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八八章 很显然,尽管已经完整地拥有了自己的垦区, 但是邹国剑暂时还不能真正地投入到生产之中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第三八八章 很显然,尽管已经完整地拥有了自己的垦区, 但是邹国剑暂时还不能真正地投入到生产之中去

    为了躲避城外飞蝗似的枪弹,不得不躲在城门楼一侧通往城头的石阶上指挥顽抗的克列扎诺夫斯基,先是听到了一声有生以来也从未听到过的巨响,接着,就像他边依靠着的那座在此前天朝红军的凶悍炮火中早已被炸得千疮百孔、东倒西歪,如今轰然一下,塌的仅仅剩下了半截子的城楼一样,也随着来自脚下的这股强大的剧烈震撼,口一阵闷,眼前顿感一黑,子一晃,就骨碌骨碌地从石阶上滚了下来。

    等到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克列扎诺夫斯基,再被来自城外的那一阵紧似一阵的、令人头皮炸的号角声,唤醒的时候,红五十五师那势不可挡的铁流,早已挟着 “为了天朝前进”的惊天动地呼啸,涌进了比什凯克城……

    一八五八年八月二十五,左宗棠抵达了塔拉斯,而塔拉斯的周围,也集中起了已经被慷慨无私的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考夫曼将军阁下换装完毕的红十四军的红五十三师和红五十五师。

    很显然,尽管已经完整地拥有了自己的垦区,但是邹国剑暂时还不能真正地投入到生产之中去。

    自兰伯特亲自指挥的“洪福军”打响了向天朝红军“复仇”的第一枪,此后的连续两个多月的时间,都很是令兰伯特感觉良好。因为经过他的这次实践证明,以往的那些失败,并不是太平天**队如何的神勇无敌,而是类似阿古柏的那些蠢货们实在是太无能。

    兰伯特的确是应该有这样的自我感觉。

    他的“洪福军”不仅战就击破了太平天**队试图抢占阿尔班的梦想,还通过那个接下来的历时一个多月的鄂斯战役,成功地将太平天**队全部彻底逐出了浩罕的国境。

    此后,经过他的一系列调教之后已经变得真正神勇无比的“洪福军”,更是愈战愈勇,直打得那位曾经是无比牛气冲天的朱锡琨,先是不得不丢弃了亮噶尔,接着,又把古勒沙和图巴尔拉克塔木这两个要塞完完整整地拱手奉献给了他,眼下只能退缩在铁叶尔里叶克岭、玉区塔什和苏约克一线继续顽抗。

    当然,兰伯特不仅在前方收获连连,就是在他的大后方,同样也是硕果累累。因为在他的大英帝国政府的许可下,经过他的积极努力,不住惑的奥斯曼土耳其不仅答应要拿出一支由全部正规军人组成的足有两万余人的军队,以支援他的“洪福军”,而且这支生力军至多在八月末,就可以投入到他的战场。

    兰伯特相信,只要这支生力军一到,他就可以打破眼前战场上的平衡。

    那么,这个平衡被打破之后又该怎么办呢?难道继续长驱直入?

    在这一点上,兰伯特还是很明智的,他不想继续长驱直入。因为他想的很明白,以他现在的力量,要想在太平天国境内闹腾起更大的风浪,那是根本不太现实的。

    所以,眼下他最需要的,就是给予太平天**队一个惨重的打击,并建立起一个稳固的反太平天国的基地,以此来告诉那些还处于太平天国政府水深火的压迫之中的新疆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关心着他们,要想解放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拿起武器,与真诚地关心和护着他们的“洪福军”一起,共同把太平天国的所有汉人赶出新疆去。

    不过,到了七月底,兰伯特还是有了一点儿的分心,因为那个扎哈罗夫又来了。而且,这次到来的扎哈罗夫,已不再是过去那样的满面风,剩下的只是一张布满霉头的苦脸。

    最初,对于自己所取得的节节胜利,在兰伯特的心里,还是记了他的沙俄朋友们的一功的。可直到了现在,兰伯特才终于明白,闹了半天,当初那些拍跺脚、口口声声地叫喊着要跟他同生共死的俄国黑熊,居然在背地里出卖了他。

    眼下的太平天**队已经占据了塔拉斯,而一旦他们不顾任何的道义,只要再往前一伸脚,就可以进入到浩罕的境内。如果这样,正在前门奋力打狼的他,岂不还得要去后门拒虎?

    所幸的是,再听扎哈罗夫的接着述说,兰伯特倒又变得安稳了一些。

    尽管扎哈罗夫也说不明白现在的考夫曼那边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扎哈罗夫却能够站定告诉他,“比什凯克绝对还在我们的手里,因为在比什凯克城内不仅有能征惯战的克列扎诺夫斯基上校,还有足以支撑全城官兵生存因年半载的充足物资。”

    所以,兰伯特有理由相信,当初可以在新疆那些只能说是乌合之众的叛乱分子们面前要风得风、要雨有雨的太平天**队,现在遇到了无论是武器还是军事素质都应该说是还过得硬的沙俄军队,自然也就再难有以往的作为。

    也就是说,不仅是扎哈罗夫所知道的比什凯克,就连扎哈罗夫也说不明白的维尔内堡,其实都还在他的沙俄盟军的手中。而太平天**队之所以会急火火地在维尔内堡和比什凯克这两大沙俄军队的指挥中枢外围忙着动手,其目的就是为了要切断沙俄军队后援及物资供应线,以便困死考夫曼和克列扎诺夫斯基。

    不过,话虽这样说,但以防万一也是很重要的。

    于是,兰伯特先安抚扎哈罗夫,不要过于悲观,更不能被眼前这小小的挫折所吓倒。然后,兰伯特再提出他的希望,那就是为了能够使考夫曼将军和克列扎诺夫斯基上校最终摆脱困境,扎哈罗夫应该带着那些与他一起从新疆那边儿溃逃过来的沙俄官兵,千万别就想着如何地回家,应该重新振作起精神,先替他去看守好浩罕的北大门,防止太平天**队在他的闹事。

    随后,不放心的兰伯特又专程从前线跑回了霍罕一趟,把随时都会有可能生的来自太平天国方面的入侵的巨大威胁,跟穆罕默德?马拉?贝格又详详细细地解读了一遍。

    因为至少是现在,兰伯特是必须要得到这位穆罕默德?马拉?贝格汗的一定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