透出来的份从容,饶是横行惯了这群狱卒也给他吃住了。

    就这么看着他离去,几个家伙互相看了看,最后低声的咒骂了几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人家人都走了老远去了,几个人随意的胡说八道了几句,转头站自己的岗去了。

    笃笃笃!

    离开周围一片荒芜的徐浦桥监狱不到半里地,已经闹了起来。一个瞎子在街角敲打着自己面前的一块竹板,后幌子上写着“算”。

    “算?算来算去,我算什么?”杜月笙哼哼一笑,眼睛飘过了街道两边林立着的一溜招牌。

    老冯浴室。

    这地方不错。周围一家裁缝店,那边一家烧饼店,再过去是个戏院子,对面一个中药铺,紧紧挨着又是家茶馆。

    杜月笙站在路口,深深的呼吸着纯粹的老上海的味道。看着头,盘算了下,点了点头,招呼来一挂路边的黄包车。

    “爷,您去哪里?”

    “同孚里!”

    “我说爷,那地方可是黄公馆啊。爷也是黄老板门上的?”黄包车的车夫擦了把脸,然后把那块已经发黑了的毛巾往肩膀上一搭,拉起了车随意的着近乎。

    杜月笙笑笑:“不是,我是杜公馆的。”

    “杜公馆?”黄包车的车夫纳闷的琢磨了起来。

    “这你都不知道?没事,没事,很快你就知道了,哈哈!”杜月笙舒舒服服的就着晌午里的暖风乐呵呵的。

    头已经斜了点,恩,回去睡一觉,爬起来正好吃点东西然后办事了!

    杜月笙心里嘀咕着。

    他很平静,多大事啊?不就杀个人么?

    $$$$$$$$$$$$$$$$$$$$$$$$$$$$$$$$$$$$$$$$$$$$$$$$

    今天第一回,请兄弟们推荐啊,谢谢了,连接在下面。

    $$$$$$$$$$$$$$$$$$$$$$$$$$$$$$$$$$$$$$$$$$$$$$$$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http://www./mybook_votebook.asp?a_id=8783989&b_id=155098&r=.5013544

    http://www./mybook_votebook.asp?a_id=8783989&b_id=155098&r=.5013544

    麻烦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教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