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殿下放心,有我红十八师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凤舞文学网--->

    红军教导旅一路长驱直入,第三天的凌晨,刘明远的特务营和吴如孝一团就已经分别出现在泰州的向。--凤-舞-文-学-网--

    这一切显然都是来的太快了,快到沿途即使打算奔进泰州发出警报的满清散兵游勇,也都没有跑过教导旅的铁骑。至于泰州本来已经不多的守军,那就更没有任何的防备了。

    不用大炮,不用长梯,只是一堆炸药包送上去,还被黎明前的黑暗所遮掩的泰州城门,就在巨响之中轰然洞开,响彻云霄的冲锋号刹时粉碎了所有人安逸的梦乡。

    琦善老了,睡的也自然很轻,两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一响起,他就象被蝎子蛰了似的猛然从塌上坐起,再听到那惊心动魄的凄厉号音,不用问,他就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这是长毛的死硬人马红军居然神兵天降般的来到了泰州,他早听过那些有关红军的传言,也在扬州城下粗略地领教过。只有这种人马才不愿意擂什么战鼓,而是偏偏喜好这刺耳的号角。

    真实莫名其妙,这些人马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是扬州出动的,可江都怎么没有受到打击,也没有任何的消息送过来呢?琦善手捂着心口,感觉忽然气息短促,心脏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一般。

    “大帅,长毛破城了!”这个时候才冲进来的戈什哈显然是比琦善醒来的还要晚,他奔到琦善的面前,脸色惨白,两颊奔淌的汗水一点儿都没体现出这一清早难得的凉爽。

    戈什哈也就刚刚喊完了这句话,紧跟着木呆呆地怔住了,眼睛里放着疑惑和惊恐的目光。他看到大帅双手死揪着心口的睡衣,子在一的动,打嗓子里发出喔喔的哀鸣,很快,大帅又一晃,仰面倒在了上,两腿了几下,渐渐地变的安静了。

    “大……大帅……”戈什哈捂着嘴,上前轻轻碰了碰琦善。

    琦善死了,说是病的也好,吓的也好,就这么的死去了,留下的是千载的骂名。不过,正象他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他的大清王朝开始的种种卖国行径,多少还是给他遮了点儿羞。

    潭绍光进了泰州,这次他终于可以下令叫疲劳的将士们好好地喘口气了。按照预定的部署,他提前一天就完成整个的计划,教导旅不必再和谁赛跑了,也不怕胜利的消息传到任何的地方去。--凤-舞-文-学-网--当然,他还要派出一只部队捎带脚拿下姜堰,为红大学兵军由如皋攻击海安提供掩护。

    如皋、姜堰、海安和泰州的形大致类似,却又不尽相同。这三县对于当地的满清官员来说,相对于泰州还都是平静的大后方,除了那没完没了下乡征粮,再就是变着法的讨税,以供养永远也没有满足的江北大营军用之外,似乎再没有什么其它的事务。而且,在泰州,至少还有个三百人左右的绿营兵驻守着,在这些地方,除去一些和地痞无赖类似的团练外,要说是兵的,那也就只能算是县衙或是官府里面的差役了。

    红大学生军不象教导旅还有马可乘,他们完全是凭借着两条腿,离开通州强行军百来里后,又连夜轻取了如皋,不仅保障着教导旅右翼的安全,还为随后将至的大批后方勤务供应人员打开了通道。

    经过休整,陈廷香带着一大队做为前锋,又于教导旅攻克泰州的同时进抵海安城下。

    一大队的学兵完全都是天军中师以上的将领,曾经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大将军。现在,他们只是普通的士兵。就和往常的训练一样,在已经警醒的清军面前,他们按部就班地进行火力压制,奋不顾地冲上去安放炸药,伴随着炸药的轰鸣和冲锋号声,他们端着上了雪亮枪刺的步枪,呐喊着冲进城去。

    而紧随在他们后面的,才是比他们从前职别更低的学兵们。

    林海丰在扬州对东路战场的形势发展很满意。由于通讯的问题,他暂时尽管还没有得到东路具体的况,可从当面敌人的紧张调动来看,他已经得出了结论,东路比预想的进展要顺利,泰州显然已经被控制。为了防止天军的背后打击,清军正加强江都防御。当然,这还不够,还要更大的威胁和调动当面的敌人,叫他们兵力更加分散。

    这招棋就是西面待机的胡以晃和林启荣。

    林启荣率先发难,天军出围攻天长。这一下,不仅是对江北大营的托明阿,就是对胜保和米流欣也是大出意外。

    胜保此时正沉浸在由于李昭寿的即将投降所带来的欢喜中,有了滁州、浦口、的不战而降,扬州和庐州间的陆上联系将会被完全切断,还可以抄了庐州守军的后路。为此,除去攻打庐州外围各要塞的人马外,他已经另外把部分人马集中于定远城内及滁州以东地域,就等着李昭寿一献城,则马上杀向巢湖,对庐州再次形成包围的态势。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这种时候的守军会杀向天长。这一招可是太狠了,天长一旦丢失,江北大营的琦善难受不说,自己的后背也随时都会受到威胁。莫非是李昭寿在使用诈降计?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怕不是又要采用对付当年的何桂珍的方法来对付自己吧?

    胜保想不明白,他只好一面派人去申斥李昭寿违背了献城前先坐山观虎斗的约定,一面抽调正开始投入剿灭八斗岭还在死命抵抗的长毛守军的人马,紧急增援天长。

    托明阿在得知天长被围之后,嘴角儿的燎泡当时就起来了。泰州失守,钦差大人琦善殉难,就叫他头疼的不得了,如今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打天长,这简直比直接攻打自己的右翼营垒还难受。天长要是再丢了,那么背后是水,另外三面却都是敌人,江北大营完全成了对手的盘中餐了。

    救啊,还要救!三万兵马,一部已经去了江都,再派出这部分人去天长,大营里兵马不足两万了,一旦扬州的长毛再有动作可怎么办?但愿胜保大人的人马也能及时救援天长,这样,解除了来自天长的威胁后,派出去的人马还可以及时的返回来。托明阿想的很是周全。

    要说起来,林海丰对托明阿还是蛮够意思的。托明阿的右营已经有人马奔向天长了,整整一个白天过去了,林海丰还是没有急于动手,甚至托明阿急急忙忙跑了趟江都安排下防务,再返回大营的时候,还为自己过于高估了对手感到汗颜呢。

    天长那边儿双方已经交上了手,这些长毛也真是够厉害的了,一夜之间居然就构筑起了十几个营垒,叫自己派出去的援兵到了就要攻坚,战局可想而知了,又是一个胶着。不过,胜保的援军也在陆续地开往天长,这总是个好消息了,托明阿暗暗松了口气,甚至还有些庆幸。

    随着头下山了,提前吃过晚饭的天军各部也开始整装出发了。

    林海丰站在城门口,看着一队队红十八师的将士们雄赳赳、气昂昂地由边儿走过,他握着吴定彩的手,又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着,“上次试打江北大营你们没参战,听说不少人私下抱怨我。这次机会来了,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还是会上的那句话,要发扬教导旅的钢刀作风,猛打猛冲,彻底分割清军的大营,为逐个歼灭创造条件。”

    “放心吧,下,有我红十八师在,清妖的大营就不会再存在!”吴定彩一腰板儿,脸上满是得意的笑。他原本是教导旅四团的团长,红五军组建,他的四团全部编入了红五军的序列,并以四团为主,扩编成了红五军唯一的全部新式装备的红十八师。在他心里,四千人的一个师,如果要完不成下交给的首先将清军分割为两半的任务,那他这个师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好,好,要有这种勇气。”林海丰笑了笑,转又看看李秀成,“现在你是前敌总指挥,我就当个甩仗,和出发前一样,我在后面再给你们一场准备绝对丰盛的庆功宴,明天早上,随着太阳的升起,江北大营将永远成为历史。”

    和已经饱餐完的天军不一样,江北大营的官兵还在等待开饭。大小营垒烟火袅袅,饭香四溢。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粮草的供应似乎总是不及时,官兵的常定额在削减。马少吃点儿还好说,总是不会说话的东西。可这人要是吃少那么一点点,也会觉得饿,怨言自然就少不了,每到开饭之前的等待阶段,那些普通的兵勇们眼睛发直,鼻子不停地,嗓子眼儿好象有一只小手在向外伸。当然,嘴里骂爹骂娘的牢也会更多。

    托明阿的饭桌上摆放好了酒,也在等着菜肴上来。对于粮秣一时的紧张,他暂时也还不明白就里,总觉得也许是前阵子雨水太多了,运送粮草的迟误个几天也是常事儿。他能做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四外自筹度过粮荒。他不是不愁,要知道,兵不可一无粮。可是,说到筹粮,那也难啊,以前难,现在就更难了,钦差大人不是跑到泰州养病带筹粮,粮食没筹到,把命也搭上了。说来说去,还是摊上了个倒霉的地方,这个苏北,简直就是兔子都不拉屎的鬼地方。

    他们还不知道,就是这样一顿最后的晚餐,他们也注定已经是吃不成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