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终于搞定!

    有人说。wWw.keNweN.coM说话是门共术。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什么该说什么,在人际交往中是非常重要的。这句话既正确又不正确,或者说,这句话虽然具有普遍(性xìng)可依然还是有范围的。比如我和米兰妮女士又或者贝比女士在聊天的时候,我就必须让她们感觉到一个更为真实的我,否则她们又怎么放心的将她们的女儿交给我?同样的,还是她们,有些事(情qíng)就不能说,因为我们无法预料她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很有意思不是吗?只是两次拜访,就从两个方面证明和反证了这个观点

    安吉拉如此高谈阔论的时候,空旷的餐厅里正闪烁着点点烛光,伴随着悠扬而舒缓的钢琴声,让人愉悦的氛围在四周缓缓流淌。所以安吉拉才会如此兴致勃勃的讲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可惜她说话的三个对象压根儿就没在听。

    “知道吗,麦迪逊大道的那家香奈儿专卖店最近来了一款最新的夏季服饰,虽然相比之前的那款只是在细节上有所改动,但穿在(身shēn)上后立即就会发现不同之处。”

    “真的吗?有时间我一定要去看看

    “我不得不很遗憾的告诉你,亲(爱ài)的曼妮,那件最新款式的让心穿可能更好看

    “我?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丽芙?坦白的说,我不是很喜欢香奈儿的风格

    “别忘了我的职业是模特,我想我的眼光应该比某人还要强上一些

    “比某人还要强上一些?那为什么不是某人更适合穿呢?”

    “这个嘛”有些衣服穿上了自然就知道,有时间的话一起去看看怎么样

    “哦,丽芙,你可真让我伤心,居然忽视了我的存在,这实在太糟糕了。”

    “当然不是,曼妮,我只是说最适合也有适合你的,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

    眼看着这三个聊天起劲的家伙,安吉拉翻着眼睛叹了口气,拿勺子敲了敲玻璃杯:“嘿,女士们,忽视别人的谈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娜塔莉她们终于停止了交谈,都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qíng)看着安吉拉。

    “很抱歉,安吉,不是我们要忽视你,而是你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题。”娜塔莉好整以暇的摊开手,仿佛她们之前做的事(情qíng)很正常。

    “可以请教下吗?什么叫做莫名其妙的话题?”安吉拉放下刀叉,双手交叉的放在下巴下面用危险的目光盯着娜塔莉,似乎如果不给她一个交代的话,娜塔莉就死定了。“你包下了帝国大厦的旋转餐厅邀请我们鸟瞰着曼哈顿共进晚餐,可整晚上却说着一些关于“说话的艺术。之类的东西,而且还总是从非常主观的角度进行分析”你觉得今晚上我们到这里来就是听你说这些的?。娜塔莉的眼中带着习惯(性xìng)的嘲讽。

    “是啊,和我妈妈交谈的时候明明从头到尾都是唯唯诺诺的,居然还说什么这是最真实的我斯嘉丽笑嘻嘻的落井下石。

    “难怪在我家里的时候。她总是傻笑着很少说话丽芙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安吉拉的脸色不由越来越黑,不高兴的同时又带上了一点委屈,抓着刀叉幽怨的在盘子里划来划去,就好像被抛弃了的怨妇似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安吉对丽芙才才的观点有什么看法?。最后斯嘉丽打起了圆场。

    晚餐之后,一行人偷偷摸摸的离开了帝国大厦没办法,谁让安吉拉在《迷雾》上映快一个月了还是如此的受人关注,哪怕她一如既往的不怎么参加宣传,也很少上封面参加访谈。正如某些人所说的那样,只要和她的名字挂上钩,那就是最好的宣传。

    “现在,是送你回去呢还是跟我回酒店?”在分别送斯嘉丽和丽芙回家后,坐在座位上的安吉拉弯着眼睛看着娜塔莉,“或者”我到你那里去住?”

    “送我回家,谢谢。”娜塔莉微笑着不容质疑的回答道。

    “为什么?”安吉拉的脸蛋顿时垮了下来,“母为夏夏?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辄。

    《迷雾》在英国上映,剧组自然也要来宣传,娜塔莉也就随着来到了英国。刚好安吉拉也在英国,即使她经常不参加宣传工作可刚好碰上了又是自己的作品,不出席那是肯定说不过去的。夏夏也跟随者出席了,安吉拉在《哈利波特》剧组参加拍摄。而她和夏夏的关系也基本上是人所共知,凯特和凯拉都可以出席为什么她就不可以?

    夏夏那些(骚sāo)扰的动作虽然避开了常人却逃不过安吉拉的(情qíng)人们的眼睛,虽然早就知道她们不清不楚的了,可那个时候一切都还没定下来,所以那时候的娜塔莉没有计较什么。可现在不同了,安吉拉可是给出过她承诺的,虽然她默认了凯特她们的存在却不代表可以无限制的容忍安吉拉。所以在英国的时候,私下里没给安吉拉多少好脸色。

    “确实有那么一点,但不是全部。出乎安吉拉意料的是娜塔莉摇了摇头。

    “那别的又是什么呢?,小安吉拉忙住住(情qíng)人的胳膊,“告诉我嘛,以后

    儿山注意的。”

    娜塔莉转过头来,眼见她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由苦笑着捂住了额头。

    “你是白痴吗?”娜塔莉有些好气又好笑的恨恨说道,“你不是很聪明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明白吗?为什么今天脑袋却突然的不清醒了?你包下餐厅却同时邀请我们三个人”老天爷啊,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做这么蠢的事(情qíng),而且居然还问我哪里不对!”

    “可是”大家在洛衫矾的别墅里,已经一起用餐很多次了啊。”安吉拉弱弱的问道。

    “这不一样!”娜塔莉气呼呼瞪了她一眼,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没说出来。

    “其实”我知道”安吉拉沉默了几秒钟后这样轻叹了声,“只是”,我只是”我本来只是想要让你们交流下,如果能一次就让你的父母同意的话,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听完这番话后娜塔莉微微一愣,几秒钟后搂住了安吉拉将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别担心,即使再糟糕,有些事(情qíng)都不会改变的,永远不会。”

    安吉拉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紧紧的抓住了娜塔莉的手,良久良久。

    “既然这样,今晚我可以在你那里住吧?和她们说好的,在纽约的这几天里都陪你。”

    “想都别想!别以为可以这样蒙混过关!”

    有些事(情qíng)永远都是这样,希望和实际(情qíng)况始终成反比,比如那位迫切的想要在卸任前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xìng)武器的牛仔总统,又或者那些在次贷危机中陷入困境的房地产商们能将手中的房屋尽快脱手。很不幸,安吉拉现在要面对的正是这样一件事(情qíng)。

    “请回吧,梅森小姐。”沉默了许久之后艾夫纳终于开了口,他没有看安吉拉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但从变换的称呼上可以看出他的心(情qíng)有多么的糟糕。

    雪莉有些担心的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女儿,娜塔莉则轻轻叫了声爸爸。

    “就这样吧,我不想关于这个再谈下去。”艾夫纳摇了摇头。虽然他已经竭力的在压制自己的(情qíng)绪,可依然能从语气中听出他的激动,“我不会答应这种要求的!”

    “你可以不用那么快做出决定”安吉拉试图想要继续劝说下去,可艾夫纳忽然暴躁的打断了她的说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梅森小姐!如果不是看在克莱斯勒老先生的份上,我已经赶你出去了!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应有的,”

    还好他还保持着一定的冷静及时的闭上了嘴巴,只是(胸xiōng)口不断上起伏着,看起来气得不轻。安吉拉的脸色虽然在他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变得难看了些,但随即调整了过来点头起(身shēn):“既然这样,我就暂时告辞了,但我不会放弃的。”

    好容易恢复了些的艾夫纳忍不住要跳起来,还好雪莉及时的安抚住了他,而娜塔莉也赶紧推着安吉拉离开了客厅。

    “你不该说最后那句话的。”来到外面后娜塔莉埋怨的说了句,眉宇间全是忧虑。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安吉拉倒是显得很豁达,“这很正常,毕办…”

    她做了个“老顽固”的手势,同时俏皮而滑稽的咧了咧嘴,娜塔莉不由噗嗤笑了出来,然后嗔怪的说道:“不许这样说我父亲。”

    “好吧,不说就是了。”安吉拉耸了耸肩,不顾几英尺外就是大街,伸手掠了掠娜塔莉的头发,“我先回去了,每天都记得给我消息,实在不行也只能去麻烦爷爷了。”

    “我知道。”娜塔莉点了点头,同样不顾几英尺外就是大街以及守在车子旁边的保镖,踮起脚尖在安吉拉的脸蛋上印下了自己的唇印。

    告别了娜塔莉坐进车里的安吉拉在吩咐保镖注意狗仔后抱起胳膊沉思起来,坦率的说,虽然她已经预料到艾夫纳的反应可能会很激烈,却依旧没想到会激烈到这个程度,几乎是一口就回绝了所有的可能。这样看来,即使怎么劝说恐怕都起不了多少作用。

    果然在顺利之后必有坎柯呢。安吉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她摩挲了许久的下巴,在确认没有被狗仔跟着后立即让保镖调头去爷爷的别墅,即使他们此刻已经离开了长岛。

    既然这样,提前做好准备也是应该的。安吉拉在心里这样盘算着。

    爷爷(奶nǎi)(奶nǎi)对于她的到来并没有感到惊讶,哪怕安吉拉小心的提出想要在这里住几天。虽然不清楚她们是否已经知道了什么,安吉拉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外公那边要等自己给了电话才会联系爷爷,再说这事他们迟早也会知道的。

    几天过后,结果不出所料,即使娜塔莉和她父亲大吵了一场,依然无法动摇艾夫纳先生的看法。倒是雪莉夫人夹在中间很难做人,一方面处于传统她也不认同女儿的选择,可另一方面却很忧虑女儿与丈夫的冲突。

    算了算去,依然还得去拜托爷爷,真是失败。在和娜塔莉结束最新的一次通话后安吉拉在心里咕哝着往爷爷的书房走去,一般这个时候他都会在那里看书的。“请进。”在敲门声响过之后,里面传来到了爷爷的

    “嗨,爷爷。希望没有打搅您。”推门而入的安吉拉微笑着问候道。

    “当然没有,事实上我已经等你许久了。”爷爷温和的笑了笑,只是隐藏在老花镜后的眼睛不知道在闪烁着什么样的光芒。

    “是吗”安吉拉讪讪的在书桌前坐下,她这才想起忘了问外公对爷爷说了什么。

    算了,有什么说什么吧。在坐到椅子上的瞬间,安吉拉捏了捏拳头。

    “这可不是好习惯呢,克丽丝。”爷爷漫不经心的说道,语气里竟然带着一丝调侃。

    “亲(爱ài)的爷爷,请你相信,如果不是什么方法都试过了,我是不会来麻烦您的。

    ”安吉拉斟酌着词句慢慢的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道。

    “真的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爷爷扬了扬有些花白的眉毛。

    “现在艾夫纳先生已经拒绝我到他们家去了。”安吉拉有些无奈的摊开手。

    爷爷沉吟了下后才又开了口:“坦白的说,克丽丝,你给我出了道难题。”

    安吉拉没有说话,只是乖巧的看着老人,完全不像是个飞中的成熟的女(性xìng)。

    “没想到你会找那个老家伙来当说客。真是”爷爷双手交叉感慨的说了一句,然后看着安吉拉认真说道:“克丽丝,你对我们传统的仪礼和习俗了解多少。”

    “这个”相当的少。”安吉拉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您知道的,爷爷

    “是的,我知道。”爷爷有些丧气的点了点,“杰迪那个家伙”

    安吉拉低下头去捂住了嘴巴小每次说到这个话题她都很想笑,父亲和爷爷明明”好了,以后再说这个,先把目前最要紧的事(情qíng)解决了。

    “如果”实在不方便”也无所谓”安吉拉调整好(情qíng)绪,抬起头来看着爷爷开始使出自己的杀手铜了,“我和会尽最大努力去争取,但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只有放弃。您应该知道我们大可以不征求谁的同意,只是,如果真的放弃,对说肯定是很残忍的一件事,可有些事(情qíng),,我们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爷爷长长的吸了口气,目不转睛的看着书桌后面的安吉拉。安吉拉没有回避,她知道爷爷也清楚自己是在用这种方法((逼bī)bī)他,但她并没有愧疚之类的感觉,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

    “我不得不说,你和你父亲在这上面真的很相似,克丽丝。”爷爷做了个手势,“事实上我当初和你(奶nǎi)(奶nǎi)”这种事(情qíng)看来是有遗传的。”

    老人开句小小的玩笑,可安吉拉并没有笑,她的注意力全跑到那句“当初和你(奶nǎi)(奶nǎi)”那上面去了。想想(奶nǎi)(奶nǎi)那一半的华人血统,以及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舅公,还有上个世纪约年代在金陵女子大学呆过的经历(虽然那时年纪很小)”这可是大大的八卦啊!

    不过她很快将注意力拉了回来,不管怎样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艾伯特说这件事你的父母都还不知道,是这样吗?”爷爷忽然如此问道。

    安吉拉不由一怔随即点了点头:“是的。”

    “为什么不先告诉他们呢?”爷爷饶有兴趣的问道。“因为我暂时不想让他们知道”说到这里安吉拉忽然的福至心灵,“而且我不认为他们在这上面能帮我多少忙。”

    “哦?”爷爷右边的那条眉毛高高扬起,“这么说也不算错”

    然后他低低的笑了声,咕哝着说了句:“这次你再也不能抢到我前头了,杰迫!”

    虽然爷爷的声音很轻,可房间本来就很安静加上安吉拉的耳朵也比较灵敏,所以一字不落的听完了,然后有种满头大汗的感觉。爷爷都这样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有虚荣心?!

    “这没什么,用中国话讲就是老小孩,越老越像小孩,不用太惊讶,他只是还在跟自己儿子抠气,想从别的地方找回面子。”事后安吉拉偷偷去问***时候,(奶nǎi)(奶nǎi)如此回答道,然后安吉拉心里又是一阵大汗,敢(情qíng)自己原来只是个角力的对象…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qíng),现在的安吉拉虽然在听了之后很想苦笑,但还得装出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然后用带着一点希翼和不安的目光看着爷爷。

    “好吧,我会试着和艾夫纳交流一番。但是不要寄于过多的希望。”爷爷最后这么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东西。”

    “我明白的”安吉拉点了点头,“谢谢你,爷爷,我会做最坏的打算的。”

    虽然爷爷和艾夫纳一家关系不错,虽然爷爷的威望也足够,但是人总有自己坚持的东西,所以艾夫纳先生如果还是不答应,爷爷也不可能强迫他答应,所以最坏的准备还是有必要做的。然而让人惊讶的是,在和爷爷交流了两次之后,艾夫纳先生居然真的改口了!

    (今天终于早点了,因为要调整时间,再次声明下,下个月更新不定时,见(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