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四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梨花白 书名:凤飞来
    <---凤舞文学网--->

    似雪点点头,和林锋行厉三跟着那老僧往后院走三道:“这老和尚是谁?”话音未落就被厉三打了个眼色,只见他指指老和尚上的袈裟,又嗔怪似的瞪了香似雪一眼,小小声的道:“没规矩,这位就是住持元汇大师,是天下有名的得道高僧,一修为更是登峰造极,就连六王爷,被誉为天下无敌的高手,在他手下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凤-舞-文-学-网--”.他说完,本以为林锋行和香似雪会肃然起敬,谁知却见林锋行只是伸了伸舌头.,呵呵笑道:元汇大师啊一点也没有架子很说话,看起来没有莫测高深的感觉啊。”

    厉三无力的叹了口气,心想和.这两个异类是说不明白了,看他们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幸亏人家元汇大师是出家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否则露一手给他们看看死他们不可。正想着,忽听前方一个惊喜的熟悉声音:“似雪大们……你们真的来了?上天护佑我极天国运,上天护佑啊……”随着话音,李江从拐角的的回廊里冲了过来,刚要拥抱香似雪,结果林锋行眼疾手快,早将亲亲娘子给拉到一边,于是李江便和林锋行两个来了个的熊抱。

    李江一愣,林锋行也愣住了,然后两人骤然分开,如同斗鸡一样的彼此瞪着,不过李江很快便败下阵来,没办法,他现在可是心急如焚,哪有心思和林锋行斗嘴啊。伸手想去拉香似雪,却又被林锋行破坏,于是只好气呼呼的往回走,一边道:“似雪快跟我来,父皇上长了几个大疮,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就连元汇大师精于医道,也不敢替他动刀,你快看看该怎么办?至于这其中的事,我稍后再和你详说。

    ”

    一边说着,正要急急走开,却被香似雪一把拉住,见她上下打量着自己,然后皱眉道:“不是说你受伤中毒了吗?怎么?全都好了?”她看李江生龙活虎一样的,哪里是受伤中毒的迹象,因此不免有些怀疑。却听李江点头道:“可不是,不过幸好有你给的几粒解毒灵丹,暂时压住了毒势蔓延,且这里的师傅们也有精通解毒之道的,不然不死也是要扒层皮了。”一边说着,到底一手一个,拉了香似雪和林锋行来到一座精致的小院落前,一边高声喊道:“父亲,父亲,你看看谁来了。--凤-舞-文-学-网--”

    林锋行和香似雪踏进屋中,便见这是一个很宽阔雅致的屋子,想必是寺院里用来招待贵宾的静室,如今既然皇上住在这里,自然是戒严了。向榻上一望,只见一张熟悉的儒雅面孔映入眼帘,不是李越还会是谁。林锋行和香似雪虽然早就猜出了他的份,然而骤然相见之下,仍是生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尤其是林锋行,分别不到一年的授业恩师,竟然会是当今的圣上,这种事,怕是古往今来只有他遇到了吧,其他人谁有这个殊荣,便是当年的霍去病,号称天子门生,那汉武帝也不可能和他朝夕相处,手把手的教他写字读书做学问吧。

    当下百感交集,几人算是旧识,一时之间竟忘了君臣之礼,然而林锋行和李越在那段授业解惑的时间里,早已产生了如师如父般的感,此时见恩师面色蜡黄,骨瘦如柴的躺在榻上,犹在对自己微笑,那微笑仍如往昔般洒脱雅致,不由得心头一阵难过,忙趋前几步跪在榻前,真挚的道:生,怎么……分别还不到一年竟然成了这个样子?”他说完握住李越的手,只觉那只手冰凉入骨,分明是子已经差到了极点方能这样,当下更是大骇。

    香似雪却要平静得多,她对李越倒没有林锋行这般的深厚谊了,反而因为蕊妃等的事,对这皇帝有一丝嫌隙。此时便走上前来道:“林锋行,你胡说什么呢?眼前这个可是皇帝,不再是你之前的恩师了,你只拉着手乱叫什么呢,何况他是君你是民,怎么连君臣大礼都不顾了。”话音未落,李越那是多聪明的人,已经听出了话中的讽刺之意,不由得苦笑道:“似雪这话什么意思,我虽然是一国之君,然而在你们知道我的份之前,我便已是锋儿的授业师傅,他这样叫我也没有错,况他对我的关心之溢于言表,我看着很欣慰。倒是似雪你,一进来便不待见我似的,这到底又是什么原因?我从离开你们村子后,也没见过你,自问也没有得罪过你,你总不会将对经儿的怨气都撒在了我上吧。”

    他这样一说,香似雪倒不

    说别的了。心里恶狠狠道:哼哼,你是没得罪过我t的薄郎,却是我们所有女人的天敌,最恨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家伙了,不管是国是家,你对得起哪个。想是这样想,自然不敢明说出来的。便淡淡道:“皇上多心了,就如同你说的,又没得罪过我,哪里来的怨气,况且我对太子也没有怨气,他虽然对其他人手段残酷了些,但对皇后却是.至纯至孝,也算是一片赤子之心,这一点我很欣赏他啊,不论如何,他总是一个.十分负责任的人。”她这样一说,李越心里便明白了得苦笑不已,看了李江一眼,见他正要张口辩解,他便摇摇手,不令儿子说话,淡淡道.:“先诊病吧,有什么话你们等一下再说,我这会儿觉得.很没精神,还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儿呢。”

    香似雪看了看他的样子,.又听了他这话,不由得直皱眉头,暗道我这真是不来活儿则已,一来就来大先替李越把了把脉,只觉脉搏细弱浮滑,况十分严重,且从李越上时不时的散出一股恶臭。让他解开衣服一看,只见全上下,几乎没有什么完好的皮肤,全部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烂疮,细细辩了一下,不由得惊奇不已,失声道:“皇上,你去了什么地方?这上……这上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不能说她奇怪,李越的上,简直就是一部疮殇的百科大全,,,,丹毒,蜂窝织炎,褥疮等等等等一应俱全,若是在现代,这样的病人就太有利于实习生们的学习和研究了。因为之前对李越没什么好感,所以香似雪的想法也不那么厚道。

    “怎么样似雪,可有办法治吗?”李江满怀希望的上前,这么多的烂疮,没有人敢接手,他只能将希望放在香似雪上。却听她沉吟道:“还不好说,先治来看看吧,若皇上此前体健康又注重锻炼,应该没有问题的。我还是那句话,重要的是消炎,皇上现在况不很好,应该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消炎处理。”她看了李江一眼:“你不是说少林寺里也有几位高僧精通医术吗?怎么都没给皇上用药吗?”话音未落,只见一位陪在边的老和尚道:“药是用了,只不过没什么效果,姑娘是神医,但不知刚才所说的消炎又是什么意思?是一味药材吗?若如此,老即刻派人去采买。”那老和尚说完,将自己和几位同门一起研究着开出的方子递给香似雪。

    香似雪在苗疆时也学了不少的草药知识,后来到了京城,和吴清远一起在皇后宫里,两人也切磋了几,对这草药知识又懂了一些。此时看这方子,不由得皱眉道:“尽是些散的药材,虽然也对症,但这病到这份儿上,却是没什么作用的,奇怪了,怎的就没有一味消炎药材呢?皇上能撑到现在,还真要说天不亡他啊,不然换一般人,早就死几回了。”一语未完,只见老和尚的脸色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于注意这方子,忘了顾忌别人感受,不由得十分过意不去,忙站起来笑道:“是我说错了话,我们这里对于这些烂疮的治法,大体便是这些了,师傅们又不是从我的故乡来,怎能和我一样呢。只是依照师傅们的方子,总没有效,说不得便要按照我的方法行险一试了。”

    出家人都是与世无争的子,那老和尚听见香似雪这样说,也就释然了,忙双掌合十道:“姑娘是誉满天下的神医,老衲等自然是唯姑娘之命是从,需要什么,就请说出来吧。”言罢,香似雪沉吟想了一下,说了几味药材,那都是很厉害的抗感染草药,她经过几次的历练,如今也通一些了。

    谁知话音刚落,就听那和尚皱眉摇头道:“不对不对,这些药都是收敛的药材,皇上此时的体,正需散才是啊。”说完却听香似雪笑道:“散自然不能依靠药材,都到这份儿上了,药已经不管用,只能靠切开引流,现在皇上高烧不退,是感染已经十分严重的征兆,这些药材恰恰是抗感染的,师傅便放心用去吧,在我看来,这个病比起当初皇后娘娘的,还要稳一些,就是拖得时太长,怕把皇上子拖垮了。”一边说着,就向李江伸手要来一把匕,复又看了看李越,沉吟道:“皇上,切开引流便是用刀子将你这些烂疮割开,让里面的脓液流出,可能很疼,你看你要不要用麻沸散?”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飞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