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欣喜之后的李昰应。随之而来的就是个“愁”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凤舞文学网--->

    太平天国第八章欣喜之后的李昰应。--凤-舞-文-学-网--随之而来的就是个“愁”了

    朝虽小。但无论是在文官还是将当中。类似“大的盛产的那种见了洋人就膝不住要发的人。似乎还是要少的多的多。为了捍卫自己的国土不管你是来自何方的神圣。也不管你的船有多坚炮有多利。上上下下的李朝军民是一条心。共喊一个字。“杀”!

    坐镇仁川的这位水军节制使大人。就是这样的一人物。他敢打洋船。不要说眼前碰上还只是一艘倭奴的船。就是英国怎样?法兰西美利坚又怎样?只要敢来的。他就都敢打。

    只是。打归打。常言道:君子之财取之有道。打仗自然更是如此。既要打赢。还打出理来。“开阳号”上有邪教徒。邪教徒在仁川港公然蛊惑他所领导的守军的军。图谋不轨。这个道理看来已经够充分的了。而赖德尔的这一到来。又给节制使大人的“道理”增添了更为有力的砝码。

    “……是。企图颠覆我李权之邪教教首赖德尔率众突入仁川港。为了接应此股邪教教匪。倭奴竟不顾我方警告。悍然以军舰强行进入仁川港。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仁军民上下同心不畏艰险。前赴后继。经过激烈的战斗。我仁川守与民众最终全歼倭奴与邪教徒。并击沉倭奴巨舰“开阳号”。”

    正式攻击的命令还下达。节制使大人上报大院君的捷报早就已经打好了腹稿。

    “开始!”随着节制大人并不怎么凶恶的这两个字一出口。炮声和喊杀声几乎是同时而。

    被围在陆的的近两百本“海归”。连同菲德尔和汤玛士等教士们一起。很快被砍杀成一具具不是缺了这个。就是少那个的死尸。

    而停靠在位上的“阳号”。虽然在来自海岸炮台突如其来的万炮轰击下虽然挣脱了绳。像个小老太太似的。尽管带着满的大火。却仍然摇摇晃晃步履蹒跚的坚持着游出了仁川港。躲到了仁川的海岸炮火之外。但这还仅是“开阳号”噩梦的一个小开始。

    “开阳号”上的官兵们虽然付了他们所有的努力。--凤-舞-文-学-网--但熊熊的大火不仅没有熄灭最终引燃了舰上的药库。在舰上残余官兵们一阵阵的绝望哀嚎声中。巨大的炸响。将庞大的“开阳号”炸的四分五裂。化作了本海军永远的南柯一梦。

    到了这里仁川的一切事乎都应该完事了。不过。咱们好像还应该再回过头多看几眼那个汤玛士据说。当李朝兵将用闪着寒光的大刀和锋利的长矛。无的砍杀捅岸上的本“海归”和几个洋教士的时候。更多的惨遭涂炭者都是惨嚎哀叫不已。时的汤玛士。在主耶的伟大思想的光芒的照耀下。却表现出了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超乎常人的勇敢和无畏。

    尽周围杀声震天。光血影惨叫连连。甚至还有尚未完全丧失知觉的人肢体不时的落在他的边。抽搐动。可要大刀没抡到他的头上。汤玛士就是义凛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照样履行着主的奴仆的历史责任。他打开边的大木箱。一不停的向着手舞刀枪的疯狂人群拼命的掷圣经和福音传单。

    当终于有数把刀枪要近了他体的时候汤士突然跪在一位官模样的大兵面。双手高举起数本圣经。满脸真诚的请他们接受自己的临终礼物。就在这些依旧狠毒如常的朝鲜人。时用数把刀枪回应他的善意的那一刹那。脸部扭曲。楚万分的汤玛士还是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神圣的圣经向凶手中的某个人的手中去……

    为此。不久的英国泰晤士报》发表过纪念文章。文章中说。“……他把他杀了。但他们却浑然知令人尊敬的玛士教士到朝鲜来。是真心诚意的要帮助他们的。这位仅仅才二十七的年轻宣教士带着基督伟大的虽然不远万里的来到了亚洲。令人万分痛惜的殉教于了仁川。我们相信汤玛士宣教士就仿佛是一颗落在了朝鲜大的上的麦粒。最后终将结出许多的粒来的。而且一定会结出许多的子粒……”

    《泰晤士报》的纪念文章。即便就是以后。李应也一定是不会去看的。即便就是谁不小心看到了之后再告诉他。那他一准儿也会是付之一笑。

    还他娘的什么麦老子这里需要的是水稻。

    不过。现在的李应在接到了仁川的这份邸报之后。先是欣喜

    当然既是因为“开阳号”的不一般。也是因为击沉“开阳号”。恰恰验证了他的改革大略是多么的圣明。而且又具有着多么的前瞻。这充分证明了他对军队的改革不仅是正确的及时的。而且还是相当的伟大的

    说到这里。我倒是有些替李应遗憾。遗憾的是应可是真赶上一个好时候啊。李朝那个时代的文艺工作者们实是既不尽职。也实在是没有任何的进取心。除去只哼哼唧唧的弹奏上几段与大清国相仿的不伦不类的所谓“宫廷音乐”之外。想来就再无其它任何的成果。

    否则的话。单冲军民“血战”沉“开阳号”的这一件事。李朝就应该诞生出一折“冬天的故事”啦。或者是“咱们已经走进了崭新时代”的名曲或名作。供后人万世咏唱。尽的歌和怀念他们曾经的伟领袖——兴宣大院君李应。

    我相信。如果当时有人能这么做。即使是这类有拍马之嫌的作品肯定不会永垂不朽或万古流芳的。但少从大院君那里骗点儿银子来花差花差。玩玩各种新奇古怪的新鲜玩意儿。那还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闲话不多说。再说欣喜之后的李应。随之而来的就是个

    前面说过。现在的李应是不怎么害怕那些西洋列强的。他不害怕法兰西。也不什英吉利美利坚之流。虽然其中英法两国的舰队。就在隔海相望倭奴本岛盘踞着。他照样不怕。

    首先。法兰西他到了万不的已的关键时刻就会拿出来要用上一用的大保护伞——太平天政府交甚好。俗话说。这打狗还的看主人呢。法兰西即便就是真想跟他闹腾。那也不敢公开的大动干戈。比如说太平天国南方的那另外一个藩属安南。兰西人是曾经没少在安南折腾过但最后怎么样不是还的看在太平天国政府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至于英吉利人。虽们在心里是对太平天国府一直恨的咬牙切齿。看上去是很有些愿意跟自己不愉快的意思的。可惜的是。它自己的子过的也实在是很不好受。总是喜欢捅咕捅咕这个。教教那个。非要在天朝的周围制造些大麻烦才高兴的英吉利。闹来闹去却最后把自己闹到里面去了。

    印度开始造反了。虽然天朝边儿死活都不认他们暗中一直在支持印度造反者的帐。但谁都心里明白。如果没有天朝政府的背后撑腰。印度那点儿本来就是各自政的杂号人。恐怕连一年也支撑不下去。可叫李应高兴的是。直到现在。尽管已经是七八年时间过去了。印度的叛党硬是一直能把当初曾是那么气冲天的英吉人。牢牢的拖在了印度这个大泥潭中。拔都拔不出来。

    而那个十几年前曾经仅仅着几艘架着大炮的“黑船”。就吓的倭国国门大开的美利坚人?眼下的子就更是混的惨不忍睹。五年前。美利坚就爆发了内战。好好的一人偏偏分成了么所谓的南北两派。这一通的大砍大杀。一直杀到今天。不仅没杀出个什么名堂来。听他的天朝朋友私下透露。美利坚的这场战争。那可还是有的打的呢。不仅一时半会儿的打不。还有愈发扩大化的趋势。因为分别在暗的里支持着南北各一方的英法两国。也正在那里跃跃试。

    眼着一场自相残杀的内战。一下子拖住了这世界上的三个头号流,大亨。李应当然谁也不怕了。

    除了这几个西洋的强之外。李本来是还有一个令他们头疼的东西。那就是北面的沙,。自从当年那个脑瘫了的“清国”跟沙俄整出来了一个“条约”之后。沙俄就没少在北面给李朝添堵。所幸的是。仅仅两年之后。太平天国政府就收回了那些被“大清国”出卖了的的区。此后。李朝还听从了天朝政府的召唤。加到了与天朝一起共同对勒拿河以南中俄“待议的区”的经济封锁之中去。

    李——步向所谓的“待议的区”移动。有天朝的大军替他挡在前面。至于沙俄。那早就已与他两不相干了。

    视周唯一能叫他真正产生不愉快的。就只有东边的倭奴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