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休养中

    ,一使一姐在昏迷了差不多六天后终干脱离危险醒来了旧着四通达的网络以及媒体迅的传遍了全世界,那些(日rì)夜点着蜡烛为她祈祷着的人们终于松了口气并为此欢欣鼓舞。无论公众还是是舆论在这个时候都非常一致的表示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qíng),至于那些逢安吉拉必反的人,最开始的时候这些人还在拐弯抹角的猜测着什么,等那段录像布到网上后立即闭口不言。

    就连贝弗利山警察局的警察们也连连在(胸xiōng)口划着十字架,感谢上帝没有将安吉拉召唤回去,这段时候他们天天反复被人诟病,从接到报警到赶到现场等一系列的行动无不被人们拿到放大镜下面指指点点,承受的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要是安吉拉真的因为枪击事件而死亡的话,恐怕不少人都会因此而到霉的。

    据小道消息称,制造这次校园枪击案的凶手,被羁押在看守所后一直一言不保持沉默的萨姆森拉提法,在听到安吉拉脱离危险后曾欣喜的大喊大叫,结果被误会的警察好好收拾了下。这条消息传出后立即有自称是枪击案的目击者在网上爆料称,萨姆森在押走时神态十分的沮丧,而且在最开始被制服的时候一个劲的大喊“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他真的在忏悔的话,那么就老老实实的上电刑椅去!”有人这么留言道。

    “很显然,安吉拉的魅力无人可挡,连凶手都为之感动。”也有人这么留言道。

    但不管这些留言是愤怒的宣泄还是善意的调侃,人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之前沉重的氛围扭转过来然后继续为安吉拉祈祷,希望她能尽快的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愿望是好的,可现实却并不会因为愿望的美好而有所改变,安吉拉虽然目前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并离开了房,可根据医生估计她至少还要在医院里呆上半年甚至8个月!

    枪伤可不是那么容易好的,即使安吉拉很幸运的既没有伤到肺也没有伤到肝,可要好起来依然是需要时间的,那种中了几十颗子弹还可以生龙活虎的抗起机枪大肆收割敌人的(情qíng)景也只会出现在电影或者战场上。加上她失血过多,抵抗力降低,诸如低烧什么的并症将会伴随她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没有半年时间休想好起来。

    “杰西,可以将窗帘拉拢些吗?阳光稍微有些刺眼。”躺在病(床chuáng)上的安吉拉用软软的语气说道,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但同时也显得更加的惹人怜(爱ài),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楼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

    “好的,马上就来。”为她整理着东西的杰西卡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快步走到窗户前面讲窗帘拉了少许到中间,“这样行了吗?”

    “就是这样,非常好,谢谢你,杰西,你真贴心。”安吉拉的语气带上了一点调笑。

    “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啊。你是病人嘛。”杰西卡只是耸了耸肩,还了个温柔的笑容,然后有些奇怪的伸手在呆的安吉拉面前挥了挥手:“怎么了?”

    “哦”没什么”回过神来的安吉拉摇了摇头,然后又歪着脑袋看着杰西卡,“只是”你刚才那句话”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当然听到过,这种话我们对你说了可不止一次!”杰西卡忽然有些生气的叉起了腰。

    “嘿嘿嘿,我不过多说了一句话而已。不用这样吧。”安吉拉赶紧叫道,因为伤口还在愈合当中,挥胳膊这种动作都让她费了好大的劲。

    “不用这样?那要怎么?”杰西卡忽然激动了起来,“我们说过的话你真的听过吗?我们的感受你真的在意过吗?!你知不知道,我们差点就失去你了!”

    杰西卡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这几天已经见识了太多这样的表(情qíng)的安吉拉在感动的同时也有些头疼。为了防止出现大同小异的宣讲她立即使出了自己的绝招    先是动了动(身shēn)体看似想要坐起来,然后面露痛苦之色出一声轻哼。

    “安吉,你没事吧!”吃了一惊的杰西卡立即上前紧张而小心的抓住了她的肩膀。

    “没,,没事,大概扯到伤口了。”安吉拉苦着脸蛋说道,随即又挤出个安慰的笑容。

    “真的吗?”杰西卡有些怀疑的向下看了看,可惜隔着被子和衣服什么都看不见。

    “要我叫医生吗?”杰西卡继续问道。    “不,不用,等拉姆顿医生过来巡查时我会跟他说明(情qíng)况的,该死,我要这样躺多少(日rì)子。”安吉拉的语气中全是抱怨,刚才在表演的时候有些过火还真的牵扯到了伤口,如果不是怕杰西卡担心,她已经呲牙咧嘴的叫唤起来了。

    “还不你自找的,打开门现没人就赶紧关门,为什么还要犹豫?!”杰西卡又变得激动了,“还有那些学生,怎么会想到开门!这些在预防枪击事件的手册上都有写的!”

    “好了,杰西,大家在那种(情qíng)况下即使保持镇定也很难做出正确的决定”安吉拉苦笑着说道,“好了,杰西,我们可以不说

    杰西卡张了张嘴,最后轻叹了口气,双手搂住了安吉拉的脖子,将脑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后上半(身shēn)靠了过来。安吉拉也没再说话,只是抓住杰西卡的手默默的感受着。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依偎着什么话都没说的任凭时间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许只是几分钟也许是几个小时  在门口响起一声低呼后,杰西卡才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她红着脸蛋略了略耳机的丝,又狠狠瞪了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的安吉拉,这才惴惴不安的转过头去。看清楚来着后。杰西卡顿时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些不是滋味。

    “需要我  ”门口拿着一把鲜花的蕾切儿做了个彼此都明白的手势,她里面穿着体恤和贴腿裤,下面是一双棕色的长筒靴,穿着米色的得体的风衣,让她看起来颇具风韵。

    “不,不用”杰西卡忙站起来想要解释,“我们只是”我们只是”

    眼件她卡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蕾切儿忙偷笑着打断道:“好了,我知道了。”

    杰西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蛋,然后想到什么的问道:“你代替凯特”

    “是的。”蕾切儿点了点头,然后小小的纠正了下:“实际上是凯特要我来的。”

    杰西卡差点没笑出来,还好她即使的捂住了嘴,然后揉了揉仿佛这个动作很自然。看在眼里的蕾切儿什么也没说,目光随即落在了躺在(床chuáng)上神色有些古怪的安吉拉(身shēn)上。

    “好吧,那么我就先走了,她就交给你了。”杰西卡知趣的收拾起了东西,然后走到安吉拉面前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后最终没能忍住,又向下吻了吻她的唇瓣。

    “我走了,尽快好起来吧,安吉。”杰西卡柔声说道。

    “别担心,几个月之后我就会像以前那样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了。”安吉拉宽慰的说道。

    杰西卡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伸手掠了掠安吉拉的额前的丝后,再次俯(身shēn)吻了吻她的唇瓣,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病房。

    “她很(爱ài)你。”蕾切儿目送着她离开后忽然这么说了句。

    安吉拉轻咳了声,然后用嗔怪的语气说道:“你要在门口永远的站下去吗?”

    蕾切儿微微一笑,走了进来随手将房门关上:“我不知道要带什么来看你,所以就买了一束百合,不过”看起来你这里不需要多余的花  ”

    虽然 口病房的空间很大。虽然邮病房里不(允yǔn)许过多的放置别的东西,可这里依然摆满各种各样的,诸如花束、信件、明信片以及小礼盒之类的东西。这些基本上都是呕送来的,安吉拉自然不可能随便丢出去,只好临时的摆放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后再让人拿走。几乎每个来探视她的人都被她((逼bī)bī)着帮忙拆看过旧的信件,然后大声的朗读一些写得非常(肉ròu)麻的话,甚至连妈妈都这样一  现在不能做剧烈活动以及要尊重每一位关心她的呕可是个两个非常好的借口。

    “怎么会,右边角落花瓶里的花该换了,你可以将百合放到那去。”安吉拉努了努嘴。

    蕾切儿依言将右边角落花瓶中的花取了出来小心的放到一边。将里面的水到掉又清洗的一遍后才将带来的百合花放了进去。跟着又仔细的摆弄了下,将花朵儿弄出了个好看的造型后才算停了手把花瓶放回了原地。

    “很好看,真没想到你还懂得插花?”安吉拉看着那束花这样说道。

    “我不懂,虽然以前在家里当过一段时间的园丁,这样摆弄只是单纯的觉得比较好看。”蕾切儿耸了耸肩,将之前取出来的已经枯萎的花朵细心的收拾了下放进了垃圾桶中。

    然后,房间里沉默了下来,安吉拉看着蕾切儿的背影,蕾切儿看着垃圾桶里枯萎的花朵,都不知道该对对方说什么。

    这种氨围保持了许久后才由安吉拉打破:“说起来,这还是你第一次来看我吧?”

    “第三次了,前两天次来的时候你都在睡觉。”蕾切儿淡淡的回答道。

    “嗯”那是因为需要通过长时间睡觉来减少(身shēn)体的消耗。这样恢复起来能稍微快上一点”安吉拉说着有些夸张的撇了撇嘴,“坏处就是睡得太多的话,有时候会半夜醒来,然后一个人无聊的躺在(床chuáng)上看着天花板愣。”    蕾切儿轻笑了声,终于转了过来,安吉拉也笑了起来:“对了,最近你在做什么。”

    “最近?”蕾切儿偏过脑袋回忆了下,“老样子,挑角色选剧本,看见合适的或者自己的喜欢的就去试镜,制片方也觉得可以的话就正式出演。”

    顿了顿她露出个意味不明的带点自嘲笑容:“说起来,我一直都没感谢你呢。”

    “啊?”安吉拉楞了楞,随即明白了过来,“哦,这没什么,我只是向詹婶斯推荐了你,如果你本(身shēn)没有能力的话,他也不会挑中你的,对吗?”

    “不知这些呢。”蕾切儿这么说了一句后不再开口,眼神也开始游戈起来。”,她的意思的安吉拉顿时也变得有此扭捏和尴尬,她火当初在罗萨里托的那几个夜晚。

    还好蕾切儿这时转换话题的问道:“那么你呢?哦,我是说。你现在什么躺在医院里什么都做不了”我是说  ,我是说,你的工作可能因此彻底搁置

    看着她那因为不知道还怎样说而郁闷的样子,安吉拉不由笑了出来:“没关系,这是事实,不仅新电影的剪辑工作被延迟,新专辑的售也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qíng),歌迷们大概非常生气吧?还好他们都表示了理解,要不还真没办法

    “如果这样都不能理解了,那他们就不是你的呕了蕾切儿笑着回了一句。

    安吉拉勉强耸了耸肩:“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虽然以前我很好的调节着休息和工作的时间,但像现在这样一次(性xìng)要休息半年以上的(情qíng)况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也不错?”蕾切儿挑了挑眉,语气忽然生了变化,“你认为这样躺在这里很不错?”

    “嗯”安吉拉忽然有种气闷的感觉,怎么每个人在谈到这个问题上面都是一副大同小异的神色,拜托,自己明明是在开玩笑好不好!

    蕾切儿大概也看出了她的郁闷所以没有继续说下去,停顿了几秒钟后才又叹了口气:“说起来,”我真的很惊讶呢

    “惊讶?”安吉拉讶异的挑了挑眉,“惊讶什么?”

    但她随即反应了过来,有些自嘲的笑笑:“觉得我不是那种人?其实我当时什么想法都没有,关门阻止他进去以及说服他放下枪都不过是下意识的反应。说实话,我现在都有些后怕,他的枪抵在我额头上的时候万一走火的话

    “不”蕾切儿急急的叫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听见你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那种时间仿佛凝固的感觉,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感觉,我向来以为我对你恨大于(爱ài),但是”。

    她摊了摊手没再继续说下去,安吉拉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房间里面流淌着一种微妙的氛围。

    “我犯过很多错误”安吉拉轻声开了口,“有些可以被原谅,有些不可以被原谅,幸运的是那些可以被原谅的已经被原谅了,那些不可以被原谅的也已经被原谅了。

    虽然我还在彷徨不知道该做怎样的决定,但在那之并我不能再犯错了。”

    说完,不等蕾切儿接口。安吉拉忽然的就转换了话题:“能不能让我坐得再,蕾切儿?我还有些事(情qíng)要做。”

    “当然没问题回过神来的蕾切儿走到(床chuáng)边,让上面半截(床chuáng)垫升得更起来了些。    “谢谢,现在再帮我把电脑拿过来好吗?”安吉拉又努了努嘴巴。

    “然后呢?”蕾切儿将电脑拿过来摆正姿势放了安吉拉的面前。

    “请帮我登陆到我的博客,然后我口述你打字安吉拉继续说道。

    “哦?”蕾切儿看着她挑了挑眉,“我认为你完全可以自己来,不是吗?”

    “被这样,蕾切儿,只是帮我打篇文章而已,花不了多少时间的,而且这样也可以让我更好更快的恢复”安吉拉懒洋洋的回答道。,“大家都这样帮过我,你也不会例外,对吗?”

    “好吧”蕾切儿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么”先要怎么登陆?。

    在安吉拉的指挥和口述下,蕾切儿很快登陆她的博客帮忙敲起文章来。没什么新的东西,基本上就是,“感谢大家的支持,现在正在恢复中请不要担心”之类的,然后表示因为自己现在不好多动这篇文章依然由人代打,不过相信很快自己就能亲自动字了。

    不得不说安吉拉的人气十足,虽然都是些千篇一律的东西,刚更新立即就有了数条留言在下面。同时是千篇一律的祝福话语,但也可以说明有多少人在关注她的博客。

    “我在想,如果你不能尽快好起来,甚至干脆恶化再次陷入昏迷的话,你的6川会不会把医院给拆了。”蕾切儿刷新着页面,半是感慨半是调侃的说道。

    “我从不做这种猜测,这毫无意义安吉拉哼哼说道,正要调笑几句却随着病房门的打开而脸色大变。

    “怎么了?。蕾切儿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推着小车进来的护士,又看了看绷紧(身shēn)体微微颤抖着的安吉拉。

    “别担心,安吉拉小姐,不会有事的。请放松进来的护士用宽慰的语气说道,显然对安吉拉的(情qíng)况已经司空见惯。

    “我在放松,可是我放松不了。”安吉拉几乎是带着哭腔说道,在护士将液体拿出来后不仅闭上了眼睛连五官都扭在一起了。

    看着这一切的蕾切儿不由张大了嘴巴。好半晌才强忍笑意的问:,“安吉”,你晕针?!”

    嗯”有些”算了,还是不说了吧  ,

    [   .]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