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为了天朝,前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凤舞文学网--->

    红大学兵军突然出现在江都城东,二十几门轻便迫击炮带掷弹筒把准确的炮弹送上城墙。--凤-舞-文-学-网--

    “为了天朝,前进!”随着李侍贤的一声令下,军号震天,二大队的学兵架起云梯扑向城头。

    一排手榴弹丢上城头之后,一个个矫健的影飞上云梯,窜上城头。一切都是那么的娴熟自如又不容质疑。

    “你们是天朝的精英,是未来的希望,在你们的面前,永远都是叫敌人发抖,没有任何敌人能阻挡住你们的脚步!为了天朝,迈开你们的坚实的步伐,前进,永远向前进!”安王的话随时在红大学兵的脑海里翻腾,流淌在了他们的血液里。只要还一息尚存,他们的面前就不会有敌人的存在。

    面对这种无畏的军队,任何敌人都是草芥。

    眨眼之间,城头站上了红大的学兵,短暂的拼杀之后,城门大开。

    “为了天朝,前进!”陈廷香一马当先,挥舞着月光和火光影下闪着耀眼光芒的马刀,冲进城门。他的后,是平端着枪刺,发出同样呐喊的一大队学兵们。

    瞿腾龙刚赶到东门,就遇上了这罕见的一幕。

    号声,“为了天朝,前进!”的呐喊声震耳聋,东城的守军在潮水般涌入的红军驱赶下,就如同纷乱的羊群,又象是受了惊的兔子们,四下里乱窜。

    “冲上去,粘住他们!”瞿腾龙大叫一声,随即舞动手里足有半尺宽刀面的偃月刀,直奔当先的马上军官扑去。

    哗……一排枪声之后,尽管瞿腾龙后的彪营被打倒一片,可是他照样头也没回。眼看着两马相交,瞿腾龙拼足了全的气力,将手里的大刀迎头砍了过去。

    对面的陈廷香子一侧,闪过对手疯狂的一刀。就在两马错蹬的一瞬间,他手中的马刀狠狠地一摆,同时愤怒地暴喝一声,“老匹夫,看刀!”

    “啊!”瞿腾龙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一,背上撕心裂肺的一阵巨痛。--凤-舞-文-学-网--

    没容他再做第二反应,兜回马的陈廷香再次挥起手里冰冷、滴着鲜血的马刀,“下去!”这一刀,直砍进瞿腾龙的半个脖子。

    瞿腾龙脑袋当啷着,顺从地栽下马去……

    陈廷香后,一大队的学兵们和冲近前的清军短兵相接。枪声,喊杀声此起彼伏。

    陈仕保一枪刺倒迎面扑上来的清兵,迅速拔出枪刺,又迎上去下一个嘴里不知道还在乱叫些什么的清妖军官。这个在扬州被百姓所称颂的前安抚使,在战场上同样是把好手。

    现在,作为一个一直冲杀在前的学兵,在他的枪下到底已经倒下了多少个清妖,他是记不得了。他的前上下都是血,至于那中间是不是还有自己的,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一样,手中的枪刺开始变弯了。

    “呼!”面对清妖劈头而下的腰刀,陈仕保闪也不闪,横起枪向上就是一搪,跟着侧面一跨步,双手紧握枪管,抡起枪托砸向对手。

    清军军官惨叫一声,脑瓜子开了花。

    陈仕保没时间看他的战果,一纵又跳到左面,他来不及去抽出肋下的佩刀,再次抡动枪托,砸向一个正企图由背后偷袭与当面清妖拼杀的钟芳礼。清兵的脑袋再度开花,陈仕保手里就只剩下了半截的枪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右肋一凉。“扑!”一把清妖的长矛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肋下。

    “混蛋!”陈仕保大叫一声,丢下半截的枪,死死抓住对手的矛杆,争夺起来。

    “碰!”随着一声枪响,清兵的手松开了。另一侧的石镇伦冲了过来,几乎是抵着清兵的体开了这一枪。

    陈仕保一咬牙,用力拔出矛尖,冲着石镇伦笑了笑。

    “没事吧?”石镇伦上前扶住摇晃着的陈仕保,掏出上的救急包,堵住他不断向外涌流着鲜血的伤口,“下去,后面的大夫就上来了。”

    “这算啥。”陈仕保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抽出肋下的佩刀,撑住体,惨白的脸上露着轻松的笑,“别管我,去杀妖,这股清妖就要垮了。”

    “你要小心。”石镇伦点了点头,端枪冲了上去。

    陈仕保跟在后面,坚持走了两步,双腿一软,终于倒了下去。朦胧中,他听到大队的同伴在他的边儿冲过,滚滚向前。他还听到那动人心魄,曾经给他凭添过无数的力量,此时,却又似乎在渐渐远去的军号声。

    “为了天朝,前进!”他的左手死抠着地面,右手紧握着战刀,嘴里发出着呼唤。现在,这个发自肺腑的最强音,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他最后的一滴血流撒在了大地上,他的灵魂永远伴随着天朝。

    李侍贤、陈廷香带领的学兵军剿杀尽瞿腾龙这股顽强的清军,江都再难找到真正的抵抗力量。潘起亮、刘明远在打破城北两个清军营垒之后,更是一鼓作气拿下北门。而运河畔的几座清军大营也早已在教导旅主力和红二十军的沉重打击下纷纷瓦解。

    托明阿再无路可逃,在城西残余清军的裹胁下,被迫向无敌的天朝红军投降。

    剿灭面前的江北大营,对林海丰来讲,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喜讯。如果想打它,他早把江北大营平掉了。满清现在就象是个有着巨人般躯体的穷汉,根本没有足够的财政来源支持他们把这场战争旷持久地打下去。而林海丰的目的却就是要叫他们雪上加霜,伤口里撒盐。他要迫得满清这个小朝廷穷困潦倒到极点。百姓的心里有一杆秤,眼睛更是雪亮,在中国的大地上,只有红色天朝才能拯救万民,这就是林海丰要给天下所有人上的一课。

    按照他的计划,解除扬州当面的威胁后,将以红大学生军为主力,在数万农军的配合下,北上经略盐城、淮安,控制苏北大部地区,尤其是产盐地带。西面,他要以教导旅和红二十军乘胜拿下天长,之后奔袭定远、凤阳,威胁已经在庐州、滁州、六安方向全面展开的清军后方供给线。

    黄河的大改道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他要利用清军的补给困难,首先在淮河两岸寻机歼灭几个忠义救的主力,然后把那些杂牌清军大部消灭在淮河以南,并把张乐行的皖省自卫军经过补充后再度派回淮北。没有了从前的黄河阻挡的自卫军,就可以把淮北和鲁西南的广大地域变为游击区。

    现在,胡以晃的紧急密报,却一下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如果不是这份密报的到来,林海丰还真一时忘记了这薛之元哥俩。这是两个天朝史上数得上的叛逆,他们的叛变一定是和滁州的李昭寿密不可分。

    林海丰死死的盯了半天的地图,抬起头来看看一征尘的潭绍光和潘起亮,“李秀成已经去了天长前线,原本是要你们做下休整的,现在,我们的敌人却不给我们这种时间。我命令你们,马上赶赴,不管薛之武是不是已经叛乱,都给我先擒拿下来算。之后就由你们暂时驻守休整,等待下一步的安排。”

    “下,浦口薛之元是薛之武的亲哥哥,浦口怎么办?”李侍贤担心地问到。

    “是啊,下,不妨我们另外再把特务营和一个团派到浦口去,对付薛之元足够了。”潭绍光望着安王,自信地说到。

    “不,我要留着他,留着他,也包括滁州,以后还有戏好唱哩。”林海丰笑了笑,又看看李侍贤,“我把镇江的重炮营拨给你一个连,你们的原定计划不变,继续向北打。”

    说着,他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记住,我给你的可都是红军的希望啊,陈仕保他们这些英雄都是金不换,不能都给我拼光了啊!”

    “下……”李侍贤脸上一红。

    “不要说了,我知道,战场上难免会有牺牲。红大学兵军都是好样的,无论死去的,还是活着的,都无愧于英雄的称号。”林海丰叹了口气,他走到窗子前,深深呼吸了下迎面扑来的潮湿空气,“我就是心疼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