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九五章扫荡日本岛之“扫尘计划”(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 )    第五九五章扫rì本岛之“扫尘计划”(五)

    第一件事,当李章濂的登陆大军开始向着对马岛的腹地进的时候,沿途的道路之上,两旁满眼都是涌出家门前来跪地迎接的对马百姓。而这些各个都是骨瘦如柴的百姓们,嘴里所发出的,又都是虽然不很标准,却还能够令朝军的将士们听得出来的一句汉话,“天朝万岁!”

    第二件事,当朝鲜的海军舰队以犁地般的凶狠炮火,为登陆大军清扫一切可能存在的障碍的时候,对马岛上,那位早已万念俱灰的宗义达藩主,在走投无路之下,已经开始在做着投降的准备。

    朝军成功登陆的消息一传来,宗义达立即以紧急商议军为由,将那位虽然总领着对马的海陆军,却是跟德川幕府穿定了一条裤子的胜井五八郎,诳进藩府并乱刀砍死。

    之后,宗义达就通令全藩各sè人等立即放弃一切形式的抵抗,向天朝投降。

    向天朝投降?没错,因为在宗义达的心里,始终都在这样认为,朝鲜与太平天国本就都是一家人。更何况,倘若没有太平天国这个宗主国作为靠山,朝鲜人又哪里会敢跑到他们这里来称雄扬威。

    对于对马岛上所发生的一切最新变化,无论是就守在李章濂边的潘起亮,还是坐镇在后方陪伴着李昰应的陆顺德,都能在第一时间彻底掌握。

    正是由于有了陆顺德和潘起亮的全力阻挡,对马岛才最终得以免遭血洗。

    四月二十rì下午三时,宗义达代表对马岛的全体军民,在对马岛永远脱离rì本,并永远成为朝鲜属岛的协议书上签字。

    很有意思的是,以往从对马岛方面即便是传回个什么再重要的报或者是再重要信息来,中间若是没个半月一月的,在江户的德川幕府也休想能够收到。

    可这一回很特别,宗义达已经在四月二十rì跟朝鲜方面签下了“卖国”协议,这个带有巨大轰动效应的消息,在仅仅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就迅速传遍了马关。

    而五天后,接力的快马又把这个惊天的消息带进了江户城内。

    对马藩所作出的这种“丢尽了大rì本的颜面”,又更是“令人所不齿的严重卖国行为”,不仅叫德川家茂又恨又惊又恼,还使得他忍不住也得在他的那位曾经是无所不能的总顾问鲍林阁下面前,跳着脚地耍起了好一通的疯狂。

    娘的,如果不是受了你们花言巧语的哄骗,如果不是你们拍顿足地保我们这个保我们那个,我们难道会吃饱了撑的,非要去朝鲜捋太平天国的虎须?

    可你们的什么大英帝国现在怎么了?哑巴了,还是软瘫了?莫不成你们倒还真想撒手就不管了?别惹毛了老子,惹毛了老子,老子也他娘的一头扎到太平天国这个娘的怀里去吃nǎi……

    面对着德川家茂这种已近半疯半癫似的责骂,如今的鲍林先生,也是一肚子的苦水无处去倒。

    自从rì本驻朝派遣军去年全军都覆没在了朝鲜半岛上之后,无论是德川幕府的文武大员,还是鲍林先生所主持的这个大英帝国驻rì本的总顾问团,都对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的rì本本岛遭受攻击而提心吊胆。

    更为严重的是,当德川幕府的文武大员们再认真而仔细地全面研究过本岛的防御态势之后,多数的大员们竟然都最终确保rì本本岛不受侵害,根本就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

    鲍林先生当然还是能够理解这些丧失了信心之人的。

    由于没有了鲸海的制海权,rì本岛整整一个漫长的侧面,都会随时暴露在太平天国人(朝鲜人已被鲍林及德川幕府归为了太平天国人之列)的打击之下。换言之,只要太平天国人高兴,他们就可以zì yóu选择任何一处,来作为他们“侵占”整个rì本岛的前进基地。

    为此,鲍林先生曾于一八六九年八月至九月的这两个月内,不下十余地地接连致电伦敦的帝国zhèng fǔ,一再提醒他的帝国zhèng fǔ务必注意一点,作为钉在太平天国zhèng fǔ边儿的一颗铁钉子的rì本的存在,不管是对帝国正在四处进行的作战,还是对帝国当前以及以后总体战略,都具有着重大的,不可忽视的作用。

    而为了能够保证rì本继续存在下去,帝国zhèng fǔ就必须要在继续向rì本方面加大经济援助的同时,好得切实做好军事方面的援助,而军事援助的重点,则是务必应于近几个月之内,以强大的帝国皇家海军力量,直接帮助rì本重新夺回“rì本海(也就是鲸海)”的制海权。

    但直到去年的十月底,伦敦的帝国zhèng fǔ方面才终于告诉他这样一个实,本是用于直接支持rì本对太平天国作战的帝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早就于数个月前覆没在了太平天国人的手中。

    而眼下,无论是帝国的海峡殖民地,还是北美方向,帝国的陆海军都在遭受着来自太平天国人的全面攻击。甭管是帝国皇家海军的印度洋舰队也好,还是太平洋舰队也罢,暂时都已难以抽调力量去顾及rì本方面的事

    说到底,伦敦的帝国首脑们还是指望着他鲍林阁下,能够继续用他的那张铁嘴来稳定rì本方面的军心和民心,并坚持到底,以迎接未来的那辉煌的胜利。

    最终等来了伦敦的这样一种极其令人沮丧的回复的鲍林先生,在愁苦了一阵子之后,也就只能重新再硬起一张鸭子嘴,隐瞒起帝国的那些汗颜事儿,转而在德川幕府的文武大员们中间唱起rì本所拥有的种种优势,以及太平天国人未必就敢直接对rì本本岛下手之类的新调子。

    仿佛是心有灵犀,又仿佛就是为了给这位鲍林先生增加一些佐证,在一八六九年十一月底,李昰应的朝鲜已能完全自主的声明,以及太平天国zhèng fǔ宣布在三到六个月之内撤出全部在朝鲜的驻军和志愿人员的新闻,居然也被一起传到了江户。尽管得知这两条大新闻的时间,要比这两条大新闻的真正面世的时间迟了已有月余,但还是极大地提振了德川幕府文武大员们的jīng神气儿。

    此后的rì子里,rì本上下很是过了一阵子祥和舒心的生活,直到对马岛丢失。

    而丢失了对马岛的现在,鲍林先生也变得束手无策了。

    但再束手无策,鲍林先生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这不过仅仅只是朝鲜人自己所采取的行动而已,”在德川家茂的那阵疯癫彻底玩过了之后,鲍林以一种很是肚子里有根棍儿的姿态微微一笑,再不紧不慢地说着,“为了避免与太平天国人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同时也绝不给太平天国人以任何可以介入进来口实,尽管我们不能在海上对朝鲜人可能发生的进攻进行预先的拦截,但只要我们做好可能会引来朝鲜人登陆之各处的陆上防御,朝鲜人……哼哼……难道大将军阁下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吗?”

    德川家茂又担心的。

    同样,鸭子嘴的鲍林先生自己,也有担心之处。

    而鲍林先生的这个担心,其实与德川家茂还同是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