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二九章 大收官(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苦苦忍受了一夜的煎熬,直到天已破晓才从温哥华的温馨港湾中驶出,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驰援“科林伍德”号编队的杰弗里,还在全力以赴赶往“科林伍德”号编队事先通报的遇敌海域的中途,却极其意外地陆续撞上了几艘正跑的呼哧带喘的属于“科林伍德”号编队序列的舰只。* w w w . s u i m e n g . c o m *.. 欢迎来到阅读

    从这几艘侥幸漏网的舰只那里,杰弗里得知了“科林伍德”号编队的主力肯定已经不复存在的消息”“。

    在经过了一阵的惊诧和一阵的心酸痛,再加上一阵的迟疑犹豫之后,杰弗里把牙关一咬,下令全舰队继续前行。

    在杰弗里看来,以往始终都不愿意跟他发生大规模的正面决战的太平天国人,在刚刚又赚得了一个天大的便宜之后,自然就更不会乐于流连战场而等着与他相撞。当然,太平天国人也就一定没时间理会那些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战舰,如今只能在湛蓝的海水中挣扎的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官兵们。

    因此,他杰弗里就必须要以更快的速度赶往这片硝烟早已散去的战区,既然已经失去了本该能挽救回来的“科林伍德”号编队,怎么也得去打捞上来几个部属,否则又何以堪?

    正如杰弗里所预料的那样,当他赶至那片昨夜曾是闹非凡的战区的时候,举目望去,早已没有了太平天国人的任何踪迹。他能够看到的,只是一片接着一片的,正同海水做着艰苦卓绝斗争的大英帝国的皇家海军官兵们。

    啥都别说了,放jǐng戒,开始捞人!

    于是,在那条绵延了二十余海里的曾经的漫长战线上,除去必要的几支jǐng戒编队之外,杰弗里舰队中的多数战舰。就不得不都变成了救生打捞船。

    很显然,面对着散布在广大海域之中的数千悲惨同胞,这项救生打捞的工作毫无疑问是极其繁重的。不过,杰弗里和他的战友们却没有丝毫的怨言,他们发扬了严细不苟的优良作风,认真的搜寻,温的打捞,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任何一个他们的同胞被遗弃掉……

    “什么?太平洋大海战?算了算了,还是不谈这件事了!”

    多年以后,当一位正在为自己的鸿篇巨著《战旗飘扬太平洋》搜集素材的文学家。脸上充满了崇敬与期待之坐在许宗扬的对面的时候,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当年曾经金戈铁马叱咤太平洋与大西洋的红海军元帅,居然会眉头紧蹙,说出了如此一句语态沉重的话。

    很显然,这位红海军的元帅不是在谦虚。他之所以不愿意过多地提及发生在太平洋上的那场大海战,是因为在他的心里,始终都有着一种歉疚感。

    歉疚感?对谁?难道是对他当年的那些敌人?

    不错,的确是这样。

    在那个遥远的夜晚。在那个大片海水已被煮沸的夜晚,他曾指挥着他的庞大舰队,将一支同样也可以称之为庞大的敌方舰队的大部,都深深地迈进了太平洋的海底。与此同时。也造就了数千挣扎于海水之中的敌方官兵。

    而那时的他,却因为又一场即将爆发的大战,只能“冷漠”地“扬长而去”。不仅如此,次rì的他。还要趁着急急赶来的敌方主力舰队完全沉浸于搭救自己落难同胞的时候,再来一个“落井下石”。

    尽管他所面对的这些人毕竟是他的敌人,尽管也许别人会为这种“落井下石”找出一个个理由。以证明自己的无奈。但是,许宗扬却一直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他很想永远地忘记这一切。

    然而,虽然多年的后许宗扬的内疚之心始终难以平复,可在那一天的他,却依旧别无选择,他还是驱动他的舰队,向着毫无准备的那支英国人的太平洋舰队,凶狠地冲杀了过去。

    其实,那个时候的许宗扬所认为的英国人的太平洋舰队“毫无准备”,应该不是很合乎事实的。

    因为作为他的对手,那位拥有着良好军事素养的大英帝国的杰弗里皇家海军海军中将尽管在心里已经认定,他的敌人此时早已满心欢喜地正赶着回家开庆功会去了。但他却依旧难忘有备无患的这个硬道理,照样在四下里布置了足够的jǐng戒力量。

    只不过,许宗扬所发动的“凶狠冲杀”,却是一神出鬼没的组合拳。

    十三时许,也已经开始投于打捞落难同胞的杰弗里得到北面jǐng戒编队的通报,该编队遭遇四艘太平天国红海军“高速舰(驱逐舰)”袭扰,现正在驱逐中。

    半个小时后,西方的jǐng戒编队也送来通报,还是遭遇到四艘太平天国红海军高速舰袭扰,驱逐行动也在进行之中。

    真是没有最卑鄙,只有更卑鄙!

    虽然这位杰弗里将军也曾从最坏处考虑,设想过太平天国人或许也有那么一点儿的可能,不顾死活地给会来个回马枪。但是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根本不敢与之正面相碰的太平天国人,竟然可以卑鄙到对他正在忙的不亦乐乎的救援工作也要进行sāo扰。

    可毕竟恨也好,恼也罢,总归都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

    于是,无奈之下的杰弗里只能是一手抓救援,一手抗sāo扰。

    但杰弗里忘了一点,既然他两手都要抓,又两手都要硬,那就势必会将自己的脯子袒露给别人。

    而这一点,恰恰又正是许宗扬所期待的。

    作为全舰队的主心骨,杰弗里所在的旗舰“火神”号铁甲舰,是与他的第一铁甲舰支队的八艘重型铁甲舰一起,处在整个舰队的最东面。同分别在南、北、西三个方面前出的各支编队一样,由杰弗里亲自统帅的这个编队,也承担着向东面jǐng戒的任务。

    不过,无论是这支重型铁甲舰编队内的各舰长官,还是为舰队总司令官的杰弗里本人,却都没有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他们需要jǐng戒的东方。因为那毕竟是他们不久前的来路,且从他们现在的位置算起,距离着他们那个温馨的温哥华港湾也仅就是区区的七八十海里。

    因此,他们更多的准备则是随时要对可能会爆发大战的其它三个方向,尤其是对北和西这两个方向实施增援。

    时间在飞逝,尽管北、西两个方向都出现了太平天国人的sāo扰,但即便没有他们的支援,已经全面出击的第二和第三铁甲舰支队也是应付自如。

    而眼看着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在了十五时,眼看着夜幕到来之前的这段宝贵的黄金救援时间已经变得愈来愈短,先前还只是捎带脚地救捞起一些漂到自己舰边的零散落难官兵的杰弗里终于忍耐不住了。

    于是,在杰弗里的带领下,本是作为jǐng戒编队的第一铁甲舰支队的各舰,也在尽量与旗舰“火神”号保持应有的距离和队形的同时,积极参与进了与时间赛跑的救捞工作之中。

    杰弗里怎么都不会想到,一场巨大的灾难,就这么的降临在了他的头上。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