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八二章“呵呵呵,陈年的凤酒我还有,只是今天咱们不能再喝了。”左宗棠一面说着,一面把双臂交抱在胸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第三八二章“呵呵呵,陈年的凤酒我还有,只是今天咱们不能再喝了。”左宗棠一面说着,一面把双臂交抱在

    于是,在那个被太平天国的西北军政公署称之为哈什柯楞,而沙俄一方则呼之为克列卡的地方,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考夫曼与左宗棠碰面了。

    把随行的几个参谋人员及一个班的贴侍卫“改编”成了谈判代表团,仅由西北军政公署警卫团的一个营的人马护送着,就大摇大摆地进了可以称作是沙俄鬼们的腹地——哈什柯楞的左宗棠,可不是提前就已经设想好了,要在哈什柯楞完成对考夫曼的斩行动。

    左宗棠之所以要这么做,那是对即将开始的整个左路战场,有他通盘的打算。

    简单地说,就是左宗棠还想利用考夫曼对和谈的那种极高的期望值,继续地迷惑对手,为他的左路大军各部,尤其是肩负着更大重任的邹国剑的红十四军,争取更多的展开时间。

    当然,他还要打这位考夫曼一个绝对的出其不意。

    正是因为如此,左宗棠先是掐着时间,把自己前赴哈什柯楞的子,定在了北线大战基本上可以完全结束,但那位考夫曼一定还会被蒙在鼓里的六月三十

    其次,到了六月三十这天,他又放慢了自己的脚步,有意地在接近黄昏的时刻才抵达哈什柯楞,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左宗棠还没到要进古尔班阿里玛图的那个考夫曼的维尔内堡的时候。

    都是有着不同凡响份的大人物,又是为了各自的重大利益而初次相见,那种似乎是相见恨晚的虚伪客和寒暄,无论如何都是免不了的。而自觉是拥有着地主份的考夫曼,自然又需要付出更多的友好表现。

    相当丰盛的晚宴,本就已经令谈笑风生的双方有了一种更亲密感,而宴会后随着手风琴的激烈节奏而登场的近百个哥萨克们,则用他们高的舞技,把这种烈的友好气氛更是烘托到了极致,并引了一场近乎是疯狂的大联欢。

    等这一番活儿都折腾下来,时间也早已到了午夜。

    尽管就要进入七月,白天的那炎炎烈会把人们照的烦躁不堪,可依傍着哈什柯楞水的哈什柯楞草原的夜晚,那还是相当的凉爽宜人。

    不过,现在的考夫曼依旧还是很

    因为在刚才的那场友好而烈的宴会上,本就嗜酒如命的考夫曼,又遇到了太平天国政府代表团带来的据说是窖藏至少也得在二十年以上,都能使蜂醉蝶舞的凤酒(西凤酒),更在极度轻松的心驱使下,着实喝的是有点多。

    酒喝多了,自然就。酒喝多了,也就更愿意找人“表白心迹”。

    于是,当盛宴后的“联欢会”曲已终,人也在散的时候,嘴里几乎就一直都没停下过的考夫曼,却还是挽着左宗棠的胳膊,摇摇晃晃地一起走进了他给这位善解人意的太平天国政府的席和谈代表大人所安排下的那顶大寝帐。

    “左……左将军……”一股坐下去差点儿没把椅子靠翻的考夫曼,瞪着一双浑浊朦胧的大眼睛,冲左宗棠有点儿傻似的笑着,“眼……眼下的这个和……和谈,其……其实不管是对于……对于一贯好和平的我们沙皇俄国,还是对于初到新疆万……万事都在待……待定的贵国,都……都是一件……一件大好事。”

    “呵呵……”左宗棠一笑,又跟在外面的时候一样,掏出宽大的袍服袖子里的怀表,仔细地看了看。

    “其……其实我……我也知道,在此之前你……你们虽然也……也有和谈的意思,但……但却又并不怎么上……上心,因为……因为你们……你们或许一直都是在怀疑……怀疑我们的诚意。要……要知道,我们……我们跟英国人是完全不……不一样的……哈哈哈……但不管怎么说,左将军今天还……还是亲自来到了这里……至少在这……这里,我和左将军一起将会开……开创出一个俄和平友好相处的新局面。”

    说到这里的考夫曼,一双醉眼朦胧的大眼睛从左宗棠的上移到了大帐的帐门口,“怎……怎么样……左将军,如果您不反对的话,我……我愿意跟左将军一起,为了我们明天的和平,再……再共同欣赏一下你……你们的那个陈年凤酒的美味儿……呵呵呵……说实在的……我还是第一次喝到如……如此上佳的美酒。”

    “呵呵呵,陈年的凤酒我还有,只是今天咱们不能再喝了。”左宗棠一面说着,一面把双臂交抱在前,同时眯缝起一对儿眼睛冲着考夫曼一笑,“考夫曼将军,由于此前一直是人太多,所以有一句话我始终没好意思说出来,因为实在是怕伤了将军大人的面子。”

    这一回考夫曼是真的有点儿傻,一双本就醉眼朦胧的大眼睛,此时又增添了许多的迷惘。

    “不错,我是来跟您考夫曼将军大人来谈判的,但是我们的这个谈判,可不是将军大人您想象的那种和谈。”左宗棠瞅着那位此刻一定是被他转悠的脑仁生疼的考夫曼,又是淡淡的一笑,“其实我们的谈判目的很简单,不过就是一句话,您和您的那些人们,哪里来的,就赶紧回哪里去。理由也很简单,我们几十万的天朝大军来新疆干什么来了?不就是要光复一切属于我们天朝人民的国土的嘛。”

    “嗡”的一声,考夫曼的脑袋先是大了好几圈,紧接着,他的酒意随之马上也醒了不少。

    考夫曼像头被激怒了的黑熊,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两只通红的大眼珠子几乎要夺眶而出,“卑……卑鄙无……无耻”他一面在嘴里着还是不怎么利索的怒吼,一面跌跌撞撞地就往大帐的门口奔去。

    “千万不要激动,考夫曼将军,”左宗棠依旧是眯缝着一双本就不大的小眼睛,冷冷地盯着考夫曼,“先我还是要纠正一下将军大人的说法,因为卑鄙和无耻这两个词最应该用到的是你们自己的上。其次,您也千万不要指望您的那些人会对我怎么样。当然,我也可以明告诉您考夫曼将军,您和您的那些人现在也根本对我怎么样不了。”

    “混蛋”恼羞至极的考夫曼粗壮的躯一晃,扭回头指着左宗棠歇斯底里地吼到,“这里是我的克列卡兵营,等着吧,我会把你们这些卑鄙国人全都剁成*人渣”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