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矛盾所在

    品着阵刺耳的声音,汽车打了咋小横摆在废弃的空房向洲”下来,凯瑟琳和拉纳德随即持枪从车中跳出指挥着特警们冲进了屋子,然而拨寻了整个屋子都不见要找的人影。

    “可恶,她又溜掉了!,小凯瑟琳收起手枪,挥了挥手后气愤填膺的说道。

    “没关系,我们已经对她有所了解了,迟早会抓住她的。”她的黑人搭档拉纳德宽慰的说道,被一个特警叫住说了几句后接过对方手中的东西看了看,然后皱起眉头将其又递到了凯瑟琳手中:“有给你的留言,似乎是那个家伙写的。”

    “留言?她又想做什么?。凯瑟琳接过没有封口的信封,此时的她已经重新振作起来,所以虽然有些不忿但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qíng)绪。

    里面装着一张写满文字的信笺纸,凯瑟琳展开后轻声念了出来:“当你看到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这里,以你的聪明应该能猜到我是怎么脱(身shēn)的,那么不妨再猜猜接下来我会去哪里?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赢了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只要人还要生存,社会还要展,我们就永远(身shēn)处在迷雾之中,距离越远,能看到的东西就越模糊,能生的事(情qíng)就越不能确定,每个人都会有意无意的寻找着规则的漏洞,即使他们已经习惯的规则。所以不公和歧视永远都存在,而我这样的人也就永远不会缺少

    念完这一段,凯瑟琳轻叹了口气,心中的不忿忽然间烟消云散,她将手中的信笺还到了搭档的手中,愕怅的看着远处久久没有说话。

    “非常好!”面带兴奋的安吉拉第一时间鼓起掌来,啪啪啪的声音带动了其他人,现场顿时响起了(热rè)烈的掌声,让片场中的娜塔莉和威尔颇有种受宠若惊。

    “知道吗。你把那种有所领悟却(欲yù)说还休的感觉演绎得非常到位,”安吉拉给了自己娜塔莉一个大大的拥抱,娜塔莉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拥抱了安吉拉。

    “真是感人一对,眼中仿佛只有彼此的存在。

    。威尔在旁边故意这么说了一句。

    娜塔莉的脸蛋上顿时闪过一丝红晕,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不过安吉拉却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好了,威尔,你的挥也很不错  一这样说,可以了吗?”

    “也很不错?难道你不能说”威尔,你演得真是太棒了!没人能演得像你一样好!”威尔捏着鼻子尖声说道,惹周围传来一阵哄笑。

    “好了,威尔,在这个镜头中完全(身shēn)为边缘配角的你有很多可以挥的地方吗?”安吉拉挑了挑眉,“之前我对你的独角戏可是大加赞扬,但不可能每场都是你的独角戏吧?”。

    “好吧好吧,我什么都没说。”威尔举起了双手哈哈笑道。

    在看着威尔离开以及周围的人都没把注意力放在她们(身shēn)上后,安吉拉才又转过头来笑盈盈的拉娜塔莉走到一边,然后抓着她的的双肩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起来。

    “又怎么了?”娜塔荷嘴角含笑用带着些许无奈的目光看着安吉拉。

    “没什么,想要看看你嘛,这段时间你都演绎得非常出色,电影进度也赶了上来,让人止不住想要亲近呢安吉拉眨了眨眼睛笑得贼兮兮的。

    “你以为你现在是苏珊吗?”娜塔新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演绎得好都镜头堆砌出来,而且之前还有人大吼大叫问我今天的状态哪里去了。”

    “那是我有些心急了嘛,这几天都很顺利,所以”安吉拉讪讪的笑着。

    “早知道我就应该去演你的角色,然后让你来演女主角。”娜塔莉半真半假的说道,“这样我就可以在演完之后,轻轻松松的看你在镜头面前挣扎

    “嘿,你以为手语好学小化丑妆很舒服吗?”安吉拉抱起了双臂,如果不是周围有很多人她说不定就会去捏娜塔莉的脸了,“知道我想怎么形容你吗?”

    “当然知道”娜塔莉偏过脑袋想了想,“是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的音怎么样?”    “很好很棒很出色。”安吉拉撇撇嘴,然后转(身shēn)挥手大喊了起来:“好了,我们继续!”

    现在已经是6月份了,新电影开拍已经有了两个多月了,和当初的《父亲》一样,前三周的进度非常缓慢,可随着大家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情qíng)况慢慢的好了起来。虽然连最简单的镜头都要反复拍摄7、8次才作数,但比起最开始之前的时候还是快了不少。

    只是进度始终随着某些人的挥时快时慢成曲线前进,其实大部分人都比较稳定的,主要还是安吉拉和娜塔菲的关系。安吉拉在边演边导的时候进度肯定会慢上许多,她的那个角色是个心机深沉的家伙,平常用哑巴的柔弱形象示人,和普通女(性xìng)似乎没什么两样,在电影中如果不是凯瑟琳凭着女(性xìng)直觉一路追查下去,肯定所有人会被蒙蔽。

    所以安吉拉讧几二凶时候非常的小小 心。既要在还没被揭破时把心中的计存藏在柔弱的那面下面让人看不出,又不能太过火让中途的转折变得生硬无比。这是相当考演技的,尤其是被娜塔莉抓着衣领按在墙壁上大声质问,然后终于露出真面目的时候,那个镜头反复拍摄了五十多次,好容易过了之后她和娜塔莉两个人都疲惫不堪。

    虽然安吉拉为这个角色做足了准备,还特意让化妆师把自己化得丑一点,邋遢一点,免得太漂亮了像个花瓶,可为了拍好这些镜头依然费尽了功夫。

    至于娜塔莉,五月中旬的那几天差点把安吉拉((逼bī)bī)疯了。

    “你那是什么(情qíng)绪,你见过有人在说到这种事(情qíng)的时候会很随意吗?!”

    “能不能不要再傻笑了!如果凯瑟琳是你那个样子,拉纳德根本不用开导她!”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隐忍的愤怒,不是大喊大叫!这是两个概念!”

    面对暴跳如雷的安吉拉,不好意思娜塔前虽然吐着舌头小心翼翼的再三道歉,可一站到镜头面前立即开始出各种状况。最后,忍耐了好几天的安吉拉终于受不了了,当场宣布休息半个小时,怒气冲冲的拉着娜塔莉到摄影棚里的休息室里“好好畅谈了一番”。虽然娜塔莉出来的时候脸蛋红红的有些不敢看人,但在接下来的拍摄中明显有所好转。

    剧组里不少人都有些纳闷,之前几天娜塔莉还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拍完了就一个人坐着谁也不理睬,怎么几天后服用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了?不仅和谁都打招呼,时不时还会说几个笑话,虽然她竭力保持着自己的矜持模样,但嘴角的那抹嫣然巧笑怎么也掩盖不住。

    虽然不知道原因,大部分人还是弹冠相庆感谢有人改变了她,这样的娜塔莉可比整天摆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的娜塔莉要可(爱ài)得多。

    不过对于两个当事人来说,改变的原因并不值得大书特书。

    “这简直是有史以来最为窘迫的求婚,在盟洗室里穿着睡衣  一我甚至连裤子都没有穿,只有一件衬衣在(身shēn)上    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一点也不浪漫,那种幻灭感简直让人绝望,我一定是昏了头才会答应。”娜塔莉抱怨的说道。

    “很遗憾,亲(爱ài)的,你已经答应了安吉拉得意洋洋的笑着,一副强抢民女的模样。

    我愿意!娜塔莉那天晚上直勾勾的看着安吉拉许久后这么回答道。安吉拉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在得到回答后起(身shēn)吻了吻娜塔莉的嘴唇,然后横抱着她回到了(床chuáng)上。

    没有抵死的缠绵,两人只是拥抱着对方面对面的看着彼此,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用眼神交流着信息,直到倦意涌上来后沉沉睡去。

    自打这晚开始,安吉拉和娜塔莉之间虽然没说多少话,可做起来事来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比如用餐的时候一个张头正想要寻找什么,另一个已经将胡枚粉递到了手上。彼此之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拿开了似的再无隔阂,每天晚上也只是并排躺在(床chuáng)上看着天花板聊着以前的往事,如果不是那天安吉拉因为拍摄不利而抓狂,拖着娜塔莉到办公室里“攀谈了一番”的话,这样的(情qíng)况还要持续很久。

    虽然在“攀谈”之后,娜塔莉的状态依然如过山车一般起起落落,可至少不像那几天那样连续犯一些低级的错误。而且随着她不断的进行自我调整,还让电影的进度稍微加快了许多。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后果。那就是突然爆出来的(热rè)(情qíng)。

    “等等,,等等,,真是的,”可”,可恶,,嗯,,哦,”

    “哈,,哈,,看你还敢,,不许动,乖乖的爬好(挺tǐng)起来,”

    可恶,,只许用手指,”哎哎嗫,不准乱碰!不许碰别的地方,”啊!”

    随着几声让人脸红的**呻吟急促的响起,灌木丛后面终于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才又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又过了几秒钟 安吉拉和娜塔莉才拨开灌木丛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面,确定没人在附近后才走了出来。

    虽然两个人的衣服都很整齐可脸蛋都红艳艳的,尤其是安吉拉,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了,至于娜塔莉,眉宇间四色的艳光任何人看了都会心动。

    “现在你满意了?”安吉拉千(娇jiāo)百媚的横了娜塔莉一眼,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屁pì)股,虽然并没有进去可那地方实在太敏感了。

    “你怎么可以乱碰”。她继续抱怨着说道。

    “是你先这样做的,我不过是在向你学习娜塔莉振振有辞。

    安吉拉冷哼了声,搂住娜塔莉的腰肢一拉,带到自己的怀里顺势堵住了对方的嘴。又是一番(热rè)(情qíng)如火的缠绵,两人都用嘴巴宣泄着自己的(爱ài)意仿佛永远不够。尤其是娜塔莉,在安吉拉露出想要抽(身shēn)的念头的时候,将她推到了旁边的一棵小树上进一步的索取起来。

    又过了好半晌,两人才喘息省”:开来,都副媚态十足的模样。双手轻轻在彼此的方懵…嘶老着,刚才宣泄过的(欲yù)火仿佛又再次被点燃了

    “好了,难道你这么快还想再来?不觉得时间有些晚了么?”还好安吉拉保持着冷静,她看了眼不远处散着莹莹白光的花园里的路灯后如此说道。

    “不得不承认,在花园里的感觉确实不一样。”倚在她怀里的娜塔莉笑盈盈的说道,手指在安吉拉的颈项和露出的锁骨之间游来游去。

    安吉拉苦笑着撇了撇嘴,没等她说话娜塔莉忽然又问:“你和她们还在什么地方做过?”

    “都已经说给你听了啊。”安吉拉的苦笑更浓了,从办公室“谈心”之后,娜塔莉就缠着她打听她和别的(情qíng)人做*(爱ài)的地方,然后拉着安吉拉也要一一尝试。

    “汽车、楼道、客厅、野外、阳台”娜塔莉扳着指头数着,“肯定还有别的地方,你不是说过吗,你和凯特试过很多地方的

    “别说了好吗,心“安吉拉有些头疼的说道,“你又不可能真的去那种地方

    “没关系啊,就像现在这样用花园替代野外就行了啊”。娜塔莉眨了眨眼睛,“让我想想,我们当然不能去别的公需的楼道,那样不安全一  别墅里的楼道怎么样?等大家都睡了,我们可以偷偷溜出来,那一定很刺激!”

    “”安吉拉郁闷的重重的叫了一声,抓着娜塔莉的肩膀将她从怀里推了出来,“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已经很晚了,要是莉莉她们抛出来找我们就不太妙了

    然后她凝视着她的双眼轻声说道:“在片场的办公室里,我还是第一次。”    看着那对翠绿的眸子,娜塔莉默然片刻后微微一笑:“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已经很晚了,要是莉莉她们抛出来找我们就不太妙了

    语气和安吉拉的一模一样,差点没有她吐出血来,有些粗鲁的挽住了娜塔莉的胳膊又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才迈开大步往房屋的方向走奔。

    “说起来,你真的不想试武吗,安吉?在自家别墅的楼道里?。

    “闭嘴,还是先想想怎么准备独立具的派对吧!”

    娜塔莉为什么会这样,安吉拉心里其实很清楚,不外乎就是她那其她六个(情qíng)人。虽然安吉拉已经开口求婚,而且娜塔莉也已经答应了,但是这两个月的生活和之前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依然是(情qíng)人们轮流到安吉拉家里入住。

    的确,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都是件不爽的事(情qíng),都已经确定了关系还和别的(情qíng)人卿卿我我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可娜塔莉是了解安吉拉的,她知道安吉拉虽然已经求婚可一时间肯定无法向其他人说出口,尤其是凯特和杰西卡,她们和她的感(情qíng)更加复杂和紧密。娜塔莉如果不是在诸多巧合之下,又因为那副画儿认定安吉拉死不松手的话,也不可能得到安吉拉的承诺。再说,即使她答应了安吉拉的求婚,也只是算“私定终生”而已,两个女人想要彻底的走到一起还有不少事(情qíng)需要摆平呢。所以她默认了这件事(情qíng),就是心(情qíng)不是很好,毕竟”所以就变着法儿的“折磨。起安吉拉来。

    当然,默认也是有期限的,等当初的约定时间一过,即使安吉拉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还没想好说辞也必须要对其他人摊牌,否则的话那就自己去承担后果吧。

    安吉拉对娜塔莉的心思自然也很明了,心里也很感激,所以才会拿么顺着她。只是感激归感激,要怎么处理问题她还是左右为难。

    虽然这段时间大家依然相处得很好,和凯特逛街,跟杰西卡做凹,为艾薇儿创作新歌,与斯嘉丽讨论她即将上映的新电影,以及参加丽芙在洛衫矾的时装布会。可安吉拉心里难免有所愧疚,尤其是在面对凯特和杰西卡的时候,她几次想要对她们坦白,可话到嘴边的时候总会转到其他方面。

    早知道如此,当初和泰勒的事(情qíng)就该亲口告诉她们。安吉拉私下里懊恼的想着。安妮说得没错,自己迟早要面对某些抉择,早一点鼓起勇气就早一点有所准备,可惜自己总想着还有时间,还有机会,

    安吉拉最终没有开口,反正时间到了自己肯定是要摊牌的,但那种愧疚的感觉却不知不觉的从言行中流露了出来。虽然她意识到了这点小却无法做出改变,毕竟,如果她刻意约束自己的话反而会让她们起疑心的,反正她们似乎没有觉察到。

    不过,真的没觉察到吗?安吉拉虽然不知道也不想深追究,却偏偏出邀请,邀请所有人在独立(日rì)的那天在马里布的别墅参加海滩聚会。人总是这样,不是吗?

    嗯嗯嗯,开始收尾了,因为某些事(情qíng)可能会显得仓促,但也只能这样了”以后看(情qíng)况慢慢修改吧”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