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撞破

    ;二多刁月下旬的时候,女至(殿diàn)下高姿态的回到丫皮京洲,甘卸是的,没错,女王(殿diàn)下,基本上所有电影部的员工在私下里这样称呼安吉拉的。因为她在电影部没有职务却拥有者说一不二的权利!别的不说,这次受伤入院的消息一传开,皮克斯的股票立即下跌了数个百分点,可见她对皮克斯意味着什么。

    其实,安吉拉也清楚电影部内部流传着这个称号,可惜直到归直到却没什么办法,不知道到底是谁最先这样称呼她的。据说最早是从某个跳脱却又富有能力的剪辑师口中传出的。不过在她的“严刑拷打”下该剪轿师始终没有承认。既然这样,安吉拉也没有追查下去,了解她的人都知道,除了有时候在工作上会很严厉外一般都没什么大人物的模样,更不用说女王形象了,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然而,当她在休养了半年多后回到电影部,却变得有些名副其实了。

    “看看!看看这里!你们怎么会想到将这两个镜头剪辑到一起去,不仅缺少冲击力,转折也显得生硬。难道就不能在其中多加上一段?!”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上帝啊,我以为你对我的风格应该有所了解。可现在看起来你根本就是在玩!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剪辑啊,吉姆!”

    “一部电影有刨不是问题,任何作品都不可能没有刚,但要是处处都是昭而且还这么明显的话,都是这会是个好故事吗?会有观众喜欢吗?!”

    “从头来!从新剪辑!如果还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诸如此类的话带着一种狂暴的气息在剪辑室内回((荡dàng)dàng)着,让所有人都低垂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出。直到安吉拉离开之后,这种感觉依然困扰了他们许久。

    “安吉拉小姐“向来都是这样吗?”一个新加入的员工这样怯怯的问着吉姆。

    “嗯”有时候会这样。不过大多数时间里都很好说话”吉修大咧咧的摆了摆手,“不要担心她会杀了你。我敢打赌,她肯定是某些每月都会有的事(情qíng)来才会这么暴躁的。”

    虽然如此。在说出后面那句话的时候他还是缩着脖子回头看了看,确定安吉拉不会突然出现在(身shēn)后后才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继续工作。连他都这个样子,可想而知。安吉拉的狂暴程度达到了什么地步。

    不过,负责配乐的员工却不这么想,因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严肃认真的安吉拉。

    “这段还不错,紧张之中还带着一丝诡异,就是电子乐的成分稍微有些多。”安吉拉在仔细聆听了配乐之后如此说道,“当然,问题不在你们(身shēn)上,我没有在要求说清楚。我会尽快做出修改,你们也要尽快拿出自己的意见。”

    由此可见,吉姚的说法并不成立,那么卓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就这样吧,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然后让我一个人静一静。让别人来打搅我。”回到办公室,安吉拉之前的严苛和严肃就消失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一种无奈的疲惫。

    “如果有什么重要事(情qíng)呢?”艾莉捷点了点头后又这么问道。

    “你可以进来,其他人还是算了吧。”安吉拉一(屁pì)股坐在笑沙发上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看看始终带着淡然神色的艾莉捷,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愤恨。

    “你是不是很喜欢看到我处在现在这样的状况?”安吉拉忍不住语带讥讽的说道。

    已经走到门边的艾莉捷停住了脚步。她转过(身shēn)来仔细思考了下后点了点头:“是的。”

    安吉拉不由为之气结,她原本只是因为心(情qíng)烦躁才说了这么一句话,而且刚出口就后悔了,没想到的是艾莉捷居然这么不体量自己,火顿时噌噌的就上来了。

    安吉拉蓦地跳了起来从后面抱住了毫无防备的艾莉捷,然后嗷嗷嗷叫着将她掼在了沙发上,跟着压在艾莉捷上面捧着她的脸蛋露出恶狠狠的神色:“你很开心是吗?你很得意是吗?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是吗?!”

    “我得提醒你,安吉”让她压着的艾莉捷没有丝毫挣扎的意思,“你的底裤露出来了。”

    “胡说八道!我穿着裤怎么可能露出底裤!别想转移我的视线!”

    “我说的是实话,虽然你穿着长裤可没拉拉链,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刚刚好。”

    尖利的惨叫声顿时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安吉拉蓦地跳开急急忙忙的将拉链拉起。然后委屈而愤怒的瞪住了艾莉捷,通红着眼睛大有杀人灭口的意思。

    “别担心,从洗手间到办公室,一路上没别的人。”坐起来艾莉捷整理着衣服如此说道。

    安吉拉顿时垮了下来撇着嘴巴蹲在地上一言不发,那委屈的表(情qíng)看起来好像随时会哭出来了似的。艾菲捷没再说话,耸了耸肩后起(身shēn)往门口走去,直到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面后才又转了过来:“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着急,反正一切都已经摊开,妥协是迟早一,。

    说完,她就施施然的走了出去,门关上之后安吉拉才又跳起来对着空气一阵乱挥拳。这样的发泄毫无意义,所以她很快停住了自己的幼稚行为。叹了口气后回到办公桌后的位置上。拿起各种文件开始思考起《迷雾》的后期制作来。

    新电影的后期目前最为主要的工作只有两项,那就是剪辑与配乐。对于前者,安吉拉在住院休养期间已经放下大权让吉姆他们先剪辑一个版本出来,这样等她出院后就不可以参考着剪辑而不用从头来;至于后者,在(身shēn)体逐渐康复而新剧本的撰写也遇到瓶颈的时候也抽空写了不少。所以。如果全速运坐的话,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完全能搞定。

    不过从之前的(情qíng)况看,安吉拉似乎对吉姆他们的剪辑很不满意没有说配乐有问题大概还是因为被自己经手过。但真的是这样吗?

    安吉拉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文件丢到旁边边,往后一靠,倚在高背椅上唉声叹气起来。虽然她一直都想将注意力集中到后期上面来,可心思总会被分到别的地方去,每每想到这段时间的混乱她的心(情qíng)就非常不好。其实吉妖他们的剪辑在某些地方还是很不错的,安吉拉也知道这点。只是她的心(情qíng)实在有些糟糕,年是他们就成了代罪羔羊。

    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安吉拉看着天花板在心里喃喃说道。

    那天等她开车追了出后,娜塔莉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且怎么打电话都不接,最后她只好让保镖把车子开到了娜塔莉的租赁的小别墅外面守株待兔。这样一直等到太阳快落的时候,娜塔莉才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小别墅据她自己说,去海边吹了一下午风。

    安吉拉随即厚着脸皮上去纠缠。娜塔苕既没有赶她走也没有别的表示。虽然让她进屋了却始终是一副不冷不(热rè)的模样,而且在交谈的时候经常(性xìng)的将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去,让安吉拉苦笑连连头疼不止。

    更糟糕的是两人最开始在别墅外面纠缠的模样还被某个隐藏起来的记者拍到了,幸运的是第二天报纸的标题是“安吉拉和好友娜塔莉发生争吵”而不是“天使小姐疑似和娜塔莉同居”大概是因为拍到的那组照片上,她之前气急败坏之后讨好卖乖以及后来郁郁离开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情qíng)人之间的打(情qíng)骂俏。

    安吉拉也懒得管这些一一处在现在这种(情qíng)况中,就算真传出她和娜塔莉同居的消息,恐怕也管不了那备多了。娜塔莉虽然不冷不(热rè)的和她交谈,却不(允yǔn)许她在别墅里过夜。

    “好了,已经很晚了,你也该回去了家里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你呢。”那天她这么说着的时候语气里虽然带着轻松,眼神却明白无误的告诉安吉拉。如果她再敢厚脸皮的纠缠的话,她不介意拎着安吉拉到门口然后一脚狠狠踹在她的(屁pì)股上。

    安吉拉有那么几分钟很想用强的,当然,她还没蠢到那个地步,所以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郁郁离开了。

    不过娜塔莉也没说错,一回到别墅她立即受到了盛大的欢迎好吧。主要是凯拉、艾薇儿在闹腾,然后丽芙在旁边帮衬,凯特、杰西卡以及斯嘉丽虽然没有掺和,却都忍不住偷偷露着笑意。所以安吉拉即使心里有火也发作不得,更何况

    “是的,我承认,最开始那样说在很大程度上是想要给心一个好看。我也承认。在某种程度行我很嫉妒她小当然,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就不具体讨论了。我只想说,最开始有不代表一直都有,当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心里那畅快的感觉绝对不是因为胜过了我不想离开你,安吉。”在独处的时候凯拉这么对安吉拉说道,她停着自己的那平坦的(胸xiōng)膛双手叉腰的看着她,表(情qíng)严肃认真,眼睛更是眨也不眨。只是紧咬嘴唇的动作以及略带一丝不忿的眼神明显告诉对方,她并不是那么豁达。    “当然,我并不是那么心甘(情qíng)愿,没人会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ài)人,可是”…你就是这样可恶!”凯拉也知道自己的心态,所以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如果“如果当初在《星球大战》片场遇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会是这样的人。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甩你一个巴掌。但是现在,以后休想摆脱我!”

    “这没什么不好啊,大家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就是不怎么完整”丽芙面对安吉拉的问题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虽然不忿、不满、不甘心,可也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不是吗?我妈妈经常对我说,公平从来都是相对的。”

    你妈妈经常对你说?你又不是阿甘!郁闷的安吉拉很想这么问她,不过丽芙的下一句话随即将她噎了个半死。丽芙有些困惑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用不解的语气问道:“说来说去,最高兴的应该是你吧 为什么还跑来问我这种问题?”

    “既然大家都是如此,为什么我要例外?”艾薇儿给出的答案却不太相同,不过她虽然装出一副自己是随大流的样子,石二二间流露出来的窃喜和柔(情qíng)却出卖了她的感       或许是意识到了这点,她很快换了种口吻:“坦白的说,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敢在和我确定关耸后还和那么多女人的牵扯不断的话,早抡起吉他劈头盖脸的砸下去了,可是小

    说到这里,艾薇儿停顿片刻。凝视着安吉拉的眸子叹了口气:“安吉拉啊安吉拉,你为什么是安吉拉?”

    。我是不是该回答,艾薇儿啊艾薇儿,你为什么是艾薇儿?。安吉拉苦笑着双手一摊。

    面对她们的坚持    凯特、杰西卡还有斯嘉丽基本上不用询问了安吉拉还能说什么?她们已经做到这个地步放弃了那么多的东西,安吉拉还能说什么?可是娜塔荷这边她同样不能放弃。毕竟当初都已经求过婚了的。

    还好,娜塔莉并没有将她完全的拒之门外,虽然同样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看。每次都用那副不冷不(热rè)的表(情qíng)接待安吉拉。甚至当安吉拉在博客里宣称之前并没有和她吵架后小却对记者说什么“其实就是一些小争执。”结果被记者们炒作起来让安吉拉郁闷了许久。

    安吉拉当然不敢反驳或者另作说明,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理亏,而且从娜塔莉的行为来看,事(情qíng)似乎还有回旋的余地,让她出出气也好。至于记者,躲着就行了。凯特她们也对安吉拉的行为表示了理解。那天之后还是回到各自的家中给安吉拉留出了空间。

    可惜的是,无论安吉拉多么努力,娜塔莉始终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着实让她郁闷不已。加上总有记者围绕在(身shēn)边,心(情qíng)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该死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你又不说自己的看法,难道就这么一直拖下去么?”安吉拉爬在办公桌上,双手插进头发里一阵乱揉。一想到这段时间娜塔莉那客客气气的冷淡的表(情qíng),她心里就烦躁不已。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安吉拉有气无力的瞥了一眼,支起(身shēn)体靠在高背椅上懒洋洋的说了声:“请进。”

    “小看起来。你很悠闲。”随着开门的声音。一个非常熟悉的语气响了起来。

    仰着脑袋的安吉拉眨了眨眼睛,下一秒钟像(屁pì)股装了弹簧似的蹦了起来,眼睛睁得老大的看着进入办公室的人:“”。

    “我想,只是几天没见,你应该没有得失忆症。”娜塔莉依然是那副不冷不(热rè)的表(情qíng)。

    “当”当然没有!我只是”我只是有些吃惊。”安吉拉结结巴巴的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紧张和激动。娜塔莉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复杂。可惜忙着为她倒水的安吉拉没有看见。

    “这么意外?”在单人沙发上坐下的娜塔莉漫不经心的问道。

    “当然,这么多天来我一直都在担心”安吉拉撇起嘴巴露出委屈的神色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而且这也是这么多天来你首次主动来见我

    也不知道她那句话得罪了娜塔莉,娜塔莉忽然冷笑一声:“很抱歉,如果你记得的话,我今天到这里来是为了给你的后期做配音的

    。啊?”安吉拉顿时傻了眼。没等她再说话娜塔的就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我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希望你尽快过来监制,我还有别的事(情qíng)要做呢。”

    。等等”。安吉拉不由大急。慌忙冲上从后面抱住了娜塔莉。

    “放开娜塔莉顿时皱起眉头,扭动(身shēn)体轻轻挣扎了下。

    “不放!”安吉拉咬牙切齿的说道,突然的就下定决心,“今天不商量出个方案来,你休想离开这里!休想”。

    娜塔莉气极反笑:,“真让我意外,没想到你还是个无赖,安吉拉!”

    “无赖就无赖。总比这样拖着不解决要得多!”安吉拉仿佛也豁出去了,抱着娜塔莉一带,手脚并用居高临下的将她压在了单人沙发上。

    “可恶!你还是小孩子吗?!不能满足你,你就要用各种方法让自己满足是吗!”娜塔莉狂怒的扭动着(身shēn)体。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虽然被安吉拉按住挣扎不开,可双手还是可以动的,只是(情qíng)绪激动之下把握不好力度。    安吉拉一声不吭的,任凭娜塔莉在自己(身shēn)上捶打着,即使有时候真的很疼也强忍着不出声。直到娜塔莉的手肘忽然敲在了她右侧的(胸xiōng)线线面,安吉拉脸色一变终于痛哼了出来。

    娜塔蔚顿时一呆。仿佛也被她这声痛哼唤醒了。看了看安吉拉,又看了看自己刚才敲击的地方。怒气消散的同时又带上了一丝埋怨和心疼。

    两人就这样以奇怪的姿势扭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对方,直到

    “嘿,安吉,嘿,我刚刚想到一个很好的点子!”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吉姆福特一脸兴冲冲的模样闯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面带恼火的艾莉捷!

    稍微拖了点点,

    []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