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又见绯闻

    小开始安吉拉就很清楚。wWw.keNweN.coM导演才是这部电影的关镂所挂,前说过,这种类似的电影喜欢的非常喜欢,讨厌的也非常讨厌,评价一般都非常的两极化。如果她只是要制作部这样的电影到也没什么,可问题在于安吉拉的目标是奥斯卡,是让观众和主流意识都会喜欢的电影,这势必要她小心小心再小心。认真认真再认真!

    如果说《拉贝(日rì)记》的出色让她完成了自己在导演方面综合能力的一次检验的话,那么《我们的生活》要是达到了她的预期目的的话将让她真正跨入大师的(殿diàn)堂。

    到目前为止安吉拉自认为已经很好的走完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即对剧本精益求精的修改以及对现场的调度和控制,现在剩下的就是最重要的后期制作,节奏是否到位以及剧(情qíng)是否圆满都要靠剪辑来体现,所以她一头扎进剪辑室内难得的开始亲自动手剪辑。

    安吉拉以前也没少亲自动手剪辑过,可从来都是偶尔在中途剪辑上一段,大部分还是靠剪辑师,自己只需要在旁边监督。但这次不同,这次安吉拉干脆的将吉姆等人赶了出去,一开始就由自己完全掌控着首次剪辑。

    这次的剪辑要比以前的更为累人,因为安吉拉还为这部电影准备了秘密武器。虽然说起来这招以前已经有人用过算不得什么秘密,而且别人用得相当出色,她再重复始终未免有些捡人牙慧的嫌疑,除非同样用得很精彩,这又算是一个考验吧。

    安吉拉之所以敢如此放手一搏,除了为自己的计划增加筹码以为达到最大效果外,最主要的还是有《迷雾》作为后盾。之前上映的《迷雾》基本上算是叫好又叫座。不仅大多数影评人都给了个不错的评价,到下线为止北美票房差不多有3个亿,据估计海外票房可能还要高些。既然如此,即使《我们的生活》失败了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话虽如此,可以接受失败并不能成为掉以轻心的理由,安吉拉因此异常的投入。甚至,如果不是娜塔莉强烈要求的话,她可能还会取消万圣节的休假,反正目前剪辑只由她在做。

    “别忘了,你邀请他们到别墅来聚餐的时候,是我提醒你,我们还在别墅里面。我们必须出去然后分批过来否则那些记者早就捉到蛛丝马迹了!我们为你做了这么多。难道你都不能在万圣节配我们出去逛逛?!”娜塔莉用这么一句话将死了安吉拉。

    好吧。出去逛逛就出去逛逛好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安吉拉抱着这样心态在万圣节那天戴了个简单的蝴蝶面具就和(情qíng)人们一起出门了。洛形矾的万圣节游行虽然不如纽约格林威治村的那么盛大但也相当的(热rè)闹,尤其是天黑以后各种“妖魔鬼怪”都冒了出来。僵尸、丑、杰森、弗莱迫等等,甚至还有某个有极大可能入主白宫的黑炭的面具。

    安吉拉她们从赫来德道出发,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大家都聊了不少在万圣节遇到的趣事。当然,少不得有。岁安吉拉被岁琳赛捉弄的事(情qíng),同样少不得有安吉拉和丽芙装扮成精灵王子和精灵公主的那段往事。

    对此。安吉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反正诸如此类的调侃调笑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qíng)了,再怎么抗议都没用。那就随便她们说好了。如果只是这样,这也就是个很普通的万圣节而已,然而不幸的时候因为某人的化妆实在太简单了,结果被在街上游((荡dàng)dàng)的记者给认了出来,于是一行人被偷偷的拍了很多照片。

    这种(情qíng)况很常见,娱乐记者们经常会在万圣节的时候上街寻找出游的明星,她们的节(日rì)化妆是最好的八卦话题。不过这次就有些不同了。

    “如果大家有留心的话会发现凯拉奈特利在年之后经常出现在安吉拉(身shēn)边。而且总是夹杂在娜塔莉波特曼以及杰西卡阿尔巴等人之间,”某小报根据这些拍到的图片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安吉拉在和凯拉约会,而其她人是掩护。虽然这条新闻看起来有些无稽之谈,应该掀不起什么风浪,可让人惊讶的是,新闻登出后不仅多家媒体转载,很多细…用各种渠道纷纷向皮克斯以及安吉拉求证,一时间各种猜测层出衣穷。究其原因,一是因为安吉拉平时在感(情qíng)上面异常的低调,她徘闻在好莱坞已经算是少之又少的;二来嘛,则是因为凯拉当初的高调告白实在让人印象深刻,得了很多同(情qíng)分,不少人。哪怕不怎么支持同(性xìng)恋,都有那么点希望她们之间发生点什么的念头。

    “目前我和凯拉还是好朋友,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认为我和她在交往。是的,我知道那张照片看起来很亲密,我不得不佩服这个记者的角度抓得很巧妙。如果当时有别人在旁边的话,一定不会有这么可笑的看法。不过,话说回来,也许和凯拉约会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娜塔莉念到这里再也念不下去,她放下报纸用一种难以言喻的,恨恨却又无奈的目光看向爬在沙发上享受着凯拉按摩的安吉拉。

    “怎么不读了?”哼哼唧唧着的安吉拉抬起半个脑袋,“有什么问题吗?”

    “我觉得,与其这样遮遮掩掩不如干脆的把实(情qíng)公布出来,否则狗仔们会因此对你进行更紧密的围追堵截。如果有个大胆的家伙偷偷混进别墅拍到这里的一切的话,无论是你还是我们都会很被动的。”娜塔莉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哪可不行,我还没像你求婚呢。”爬在沙发上的安吉拉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现在不在意那些了。”娜塔莉微笑依旧”你的事(情qíng)才是最重要的。”

    “啊?”安吉拉顿时愕然的看向娜塔莉。跟着骨碌爬了起来。“你在说什么?”

    “要我重复?”娜塔莉眨了眨眼睛,神色里分明藏着一点危险,“那我就,”

    “不不不,我听得很清楚,我只是想只是想问”安吉拉赶紧挥断道。开玩笑,娜塔莉什么时候会这样说话?肯定有什么不对的地

    “别担心,她只是嫉妒了。”凯拉这时从后面抱住了安吉拉,轻轻的在她耳朵上咬了口,又用略带挑衅的目光膘了娜塔莉一眼,然后看向门口:“你们说,是这样吗?”

    刚刚进来的斯嘉丽和丽芙不由愣了愣。看了看都是一副似笑非笑表(情qíng)的凯拉和娜塔莉,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显得颇为无辜的安吉拉。丽芙想要开口却被斯嘉丽拉住了。

    “抱歉,我们什么都没听到。你们继续。”斯嘉丽嘿嘿笑着说道,然后连推带搡就丽芙弄出了房间,离开之后都还可以隐约听见丽芙问了句“怎么回事”

    “这个”凯拉。你在说什么呢。”安吉拉干咳了声想要试着挽回局面。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凯拉摊了摊手,看向娜塔莉,“对吗,儿,?”

    “你想说什么那是你的事”娜塔莉优雅的挑了挑眉,目光移到了安吉拉(身shēn)上,“你怎么想怎么领会也是你的事(情qíng)。”

    说罢,她再次微笑了下,起(身shēn)往楼上走去。直到娜塔莉的(身shēn)影消失在楼梯口后,安吉拉才小声的埋怨了凯拉一句:“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凯拉!”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凯拉重复的说了句。笑嘻嘻的,带着点戏德看着安吉拉口

    “是啊,实话实说!”安吉拉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跳下沙发追着娜塔钉而去了。

    看着安吉拉的背影,凯拉幽幽的叹息了声。不过嘴角随即浮现出一丝惬意的笑容。

    “嘿,你刚才为什么要说那些?”安吉拉急匆匆的推开了娜塔藉专属房间的门,然后就愣住,娜塔莉正爬在(床chuáng)上看着书,一点生气或者别的什么表(情qíng)都没有。

    “怎么了?”她抬起头来居然用一种诧异的口吻问道,就仿佛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想”我想问问,之前你”到底”安吉拉神(情qíng)古怪的做着手势。

    “那个啊”娜塔莉耸了耸肩,“我嫉妒了。”

    “嫉”嫉妒了?!”安吉拉的嘴角抽搐着,她瞪着娜塔莉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作为一个从哈佛大学毕业。有着位又是公认的天才的天使小姐,应该能明白“嫉妒,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娜塔莉半挖苦半椰偷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安吉拉有些抓狂的说道。“我只是…”

    “只是觉得看清我的真面目了?”娜塔莉侧过(身shēn)体横卧在(床chuáng)上,看着安吉拉施施然的接了下去,“哦。是的,没错,亲(爱ài)的安吉拉小小姐,你(爱ài)的这个女人的嫉妒心很重,只是她一直隐藏得很好没让你发现罢了一或者你已经发现了却不好说破。好了。现在我们已经摊牌了,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安吉拉不由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好了,我知道那样对记者说有一定的风险,可除了这个我还能说些什么?有时候越掩盖越容易暴露,不如虚虚实实”

    说到这里她忽然闭上了嘴巴。看着横卧在(床chuáng)上没有半点表示的娜塔莉,忽然气不打一处来。安吉拉冷哼了一声,伸手将外(套tào)脱了下来。

    娜塔莉先是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但很快醒悟了过来,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有些惊慌的缩了缩(身shēn)体:“你想做什么!不许乱来!”

    那模样活脱脱一个遇见大灰狼的小红帽,显然是被安告拉这样”折磨”怕了的。

    “不许乱来什么?”安吉拉嘿嘿笑着单腿跪在(床chuáng)上,伸手开始解起了里衣的扣子。

    “这可是”,白天!”娜塔莉顾不得许多往后缩去,看着四周想要跑开,早已经留神的安吉拉怎么会让她溜掉,当即虎扑过去两三下就在娜塔莉的尖叫声中将她牢牢的按在了(床chuáng)上:“白天又怎样,又不是没有在白天做过!”

    “你”恨恨看着她的娜塔莉(胸xiōng)口剧烈起伏着,“你就知道做这些吗?”

    “当然不是了。只不过呢,我很喜欢看你这样惊慌失措的感觉”凑在娜塔莉面前几乎是脸挨脸的安吉拉喷洒着自己的(热rè)气,“这样让我很有成就感。”

    虽然知道事(情qíng)已经不可避免小虽然这样的事(情qíng)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娜塔莉的脸蛋还是红了起来,她扭动着(身shēn)体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你这样让我生气的!”

    “很生气?不,你不会生气的,你从来不会在这种(情qíng)况下生气”安吉拉在她耳朵里吹着(热rè)气,“生气的是我才对,所以你要接受惩罚,你是我的,儿知我说过我会在无数人的面前向你求婚,你既然不相信我,那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咯咯的笑声、呜咽的叫声顿时在房间里响了起来,继而很快的转成了各种喘息声。在那天应付记者的说了一大通又在博客上更新了文章后,安吉拉再没有回答过和凯拉相关的话题。即使这断绯闻随着她那番充满暗示的话儿传得沸沸扬扬,即使无数的狗仔们守在她的附近,依然有条不紊的在工作室里剪辑着《我们的生活》。

    不过有意思的是,安吉拉虽然不再回答和凯拉有关的话题,可时不时会在周末带上(情qíng)人们大大方方出去购物游玩,凯拉自然每次都不缺,两人甚至毫不遮掩的在记者的镜头面前做着亲密的举动一一当然,这样的亲密举动,安吉拉同样会在镜头面前和其他(情qíng)人做。

    于是乎,这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动作反而让人们搞不清楚她到底是故意装出来给大家看的。还是真的打算和凯拉开始一段同(性xìng)恋(情qíng),徘闻自然而然也就淡了下去。不过对于那些多少知道些(情qíng)况却不能肯定的那些家人们来说,这基本就是个肯定的信号了。

    本来想写个新(春chūn)特别篇,恶搞一下表示下祝贺,但是因为某些事(情qíng)已经暂时的失去了恶搞的兴趣,所以还是算了,见谅,抱歉

    ..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