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四章

    早晨五点不到,陶小桃设置的手机叫醒铃声还没响,她就醒了。--凤舞文学网--

    人要心里有事,到时候总会自然而然睡醒的。

    她伸手拿起头柜上的手机,取消了叫醒铃声的的设置,又看了一眼睡在旁又老又胖、一丝不挂的周富贵,起下了又宽又大

    她也是一丝不挂。

    这一夜她还是很扫兴。

    自从第一次和周富贵上之后,她就一直住在他的家里。

    但是,她那旺盛的的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满足。

    她是那种一天也离不开男人的“尤物”,周富贵又老又有老年人都会有的“机能”退化,自然不能满足她这个虎狼之年的“浪女”。

    她结过三次婚,又离了三次婚。

    十年前,她曾经和柳玉莹在一个酒店当迎宾小姐。

    她也有漂亮的脸蛋、苗条的段和天天挂在脸上的媚笑。

    那时,她就和无数的男人上过,并多次被时任公安局长的钱钟山接走过夜。

    后来她结了第一次婚,但不到一年丈夫就与她离了婚。

    原因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许自己的老婆是一辆是人买票就能上的“公共汽车”。

    几年后,她又与一个靠开小煤窑一夜爆发的半老光棍结了婚。婚后不久,由于第二任丈夫忙于开第二座小煤窑,每周只能回来一两次,她无法忍耐没有男人生活,就开始和酒店的两个厨师轮流鬼混,终于有一天被半夜突然回来的第二任丈夫捉。几天后,粗野的“窑主”带来一伙人将她暴打一顿,轰出了家门。

    事后她找到了钱钟山,此时的钱钟山刚“处理”完凌雪生孩子和她与孙平安两人的事,又刚包养了柳玉莹,无暇顾及她的事,就让被他“发配”到一个基层派出所当所长的孙平安去调解。几经周折,她得到一大笔钱后与第二任丈夫离婚了。--凤舞文学网--从此,她也就成了孙平安的妇。

    两年后,她又结了第三次婚,不到一年,第三任丈夫还是不得不与她离婚。

    原因还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许自己的老婆是一辆谁买票就能上的“公共汽车”。

    从此,她再也没有结婚,除了隔三差五地与孙平安交往,还成了一些到处“惹草沾花”的男人的妇。

    在此期间,她认识了本市“大名鼎鼎”的准黑社会帮派老大姚三泉,又成了他的妇。后来,姚三泉在带领他的手下人和另一伙准黑社会帮派为争地盘发生火并,打死了对方的人,正是她说动孙平安和钱钟山从中斡旋,孙平安和钱钟山在各得到一大笔钱后,将当时轰动一时的“黑帮火并案”大事化小,姚三泉被从轻判了五年的有期徒刑。

    陶小桃穿衣服的动静把周富贵惊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了一下他那边头柜上的手表,又看着正在穿衣服的陶小桃问道:“还不到五点,你这是......睡觉,睡觉......”

    说着一把将她搂了过来。

    她甩开他的大手说道:“你睡你的吧,我今天有事要办。”

    他揉揉惺忪的睡眼问道:“什么大不了的事,要大早晨五点去办?”

    她说道:“我一个朋友今天‘解放’,我和一些朋友约好去接他。”

    他接着问道:“是谁?”

    她诡秘的一笑:“一个旧相好。”

    他脸色一变坐了起来:“是那个姚三泉吧?他今天刑满释放?”

    她有些得意的说道:“是的,是又怎么样?”

    他脸色一变,忿忿地说道:“你这个人啊,不仅仅是个浪女,还是个恶女,你怎么还要和这些人渣搅到一起......难道你和他还要重温旧梦......”

    她把眼一瞪,用讥讽的腔调说道:“你得了吧,老鬼,还轮不到你吃醋!你以为你是好东西啊?你也是个大流氓!”

    他顿时哑语,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他也知道她是个一天也离不开男人的“尤物”,他太老了,满足不了她的。

    她突然想到什么,急忙转扑倒他上,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又变得“温顺”起来:“老头,好老头,你千万可别生气啊,我怎么能舍得你呢。”

    他知道她又有了花花道道,故意绷着脸说道:“你又想说什么?”

    她不停地边用着他肥胖的肚子边说道:“你听我说,泉哥手下有一大帮子小兄弟,你不是一直想把咱咖啡馆隔壁的茶楼撬下吗,泉哥出来了,这事正好让他带人去干。”

    他吃了一惊:能行?......”

    她得意的笑笑:“你放心,他们那些人干这一行‘门清”的很,你就请好吧。“

    他没有说话,眉头微微一皱陷入沉思。

    作为“杀人组织”的一方老大,他本来开咖啡馆是为了遮人耳目,自从他控制的三个杀手先后出了事,他的体也越来越差,就想着收山,从此靠经营咖啡馆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虽然龙叔临死前把黑子交给了他,但他从未让黑子再去杀人。他是个老光棍,他打算过一阵子收黑子为他义子,为他养老送终。

    但是,自从去年十月他的咖啡馆隔壁一家面积近一千平米、名叫“花开富贵”的豪华茶楼开业后,吸引走了大量的客人,咖啡馆的生意一落千丈,除了周末,很少再出现以前天天爆满的景象。因此,他好几次和她说过总有一天他要撬下隔壁的茶楼,一来除掉竞争对手,二来还可以扩大咖啡馆的规模。

    她又拍了一下他的肚子:“说话啊,老鬼!”

    他回手拍拍她的脸蛋说道:“好,我答应了,这事那个姚三泉要是办成了,我把你还给他。”

    她狠狠地拧了一下他的脸:“你这个混蛋,拿我当筹码!好了,你接着睡吧,我得收拾一下赶紧走......哦,今天你去咖啡馆当差吧,我们一大伙人要给泉哥接风。方便的话,今天我就给泉哥说这事,改天你可得专门摆上一桌和泉哥正式见面啊。”

    他想了一下说道:“可以,我看就今天晚上吧。”

    她立即回答道:“今晚可不行,今晚泉哥是我的。还明天再说吧,明天我给你打电话。你睡吧,做个好梦。”

    说着她又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离开他肥胖的体。

    几分钟后,穿着橘黄色毛领皮大衣的陶小桃走出周富贵在开发区另一个高档住宅小区一楼的家,来到外面车库前,她肩上挎着挎包,手里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提袋。

    她抬头看了看飘着片片雪花的天,用遥控器打开了车库的门。

    这时,一辆红色的本田跑车高速驶来,停在不远处的甬道旁。

    一个描眉画眼的浓妆女人推开跑车右侧的车门喊道:“嗨,姐,我接你来了,别开你的破车了。”

    她转望去,惊异地瞪大了眼睛:“么妹子,是你?......”

    么妹子催促道:“快啊,姐,快上车啊。”

    她走过去打量着跑车,惊叹道:“哇塞,bb字头的车牌,新车啊!丫头,快告诉姐,那来的?”

    么妹子跪秘的一笑:“保密。你快上车吧,别让大家等急了。”

    她转用遥控器关闭已经打开的车库门,又转坐进跑车笑骂道:“你这个妖女,又靠上哪个人物了?不会是孙平安吧?”

    么妹子再次诡秘的一笑:“还是保密!”

    说完她一踩油门,本田跑车高速的上了路。

    么妹子是即将刑满释放的姚三泉的妹妹,正是几个月之前经陶小桃介绍,她认识了孙平安,不久前又委于他,成了他又一个妇,只是目前还没有在“圈里”公开,任何人都还不知道。

    本田跑车就是孙平安刚送给她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鹿死谁手(又名:阳光下的对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