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唉,你们这些大男人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凤舞文学网--->

    去年,恭亲王福晋得了种奇怪的病,小腹上生了个黄豆大的脓包,脓包破裂后,居然开始不断地向外流着浓水儿。--凤-舞-文-学-网--遍访京城的名医,也劳伤了太医院的御医们,这个黄豆大的创口就是不愈合。可巧,当万般无奈的恭亲王府差人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来同仁堂求个什么灵丹妙药的时候,大查柜张祖光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媳妇儿杨晓丽。

    这个张祖光原籍青岛,祖上也是以药剂为业。道光十一年(一八三一年)开始,当同仁堂的第十代传人乐平泉为了收回当时仍由外姓人经营的祖业,而兴办“广仁堂”药室的时候,仅有十来岁的张祖光就进了“广仁堂”做学徒。风风雨雨二十年,他亲眼见到同仁堂在乐平泉手中开始中兴,他自己也由一个普通的学徒,变成了大查柜。

    他成了家,媳妇儿杨晓丽刚巧是随同家人来京城谋生的胶东人。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闲在家里的媳妇儿呢?

    原来,如果不是受到家乡大地主的倾轧,拥有几晌祖上留下来的土地的杨晓丽一家本是个殷实的富户。可是,越来越激烈的土地兼并,最终叫以诚实待人的杨家失去了这一切。如果不是遇上了张祖光,京城谋生已经陷于困顿的父母,几乎就要将她卖到富人家做童养媳去了。

    杨晓丽毕竟做过几年的大家闺秀,也读了些书,可算是心灵手巧。当年,她的母亲得过类似恭亲王福晋的这种病,她曾亲眼见到那个家乡驰名远近,传说曾经可以用柳条为断了腿的人接骨的姜神医,仅以一根形同半根儿银筷子长短的针,在母亲的病患周围圈圈点点,再敷以膏药,几天的工夫,那被姜神医叫做“瘘”,似乎永远就封合不上的创口就结了疤。--凤-舞-文-学-网--也许是因为神奇,也许是心有灵犀,这个场面她一直难以忘记。结婚后,她自然也是在丈夫的面前多次的提及,“我敢打赌,兴许我就用头上的这根银簪子,也可以治好类似的病患。”她不止一次的这样说。

    天下之大,无奇不巧,偏偏真的就出了这种事儿。有关姜神医的传说,张祖光也早有耳闻,对媳妇儿的话,他三思后也颇有同感。于是,在征询了掌柜乐平泉之后,他极力撺弄媳妇儿一试,一旦能成,靠上了恭亲王这棵大树,对同仁堂的后发展有益。

    杨晓丽上还真有着山东人的那中倔强,竟不考虑那病人是个福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福晋,那可是天下第一王的福晋。她去了,果然,利用她头上的银簪子,再辅以张祖光选用的麝香解毒膏,恭亲王福晋的病好了。奇了!就这么的,一来二去,杨晓丽成了恭亲王福晋的座上宾。

    现在,一见恭亲王爷回来了,她见过礼后,随即告辞。奕山的夫人一直在为自己的丈夫捏着一把汗,就等着王爷从宫中带信儿回来呢,这些人谈的都是些大事儿,她不愿意在人家面前碍眼。

    奕忻很欣赏这个看上去颇有些憨厚的妇人,治好了福晋的病不说,还硬是不要酬谢,“小妇人不是大夫,只是一时的蒙蒙而已,天幸福晋命好,叫小妇人露了这个脸。这都是王爷和福晋的造化。”这个天下,民间真是藏龙卧虎,和太医院的那些名流们比,更多了几番的清雅。

    “张夫人,回去告诉你家张大查柜,又是好些子没在一起喝酒了,忙过这阵子一定要请他。”奕忻呵呵地笑着。

    “还说呢,人家张查柜两口子可是总记挂着您呢,这不,定时的又把虎骨酒给王爷送来了。”恭亲王福晋指指一边儿访放着的一瓶虎骨酒,嗔怪着,“我还说呢,王爷年纪轻轻的,又没什么寒腿症儿,省了这个吧,可人家就是不同意,说喝了总是没坏处,比和别的酒好。还说,这叫有备无患。”

    “看福晋说的,眼下是深秋了,咱这北京的秋天风寒,子也和地里的粮食一样,平时不侍弄好了,到老了还了得吗。再说,如今又是兵荒马乱的,保不齐王爷还要骑马带兵,驰骋疆场呢,总是要注意的好。俺们小户人家,也拿不出什么好的东西,几瓶酒嘛总还是小事。王爷为国,为百姓劳,这也值得福晋挂在嘴边儿?只要咱大清的天下早早的安定下来,大家都平平安安的过上舒心的子,就好了。”杨晓丽认真地说着,随即又婉尔一笑,“哎哟,看看我,一来话就多,赶紧走了,不要误了王爷的大事。”

    奕忻哈哈地笑了,“张夫人的话本王还是很喜欢听的。”

    照例,恭王府的大管家亲自将杨晓丽送到大门外,用王府的一乘小轿,再把她送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一进门,张祖光似乎早就在等她多时了。

    “柜上的事不多吗?”杨晓丽奇怪地看看丈夫,头还没落山呢。

    “多啊,不过我刚刚回来,一会儿还要出去。”张祖光笑了笑,“柜上要采购一批麝香,钱一时不凑手,我准备和安琪尔商行借些。这不,顺便回来和你打个招呼,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奇怪呢,你哪来的这么清闲。”杨晓丽知道,丈夫和年初才兴建的这个安琪尔商行的两个掌柜范文瑞、薛江走的很近。听说这个安琪尔商行总店在上海的租界里,实力大的很。这不,才来北京没多久,他们经营的“大金龙”牌子的纸烟竟闹的铺天盖地,左手架鸟笼子,右手夹纸烟,已经成了那些八旗子弟的时尚。

    “又去看恭王福晋了?”张祖光很随意地问到,“唉,眼下局势不好,他们一定也烦心的事多。”

    “可不,”杨晓丽叠好脱下的外衣,眉头动了动,“那个什么黑龙江将军奕山和洋人签了个什么条约,哦,是瑷珲条约,划了好些的地方给洋人,说是那样洋人就会亲自出兵,大清也就保住了。不过,奕山好象又是自作主张,对了,还把旅顺答应租借给洋人了。这下,他的夫人可坐不住了,生怕受到皇上的处治,求恭王给说呢。我看,皇上定然轻饶不了他。”

    “是啊,不过,那些事不关咱们的事儿,不要对外言语,免得生祸灾。朝廷的事,是不能胡乱说的。”张祖光认真地提醒着。

    “把国家都卖了也不关咱们的事吗?”杨晓丽翻愣了丈夫一眼,接着又笑了笑,“说的也是呢,咱一个老百姓,还是把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聪明!”张祖光一挑大拇指,“哎,恭王爷体最近如何?”

    “精神气好着呢,”杨晓丽一笑,“王爷还说呢,忙过这阵子要请你去王府喝酒呢。”

    “那就好,那就好。”张祖光也笑了。

    “哼,一听人家请喝酒就乐。唉,你们这些大男人啊。”杨晓丽撇了撇嘴儿,又摇了摇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