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文学网--->

    第七章

    吴了一走出市公安局的大楼,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就在他的脑子里翻腾起来,随着越来越剧烈的翻腾,条件反的引起了剧烈的呕吐。--凤-舞-文-学-网--

    本来黄副市长发布完电视讲话后,他们说好要一起去新开张的面食馆吃晚饭,由于钱钟山的突然被杀,他们没顾上吃饭就直接来到了市公安局。

    他不停地呕吐着,直到吐出苦苦的胆汁才算停止。

    此时已经是深夜,寂静的街道上一辆出租车也没有,他在结了冰的路面上连走带跑的直奔中心医院。

    来到医院的大门口,他犹豫了。

    他不敢想像现在的柳玉莹会是什么样子。

    他在医院大门口徘徊着,点燃一支烟狠狠的吸着,希望能梳理一下突然间即将崩溃的意识。

    此时,他的心是极其复杂的。

    自从在黄副市长和姓林的副秘书长第一次介绍他和柳玉莹认识,他立刻就被柳玉莹的美貌所吸引,立刻就认定她就应该是他的新娘。

    在男女交往的事上,他并不想柳玉莹认为的那样“不上道”。他有他的小九九。

    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他始终认为要想出人头地必须比城里人在某些方面有特别突出的表现,做出一些必要的牺牲。

    虽然他那个不许他说出姓名和份的亲戚给他指出了一条通向仕途的必由之路,在他有了一定成就后肯定还会给他巨大的支持和关注。

    当然,他可以花钱买个官,但是他没有钱,就是有钱,凭他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是想买,也是找不到门路的。于是,他按照那个在他大学毕业之前,就看好他会大有前途的亲戚的指点下,经过几年大西南山区磨练、小县城几年公务员的历练,终于“混”到了副市长的秘书的高位。

    他自认为跟着副市长再历练几年,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前程。

    他有在仕途上“混”的大学本科学历,又有基层工作的基础。

    他也有了野心。--凤舞文学网--

    首先,他觉得他该成个家了。

    与柳玉莹交往开始的几个月里,他还是处处的小心翼翼。

    柳玉莹是市府大院的一枝花,虽然已经过了花季年龄,但他也三十四岁了,按照现在的流行的说法,他们已经是“剩男剩女”了。

    自从与柳玉莹确定要走上婚姻的堂那一刻,他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混出”个模样。

    他嘴上虽然埋怨柳玉莹将婚礼的规模策划的太大,心里巴不得更大些。

    现在的人们都势利的很,他仔细盘算过,柳玉莹邀请一千人的亲朋好友,每人最少五百元的礼金就是五十万,加上他那个亲戚要在婚礼上正式公开他们的亲戚关系,他的朋友、同事、部下更是上千,又是至少五十万。他娶个媳妇收的礼真是一笔大数目。

    突然出现的变故,简直是晴天霹雳,他的一切一切瞬间将会化为无有。

    尤其是他认为是他的新娘的柳玉莹竟然钱钟山的二,这个既成事实他更是想都不敢想。

    又一阵呕吐,又有一股苦涩的胆汁被吐了出来。

    又经过十几分钟的思前想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绝不能娶柳玉莹为妻,必须和她终止一切关系。

    但是,黄副市长要他到医院来看护柳玉莹,他不能不来。

    他又点燃一支烟默默的吸着。

    一辆警车高速驶来,在他旁来了个急刹车。

    奉何百鸣之命负责看护吴了的刑警韩亚军跳下车。

    韩亚军和吴了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他进了这个城市的市局刑警支队当了一名刑警。

    韩亚军惊异的望着他的老同学:“吴了,你怎么还在这?怎么不进去?”

    认出是他的老同学,他很不自然的笑笑:“哦,是亚军啊,我抽支烟就进去。”

    说着他掐灭吸了一半的烟与韩亚军并肩走进医院的大门。

    韩亚军边走边说道:“我可是奉黄副市长之命专门来看护你的。”

    在市中心医院急救楼的重症监护室里,柳玉莹正在与死亡进行着最后的抗争。

    她有严重的先天低血糖病史,经过多年的治疗、调养,近一段时间很少再发病,但她还是在她的口袋里装着一些糖果和葡萄糖含片,平时她也会时不时的吃上一两块糖果或者几片葡萄糖含片,以预防和缓解突发的体不适。

    遇到这次突然的刺激,加上她之前逛了一下午的商场,本来就已经很疲惫的体和紧张的神经,顿时崩溃了。

    她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之中。

    吴了和韩亚军来到这里,他们直接走到重症监护室外面的大玻璃窗前,瞪大眼睛向里面望着。

    重症监护室里几名医生护士手脚不停地忙碌着。

    脸色苍白的柳玉莹躺在急救上,又是输氧又是输液,生命体征监视器的屏幕上快速闪动着一组组数据,呼吸机不停的向她的体内输送着维持生命的氧气。

    被何百鸣派来监护柳玉莹的女刑警赵娜和一名男刑警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又坐回到一旁走廊上的长条椅上,继续就这冰冷的瓶装饮用水啃着面包。他们忙了大半夜,肚子都在咕咕的叫。

    吴了望着重症监护室里医生、护士忙碌的影和间或能看到躺在急救上的柳玉莹,突然间一种无法说清的意念在他脑子里不停的快速来回闪现。

    在出事前,他确实很她,现在“”这个字已经变得无限遥远了。

    但是,一时间里他还是对她恨不起来,只是觉得她可恨、可悲,甚至有些可怜。

    一个女医生和一个女护士走出重症监护室。

    吴了、韩亚军和赵娜等人急忙迎了上去。

    女医生问答:“病人的家属来没有?”

    韩亚军指着吴了说道:“这位吴秘书就是病人的未婚夫。”

    女医生望着神十分忧郁的吴了问道:“吴秘书?谁的秘书?”

    韩亚军急忙说道:“就是黄志强副市长的秘书。”

    女医生又打量了吴了一眼,继续说道:“病人的况很不好,体温只有35度,血压很低,各项生理指标都很不正常,一直不断的出虚汗,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她过去得过什么病?是不是有严重的低血糖病史?”

    吴了突然想起来柳玉莹和他交往时,会时不时的吃一两块水果糖。

    于是他急忙说道:“好像是,他平时每隔几个小时就要吃一两块水果糖。”

    女医生转向女护士说道:“马上用蜂蜜往病人嘴唇和口腔涂抹。还有,通知检验科马上给病人测血糖。”

    “好的。”女护士马上转又进入重症监护室。

    女医生又转向吴了问道:“病人是在什么况下发病的?”

    吴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

    赵娜急忙插言道:“医生,还是我说吧......”

    女医生惊愕的望着赵娜。

    这时,她才发现面前站着的除了副市长的秘书,还有三个神严峻的警察。

    赵娜说道:“医生,我生的一件杀人案的重要证人,请你们一定要让她活着,我们需要她进一步提供证词......”

    赵娜的话还没说完,刚才进入重症监护室的女护士快步走了出来,大声喊道:“李医生,病人发生心衰,血压也没有了!”

    女医生急忙进入重症监护室。

    吴了等人急忙都转通过大玻璃窗向里面望去。

    重症监护室里,监视器的屏幕上已经是一条直线,呼吸机已经停止了上下的运动。

    一个男医生已经开始用器具对柳玉莹的心脏进行强烈的刺激。

    一下、两下,一连十几下,男医生无奈地停下手。

    女医生翻开柳玉莹的眼皮,打开一只手电筒照着看着,随后接过男医生手中的器具亲自对柳玉莹的心脏进行又一轮的强烈刺激。

    监视器的屏幕上显示的依然是一条直线。

    女医生最终停止了手中的作。

    柳玉莹二十九岁的生命终止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鹿死谁手(又名:阳光下的对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