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五九章 大收官——红旗飘飘(十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当然,这些浑水摸鱼者们在表面上所抓到的理由,是为国家主席的石达开的一个讲话精神reads;。

    这年的天,在参加完决定了要发动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革命的中央全会之后,石达开在洪仁玕的陪同之来到了天京,他要和洪仁玕一起,在这里组织召开全国农业工作会议。

    到了一八七三年,全国农业战线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和发展,主粮的供应问题已经基本上能够做到了自给自足。

    因此,结合现实中农业战线愈来愈高的呼声,中央在所制定的新的农业总体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在未来的几年内,加大一种以乡为单位的集体合作形式的发展力度,与此同时,中央还号召和鼓励农业战线开展多种经营。

    由于天京的集体化畜牧养殖业早就已经成为了全国的一面旗帜,因此,在石达开的主张,今年的全国农业工作会议,就选在了天京。

    对于石达开来讲,今年的农村工作会议开得实在是够累。

    因为在他看来,已经脚踏实地地干了十几年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再到之后的更大规模的由数个村联合起来的农业生产合作联社,已经很适合国家的农业发展了。他不明白,郑南和林海丰为什么还非要再出新花样,搞什么以乡为单位的集体合作形式。

    另外,对于郑南和林海丰所主张的那种农村不仅要从事农业生产,还要发展自己的工业的提法,石达开也很是想不通。

    当然,农村应该搞多种经营,这对石达开来说是能够接受的。

    其实,往前早推十年。他石达开就赞同党内一些同志的提法,即不能将农村的工作卡得太死,主粮要种。各类副业也得搞。但那个时候的郑南和林海丰却又并不是这样想,那个时候的他们可以坚决地主张。农业必须要以主粮的生产作为重中之重。

    农村搞多种经营是对的,即除去主粮的生产之外,还可以搞些畜牧业和林果之类的能够增加农民收入的经营。

    但是,现在的所谓多种经营却是在号召农村办企业搞工业,这样一来,石达开就难以心平了。

    干农活的去搞工厂,这不是地地道道的不务正业嘛!

    然而,前来参加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的各地主管农业的大员们。却是一个个兴高采烈。

    在会议上,参会的大员们根据各地已经陆续出现了的一种比合作联社的规模更大的组织形式,在经过烈的讨论之后,已经拿出了相当具体的结果,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仅坚决赞同中央的提法,还为这种以乡为单位的大的集体合作组织起好了名字——人民农庄或是人民公社。

    关于号召开展多种经营,各地的大员们自然就更是没人会说半个“不”字。

    农村搞多种经营,在确保主粮生产的前提,既可以发展畜牧业和养殖业,又可以发展自己的工业。这对于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安置,是个绝大的好处,更能够让农村的生产形成系列化。增加农业生产的附加值。

    尽管自己的心里还不是那么的痛快,可看到各地的大员们那种喜笑颜开的样子,石达开也感觉舒坦了不少。

    于是,他也就有心开始接待一批又一批前来探望或是寻求指示的当地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同时还过问起了关于天京文化革命开展的况reads;。

    毕竟是老革命根据地,天京的文化革命,开展的那还是相当不错的。

    从市委市政府,到各企业单位的党委,都积极按照党中央的号召。开展了到群众当中去洗洗澡发发汗的运动。

    用不少领导自己的话来说,他们还曾相当地“无颜面”。

    但是。绝大多数的领导们却都能够正确地对待群众的批评,不搞打击报复。不背后给人家穿小鞋。

    而广大的人民群众,自然也就会以同样宽大的怀,来对待一些有错误的领导。

    不过,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文化革命的风暴总还会让一些人感到难以忍受。天京市委的一位副书记,在向石达开做工作汇报时,就搬弄起了天京的文化革命的是非:

    天京的文化革命糟透了,一方是如同鸡蛋里面挑骨头地,满世界非要找到寻找到领导干部们的劣迹,再紧抓住这些所谓的小辫子,领导就范,以满足一己之私;另一方,则是无原则无立场地与领导干部们捆绑在一起,老虎股摸不得。

    若是照这样地胡来去,天京的文化革命就毫无疑问地会走向歧途……

    说来说去,对于为什么要开展这场文化革命,石达开是很不明白,很不理解的。尽管林海丰和郑南都曾不止一次向他说明过文化革命的真谛,但在石达开看来,这样的所谓革命,其实就是在鼓励大家进行内耗的窝里斗。

    因此,对于天京市委的这位副书记的说法,石达开听得是相当地耳顺。

    于是,在作陪的洪仁玕的提议,石达开向这位副书记表达了他对天京文化革命的意见,并作了一个令对方相当受用的指示:

    为了天京乃至各地的文化革命,都能够按照党中央的指示积极有序地开展去,很有必要向高校等文化革命运动进展的较快的单位和部门,派驻工作组,以指导他们的文化革命工作。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尚方宝剑,天京农学院本是开展的有声有色的文化革命工作的航船,子就被调了个方向。

    在工作组的撑腰,一些所谓的“正牌红的老革命后代”与学院党委个别成员沆瀣一气,将本应该严格保密的档案室,当成了他们的图书馆和阅览室,然后再拿着这些从个人档案中翻腾出来的所谓“污迹”,开始对学院的教职工和学员,开展所谓的革命斗争。

    而为了能够将水搅得更浑,这些所谓的“红色后代”们,又祭出了抄家*凌辱等卑劣手段。

    学院后勤处的一位普通干部,竟然因为其父亲曾经做过满清朝廷的衙役,即被这些所谓的革命者强行扣上一个纸糊的高帽子,在学院里进行游街,一条腿也被打断。

    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不过也总共只有教职工和学员三千余人的天京农学院,即有数以百计的教职工和学员被打成叛徒特务和黑帮,上千人成为右派……

    天京农学院的乱象,很快受到了天京市委的注意,经过市委研究决定,天京市安全局进入农学院,对犯有暴力罪行的“后色后代”实施了抓捕。

    但令天京市委和天京安全局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这种正确的举动,却捅了一个更大的马蜂窝。(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