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时间已过

    曰然安吉拉还在医院里呆着,离宗全恢复健康还有段但在对外宣布她的(身shēn)体正一天天的好起来后,这件可以说是震惊全美乃至世界的大事的(热rè)度终于开始回落了。

    可对于某些事(情qíng)来说这才刚刚开始,比如全美教育研究联合会以及全美家长教师联合会,已经开始再次将如何预防校园枪击案和生校园枪击案要如何应对的等等问题摆到了人们的面前。虽然在枪击案生之后,媒体就开始了这方面的讨论,但大规模大范围的讨论才刚,开始,而且由此还延伸到了关于控制枪支又或者学生心理辅导等方面。

    除此之外,凶手萨姆森已经被提起了公诉,但贝弗利山警察局的麻烦并没有消失,不管怎样,来迟了和的接造成安吉拉受伤已经被媒体和舆论坐实。哈金斯局长为此没少白头,而且他现在面对的还只是学生家长以及舆论和媒体的诘问,梅森家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说安吉拉的父母,她本人就是世界排名第三一曾当过几天第二  的级富豪,要是提起诉讪什么的,贝弗利山警察局大概也就完蛋了。

    不过让很多人意外的是,安吉拉通过律师放弃了追求警察的责任,按转述出来的话说就是警察们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她的受伤从本质上讲还是个意外。然而警察们并没有高兴太久,随即而来的事(情qíng)又让他们开始哭笑不得不知所措。安吉拉做出了更为惊人的举动,她居然通过自己的律师向法官为萨姆森求(情qíng)!

    “我认为这次事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社会问题,所以并不能完全让萨姆森一个人承担,在那短短的对峙的几分钟里,我可以看出他并不想要这样。而且在生事件之前我也和他有过交谈,那个时候他还是有理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的处在极端(情qíng)况。如果警察再稍微晚上几分钟到来的话,我有劝的把握说服他放下枪。所以希望陪审团能酌(情qíng)考虑,给萨姚森一个更的公正的判决

    这就是安吉拉的原话,事实上她在医院来做的口供就已经或多或少有些偏向萨姆森,也难怪警察们会郁闷,原来不追究他们责任是因为这个。

    消息披露出来后顿时引起一片哗然,不少人都认为她过于善良,不应该对(射shè)伤她的那个人抱以同(情qíng),其中也不乏一些急不可待想要冷嘲(热rè)讽的家伙。

    “我对天使小姐的记忆力表示惊讶,她似乎已经忘了是谁几周前将她送进医院的。萨姆森需要公正,可那些因此受伤的学生同样需要公正!是的,安吉拉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但也只是受害者之一。她应该听听别的意见,而不是以自己的(身shēn)份给陪审团施压这是某小报上面的文章。

    不过大多数人只是表示的不解,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安吉拉会为凶手求(情qíng)。这种不解大约持续了五、六天,随着萨姚森的单亲家庭(情qíng)况以及在学校里的种种遭遇被媒体披露出来后,公众舆论就开始慢慢有了转向的征兆,然后安吉拉的博客再次进行了更新。

    “我不是什么英雄,也无意借这个(身shēn)份来施压,我能在枪口面前保持镇静不代表我不会害怕,我只是做了大部分人下意识里会做的事(情qíng),这并不值得过多的夸耀。萨姚森必须要受到审判,这是毫无疑问的。他的行为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性xìng)的影响,为了法律的尊严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他必须受到审判。但同样的。这样的审判必须是客观的公正的,不被舆论所左右不被主观(情qíng)绪所干扰,这同样是为了法律的尊严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

    这篇博文推出后,关于枪击事件的讨论越来越杂乱,各种话题不断的冒出来。虽然有人讥讽安吉拉虚伪做作,但多数人还是称赞有加。

    “我认为她说的是事实,这确实是个社会问题,不能完全归罪于萨姚森。当然。他触犯法律的行为必须得到严惩。    ”家长教师联合会的一位干事如此说道。

    很多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天使小姐会如此大费周章的为一个枪击犯辩解,其实这个问题就连安吉拉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在说服母亲不要插手时候这样说过:,“我不恨他,他只是”,很可怜,如果交换位置的话。处在那个环境中,我可能也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事(情qíng)来

    也许是因为这样,也许是因为让她想到了前世的某些片段,然安吉拉起了为他辩解的念头。当然,这些都是都是建立在枪击事件中没人死亡的基础上,不得不说这是件非常的幸运的事(情qíng),虽然萨姆森开了几十枪并且打中了7、8个人,但并没有打中要害,有几个也像安吉拉这样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可最终都被抢救了过来,很多人都称之为奇迹。

    也正因如此,安吉拉才会大胆的为之辩护,如果有人因为枪击(身shēn)亡的话无论如何她都不敢开口,那个时候国民偶像的(身shēn)份会让她被唾沫星子淹死。

    不管怎样,她现在还是伤员还需要休养,虽然很多记者想要从她口中挖出点消息,却只是止步于医院门口。虽然有几个胆大的混了进来。现!后随即遭到了报社的解雇然后被医院方面提出  系于为什么就不用多说了  所以很多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外面抽空拍个一两张照异,再说在外面拍到的照片也很颇新闻价值,不少知名人士都曾来探望过这位好莱坞的天使小姐,说不定就能拍到什么重要的画面呢。

    敲了敲门,艾莉捷走进了厨房:“凯特已经到了,还要多久,安妮?”

    “让她再等上 扮钟。”安妮揭开罐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知道,这可是件艰难的工作,我着她一刻都不想多呆,恨不得马上就到安吉拉(身shēn)边去然后留在那里哪都不去。”艾莉捷撇了撇嘴巴。

    “好了,莉莉。”安妮转过(身shēn)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我们其实都一样,所以”不要用这种话来掩饰自己的感受好吗?”

    艾莉捷偏过脑袋沉默了几秒钟,忽然开口说道:“安妮,我想换份工作了。”

    “换份工作?为什么?”安妮微微有些吃惊,但眼中同时闪过一丝了然,“好吧,我没意见,只要安吉也同意就可以了  你想要好了要做什各吗?”

    艾莉姨张了张嘴巴,难得的露出恼火的神色,忿忿的瞪了安妮一眼后有些挫败的说道:“好吧好吧。我确实想要你开口挽留我,我觉得这样可以让我好过些。”

    说道这里她叹了口气:“我从来没有像那几天那样,即使是年前也没有过”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仿佛随时可能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仿佛将来再也看不到光亮,哪怕有你在(身shēn)边依然浑浑噩噩的,”该死的,我才不是为某个人而活着呢!”

    安妮看着难道表露自己的感(情qíng)的艾莉捷想笑又不敢笑,她在心里悠悠的叹了口气。自己那几天何尝不是这样呢,哪怕怀里紧抱着莉莉依然感觉不到温暖依然迷茫不已,如果安吉从此不再醒来自己还可以做什么呢?    “有些事(情qíng)就这样,在失去活着即将失去的时候才会明白它的重要(性xìng)。”一个声音在艾莉姨(身shēn)后响起。凯特出现在了厨房门口。她看看安妮又看看莉莉,然后耸肩摊开双手:“我不是有意要偷听的,在外面等了许久都不见莉莉出来所以就找了进来。”

    虽然凯特神色自若看起来很正常,善于察言观色的艾莉捷还是从她眼中捕捉到了一丝无奈和一丝无所谓。艾莉捷想要开口解释,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不管怎样即使大家不知道,可她和安吉拉上过(床chuáng)一虽然只有一次  却是事实,而且她留给大家的样子向来都是冷若冰霜,很少有(情qíng)绪大幅度起伏的时候,能让她如此表白的人在她心里有着什么样的位置用膝盖想也能想出来。

    见鬼,你这个混蛋,连不在面前都可以让我感到困扰!艾莉捷在心里抱怨着说道。正在她打算无论如何都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安妮忽然想起什么的吸着鼻子用力闻了闻,然后惊叫了起来:“糟糕,过时间了!”

    她急急忙忙的关上了炉火,揭开盖子后用汤勺盛了点放进嘴巴,跟着哀叹了声:“哦,该死。火候太过,味道不是很好,浓得有些过了。”

    “是吗?”艾莉捷走了过来。拿过勺子也盛了点尝了尝,“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啊?”

    “你又不是安吉拉,没有那张挑食的嘴,又怎么可能尝得出来。”安妮有些丧气的说道,“她可是从我开始学着做的时候就在品尝了,稍微出点问题都会知道的。”

    “那又怎样?”艾莉捷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有你亲手”那个贷汤给她喝,已经很不错了,难道还好意思在这上面说说三道四?”

    说到这里她挑了挑眉,随即意识到自己这番话少不得又要被凯特误会,凯特到这里来的时候可正带着亲手做的鱼卷儿。

    不过凯特和之前一样,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说:“就这样吧,我想安吉拉不会过于挑别的。当然,你要想重新做的话也可以,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好吧,就这样吧,但愿她不会在电话上抱怨什么。”安妮叹了口气又露出了一丝笑容,仿佛已经接到了安吉拉牢(骚sāo)的电话,并没有在乎(身shēn)边的凯特的感受。

    她很快将贷好的汤装进了保温桶交给了凯特,凯特也没多话 对两人点了点头后离开了厨房。走出好长一段距离后,艾莉捷才从后面追了上面:“凯特。”

    “怎么了?”凯特转过(身shēn)来。

    “嗯”我不希望你误会什么”艾莉捷踌躇了下后这样说道 “我和安妮是一对    我承认我们和安吉的关系很特别,但不会是那种关系。”

    凯特有些愕然的眨了眨眼睛,然后笑了起来:“我想,我对于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清楚的,毕竟我已经在这里住了不止一天两天,对吗?”

    艾莉捷凝视了她的眼睛半晌最后耸了耸肩膀:“那么就这样吧。”

    犹豫了下她才又压低声音的…”!“不管怎样,切都坏没结束,所以你怀有机

    说完她转(身shēn)就走,也不管凯特是什么反应,同时在心里哀叹自己又自作多(情qíng)了,为什么自己和平时不一样了?难道是因为安吉进了医院不在(身shēn)边吗?

    凯特在原地楞了好几分钟,伸手掠了掠耳际的长后才叹息着往外走去,到动汽车准备离开别墅的时候她都还有些恍惚。在安吉拉昏迷的那六天里,那种焦躁不安天昏地暗仿佛可能失去一切的感觉让她痛苦了许久,就像艾莉姨之前说的那样,整夜整夜的失眠不喝个烂醉是无法入睡的,害怕第二天醒来就会听到安吉拉离去的消息。

    那几天里她憔悴了不少,事实上不止她,其他人,杰西卡、娜塔莉、丽芙等等都失去了平时的光鲜亮丽,每天顶着黑眼圈在房外面徘徊一每天 小时的探视时间都让给了(爱ài)琳娜,她们只能在门口看着。

    凯特都还记得那天接到(爱ài)琳娜的电话时,那种软倒在地上喜极而泣的感谢上帝将安吉拉还回来的感觉。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安吉拉一天天的好起来后,她也越来越纠结。凯特不是傻瓜,而且安吉拉的掩饰也做得很糟糕,原本她准备好了接受安吉拉的选择,既然当初大家约定好了,自然就不应该反悔。可枪击事件生后,凯特才现自己做好的准备根本没用,在得知消息后她那自认为已经可以抵抗一切不好消息的心房瞬间就崩塌了。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对某些事(情qíng)非常的敏感,比如之前听到艾莉姨的表白后有了异样的反应,浑然忘了自己是了解她们的,还好她一只克制着自己没有让(情qíng)绪外露。

    还有机会吗?真的还有机会吗?开着汽车的凯特默默的想着,一想到此刻陪在安告拉(身shēn)边的人她就忍不住想要叹气。时间”已经过了。

    就在凯特驾车赶来的时候,在医院的安吉拉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安吉拉小姐!你不能在外面呆太久!”护士长怒气勃勃的拦住了在走廊上溜达的安吉拉,跟着又生气的瞪住挽,住她的娜塔莉:“娜塔莉小姐,我想关于这点应该有护士对你说明!”

    “好了,詹娜女士,是我的错,是我强迫心带我出来的,请不要责怪她好吗?”安吉拉在娜塔莉开口前接过了话头,带着一副乖巧的笑容。

    护士长翻了翻眼睛完全不脾气来,只好警告的说道:“如果再有下次,我保证向院长申请小(禁jìn)止任何人探视!而现在,立即回到你的病房里去。”

    安吉拉暗地里吐了吐舌头,在娜塔莉的搀扶下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自召的病房。

    “我刚才就跟你说了,已经走得太多,可你偏偏不听。”回到房间娜塔莉就抱怨了起来。

    “别这样嘛,总是躺在(床chuáng)上会生(诱yòu)的。”安吉拉用可怜兮兮的表(情qíng)说道。

    “你每天都有活动的时间。”娜塔莉毫不客气的揭穿了她的伪装。

    “可那点时间怎么够啊。”安吉拉郁闷的说道。

    从入院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伤口恢复的还算理想,只是(身shēn)体依旧虚弱,不能有过多的活动,大部分时间都还得在(床chuáng)上躺着。对于安吉拉来说这实在太糟糕了,如果是前世的话她倒是不介意在房间里宅上半年,可现在怎么都不习惯。

    “要是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长成小胖妞的,昨天我照镜子的时候吓了一跳,脸好像变圆了许多。”安吉拉又开始抱怨了起来。

    “你怎么可能长成小胖妞,你不是宣称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吗?”娜塔莉轻哼了声。

    “这个很难说啊,天知道哪天会不会突然变胖,变成(肉ròu)球了。”安吉拉皱起眉头嘟起嘴巴捏着自己的脸蛋装着可(爱ài),“那个时候你还会要我吗?”

    “当然”娜塔莉想都没想的脱口而出,“我可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再说

    说到这里她忽然闭上了嘴巴,安吉拉也没再说话,后面的内容是什么她们都很清楚,随着这过去的两个月,当初约定的(日rì)期早已经过了,只是无论安吉拉还是娜塔莉又或者凯特、杰西卡、斯嘉丽等等,都没有提起过。

    “对了,我最近看了一部很有趣的电影”沉默了几秒后安吉拉忽然说起了别的事(情qíng),“非常有趣小场景局限在了一间屋子里,总共7、8个角色,整个故事完全靠对话来推动,一口气看下来有种很奇妙的轻松感。”

    说着她拿过放在(床chuáng)头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后找了起来。

    “听像是《十二怒汉》。”娜塔莉也顺着她改变了话题。

    “事实上,导演应该是从《十二怒汉》中得到了灵感”安吉拉说着将电脑屏幕放到了娜塔莉的面前,“就是这个,《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在群里被人批得太早,值得大书的其她人的感受一笔带过”郁闷中”刚旧旧口阳…8渔书凹不样的体验!

    [   .]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