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二三章四哥,该对天京实行戒严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凤舞文学网--->

    “东王他表面上没做什么预备,实际上就在等着这一天。--凤-舞-文-学-网--天王说好了三天,如今一再拖延,东王已经急不可耐了,刚才东王说……”陈承瑢添油加醋地把东王府他听到的东西,连珠炮似的摆在了寝宫里的几个人面前。

    “看看,看到了吧,是朕想不想干,想怎么干的事吗?”洪秀全脑袋伏在枕头上,右手拼命砸着榻,“这是把朕要往死里啊!”

    “还有呢,”陈承瑢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下意识地向寝宫门口看了一眼,“东王下令臣去湖南抓捕洪仁发,要臣马上就得离开天京。”

    洪宣奇怪地瞅瞅陈承瑢,“抓洪仁发?为什么?”

    “哪里还有什么为什么哦,”陈承瑢呻吟了一声,“凡是天王任命的官员都要拿下,还要我们吏治部把所有与天王有关的官员造册。东王显然已经知道了臣与天王关系不一般,所以胁迫臣表示要与天王脱离干系,为了权宜之计,臣不得不曲意奉承。东王还是不放心,这才勒令臣即刻去湖南。现在的天京翼王不在,东王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天王,如果臣一走,天王恐怕就更危险了。”陈承瑢说着,眼睛里流出辛酸的泪水。

    “翼王?”洪宣疑惑地看着陈承瑢,“翼王不就是出城巡视了吗?”

    陈承瑢睁大一双本来不大的眼睛,好象根本不相信地看着洪宣和洪仁玕,“你们难道还揣着明白使糊涂?你们一个是天京警备司令官,一个是能够参与天朝决策的总理大臣助理,翼王明明是去了上海,何必还要在天王面前说这种话呢?”

    洪仁玕和洪宣面面相觑,一时无话可说。

    “不要这么说。”洪秀全此时已经强撑着半坐在了龙榻上,“朕相信他们绝对不会知道这件事。”

    他费力地喘息了一会儿,似乎也在思索,“事到了现在这一步,朕不能不说,这一切都是东边儿的刻意安排。洪仁发去湖南不是朕的主张,仁发是不懂事,也无什么大能力,平时不学无术的,朕哪能不了解。可最后朕之所以发了哪份诏书,还是受了达袍的点示,他说仁发也该出去锻炼锻炼,免的总在京城叫人看不起。朕也是一时糊涂,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串通一气,就是寻找压迫朕的理由。--凤-舞-文-学-网--还有洪仁达的事,朕百思不得其解。朕说了不止一次,洪仁达不是受了朕的委任,他从哪里得到的御宝,朕不知道。可你们都仔细想想,如今天朝拿朕的诏书当什么?废纸不如啊。洪仁发再傻,也不会使用这种办法给自己找麻烦。想来想去只有一个解释能说的通,御宝是内务部的人帮助他搞到的,那些人无孔不入,不要说盗用一下御宝,对他们来说,想拿什么都不是一件费力的事。所有重要地带的所谓防卫不是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二哥,不会吧?”洪宣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天王把事牵扯上了内务部,这一下,不仅等于是把安王直接牵扯了进来,还涉及到了宁王,很多时间里,宁王在辅助安王建立和完善内务部的系统。

    “朕没有怪罪海丰和郑南两兄弟的意思,他们都不在京城,难道东边儿的就指挥不动内务部了吗?”洪秀全哀叹了一声,“仁发和仁达都怕东边儿的怕的要死,又是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难保不是他们受到了什么胁迫,才出现了这种能够至朕于死地的事。这明摆着是有人故意给朕设下的圈,朕不让位能行吗?”

    “天王说的是啊,臣刚才离开东府的时候,恰恰就和李福猷打了个照面。最近内务部进出东府十分繁忙啊。”陈承瑢睁着眼睛开始说胡话。

    洪秀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洪宣,“妹子啊,朕真是害怕啊。朕不想当什么天王了,只想能保存一条命,带上家人亲眷回咱老家颐养天年,给祖上延续香火。你们都还年轻,有本事,谁当天王也得用你们,你们就继续留下来,为了天朝的千万百姓,尽心尽力吧。”

    洪宣茫然地看看洪仁玕。她在战场上是个英雄,但在官场上,又的确是个没有什么政治眼光的单纯的弱者。在她的心里,这个天下的人只有两类,一个好人,一个就是坏人。

    洪仁玕有主见,可他却不能按照自己的主见来做事。说白了,他不会,也没有聚集自己势力的能力和空间,他左右不了任何人,也就不想真正地卷入到里面。天王刚才有一句话真正说到了他的心里,那就是“你们都还年轻,有本事,谁当天王也得用你们”。

    “算了,朕也不想再为难妹子了。”洪秀全颓丧地又趴了下去,嘴里咕哝着,“朕要下旨给江北的北王和安王,叫他们火速回天京,面对面交接一切。当然,你们谁感觉不合适,可以马上去禀报给东王知道。到了现在,朕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如果安王能够回来,当然是件好事。”洪宣低下了头,她的确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对了。

    “只怕他们也未必就能够顺利地回来。”陈承瑢叹息了一声,“东王一旦知道了他们进城,一定会先下手为强。哪儿会没有他的人啊!”

    洪宣不再说话,她被洪秀全和陈承瑢渐渐牵进了一个圈里。是啊,要是安王哥哥回来还好说,内务部总有他自己安全的地方。可是北王呢?不知道怎么的,她忽然开始痛恨起翼王来了。她往常和翼王的关系非常好,可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翼王竟然把自己当成了外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随后,她又想到了自己的丈夫,宁王原本是很快就能从上海回来的,偏偏又被发去了福建,难道这也是巧合?如果宁王在,她至少不会这么的迷惘。

    天京的街面上,还和往常一样的平和、繁荣。上层的争斗,暂时还没有给满城百姓的习惯生活笼罩上什么影儿。即使是巢湖陷落的消息传来,也只是象大海里丢进的一个小石子儿,一朵小小的浪花之后,一切都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杨秀清发泄完了就完了。他事的确太多,最关键的还是象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在心底里就不相信天京还能有杀自己的刀!在权谋上,他比洪秀全差了一筹。

    他先是叫来了军械局局长齐农,吩咐军械局立即加点赶制临时供应江北的弹药。接着又找来了李福猷,他担心上海石达开的安全,又再次叮嘱李福猷必须想方设法密切掌握上海方面的动静。最后,他又派人去请洪宣

    巢湖失陷的消息只是通过各种谣传进来了,正式的军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看见。不管怎么样,长江渡口需要马上严格地控制起来。

    洪宣姗姗来迟。

    杨秀清现在的心已经好了许多,说白了,他还不是一个喜欢记仇的人。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为了天朝大局,在他手底下被处罚、失去官职的人多了,可当再次需要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因为某个人曾经受到过处罚就会看低他们一等,而是量才照样使用。他的心很宽,他也把别人想象的和他一样。

    当洪宣听到要控制沿江渡口的时候,再联想起路上遇到的由东王府出来的李福猷,她习惯地把这件事,一下就靠到了适才在太阳城里正议论过的话题上。这其实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可是人一旦进入了牛角尖,正常也就成了不正常。

    东王是真的怕北王和安王回天京啊!

    “四哥,是不是还要对天京实行戒严啊?”洪宣脸上表现的不太自然,她不是那种会掩饰自己的人。

    “戒严?戒严做什么?”杨秀清没有想那么多,哈哈一笑,“你这个妹子啊,都是掌管天京军务的大将军了,还这么不沉稳。不要说巢湖发生的事是不是就是真的,即便是真的,也无关大局。海丰老弟已经去了庐州,有他和韦昌辉这两个王坐镇庐州,你还怕清妖打上门来不成?再说,即便清妖能够打上门来,也不用妹子亲自上阵,哥哥我替你出征。呵呵,宁王老弟不在,哥哥可不敢叫妹子出个三差二错的,到时候没法子交代啊!”

    洪宣的脑子是越来越乱了。东王好象还是那个东王,和自己还是那么地亲。

    “好了,没有什么事,妹子就去忙吧。要不是为了等你,哥哥我可是早走了。”杨秀清拿起王帽戴在头上,又瞟了眼还在低头闷坐的洪宣,“以后可不能这么磨磨蹭蹭的。”

    “是,四哥。”洪宣站了起来,看着急着要出门的东王,“四哥这是要去哪里啊?”

    杨秀清看看洪宣,轻轻叹息了一声,“江北的弹药断了,我要去军械局看看,不亲眼看着他们把弹药鼓捣出来,我总是放心不下。”

    “弹药断了?”洪宣一愣,“怎么可能?”

    “唉!”杨秀清无奈地一笑,“我也不愿意相信啊,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不能瞒你了,上海预定发送的弹药一直没有到镇江,到底怎么回事,暂时还说不清楚。这件事不能对外张扬,免得出现不必要的混乱。”

    “四哥,你能不能告诉我,翼王是不是去了上海?”洪宣望着杨秀清,问到。

    (真是很无奈,偏偏时间又赶到了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八周年的大庆。小女子高兴之余,却总又有说不出的惆怅。为了天朝,前进!朋友,你信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