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还是你们过来吧

    !”安吉拉大声的叫了出来,在据像机停止转动心叨下开口道:“还记得我之前和你怎么说的吗,汉娜?你的(情qíng)绪不对,不应该是这样。wWw.keNweN.coM”

    “对不起,安吉拉,我可以重来吗?”达科塔立即乖巧的举起手来。

    “暂时不”安吉拉摇了摇头,“休息力分钟,这次我不会再给你解说,你必须自己去揣摩。另外,克里斯汀。你可以试着和汉娜多对几次台词,你刚才的演绎也不是很好。”

    “我明白,安吉拉。”克里斯汀点了点头,虽然这个女孩看似清秀文静但私底下要疯起来也是非常放的开的。这可是达科塔说的。

    在大家散去后安吉拉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到摄像机后面的监视器前去观察,而是大步走到一个。角落里伸手将往某个女(性xìng)员工(身shēn)后躲的家伙拎了出来。

    “你的戏份都已经拍完了。怎么还赖在这里?”安吉拉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

    “嗨,安吉”琳赛满脸堆笑的打着招呼,“嗯”见到你真高兴,最近好吗?”

    “别给我装疯卖傻,琳赛。老实的告诉我,你留在这里想做什么?”安吉拉凑到她面前似笑非笑的问道,“否则的话,在后期制作中我就把你那几秒钟的镜头全部剪掉!”

    “剪掉就剪掉好了。”琳赛无所谓的耸了怠肩,然后就发现安吉拉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

    “我”我说错什么话了吗?”她缩着脖子小心问道。“当然没有!”史吉拉笑嘻嘻的拍了拍她的脸蛋,“你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而已。”

    琳赛眨了眨眼睛随即明白了过来,在露出恍然的神色后脸蛋顿时垮了下怎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是使诈!”她忿忿的低声叫道,捏着全拳头十分的不甘心。

    “明明是你一时大意,怎么可以说我在使诈?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这么胡搅蛮缠一番,我肯定得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琳赛了。”安吉拉悠悠说道,眼看琳赛转着眼珠想要反驳,自然不会让她将水搅浑,当即伸手勾住了她的脖子拖到隐蔽的位置上后问道:“好了,现在告诉我,你的目标是哪个。汉娜?还是克里斯汀?”

    琳赛的脸色变了好几次,半晌后才吭哧吭哧的低声说道:“汉娜”

    “(挺tǐng)不错的嘛。”安吉拉赞许的竖起了大拇指。“汉娜既漂亮又可(爱ài)而且很聪明。不过你恐怕会被她吃得死死的”嘿,怎么一副这样的表(情qíng)?”

    面对安吉拉充满疑惑的目光,琳赛无奈的摊开手叹了口气:“她的父母非常保守,对同(性xìng)恋半点好感都没有,我又怎么可能告诉汉娜我喜欢她?”

    “这样吗”安吉拉摩挲着下巴,“汉娜呢?她对同(性xìng)恋或者蕾丝边的态度怎样?”

    “我可不敢问,万一连朋友都做不成”琳赛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无奈的摊开手。

    “连试探都没有?”安吉拉不由往人群中膘了一眼,并没有看见和克里斯汀对台词的达科塔。“我认为你应该多少试探下,然后慢慢的告诉她你的感觉。

    ”

    “可是”可是”琳赛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怎么知道汉娜在想什么呢?也许她对你也有感觉,只是不明白呢?琳赛。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安吉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努力去做吧小别犹豫也别担心,我既然能给小乔她们提供点庇护,同样也可以为你们提供。”

    琳赛有些吃惊的看着安吉拉,许久后笑颜慢慢从脸上化开,然后伸出双手抱住安吉拉又紧紧的勒了下后,才轻声说道:“谢谢你,安吉。”

    拍摄的进度并不是很快,不过安吉拉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整部电影预计进度为只有6周。之所以会这样短自然是托了场景简单的福,虽然拍摄起来依然不是很轻松,尤其是作为导演的安吉拉需要考虑很多地方,可时间毕竟比那些动辄拍上两三个月的电影要宽裕。再说这次不用边导边演,而且前期的准备工作非常充足,除了围绕家庭这个主线回顾美国历史外还准备了不少出色点子,所以她始终用一副轻松的姿态执导着。

    不过事业上的顺利不代表别的方面就没有麻烦了,正所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安吉拉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从未让记者确定自己就是蕾丝边,可现在她依然要准备公开自己的(性xìng)取向了,所以就更不用说某些肯定瞒不住的事(情qíng)了。

    “听说你打算结婚是吗小克丽丝?”坐在餐桌上首的父亲漫不经心的问道。

    “嗯”拿着汤勺的手在半空中僵了许久后,安吉拉挤出个笑容,“是的,爸爸。”

    迅速看了眼父亲和母亲的脸色,她忙解释了起来:“本来我早就应该告诉你的,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加上又在忙新电影的事(情qíng),所以”,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延后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相信,就算真的很忙打个电话通知一下总该可以吧?更何况现在和家人坐在一起悠闲的用着晚餐

    “其实”今天就打算告诉你”就在晚餐后,可没想到你却”。安吉拉想方设法解释着的同时在心里暗骂自己是笨蛋,在纽约的那几天姑姑、教父都来看过她,父亲要知道她的动作实在太简单了,今天摆明是等得不耐烦了才主动开口询问的。

    “我很伤心,克丽丝,这样重大的事(情qíng)我居然是最后几个才知道的人”。父亲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原本以为你回到洛衫矾就会告诉我。我原本以为你需要帮助会先想到我。”

    安吉拉的嘴角一阵抽搐,真不愧是父子,这突如其来的虚荣心和爷爷还真是相似,而坐在对面的母亲此时已经将脑袋低了下去,显然忍得很辛苦。

    还好,艾克的声音及时响了起来:“姐姐要结婚了?!”

    “嗯”这个嘛”算是吧小但是还没完全确定。”安吉拉笑着回应道,因为注意力都放在父母(身shēn)上,她并没有注意到弟弟语气中的那丝激动。

    “是谁?我们见过面吗?。艾克的声音陡然的提高了几分,还好(身shēn)边的维荷及时的在底下拉了他一把,醒悟过的艾克忙在父母和姐姐把视线投过来把(情qíng)绪调整过来,用平稳的声音说道:”抱歉我只是有些好奇。姐姐不可能和一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结婚

    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占岁个头快超过安吉拉的艾克越发的沉稳,颇具父亲的风范偶尔会出点问题,比如刚才。有着不亚于姐姐的美丽的维菲依旧活泼,虽然对于学习不怎么上心却对时尚有着异常的敏感。跳脱的同时却在关键时刻保持冷静。

    “我知道,事实上你见过她,艾克,你们以前还经常一起玩的。”安吉拉对弟弟点了点头,在看了父母一眼后干脆放开了说。

    “她?”艾克顿时露出惊异的神色,“你”你是说”她?!你说的是她,姐姐?”。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安吉拉不解的耸了耸肩,显然,在她潜意识里认为家人都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的(性xìng)取向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艾克是个例外。“当”当然有问题,你说是她不是他,哎!别再在下面捏我,维莉”。艾克痛叫了声,对自己的双胞胎姐姐怒目而视,但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看了看维菲又看了看安吉拉再看了看父母,然后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只有”我不知道?。小他看着大家问道,声音里面微微带着颤抖。“只有我不知道!我的姐姐!我最(爱ài)的姐姐!竟然是个),蕾丝边!”。

    “嗯”保持冷静。艾克,这个我可以解释父亲干咳着如此说道。

    “你觉得你应该给我个什么样的解释,爸爸?!”艾克竭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你是知道的,对吗?妈妈也是知道的,对吗?!维莉同样是知道的,对吗!还有爷爷(奶nǎi)(奶nǎi)、舅舅舅妈、姑父姑母,他们同样也知道,对吗!”

    “纠正一下。艾克,爸爸妈妈和维荷确实知道,爷爷(奶nǎi)(奶nǎi)也确实知道。但是舅舅舅妈以及姑父姑母他们却不知道当然,我不保证他们现在已经猜到了安吉拉接过话题,“事实上。我得向你道歉,艾克。我不知道你,”

    “不不不,不需要,我只是”我只是觉得”艾克摆着手做了个明显的深呼吸。就在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维莉凑了过来:“再说下去。你就要穿帮了!”

    艾克心里一惊,顿时注意到了父亲脸上闪过的若有所思,他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情qíng)绪,用古怪的眼神偷偷看了维菲一眼后,将心中所有的不忿、惊讶、激动和窃喜全部抛开,对着姐姐感慨的叹道:“好吧,这没什么,反正”对于姐姐来说,如果不做点让人惊讶的事(情qíng)出来,那就不是我的姐姐了。”

    一家人顿时都笑了起来,当然,安吉拉的笑容比较无奈。

    “好吧,既然都这样了”。父亲接过话题,“克丽丝,告诉我们,你选择了谁?。

    “选择了谁?难道姐姐同时还有很多人追求吗?”再次惊讶的艾克小声的问着维莉。

    “算是吧,不过我认为,她同时在追求很多人这样描述比较”“靠谱。”。维莉耸了耸肩用同样的声音回答道。跟着椰偷的眨了眨眼睛,在语气里故意加上了感慨:“真是遗憾呢,姐姐就要结婚了。她已经不再属于我们了

    “那又怎样,又不是跟男(性xìng)结婚。”艾克没有上当,用戏徒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姐姐反击道,“所以要说遗憾的话,应该是你才对呢,维菲

    “你”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维菲顿时狠狠瞪住了弟弟。

    不过,安吉拉和父亲的对话随即吸引住了他们,并让她们再次目瞪口呆。

    “我们可以在晚餐结束后再讨论这个问题,爸爸安吉拉最开始回绝了父亲的提议。

    “这是为什么呢。克丽丝?。父亲显然不想她这样蒙混过关。“反正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有什么是不可以当面说出来的呢?”

    “因为”这件事很复杂”安吉拉有气无力的回答道,门州心,母亲个求助的眼神,可惜母亲(爱ài)莫能助的耸了耸用,

    “既然复杂那就更应该说出来嘛。也许我和你妈妈可以帮你解决父亲步步紧((逼bī)bī)。

    说来说去,还是把你们父子之间的大战转移到我(身shēn)上来了!安吉拉忽然有种气炸的感觉。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听,那就告诉你好了!

    “你不妨猜猜看吧,爸爸”。安吉拉忽然换上了一副好整以暇的神色,“以你对我的了解,应该能猜到我是怎么选择的,不是吗?”

    “这个问题你不觉得有些简单吗?”父亲有些好奇的问道,“你都拜托爷爷取说服对方的家长了,还认为我猜不到吗?那个叫娜塔莉的女孩,对吗?”

    “哇哦,居然是”艾克低低的叫了起来。

    “为什么不是杰西?”维荷皱起眉头有些不满的咕哝道。

    “对了一半。”安吉拉耸了耸肩。

    “对了一半?”父亲和母亲对视了眼。彻底的不懂了。

    “是的,我的确已经向娜塔莉求婚了。她也的确答应了,不过后来又出了点小问题”。安吉拉露出个大大的微笑,“凯特、杰西她们另外6个人希望能继续和我一起生活虽然很不高兴可还是答应了下来,只是我得准备个别处心裁的求婚仪式以及盛大的婚礼。”

    啪嗒一声响,父亲的手中的叉子掉在了桌上,然后母亲和弟弟妹妹手中的餐具依次掉了下来,都用一副膛目结鼻的表(情qíng)看着安吉拉。

    “你是说”你是说”她们”都想和你住在一起生活”下去?”。父亲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费了好大的劲才问了出来。

    “是的。”安吉拉仅用了一个词就彻底击碎了父亲的希望。

    “。,,这简直”这简直就是”。父亲摸着脑袋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哇哦,真”真酷!,小睁大眼睛的艾克不知道是在惊叹还是在羡慕。

    “艾克,别说这种话”小母亲第一时间制止住了想要说话的两人,然后定了定神后看向了安吉拉:“克丽丝,她们,都是都是志愿的吗?”

    “是的,妈妈”安吉拉点了点头,“事实上,我在听到她们表白后也是非常吃惊的。”

    “可是,可是”母亲接连说了几个,“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可是。出来,最后她捂着额头叹了口气:“那么,她们的父母知道吗?”

    “不”安吉拉摇了摇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又是在自己父母面前,已经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这次我去伦敦然后去纽约再回洛朽矾,就是依次到她们家里做客。顺便说动外公为我当了次说客。但我并没有在交谈中提到这件事,也没有说过结婚之类的想法,只是说想要同居一即使是和艾夫纳先生也是这样说的。对了,爷爷和外公也不知道,请不要告诉他们好吗?。“这是欺骗,克丽丝,母亲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在欺骗她们的父母,或者说,你和她们联手在欺骗她们的父母,你不该这样做

    “可是妈妈”安吉拉平静的反问道,“如果按实话说,那么那些父母会有怎样的反应?”

    母亲顿时卡壳了,的确如此,如果换她听见女儿要和别人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或者女人的话,肯定会激烈的反对的。

    “她们”就那么坚定的”母亲做着手势不能置信的问道。

    “是的。”安吉拉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吧,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母亲叹息着捂住了额头。

    “别担心,妈妈,到时候她们的父母自然就会知道的,她们只是想要用这种方法告诉父母,自己的决心有多大,这是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安吉拉微微有些愧疚的摊开手。

    “然后你就用这种方法告诉我们,你的决心有多大?”母亲苦笑的问道。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我们可以在晚餐后详谈。

    。安吉拉无辜的看向父亲。

    母亲当即狠狠瞪了父亲一眼,父亲干咳了声什么话都没说。

    安吉拉笑了笑,随即站了起来:“我吃好了,你们慢用吧。”

    她说着就往门口走去,几步之后父亲叫住了她:“克丽丝,我想”也许你可以邀请她们一起到这边来聚一聚,相隔并不远,不是吗?。

    “我想,”安吉拉微笑着偏过脑袋,“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但是爸爸,为什么要她们到这边来,而不是你们到我那边去呢?相隔并不远,不是吗?。

    父亲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好吧,那我们就选个时候过去吧。”

    知道女儿走出餐厅后,杰瑞德才苦笑着长长的出了口气:“果然,我们的女儿总能做出一些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qíng)。”

    (爱ài)琳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另外两个窃窃私语着孩子,同样长长的出了口气。

    (再次提醒,从后天起,更新就不定时了(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比小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