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最后的问题

    可怜的魔法妈妈张着嘴巴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心里隐隐已经有了答案,可听到安吉拉亲口承认后还是被雷得不轻。kenwen.com

    “有什么问题吗?”安吉拉大概是觉得这样还不够,马上又跟着问了一句。

    问题?还能有什么问题?!罗琳双眼上翻的叹了口气,看着安吉拉无奈的说道:“当然没有,亲(爱ài)的,哪怕你现在对我说,你是个男人,我都没问题!”

    “事实上,我真的是个男人,哦,当然,确切的说是我前世是个男人。”安吉拉用极其认真的表(情qíng)的对魔法妈妈说道,不过换的却是对方的白眼。

    “好吧,男人小姐,我知道了。”罗琳举起右手晃了晃了,瞟了眼安吉拉的(身shēn)后后忽然又语带调侃的说道:“那么,贝金赛尔太太、阿尔巴太太、波特曼太太、泰勒太太、拉维尼太太、约翰逊太太、奈特利太太,你再把这番话向另外一个人重复一次吧。”

    魔法妈妈每叫一个“太太”,安吉拉的嘴角就抽搐一次,等对方叫完后她嘴歪眼斜的模样看起来就好像被针扎到了迷走神经,不过罗琳最后那句话马上让她恢复过来。

    “什么?”安吉拉不解的问道,可罗琳没有回答而是摆了摆手后迅速走开。

    她还没明白过来,背后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们可以谈谈吗,梅森小姐!”

    那幽怨而又咬牙切齿的语气让安吉拉生生的打了个寒噤,她僵硬了几秒钟后转过(身shēn)来挤出个微笑:“嗨,夏夏,玩得还算愉快吗?”

    “非常愉快,尤其是在得知我是最后几个知道这件事(情qíng)的时候。”夏夏挑着她那漂亮的眉毛,(胸xiōng)膛高(挺tǐng)下巴微抬,宛如即将发飙的万事通小姐。

    “这个嘛……哈哈……今天天气真不错……”安吉拉打着哈哈语无伦次的说道。

    “跟我过来一下——好!吗!”夏夏不为所动的抱起胳膊。

    “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谈嘛,今天还是开心的玩乐比较好。”安吉拉试图岔开话题。

    “我再说一次,跟我过来!否则我就大叫非礼了!”夏夏眯起眼睛不像是开玩笑。

    “哦,夏夏,别这样好吗……”

    “啊——”

    尖利的声音突然刺穿了来宾的耳膜,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然后纷纷向来源地看去。安吉拉苦笑着将手从夏夏嘴巴上拿开,挡在她前面后对大家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抱歉,各位,我的恶作剧似乎有些过火了。”

    在来宾善意的笑声,魔法妈妈装出来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qíng),loulou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以及(情qíng)人们意味深长的眼神中,安吉拉拎着夏夏往里屋的走廊走去。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看看你刚才的模样,一点淑女模样都没有。”随便找间屋子将夏夏丢进去后,安吉拉看着她有些气恼的说道。

    “你认为,在被你的众多老婆或警告或训斥之后,我还能保持淑女模样和你交谈?”夏夏一(屁pì)股在坐椅子上愤愤叫道。

    “什么……什么叫做众多?”安吉拉被雷得半(身shēn)酥软,“这个词可不能乱用!”

    “那你想叫什么?众多丈夫?”夏夏眯起眼睛注视着她。

    安吉拉还真抬起下巴想了下,随即就再次打了个寒噤,赶紧挥舞双手想要把这诡异的让人不舒服的感觉赶走:“好了好了,别再说这个了。”

    “那就说正事,我现在只想知道两件事:第一,为什么她们可以相互妥协留在你(身shēn)边;第二,为什么我是最后几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夏夏心里在想什么,安吉拉怎么会不知道,当即略略欠(身shēn)捧住女孩的脸蛋避重就轻的哄道:“好吧好吧,我知道错了,我应该早些通知你的,原谅我好吗?”

    凝视着安吉拉,夏夏什么话都没说,忽然伸手想要去环她的颈项,但早有预料的安吉拉立即抬头让了过来:“别这样,夏夏。”

    女孩没有再说话只是咬着嘴唇沉默的看着安吉拉,安吉拉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她滑嫩的脸蛋:“好了,夏夏,有些事(情qíng)已经不一样了,你要……试着去接受才行。你不是还有loulou吗?你们不是已经确认了彼此的感(情qíng)吗?”

    “可有些事(情qíng)是不一样的!”夏夏忽然激动了起来,“是的,我喜欢loulou,我也想要和她在一起,可有个在我心中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我不是loulou,我有着她从未经历过的东西,我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可是夏夏,有些事(情qíng)是无法改变的。”安吉拉抓着她的胳膊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夏夏挥舞着胳膊似乎已经失去理智了:“她们可以做的我也可以做,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别忘了,安吉,是谁让我变成这样的!”

    这句话实在有些重,安吉拉的(身shēn)体顿时变得僵硬起来,眼睛也不敢再看面前的夏夏。摇晃了几下后她直起(身shēn)体转过去想要离开。夏夏随即也意识到了这点,大急之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上前从背后猛的搂住了安吉拉。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保持了几十秒,然后夏夏才带着不安开了口:“对不起,安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是想说……我其实是想说……你对我来说非常的特别!这不是因为你看着我长大,也不是因为你一直对我照顾有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那种感觉……非常非常的特别,我从没有在其他女(性xìng)(身shēn)上感受到过。我能分辨出别的女(性xìng)的相同或者不同之处,除额你,安吉,除了你……所以……所以……”

    “别说了,夏夏,别说了。”安吉拉叹息着抓住了搂在腰肢上的手,之所以迟迟不想告诉夏夏,就是害怕出现这种(情qíng)况。从看着她长大到因为受到打击和伤害后将她(诱yòu)惑上(床chuáng),这期间经历的种种并不亚于和凯特、杰西卡以及娜塔莉的感(情qíng),只是……

    “不,安吉,不……”夏夏忽然放开手,转到前面来焦急的看着安吉拉,“我知道你对我的感觉,一直以来你都叫我夏夏,除了正式场合外你从未叫过我艾玛……如果你还在为刚才的事(情qíng)生气的话,我道歉好吗,我不是有心要这样说的……”

    “好了,夏夏,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有心这样的,”安吉拉安慰的说道,“当初的确是我(诱yòu)惑了你——别急着辩解,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我没有因此后悔,因为事(情qíng)已经发生了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它重新找条合适的轨道,就像现在这样。”

    安吉拉按住了女孩的双肩,凝视着她的双眸:“是的,我承认,夏夏,我喜欢你,我(爱ài)你,这么多年的感(情qíng)像否认都否认不了。但是你必须明白,有时候我们在作出决定的时候不能只考虑自己,我已经亏欠了她们太多,我不能……是的,我同样亏欠于你,但是有些事(情qíng)就是这么无奈……这就是现实,夏夏。”

    夏夏咬着嘴唇没有再说话,棕色的眼睛里装着满满的失落。就在她正要再次开口的时候,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跟着还有带着戏谑的熟悉声音:“嘿,你们呆得太久了。”

    “见鬼!”安吉拉翻了个白眼,松开夏夏来到门边打开。

    “嗨,凯拉,有什么事吗?”她这样对倚在门外的女子说道。

    “哦,只是想看看你在做什么。”凯拉笑嘻嘻的说着往里面瞟了瞟。

    “别这样,凯拉!”安吉拉低声说了句,还没继续夏夏就从里面走出来。

    “好了,已经没事了,你们聊吧,我回客厅去了。”她微笑着说道,之前的激动一点也看不出来,然后不等两人说话就往走廊外面走去,走到尽头后那微笑突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和一抹决心。

    当然,安吉拉和凯拉是看不到的,而且两人还在为刚才的事(情qíng)争执。

    “你们就这么不放心我?拜托,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是不放心你,而是不放心你们,天知道你一心软又会出现什么状况。”

    “所以她们就让你就过来提点我了?”

    “没办法,让我在她们眼里,一贯都比较张扬和肆无忌惮呢?”

    “好了,我们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qíng),就是谈了会儿心,已经没事了。”

    “真的?好吧,那就相信你一次,不过我很好奇,还有些人要怎么摆平?”

    “这个……我心里有数,但时候自然会让他们接受的。”

    “心里有数?无非就是装可怜又或者造成即成的事实,我们都知道的。”

    “……有人告诉过你吗,凯拉,过于肆无忌惮——是会受到惩罚的!”

    “什么……嘿,你想干什么!你以为用偷袭就可以打倒我吗……哎呀,停手!”

    好吧,最为困难的目标算是搞定了一个,可惜安吉拉并不知道夏夏心里在想什么。她的注意力随即转移到了别的方面,即使之前凯拉提到过的那些人(身shēn)上。

    这些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尤其是当其中一个在犹豫了许久后最终放下面子拉着她的手说:“虽然这几个月里我始终保持着沉默,但我也明白有些事(情qíng)已经成了定局,我了解我的女儿。所以……即使我非常不(情qíng)愿,即使我非常反感某些事(情qíng),可我最终还是把她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她,否则无论你是什么人,我都不会客气!”

    这番话是在纽约过新年的时候,在安吉拉长岛的别墅中——既然在伦敦买了庄园,纽约又怎么会例外?当然,豪华程度肯定是比不过伦敦和洛杉矶了,纽约毕竟只有这么大——艾夫纳私下里和她交谈的时候,用无比认真的口吻说道。

    简而言之就是,艾夫纳彻底放弃了某些事(情qíng)而将娜塔莉交到了她手上,同时表示如果自己女儿因为她伤心难过的话不管怎样都会和她算账——父母都会有这个样子的时候。

    这样的威胁对于普通(热rè)恋中的人来说只是一笑而过的事(情qíng),对于自己的(爱ài)人呵护备至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让她伤心,可问题在于安吉拉的呵护对象有7个!可以想象将来事(情qíng)公布出来的话,她遭到多少位父母的质问!

    这就是难点所在了,一两位父母她可以用些手段搞定,可十几位的话那就太让人头大了。可惜没人能帮她,无论(情qíng)人还是父母。

    “你既然想要大家都在一起,自然得负起责任来。”娜塔莉作为7个人的代表如此说道。

    “亲(爱ài)的,这是自己的事(情qíng),必须由你自己来解决。”这是父亲的答案。

    好吧好吧,那就自己来好了,首先,事(情qíng)不能一次(性xìng)就全部抖lou出来,简单的说就是(身shēn)边的人可以知道但绝对不能让媒体发现——当然,可以慢慢的逐步逐步透lou给他们。

    其次,最终要解决的话还得着落在(情qíng)人们(身shēn)上,只要她们向父母表明了态度,安吉拉还是有很大把握搞定这些父母的——虽然她们那样说过,相信需要的时候还是会出面的。

    总之,不用太着急,还有时间,一切基本都还在掌握之中。就像《阿凡达》从上映开始就一路高歌,整个09年1月份都始终盘踞在北美票房榜的榜首,总票房也轻松冲破了10亿大关,可《我们的生活》依然有着悠长的后劲,到1月下旬的时候光是北美票房就超过了1亿,而且在全球范围内的受欢迎程度也在前十位当中。

    虽然在票房上《我们的生活》无法达到《阿凡达》那样的高度,可在投资与利润的比例上并不输太多。唯一的遗憾是,因为是回忆这几十年来的美国历史,那么少不得要提到越战和苏联,加上拍摄的形式稍微有些特别,就一群人在房间里谈话,所以太平洋那边在考虑许久后并没有引进。

    安吉拉稍微可惜了下后就不再放在心上,她主要是想看看太平洋那边那些有趣的家伙又能从中读到什么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的东西。坦白的说,中国人的联想水平确实相当的高,每每读到那些故作高的东西时她都会乐不可支。虽然他们没有引进这部电影,但以中国互联网上那些充足的资源,相信那些想看的人很快会看到的,所以只需要等下去就可以了。

    然后,在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名单公布了。

    (终于要完了……大约就在十章之内吧……坦白的说,我不知道应该是什么心(情qíng)……)

    ..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