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六 六章 大收官——必然的选择(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 )晚饭后的书房内,就只有了林海丰和布尔布隆。

    而原本在晚餐间看似已经心态好了很多的林海丰,脸上又布满了忧郁之sè。

    “老布啊,我现在真的是很难……唉……很难啊!”

    林海丰瞅着对面的布尔布隆,很是无奈地长叹着。

    “知道吗,我现在可是很有些孤立了,”林海丰说着,摇摇头,在苦笑,“我的同事们都认为这场战争打得可实在是有些过长了。”

    很显然,林海丰的话让布尔布隆感到相当地诧异。

    但是,林海丰说的是实

    屈指一算,天平天国已经卷入战争三年有余,而战争的终点,却依然远远未到。于是,不仅仅是杨秀清和石达开、洪仁玕三人,就连总是能与林海丰想在一处的郑南,也对整个国家如此长期地浸泡于这场祸水横流的战争之中,越来越有了一种重压难撑感。

    尽管杨秀清和石达开、郑南、洪仁玕四人并不会因此而改变既定的国策,可那种急躁,还有那种作为一时发泄来用的“小话”们,却是林海丰不得不要面对的。

    “唉……”林海丰又是一声长叹之后,缓缓地站起,一面朝着挂有地图的那面墙走去,一面感慨着,“而你们曾经的那位皇帝陛下,就更是不知道会在心里把我骂上多少回了。骂什么呢?当然是要骂我们不尽心,不尽力,不能按照他的想象,将我们的红军迅速地推进到欧洲大陆之上。”

    “可你看看,”已经来到墙前的林海丰,将手在那副世界地图上重重地一按,扭头盯着布尔布隆,“我们正在同时所置于的。可是三个大大的战场。而以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真实国力,能够让战争的局势像如今这样的在朝着有利于我们同盟国的方向发展,不仅已经是相当地难得,同时也让我们的国家和民众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布尔布隆没有说话,却在轻轻地点着头。

    平心而论,站在自己国家的立场之上,布尔布隆也曾对面前的这位老朋友,以及老朋友背后的那个zhèng fǔ,有着和他的那位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相同的,这样或是那样的一些抱怨。不过。对于面前这位老朋友和背后的zhèng fǔ及民众们的巨大付出,布尔布隆也是绝对真心认可的。

    “我们必须要面对现实,”林海丰走回到自己的座椅前,但他没有坐下,只是用一只手在椅子的靠背之上不停地抚摸着,“尽管我们的胜利是必然的,但是,它的过程却是残酷和漫长的。”

    “您……您说得对,”布尔布隆望着面前这位神sè压抑的老朋友。表很是真诚,“您和您的国家、民众的付出,是绝对不容置疑的。您和您的国家及民众们的功绩,更是不会被历史所遗忘的。”

    “但愿如此啊!”

    林海丰手扶椅子背。望着布尔布隆,“英国人是个绝对强劲的敌人,要想像灰尘那样地拿起个扫把就能将他们扫掉,绝对只能是一种天真的臆想。可我们最终的胜利的标志。却是要让这位总是以世界老大自居的大英帝国彻底地低下它那高贵无比的头颅。而要想完成这个神圣的目标,我们就必须要清楚地认识到,只有首先死死地掐住大英帝国这条毒蛇的七寸。才是最至要的关键。这个七寸,就是它的海外殖民地。”

    “这就是我之所以会坚持着要将红军的战线同时在美洲和非洲展开的原因。”林海丰终于坐了下来,“但是,这也就给我们的国家和民众们带来了相当沉重的压力。”

    说到这里,林海丰苦笑地瞅着布尔布隆,“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有这么一个疑问,那就是……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红军并没有在沙皇俄国尽最大可能地去扩大战果?”

    突然听到老朋友将话头扯到这个问题之上,布尔布隆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们从来不想得到任何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林海丰轻轻地咳了一声,“但我们需要一个良好的大环境。让俄国民众自己去选择自己所应走的道路,这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实际正在发生着的很多况你老布都已经看到了,如果我们不是给予俄国民众一个自主抉择的机会,而是非要以所谓的果断的方式来沙俄问题的话,那么,如今我们所遇到的,就不单单仅是美洲一个战区因给养拖住了后退的事了。”

    “唉……你们曾经的那位皇帝陛下实在是太心急了!”

    “是……是啊,皇帝陛下他……”布尔布隆在真心地在为他曾经的皇帝陛下感到惋惜之时,也终于憋闷不住地将那个近来一直积压在自己心底的另外一个疙瘩,彻底抖落给了面前这位坦诚相谈的老朋友。

    “林委员长阁下,您……在您看来,我们国家未来的走向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听到布尔布隆又开始对自己用上了“林委员长阁下”的官称,林海丰知道,布尔布隆这是在十分郑重地在向自己发问。

    不过,林海丰并没有马上给予其正面的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那你老布自己的看法呢?”

    “我……”布尔布隆一边耸肩,一边苦笑着摇摇头,“我有些迷惘。”

    其实,布尔布隆这是一种口是心非。

    因为对于自己的祖国的变局,在布尔布隆的心里是有杆秤的。在他看来,眼下祖国政局的平稳,不过只是一种暂时的现象,说得更直白些,那就是他根本不相信那位麦克马洪阁下能够长久地坐稳于法兰西共和国总统的宝座之上。

    那么,法兰西共和国未来的是个什么样子呢?太简单了,有着与这里的太平天国执政党相同信仰的法兰西工人党,必定才是法兰西最终的统治者。

    而这一点,恰恰是布尔布隆不太想见到的那一幕。

    因为在太平天国这里的种种现实已经告诉了他,一个有着**信仰的国家,是不太喜欢他这类的旧官僚,旧贵族的。

    也就是说,如今的他之所以还能被新zhèng fǔ再度启用,也仅仅只是由于正在进行着的战争的缘故。而卸磨后的杀驴,那则是早早晚晚的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