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三二章刘昌林尽管在一道沟可以高抬贵手放了伊格纳切夫一马,但这不过才只是一场大戏的序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第三三二章刘昌林尽管在一道沟可以高抬贵手放了伊格纳切夫一马,但这不过才只是一场大戏的序幕

    然而,在同样也是很有一股子激扬之气的这声喊叫之后,只是抡动着手中的长刀煞有介事地比划了那么一下的阿布都鲁苏勒,不仅他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动,就是他的那些兵将们,也没有个要动弹动弹的意思,甚至就是连个起哄架秧子的喊,都没有整出来

    阿布都鲁苏勒只喊不动,那可以说是他的本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周围这五千多回军人马的第一首脑,至于冲锋陷阵这类的事,理所当然地就是别人的义务

    但是,那些理应和着他的那声“气壮山河”的喊叫,该去浴血拼杀却又同样一动不动的人,照样也有他们正当的理由

    因为,当那些可以抬腕响枪、张手雷鸣的太平天国“汉军”铁骑,刚刚从他们的面前一阵风似地掠过,接着又如神龙摆首,猛地就闯进了他们的沙皇俄国朋友们的阵中,看似把自己的后背一时露给了他们,也好像是真的提供给了他们一个打便宜手的大好机会,一瞬间曾惹得不止一个人都像阿布都鲁苏勒一样,起了那种格外的兴奋和冲动的时候,他们却马上又发现,还是从刚才的那“无数太平汉军”涌出的方向,惊天动地的吼声再起,根本就看不到尾在哪里的“大批太平汉军的马队”,几乎是马首衔着马尾,又一个紧跟着一个地冲了过来

    所谓一道沟的地势,就如同一个写的并不规范的“八”字

    连绵的数座不是很高,说是山丘似乎都很牵强的大大的土包子,恰好拼组成了这个“八”字的长达一里多的一个左撇,只是这个“八”字右边由数里的山崖所构成的那一“撇”,却应该被写的竖、直才行

    伊格纳切夫和他的四千多沙俄兵将,基本上都被装在了这个纵深足有两里多,最窄处虽然不过仅有十几步,但最宽处却是同样足有两里多的这个“八”字的里面

    而阿布都鲁苏勒的那五千多的回暴军,则还都置于这个“八”字之下

    在他们的北面,是连接着这个“八”字左撇的最下端,再很整齐地一直朝着西面的布勒哈齐河延伸的大片水草地,在他们的南面,则是先由东向西而来的,继而又朝着西南绵延下去高山峻岭

    这是一片比起伊格纳切夫所处的境地要平坦、开阔,当然也就是有利于大规模骑兵闪展腾挪的绝好冲杀之地

    刘昌林正是鉴于一道沟的这种地势,先是把他的一团由这个“八”字左边那一撇,自高而下地撒了出去紧跟着,他又以他最精锐的师属特务连,引导着三团的主力,自这个“八”字下端、水草地的边缘地带杀出,兜住了沙俄鬼们的后路

    而为了达到能够彻底震慑住那五千多回暴军,刘昌林还特意指令三团,要他们把最后的那一个营,稍晚一些时候再撒出去

    刘昌林相信,只要回暴军们敢不老实,凭他这一个营的铁骑,就足以杀的他们自顾不暇

    果然,在天朝红色铁骑这如虹的气势震慑下,现在的阿布都鲁苏勒也不得不变得老实了

    因为阿布都鲁苏勒不仅唯恐闹不好会把自己变成“汉军们”的靶子,他同时也已经看的很清楚,曾经那么的威风八面,又是所向披靡的沙俄军队,却在“汉军们”的冲杀下,早已旗帜混乱、队伍不整,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阿布都鲁苏勒看的不错

    现在,一道沟的沟口,佟家成的一营主力也由防御转入了冲杀

    独立骑兵师已经全部投入战场的四支部队——一团、师属特务连及三团的主力、二团一营主力、再加上三团的三营,犹如四条盘旋的蛟龙,在沙俄鬼们的阵中你杀过来、我杀过去

    伊格纳切夫不单单是被杀的是心惊跳,根本就没有了还手之力,就是想逃,也绝非那么的容易

    于是,起初还幻想着要打便宜手的阿布都鲁苏勒,抢先掉头跑路了五千多的回暴军,抛下了他们曾极其以为自豪的、如今却正处在为了自命而苦苦挣扎之中的他们的沙俄朋友们,你追我赶地朝着布勒哈齐猛跑

    而经过了一番浴血的苦战之后,伊格纳切夫和他的两千多被杀的肝胆俱裂的残兵败将,也终于从地狱中撞了出来,丢下所有的辎重,头都再不敢回地向着仅有三里外的布勒哈齐飞跑

    其实,对于一道沟内的伊格纳切夫部,刘昌林暂时还没有一口全部吃下去的意思作为战役的第一阶段,他对各部的要求就是来回地在沙俄鬼子们的阵中猛冲狠杀,打散他们,并彻底地打含糊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在大量地杀伤敌人的同时,又能够尽可能减少自的伤亡

    不争一时的得失的刘昌林,尽管在一道沟可以高抬贵手放了伊格纳切夫一马,但这不过才只是一场大戏的序幕

    “师长,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停下来,应该马上跟着追啊”

    刘昌林看看围拢上来的那几位手中拎着滴血的马刀,一脸都是还没有杀过瘾的神态的团营长们,抬头瞅了瞅已经变得灰暗下来的天空,“当然得追,不过,可也用不着太急了呵呵,咱们都已经把人家杀的那么苦了,怎么也得叫人家先有个放松放松心的机会嘛”

    说是这样说,可在说完之后,他却马上就叫过来了佟家成,“布勒哈齐的地势你最熟悉,现在,我把师的特务连和炮兵连都加强给你们,立即重攻占你们曾经在布勒哈齐东郊坚守过的那个高地”

    接着,他又看了看一三两团的几个团营长们,手里的马鞭子冲着沟内被沙俄鬼丢弃的成片的火炮一指,嘿嘿地一笑,“就是要追,咱们也不能就这么地空着手去追啊,放着这么多的好东西,要是不都拿回去还给老朋友们,那还说的过去”

    按照刘昌林的判断,逃向布勒哈齐的沙俄鬼和回暴军们,一定不想打还要坚守布勒哈齐的主意,而是会连夜逃回布勒哈齐河西岸,这也正是他不愿意对伊格纳切夫立即就采取穷追不舍的极端手段的原因毕竟他所面对的敌军还是很强大的,吃得太多了,难免就会消化不良

    一直逃进了布勒哈齐的伊格纳切夫,尽管这才知道太平天国红军并没有尾追上来,但他却再也没有要在布勒哈齐多停留一刻的心思

    先不要说太平红军的主力实在是太厉害,就自己那些刚刚打了一场硬仗就连魂儿都快给吓没了的兵将们,伊格纳切夫不气馁都不行

    尤其是当他终于逃进了布勒哈齐,却居然连阿布都鲁苏勒回军的影子都没看见一个的时候,伊格纳切夫就不单单是气馁的问题了

    他**的,这群中国的王八蛋,关键的时候见死不救,逃起来倒是比谁都快

    伊格纳切夫不用细想就知道,那个王八蛋的阿布都鲁苏勒,一定是已经先自顾自地渡河跑路了

    愤恨交加,且又心酸不已的伊格纳切夫,在忍痛将自己的一千多兵部署在了布勒哈齐镇内及镇外的各个要地上,严令他们务必坚守到底,确保主力撤过布勒哈齐之后,自己也准备要赶往渡口

    可就在这时,他却听到了布勒哈齐河渡口方向竟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巨大喊杀声

    伊格纳切夫眼前顿时一黑,难道太平红军又是神兵天降,已经抢占了他这条唯一的西归之路?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