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梨花白 书名:凤飞来
    <---凤舞文学网--->

    不过就在一个月前,他接到了李相“病死”异乡的消息,当时他心下痛快是痛快,却没有在意,可随后就发生了皇后的事,于是李经一寻思,便认定了是蕊贵妃恨自己将李相发配出去,导致他最后死亡,所以便寻机报复,她没办法对自己下手,就把毒手伸向了皇后,事也就这么凑巧,那蕊贵妃也不是什么争权夺利的人,儿子死了虽然伤痛,却从未怨恨到李经头上,她和皇后交好,正巧哥哥那给她送了些十分甘美的南国水果,便亲自带了去给皇后品尝,皇后吃了没到三,就出了这事儿,如今李经一口咬定是她下毒害皇后,弄得这蕊贵妃百口莫辩,除了凄厉喊冤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能够反驳太子进行自救的,然而她满心的冤枉,临死之前又怎可能甘心受缚,终以声声泣血的冤叫声引来了李江。--凤-舞-文-学-网--

    李江赶到梅香馆的时候,李经正冷冷的下令要把蕊贵妃活活打死,以警戒后宫中人。那些太监已经摆开了架势,蕊贵妃向来养尊处优,想也知道,只要那水火棍下去个十来下,这国色天香的美人儿也就要香消玉殒了。因此李江也顾不上先和太子讲道理,只奔了过去点上那些太监的道,然后才扶起花容散乱的蕊贵妃,对太子叫道:“太子哥哥,你这也太过分了,蕊妃是父皇心的妃子,你即便为监国太子,也不该说打杀就打杀,你……你……”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心下如一团乱麻般又是紧张又是害怕,因为太知道太子的格。他想做到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自己能否保得下蕊妃,实在殊难预料,甚至可能会引火烧,虽然这个哥哥一向疼自己,但他最讨厌地就是有人忤逆他。只怕自己犯了他的忌讳,最后也难逃被发配地命运。

    李经恨得牙痒痒的,他对李江是又又恨,李江从小就被成天看着练武,他是看着这形长大地,对这个刻苦的弟弟十分心疼。而且这个弟弟子憨厚,他的母亲又十分知机,若说有一个兄弟不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就非李江莫属了,所以他对李江付出的。才是真正地大哥般的感。可这个弟弟就有一样坏处,太善良太心软了。就看他为了一个不相干的蕊妃,便敢训斥自己。--凤-舞-文-学-网--就可知道他心软到什么程度,而且头脑极度的一根筋,若是别人,岂会为了一个过气妃子和自己这监国太子作对。他想到这里,那股对李江的宠溺疼又压下了不被尊重的愤恨猜忌,哼了一声道:“六弟,你让开,这个人敢毒杀皇后,死不足惜,本宫只是命人将她乱棍打死,实在已经是法外开恩,否则单凭她地罪行,凌迟抄家也不为过。”

    蕊妃此时面色惨白,躲在李江后抖的不成样子,把他当做救命稻草般的紧抓着他地袖子,一听这话,又忍不住哭道:“六王爷,我没有害皇后啊,我可以对天发誓,实在是那哥哥送的果子味道甘美,我想着拿去给姐姐尝尝鲜,确实没有其他地用意,若是我口不对心,教我立刻就横死当场。”她一边说着,就忍不住“咕咚”一声跪了下来,拼命叫道:“六王爷救我,求你和太子说说,救救我,我真的没有害皇后姐姐,我真地没有……”她珠泪横流,模样凄惨无比,看的李江心有戚戚,忽听后边又是“咕咚”几声,原来几个太监宫女也都跪下,齐齐哭叫道:“太子下,六王爷,娘娘本纯厚善良,从没有过那诛心之举,求太子下和六王爷明察啊。”

    李经鸷地目光在那些太监宫女上掠了一下,心想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阻挡本宫办事,看来是一个也留不得了。他想到这里,就挥挥手对李江道:“好了小江,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去,这里没你的事,再胡搅蛮缠下去,别怪哥哥翻脸无,快回去。”他称呼李江小江,那就是十分亲密的称呼了,但也显示出他对这件事是势在必得,没有商量的余地,意思是我们还是好兄弟,你别为不相干的人来引火上

    李江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但看蕊妃紧紧抓着自己,双目中露出恐惧绝望的目光,他说什么也不能就此丢开。他皱了皱眉头,最后昂手,灼灼的目光看向李经,沉声道:“太子哥哥说蕊妃要害皇后,可有切实的证据吗?只凭一点水果就下此结论,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这可是一国的贵妃,平常百姓定罪还要证据确凿谨慎量刑的,况且蕊妃娘娘,更何况,我们都知道娘娘和母后素来交好,她怎也没有理由来害母后才是,难道太子哥哥知道蕊妃要害母后的理由吗?”

    李经冷笑一声,厉声道:“你问她自己,她的儿子死了,必是怨恨本宫将三弟封到外地,他没办法对本宫下手,就向母后下毒,此妖女心如蛇蝎般狠毒,决不能留她后为祸。”他话音未落,李江的子就摇晃了一下,蹬蹬蹬退后了好几步。他紧紧捂住口,只觉膛内一阵血气翻涌,好容易压下一口血气,方才又惊又痛的问道:“太子哥哥,你……你说什么?你说三哥他……他死了?怎么可能?他是皇子,是王爷,他……他怎么可能会死?太子哥哥,你告诉我,这……这不是真的,这绝不是真的。”

    李经话出口就后悔了,因为知道李江和其他皇子的感也很深厚,唯恐他伤心,更怕他从此怨恨自己,所以这件事只限于宫里的人知道,他严其他知人在李江面前露出口风,果然成功瞒过了这个弟弟,却没想到今竟然由自己露出了口风。不过话已出口,也收不回来。因此他只是别过目光,淡淡道:“没错,他死了,本宫已经安排他进了父皇陵墓的陪葬室,因为怕你伤心,所以这事儿你还不知道。但是蕊妃她却已经知道了,因此她才会怀恨在心,毒害母后,不然母后怎可能会忽然起病。

    “没有,我没有,六王爷,我真的没有毒害皇后,相儿死了,我是十分伤心,可我没怨过别人。”蕊妃抓着李江的袖子哭喊着,她浑都感到一阵冰凉刺骨的寒冷,看着太子那冷酷的没有一丝温的眼睛,一瞬间,这从来没有争过什么夺过什么的温柔女人终于明白:李经根本就是要置她于死地的,璃妃姐姐说的没错,太子是不可能容得下她们在后宫中成为变数的,她搬出去和儿子一起住的行动,现在看来确实是高瞻远瞩,只恨自己一直不肯将太子想的那样坏,以为一切不过是偶然的因素罢了。早知如此,自己若请求和相儿远走封地,也许现在母子两个还能逍遥的活着,都只怪自己舍不得皇上,不肯听璃妃的劝告,如今自己痴痴等着的那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死活。一想到此处,蕊妃的心便如同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子慢慢切割着,瞬间就鲜血淋漓。

    “有哪一个有罪的人会乖乖承认自己的罪名的。”李经冷笑,对旁边人道:“把六王爷拉下去,将蕊妃乱棍处下意识的拦住那些正向他和蕊妃走过来的侍卫,他目光茫然,心中因为李相的死讯而陷入了无比的悲痛黑暗之中,惊痛之下,竟不知如何替蕊妃辩驳,只能无措的伸直了双手,将蕊妃护在后。但到了这个地步,李经哪还容得他胡闹,将脸孔一沉,他冷哼一声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武功无敌就可以肆意妄为了?难道要公开抗旨不成?”他一边说着,竟然大踏步上前,要亲自拉开李江,一旦由他动手,李江的武功就算再高,也是不敢动他一个指头的。

    眼看这事便就此定局,李江的目光在茫然无措之中,忽然捕捉到了人群中的一个人影,他脑海中灵光一闪,不由得大叫道:“等等,太子哥哥,母后是不是被害,我们两个说了都不算,似雪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问问她,闹清楚母后若真是被下了毒,你要处置蕊妃,臣弟也没有二话。”

    他一边说就一边把充满希望的目光投向香似雪,只看的她苦笑不已,暗道果然不该来么?这火到底烧到自己上来了,只是,若只为了明哲保便眼睁睁看这蕊妃被无辜打死,是无论如何也于心不忍的。她暗地里摇摇头,心想自己果然也是个心软的人,看来也不适合在这宫中生存,恩,不知道是不是就因为老天爷知道这点,才把她送到了单纯的小村庄,而没有送进这深宫中来。

    太子听说香似雪也在,不由得回过头来,沉下脸道:“香姑娘,你怎么也过来了?母后那边还需要人照管不是吗?”他说完,却见香似雪不但不立刻离开,反而走上前来,昂首微笑道:“太子下,皇后那里有吴先生在照管,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是听见这边哭声惨厉,六王爷又什么话都不说就跑了过来,因此一时间有些好奇,方过来看看,也幸亏过来了,否则这幕人间悲剧只怕就要演定

    泪水呼唤推荐票,5555555555555,太少了,让俺何以堪啊……俺可是更三千字啊,俺容易么俺?55555555555……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飞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