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突发事件

    儿鬼。连梅维都现了,吊然知道她的观察力很敏铠。川及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安吉拉依然有些耿耿于怀。因为,连没怎么在剧组呆过的梅维丝都看出来了,那凯特她们几乎是”哎,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qíng)。

    安吉拉将目光投向车窗外有些烦恼的想着,回想起来,这段时间虽然她们对她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改变,可她还是觉察到了一丝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安吉拉说不清楚,她的直觉是这样告诉她的,尤其是在独立(日rì)的派对之后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就在她思绪面克边际的游((荡dàng)dàng)着的时候。汽车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巴克特从副驾驶下来为她打开了车门:“我们到了,安吉拉小姐

    “谢谢,巴克特。”安吉拉点了点头又稍微整理了下衣服后才跨出了车门,她简简单单的穿着牛仔裤和休闲体恤,大波浪柔顺的垂在肩膀上,既然没有刻意的打扮也没有刻意的掩饰,这让她看起来有种自然的美丽。

    四周的尖叫免不了的响了起来,虽然安吉拉叮嘱了校方不要过多的宣传此事,但既然她答应了到学校进行演讲,又怎么可能不被学生知道?

    韦伯高中大约是半个月前来邀请的。希望安吉拉能到学校来进行一次演讲。安吉拉考虑再三答应了下来,虽然高中时期和大学差不多三天两头的请假,可她对韦伯高中还是有着感(情qíng)的。特别是电影社,《女巫布莱尔》可是在这里出品的。

    可是她又不想在礼堂里演讲,一来她实在没什么好讲的,二来她也不喜欢站在礼堂里演讲,所以考虑再三后希望楼方将演讲改为到电影社做一次简单交流。

    韦伯高中方面立即一口答应了下来,在这之前他们已经邀请过三四次了,可得到了从来都是安吉拉的婉拒。倒不是安吉拉故作矜持,韦伯高中每次出邀请的时候她总是在忙,所幸校方对这些也有所了解。并没有抱怨过什么。自然而然的,当他们再次出邀请时安吉拉也就答应了下来,同样的,她有什么要求校方也会尽量答应。

    尖叫声此起彼伏,原本还算安静的校园宛如水珠落入了沸腾的油锅,噼里啪啦的就响开了。学生虽然知道安吉拉要来学校要到电影社来进行交流,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面对突然出现的安吉拉自然是惊喜万分加无比兴奋。

    美国人尤其是美国青年,对安吉拉的崇拜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国民偶像这个称号不是随便可以戴的。别看网络中的街拍那么多,能在街上或是别的什么地方见到安吉拉的几率实在太低,加上安吉拉自己也在博客里也承认对乔装打扮很有一(套tào),有时候和别人擦肩而过也不不会被认出,所以他们会有如此(热rè)烈的反应。

    更何况这里可是韦伯高中,安吉拉的母校,不少人都以(身shēn)为天使小姐的校友为荣,这次她到电影社做简单交流的事(情qíng)传开后,申请表格顿时塞满了电影社的所有柜子。即使知道这只是暂时现象,其他学生团体、俱乐部依然忍不住有些吃味。平时就是学生最想去的社团也就罢了现在都还这样,实在是太,吃味归吃味,他们也无可奈何,谁让安吉拉在电影社呆过?还带着成员制作了一部史上成本和票房反比最高的电影。

    随着学生们相互转短信,才走了大约 四来英尺,安吉拉就被闻讯而来的学生团团围住,拍照的拍照,要签名的要签名,还有不少人挥舞着胳膊嚷嚷着想要和她握个手。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qíng)况,安吉拉还是免不了要在心里苦笑两声。面

    还好,在保镖们以及学校的保安们的护卫下,抽空签了几个名后安吉拉顺利的来到了号大楼。不过就在她准备进入的时候,有人和她的保镖生了点小摩擦,一个看起来似乎十七、八岁的男青年想要冲到她(身shēn)边但是被巴克特牢牢抓住,如果不是现场人太多的话,说不定已经被放倒在地上了。

    “嘿,生什么事了?,小眼看青年对巴克特怒目而视就要爆冲突。安吉拉忙插了进去,“放开他吧,巴克特,不会出什么事(情qíng)的。”

    巴克特依言放开了男青年,但还是用警慢的目光看着她,安吉拉微微摇了摇头后对青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请问有什么事吗?。

    刚刚还一脸(阴yīn)郁和愤恨的青年立即涨红了脸,眼睛躲躲闪闪的不敢和安吉拉对视,吭哧了半晌后才有些结巴的说道:“可以,,可以给我签个,,签个名吗?”

    安吉拉失笑着摇了摇头,主动接过了他拿在手中的笔和小本:“当然没问题,其实你不应该这样强行过来,我的保镖有时候警惕得过头了点。”

    青年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挤出了个勉强的笑容,然后将脑袋低了下去。这时,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附近传来:“萨拇森,你这个蠢货,不行就给我滚回来”。

    安吉拉有些愕然的循声望去,大阶下面站了差不多二、四高高壮壮的青年,穿着美式屐孙训队服正对着自己这边指指点点,全用轻蔑的神色看着安吉拉面前的青年,在安吉拉的视线投(射shè)过去后随即变成了崇拜。

    看看他们高鼻深目的典型西方人轮靡又看看眼前萨姆森那明显混血的面孔,安吉拉大致猜到了一些东西,不过她也做不了什么只好再心里轻叹口气,翻开本子问道:“那么,需要我具体的为你们写些什么呢?。

    “嗯?”叫萨姆森的青年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仿佛松了口气的说道:“请,,请写:祝愿雄狮队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耀眼夺目。就这样,拜托

    “好的,那么安吉拉迅将他口中所说的写在本子上面,顺便还称赞他们比以前的韦伯高中雄狮队更为出色。

    当然,实际上她心里对这些家伙并不以为然,韦伯高中雄狮队确实有过辉煌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qíng)了,安吉拉在校期间雄狮队在高中联赛中被别的队伍蹂躏得惨不忍睹,如果不是美式足球属于国民运动的话,说不定雄狮队早就不复存在了。虽然已经离开学校有不少时间了。可通过之前学生对这些美式足球队队员们不满的态度就可以猜到一些现况,真不知道这些家伙的自大和嚣张从哪来的。

    踢美式足球的家伙果然都是一些头脑简单的家伙吗?写写画画着的安吉拉这样腹诽道,她不由膘了面前的萨姆森一眼,然后有些不安的挑了挑眉。面前的萨拇森正偷偷看着不远处说笑着的足球队队员,只是他神色一片(阴yīn)冷,眼睛里面似乎有什么狂暴的东西在翻滚,似乎想要打破狂抬冲出来似的。

    虽然这感觉很短暂,但安吉拉还是可以肯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显然”生过很多不好的事(情qíng)。不过这样的事(情qíng)实在太平常了,全美几千几万所高中每天都会上演,只要不闹出大乱子来,校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公立学生比私立学生更糟糕。

    安吉拉暗叹口气,将写好的本子交换到幕姆森手中:“好了

    “谢谢。”萨拇森依然挤着勉强的笑容点了点头,他转过(身shēn)去正要离开,却忽然被安吉拉叫住了:“萨姆森,你是叫萨姆森,对吗?”

    青年有些意夕小和愕然的回过又来,安吉拉温和的笑了笑,斟酌了下词句后才开了口:“会好起来的。糟糕的事(情qíng),,不会永远存在,我相信。”

    鼻婶森愣愣的看着安吉拉,丝毫没有理会那些人因为不耐烦而再次叫了起来的人,良久之后他才微微点了点头,有些感激的低声说道:“谢谢

    安吉拉同样点了点头,然后在保镖们的簇拥下进了大楼,就在进去的瞬间她特意扭头看了看外面,回到足球队员中间的萨姆森正被某个家伙用胳膊夹颈项摆布,其他人则抓着签过名的本子大声欢呼。

    白痴。她忍不住在心里这么骂了一句却也无可奈何。来到三楼离电影社越来越近了后,她忽然对巴克特说道:“你才才不该那么对他

    巴克特扬了扬眉毛,好几秒后才道:“直觉告诉我他很危险

    “可有些事(情qíng)不能凭直觉去做。

    ”安吉拉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

    巴克特不再说话,他一直以来也很少说话。安吉拉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到了电影社的门口后才这样说道:“这样吧,你们就不用呆在这里了,到学校外面去吧

    “可是巴克特想要提出异议,但还没全部说出来就被安吉拉给否决掉了:“不用担心,不会出事的,这是在学校里又不是伊拉克。再说,你们也没有陪我走红地毯,陪我到舞台上去领奖,就这样吧。”

    最终,在她的坚持下保镖们离开了大楼,安吉拉收拾了下心(情qíng)进了电影社。虽然电影社已经不在原来的大楼,可房间里的布置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讲台、桌椅、摄影器材架等等等等,摆放的位置都能唤起安吉拉曾经的记忆。

    “这是贝拉主席在毕业前在投票表决后做出的决定,我想大概是因为那是电影社最为辉煌的时期吧。”叫欧文伍德的现任主席这样解释道。    “是再,最辉煌的时期,我都还能记起贝拉当初在那个小镇的树林里是怎么演出的。”安吉拉笑着看向一个展示着电影社记录的架子,这是她毕业离开的时候没有的。

    这上面放了不少纪念品。其中就有当初为拍摄《女巫布莱尔》而特意买的摄像机,当初那几个家伙在拍摄完了之后觉得这部电影肯定会亏损,虽然投资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毕竟全是安吉拉出的资,所以商量之后趁着摄像机还在可以退货,于是退成支票还给了安吉拉,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后来《女巫布莱尔》大卖,安吉拉封了每人一个红包,暴少也有力万美元左右,于是吉姆特意又把那架摄像机买了回去,最后就成了架子上的纪念品。

    如果吉姆今天也来了,看引会是什么感要呢。安吉拉呢着嘴只想

    除此之外,架子上别的纪念品还有很多。虽然安吉拉在学校的时候并没有把电影社的展放在心上,可因为本(身shēn)的名人效应,加上几任主席都颇有能力,所以在她毕业后电影社还是制作了不少比较出色的短片。比如有个和同(性xìng)恋有关的短片曾在凶年的旧金山同志电影节上获得了个小小的奖项,当然,那时的安吉拉光顾着和杰西卡卿卿我我去了,根本没有注意到。

    “你们做得非常出色,并不比路易斯他们差多少。”安吉拉称赞的说道,同时再次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显然主席。欧文伍德是个(身shēn)材高大的男(性xìng),以他这样强壮的(身shēn)材应该去打美式足球或者篮球才对,怎么会到电影社来?当然,安吉拉不会随便问这种问题的,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他会加入电影社并担任主席已经说明了他对电影的喜欢程度。

    很快,社员们来齐了,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临时申请加入的。安吉拉并没有在意,当初在和校方沟通的时候就已经认可了这种做法,毕竟电影社再大也只有十来个人左右。

    整场交谈都非常的轻松愉快,临时申请加入的不少都是文学、摄影等等之类的社团,又或者是电影(爱ài)好者,所以能谈的话题都非常多。

    “谁能告诉我,普通观众的角度出,一部好电影最需要什么?”在讨论起好电影的条件时,安吉拉忽然这样问道。

    “一个好导演?”有人试探的问道。

    “能充分挥自己演技的演员。”也有人这样的回答。

    “电影所蕴含的意义。”还有声音如此回答道。

    但安吉拉都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直到一个有些粗扩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好故事!”

    “没错,一个好故事!”安吉拉当即重重的拍了下手。

    她看向给出答案的男青年,对方有着一头深褐色的卷,五官线条分明似乎在哪里见过。安吉拉略略一想就明白了,对方那(身shēn)足球队的队服已经说明一切。

    虽然因为之前的那一幕安吉拉不喜欢足球队的人,但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对方脸色看,再说了对方还是过来参加活动。

    “我们都知道,影响一部电影好坏的主要因素有三个,即:剧本、演员和导演。但是对于普通观众而言,他们是不会分得那么清楚,也不会过深的去追究什么,他们进入电影院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自己放松让自己(身shēn)心愉悦。”安吉拉继续说了起来,“当然,人和人的口味是不同的,有人喜欢无厘头式的恶搞电影,有人迷恋 电影。也有人喜欢(爱ài)(情qíng)喜剧等等等等,但是无论他们的口味有多么的不同,有一点是肯定的,能让他们感到愉悦的电影必然有着一个出色的故事!”

    电影社的气氛越来越(热rè)烈,安吉拉的观点有人赞同也有人不赞同,各种观点针锋相对谁也不能说服谁。眼见这样,安吉拉和主席欧文伍德以及校方负责人商量了下后根据观点的不同分成了四支队伍,然后相互进行辩论。

    “因为时间上可能不够,所以大家的言最好尽量简短,反正我们不是正式的辩论赛。”又是主持人又是嘉宾的安吉拉在大家做好准备后如此解释说道。

    然后电影社主席欧文接过了话题:“那么,先开始的是由  ”

    坪!

    没等他说完,窗户外面忽然传来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是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坪坪坪的声音就连续不断的响了起来。

    “是枪声!”有人失声喊了出来。

    “生什么事了?!生什么事了!!”

    “天呐!有人在下面开枪!”

    随着这声喊,各种声音也响了起来,房间里乱成了一锅粥,不少人都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那位代表校方的老师也脸色白的愣在原地。

    “安静!所有人都保持安静!”安吉拉的声音忽然有些突兀的响了起来,嘈杂的声音终于小了一些,可在外面再次连续不断的传出枪声后又开始变得慌乱起来。

    “都给我安静下来!”安吉拉蓦地提高的声音,然后随便抓起一样东西狠狠掼在地上出巨大的响声。

    吓了一条的房间里的众人终于没了声息,只是把目光都投(射shè)在了安吉拉(身shēn)上。虽然心里有些慌,背上也是一片冷汗,安吉拉依然保持着表面上的镇静。

    “现在,有手机的立即拨打刚 报警,其他人迅将房门锁上远离窗户,我们在这里很安全!”安吉拉大声说道,“只要不到外面去不要乱跑,我们就不会受到伤害!大家就在这里一直等到警察到来就行了,明白吗?!”

    真是件让人郁闷的事(情qíng),节奏依然没有掌握好”本来这章应该,可惜啊可惜”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