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六八章“暖流行动”(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兰色幽香 书名:太平天国
    第五六八章“暖流行动”(七)

    根据太平天国工农红军所颁布的步兵训练大纲,队列、击、刺杀、技击、越野等技战术,是所有红军陆军部队将士们的必修课。

    一说到队列训练,估计某些人就会嗤之以鼻,在这某些人看来,即便你就是把队列走的再整齐,再漂亮,也肯定不会把你的敌人走倒。

    可一支钢铁般的军队到底是怎样练成的?首先,这支军队的所有成员都必须要具备高度的组织和纪律,队列训练的目的,恰恰就在于此。

    毕竟军营不是用来开“派对”的大娱乐场,在这里,需要的都是一切行动听从指挥的铁血将士,而不是整天只会唧唧歪歪,懒散成的少爷和公主。

    也千万别以为穿上了一的军装你就真的成了一个兵了,严格的队列训练,才是把你从一个普通百姓向一个合格的军人的转变之中,所迈出的第一步。

    作为一支已经由冷兵器完全进入到了兵器时代的军队,太平天国工农红军的各部队、各兵种,从上到下都对击训练拥有着近乎是疯狂的衷。

    就连为国防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林海丰元帅,每年铁定也得拿出一定的时间,与红军各总部、各大军种机关的将军们一起,参加秋两次的“法定的”击训练,并必须接受实弹击的考核。

    如果在实弹击的考核中,有人的成绩达不到合格的标准,除去必须要“荣登”《工农红军报》考核不达标的榜单之外,还将因此而被“罚俸”半月,而所得款项则统一进入了一个账户——红军优秀士兵奖励基金。

    既然总部机关的将帅们都拿自己开了刀,下面各部队的将领们自然不甘落后,即便是再忙,击训练也必须去参加,实弹考核一旦被“烤糊”,就是硬装,也得做出一副很心甘愿的样子,将自己半个月的薪水,统筹进红军优秀士兵奖励基金里去。同时还得把自己的深刻自我批评,通过各部队自己的宣传刊物,呈现在下属官兵们的面前。

    当然,能够享受到“罚俸”和“通报”这两种同时处罚的人,还仅仅局限于军级以上各机关的将领们。若是再从师级往下,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

    红军各部对于师级以下军官们的考核,尤其是各师旅团营连排级的主官们,实施的是击考核的一票否决制,是要击考核这一项不达标,立马你就得“卷铺盖卷儿走人”,降级一等。

    其实,在经历过了无数的血雨腥风的红军各级将领中,“有几把刷子”的人那是大有人在,比如陈玉成、陈廷香、谭绍光等人,那都是曾经叱咤风云的神枪手。只要他们没有被长期的和平生活所腐蚀、所麻痹,只要他们始终能继续地保持着战争年代所具有的优良传统,一个小小的实弹击考核,根本不可能会打倒他们。

    而事实也证明,虽然林海丰参加训练的积极相当地高,军阶也很耀眼,见过枪的时间也又他的那些战友们长了许多,但毕竟专门抄家伙的机会还是太少,于是,在“奖励条例”初颁的头几年,做过的检讨和接到的罚单,林海丰元帅居然也是高居榜首。

    不过,甭管是之后已就任国防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林凤祥,以及李秀成和黄再兴等人,抄起枪来那可绝对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一八六零年,在太平天国工农红军举行的首次大比武中,作为工农红军总参谋长的黄再兴力压群雄,荣获了手枪比赛的一等奖。而国防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林凤祥,竟然也能在步枪击赛中表现不俗。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各级军官们既然都能如此地以作则,全军的训练潮那是如同火上浇油,越烧越旺。

    在各部五公里,乃至十公里的武装大越野行列中,经常会出现不肯落下一步的,同样是全副武装的军师级将领。

    在刺杀和技击的训练场上,同样能看到与生龙活虎的年轻士兵们呼呼拼杀或“殊死”搏斗成一团的红军的各级指挥员们。

    提到刺杀和技击这两项训练科目,在红军的各部队,尤其是陆军及海军陆战队之中,那是与击有着同样的衷。

    “武术”一词诞生的年代虽然已经很久远,但在眼下的太平天国,却很少能看到这个字眼儿。

    当初在主持制定红军训练大纲的过程中,李秀成曾经提议将有关近搏的训练科目,也正式命名为很有文雅味道的“武术”。对于李秀成的这个提议,早已对“武术”一词熟得透透了的林海丰和郑南,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异议。

    不过,这个提议却遭到了石达开、林凤祥、苏三娘,以及黄再兴、洪宣等一班子红军将帅的一致反对。

    理由很简单,“武术”,稍微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会被误听为是“舞术”。作为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近搏击之术,怎么能与舞蹈之术混为一谈,又何谈发扬光大。

    于是,“技击”一词最终入选训练大纲。

    当然,在若干年后,“武术”一词还是得以风靡海内外。原因是由于文化宣传领域的大繁荣,小说、电影界都有一大批描写武侠类的文艺作品开始相继问世,为了更多地吸引读者和观众的眼球儿,“武术”不仅终于荣登大雅之堂,还被某些文化人天马行空地进行了大胆的神话,什么五大门派,什么江湖仇怨,什么侠女缘等等子虚乌有之类,也统统地一并得以出炉,很是忽悠了相当一大批海内外的“有志之士”。

    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那同时也是由于后来的太平天国政府,出于占领海外文艺市场的总体目的。

    不管是在欧美还是拉非,不管是信仰基督耶稣还是忠诚于真主佛爷,中国版本的武侠小说无处不在,成了世界各地、各阶层人士的必读之物。

    而首次将活动的人物搬上了银幕的太平天国人,不仅用“折磨”的世界人民茶饭不思,万人空巷挤影院,还把“电影(dianying)”一词输进了各个语系的大辞典之内。

    到了一**一年,始终领先着世界电影新潮流的太平天国人,更是以一部武侠力作《千古少林》,将武侠文化推上了极致。

    在那之后,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你就总会看到像是玩自由体,或是芭蕾舞般的练中国武术的人们,还是老少都有。

    !@#

重要声明:小说《太平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