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九章“适当的时机”到底会确定在哪一天,杨秀清、石达开、郑南和洪仁玕四人则都不想多操心,而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第四九章“适当的时机”到底会确定在哪一天,杨秀清、石达开、郑南和洪仁玕四人则都不想多心,而是……

    盘坐在榻上的林海丰,被一张大大的地图覆盖着两膝,这许是他的手术创口还没有完全地恢复好。不过,只要往他的脸上一看,却立马就能够看出,他此时的心,那是相当地不错。

    其实,林海丰的手术创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因为迫于林凤祥和李秀成、黄再兴三人的“巨大压力”,这才不得不继续地跟他的榻作伴。毕竟你林海丰可以有不上的权力,别人呢,也会有你不上我就不开口谈正事的自由。

    今年的这个除夕对于林海丰和他的战友们来说,与往年一般无二,还是忙得厉害。但有所区别的是,以往大家忙的都是如何如何地能够令全天朝的军民们,好好地过上一个祥和安乐的新ūn佳节,而今年,除去本就担在他们上的那些固有的责任和义务之外,又不得不要多担上一项额外的、更加艰巨的重任。

    还在二月一,杨秀清、石达开、郑南和洪仁玕四人就同时出现在过林海丰的病榻边,当然,这也是自从林海丰染上大病之后,杨秀清等四人第一次在林海丰边的齐聚。他们的这次到来,自然也不会是不仅仅为了探望探望病中的老友加同事,而是与林海丰一起, 做出了一个最后的决定,那就是尽快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全面对以英国为首的协约国集团宣战。

    至于这个“适当的时机”到底会确定在哪一天,杨秀清、石达开、郑南和洪仁玕四人则都不想多心,而是一甩手,直接丢给了林海丰。因为在当天的下午和晚上,石达开和郑南、洪仁玕三人就离开北京,分别去了沈阳、上海和西安,即便就是留在了北京的杨秀清,也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呆在团结城内,而是开始在北京所辖各个区县里转悠。

    而在临近新ūn佳节之际离开北京城开始奔赴各地的中央大员们,还远远不止杨秀清和石达开他们这四个人,像人大副委员长的苏三娘等要员们,也都纷纷走向大江南北。

    他们的这种例行的出行,说好听了是要去“与民同乐”,要是说尖锐点儿,那就是防患于未然,是专去与那些胆敢不叫天朝的民众们过好年的卑劣之徒去的。

    用当下的话来说,就是随时准备现场办公。

    自从太平天国政权一统华夏大好江山那天起,在太平天国**同盟会的引导下,太平天国政fǔ自始自终走的都是一条“简政”之路。过去那些在行政职权上要高于县治的众多的府、州一级的建制,已经被彻底地省略,除去各个直辖市及各省、自治区、特别区首府城市辖制的县外,其余所有的县治,都直接归了各个省和自治区管辖。

    不仅如此,若是从太平天国政fǔ的薪俸制度上看,就连一般人都会觉得是理所应当地属于同一级别的各个省、自治区、特别区与直辖市之间,也有着很多的区别。

    在薪金及待遇上,太平天国政fǔ治下的各个特别区的首脑当属首屈一指,因为他们的薪金水平,竟然可以与为天朝政fǔ的政务院总理的郑南旗鼓相当。

    而北京、天京、上海、天津及重庆这五个直辖市的首脑们呢,所得的薪金和待遇不过是比县一级的官员高,不仅难以与特别区的首脑们相比肩,就连各个省和自治区的首脑们都不如。

    简单地说,如果用后世的所谓政fǔ官员等级来衡量太平天国政fǔ的机构,在太平天国治下的中国,能够冠冕堂皇地自称自己是什么“司局级”单位的,也就只有北京、天京、上海、天津及重庆这五个直辖市,另外还有各个省和自治区的首府城市了。

    说白了一句话,在共盟会所指导下的太平天国政fǔ,对于官员们搞的是一条真正的“多劳多得”的分配路线。

    比如,各个特别区的地理位置本就特殊,它们要么是处在边疆,要么就是孤悬海外,那里的官员们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远比内地的官员们要重大的多,所以就该多拿。而至于那些光拿钱不干活的什么什么“司局级单位”,则是多一个都不行。

    当然,伴随着这条“多劳多得的官员路线”的,还有一条官员的升迁法则。不论是各个省、自治区、特别区和直辖市,还是政fǔ的各个中央部所严格执行的,都是重能力而不在乎什么所谓的等级的擢升规矩。

    周秀英能够从上海市副市长这个才是“副司局级”的岗位上,一跃而成为相当于“副总理级”的国家外jiā委员会副主任,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也许有人会说,唉,你就说呗,反正是朝里有人好做官,就连例举的这个周秀英也是一样,倘若没有上层人士的提携,没有为政务院总理的郑南的举荐,她恐怕也不会“平步青云”。

    当然,这种说法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毕竟千里马都是伯乐发现的。

    但别忘了,在太平天国政fǔ的律法里还有这样一条铁的规矩,那就是一旦出了事,“伯乐”要与“千里马”同罪。

    一八七八年,已经出任太平天国国防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李秀成,经过慎重的挑选,用一生中仅有的那一个保荐名额,将一个八岁的孩子推荐进了红军大学少年班。

    按照正常的况,这个八岁的孩子可以在红军大学中无忧无虑地完成十一年的学业,再从一名红军的基层指挥员做起,最终成为一位红军的优秀将领。

    但遗憾的是,仅仅就在四年后,这个孩子就因为学习态度极差且顽劣不改,而被红军大学除名。

    这个结果一出,不仅直接导致了李秀成由国防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位置上落马,还使其额外背上了军衔由上将被降为中将的处分,抱憾退休。

    由此可见,举荐他人升官,可不是一个好玩的游戏。

    而北京,作为太平天国中央政fǔ的所在地,自然凡事都要充当表率。

    到一八六八年年底,全北京除去处在主城区的东城、西城和永定三区之外,原本环绕在主城区周围的那二十个州县都被已经被进行了整合,最后,仅仅剩下了七个县。

    这七个县分别是:大兴县——今大兴、丰台;通州县——含今北京的通州及属于今河北省的三河、大厂、香河等一部;密云县——今怀柔、密云;顺义县——今顺义、平谷;延庆县——今延庆、昌平;宛平县——今头沟、石景山;房山县。

    同样也不例外的是,在待遇上,主城区的三个区与远近郊的七个县也不会相同。

    东西城和永定三区,作为北京市府的直辖区,尽管在行使行政权限方面,可以完全与七个远近郊县一样,拥有各自的独立但在待遇上,主城区的三区官员,却低于远近郊七县的官员们。道理很简单,在太平天国政fǔ的管理体制上,县就是要比区大。

    其实,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规矩,另外还有一个不需要细想的原因,那就是远近郊县的官员们不仅管理的地盘比主城区的三区大,这些既要抓好农业,又要促进工业发展,还得兼顾着趋发展的城镇建设的官员们的工作的强度,也远非那些单纯地进行城区管理的官员们所能比。

    可见,太平天国政fǔ里面的官员实在是不好当,因为几乎就没有什么能够叫你只拿钱逍遥的岗位存在。

    更为“可怕”的是,太平天国政fǔ的官员还根本就没有终制,上上下下,调来调往的这种常事儿,在太平天国政fǔ都会伴随着一个官员的薪金收入。

    当然,从上往下贬的时候薪水变低,大家都会感到很正常。但要是告诉你升迁还会减低收入的话,你一定会大惊失

    不错,在太平天国政fǔ里,就经常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因为在太平天国政fǔ的各大专委员会及隶属部中,薪金水平最高的依次是教育、科技、国防和外jiā,其次才是公共安全、农工商、税收等部而垫底的,则是被后人常常“尊称”为“人贩子”,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是的流油的人事管理部

    这并不是说太平天国政fǔ把人事部不当一回事,其实,凡是那些能够担任人事部各级首脑的官员们,无一例外地都是被太平天国政fǔ和人民信任有加的jīng英分子。他们虽然失去的是一些金钱,但每当他们出现在民众之中的时候,所得到,却往往都是人们给予的无比尊敬和赞许的目光,因为他们各个都是两袖清风的廉洁奉公的天朝官员的象征。

    所以,当一位在教育部供职的官员被政fǔ相中,到了同样是无比重要的人事岗位的时候,薪金的随之下调,那就是可想而知的事了。

    说到这里,大概又会有人要问,这样的况也太理想化了吧?

    可能。

    不过,在太平天国那个人人富有伟大理想和崇高信仰的年代,人人信奉的,都是一种“我是天朝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哪里搬”的坚定信念。

    一个国家要想对外展现出自己的强悍,其关键之一,就是举国上下的团结一致。而如果离开了这一点,即便你的武器再先进,你的财力再雄厚,那也是根本无济于事。

    杨秀清、石达开、郑南、洪仁玕以及苏三娘等等的这一系列天朝要员们也是一样,他们也都是天朝的一块砖。每年的除夕,当万家团圆之际,当他们的家人盼望着他们也能够与他们一起度过一个团圆的除夕的时候,他们却总是会远离家人,在一个个天朝最普通的寻常百姓之家,与人民同乐。

    正是由于有了这样一个上下一心的良好环境,林海丰才有可能“随时地”将战争这台机器开动。F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