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状况

    州本计出,在半个月内宗成的码头戏因为安吉拉并不着急皿双,一直都在慢慢拍摄,哪怕最简单的镜头都要反复拍上数次才会过,所以到了月底才算搞定。(.book.com)

    “至少每个镜头都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光凭这一点就是值得的。”安吉拉如此说道。

    对于这种说法,剧组人员基本上不置可否,只有威集史密斯表示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反正你不需要站到镜头面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直到脸部抽筋。”他这么说道。        “你只是在嫉妒,嫉妒我可以坐在这里指挥你走来走去,嫉妒我可以随机喊停,嫉妒我的戏份少,嫉妒我不用重复得脸抽筋。”安吉拉笑嘻嘻的回应道,威尔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如果她不是女人的话,说不定还会得到一根中指。

    不过作为她最好最亲密的朋友的娜塔  在周围的人眼中是这样的一    却始终保持着低调,很少说话,休息的时候也只是坐到一边默默的喝着水。

    “没关系,她只是有些过于的入戏,需要调整。”安吉拉这么解释道。

    实际(情qíng)况是怎样的,安吉拉其实也不是很清楚,这段时间她稍微有些忙。比如月中的夏夏的生(日rì)派对,以及月底的杰西卡的生(日rì)派对,虽然不需要她((操cāo)cāo)办可作为和她们关系密切的人,少不得要忙前忙后的。

    除此之外,她还得应付(情qíng)人的各种质问。

    至于起因,当然是开机后刊登在小报上的那张模糊的,安吉拉为娜塔莉画眉的照片。虽然她在博客上贴出了相关照片并作出了解释,但(情qíng)人们的想法却是不同的。

    凯拉的反应大概是所有人中最大的,毕竟当初安吉拉就是在执导《真(爱ài)至上》的时候这招“勾引”的她,所以将安吉拉狠狠折腾了一番后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吃味的说:“我还以为我是唯一被你画过眉的人呢。”

    当然,被折腾得(欲yù)死(欲yù)仙的安吉拉没法回答,她甚至可能根本没听见。不过凯拉也没有再重复,只是将她紧紧抱住不愿放开,哪怕第二天起来后两人的胳膊都麻了。

    其他人的反应都差不多,凯特是直接宣布以后都由安吉拉负责为她化妆了;杰西卡则是软声软语的希望安吉拉为她化妆;丽芙兴致勃勃要安吉拉多多展露她的化妆技巧;艾薇儿表示很早就想让安吉拉给自己画烟熏妆了;只有斯嘉丽稍微好点。

    “放心,我不会像她们那样要求你为我化妆的。”斯嘉丽这么说道,笑盈盈的模样很是妩媚,但是话语随即一转:“以后你就让我给你化妆好了。”

    很快其他人从某助理那里知道了斯嘉丽的做法        有意的?无意的?谁知道呢        至于是可怜的安吉拉就成了芭比娃娃。虽然这段时间她一直和娜塔莉合作拍着新电影,轮流入住别墅的规矩却没有改变过,毕竟还有几个月才到期呢。

    安吉拉也不是没有反抗过,比如在夏夏的生(日rì)派对上。她就被迫被(情qíng)人们打扮成美泰最新推出的一款芭比娃娃的模样。很是惊艳的一把,夏夏还起哄要让凯特或者谁谁谁带着她跳一支交际舞什么的,不过考虑到参加派对的还有不少男士,最后作罢了。

    “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我又不是真的芭比娃娃!”安吉拉在被(情qíng)人抓住((逼bī)bī)迫换着不同的衣服时如此大声抗议道。

    “不是?怎么可能?难道这是假的吗?”凯拉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以安吉拉形象做的芭比娃娃在她面前摇来晃去,艾薇儿则直截了当的挽起了袖子:“给我闭嘴,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丝毫作用!”

    反抗无效,为了避免招到更大的“凌虐”安吉拉只能忍气吞声的受着,反正,”她们总能想到办法修理自己。与其阻止从而让她们去挖掘新的想法,不如让她们就这样继续下去,至少她有心理准备。当然,至于是否还有痛并快乐着这个因素”那就不知道了。

    因此她暂时的忽略了娜塔莉的感受,反正她告诉她没什么,就是有些过于的入戏。稍微调整下就行了。加上安吉拉自己在拍摄《幸福终点站》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经历,之前也不止一次的劝慰过娜塔莉,所以也就并没有放在心上。

    时间就这么滑到了口年的明,洛衫矾已经开始慢慢的进入了夏天。新电影的进度多少加快了些,媒体们虽然降低了(热rè)度但各种各样的报道依然持续不断,而歌迷们的怨念也是一如既往。只有时间,只剩下4个月了。

    ,

    “我需要你们把注意力转到这边来,偷渡的案子暂时交给组。”宽大的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白发苍苍的老人面无表(情qíng)的对坐在自己面前的两员得力干将说道。

    “我有异议,库伯先生。”紧皱眉头的年轻女人举起了自己的手。虽然她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情qíng)绪,但眼中的不满却非常清楚,(身shēn)边的黑人搭档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没有异议,凯瑟琳。”库伯没有给凯瑟琳说话的机会,语气异常的严厉,“我希望你做你自的事(情qíng)!而不是胡思乱想!就这样吧”。

    凯瑟琳想要反驳,但拉纳德抢先开了口:“我们知道了,库伯先生

    然后拉着不甘心的女探员迅速离开了办公室,两人走出老远之后凯瑟琳才愤然的看向了自己的搭档:“你知道你在做行么吗,拉纳德?”。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凯瑟琳”。黑人搭档露出一丝恼火的神色,“如果我刚才没有拦住你的话,你是不是想把你的推断告诉库伯?想把你那没有证据的推断告诉库伯?!,小

    “请注意你用词,拉纳德!只是没有确实的证据,我的直觉告诉我,对方肯定是个女人,否则不会将手段用得这么细致!”凯瑟琳激动的说道,她在过道里转来转去,“该死的,只要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把她揪出来!该死!”

    拉纳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劝慰道:“好了,凯瑟琳,既然库伯都已经把案子交给组了,就让他们去做好了,这没什么大不了。”

    “你懂什么,拉纳德,你根本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这个”。勃然大怒的凯瑟琳抬头就要骂出来,但看着拉纳德的眼睛却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毕竟对方不久前才在码头上阻止了她的冲动行为,将她从犯罪的边缘挽救了回来。

    “此!”一个声音这时大喊道,两人的动作停顿了几秒钟,然后同时长了口气放松了(身shēn)体。四周的嘈杂声音顿时也开始响了起来。

    “怎么了?还是有问题吗?”威尔拉着自己的衣领走了过来。

    “是的”看着监视器的安吉拉点了点头,“你的还好,做得还算到位,但是

    她说着转过脑袋看向在旁边默默喝着水的娜塔莉,威尔也跟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耸耸肩膀摊开了手,表示这个他就(爱ài)莫能助了。

    “现在休息十分钟安吉拉先让副导演宣布了这件事(情qíng),然后在心里仔细斟酌了下词句后才迈步往娜塔莉那边走去。

    “嗨,”安吉拉打着招呼在她面前坐下。

    “嗨,安弃”。娜塔莉看了她一眼,继续喝着自己的水,“要修改拍接计划吗?”

    “嗯”算是吧。”安吉拉轻咳了声,“不过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情qíng)。”

    她看着娜塔莉,可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安吉拉只好继续说了下去:“你不觉得,你的表演有些过于,,用力了吗?”

    “你是说我演得不好了?”娜塔莉顿时挑起了眉毛,然后不等安吉拉解释就嗖的站了起来,“那就重拍好了,现在就重拍。”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过大,安吉拉苦笑着翻了翻眼睛,起(身shēn)安抚的举起双手挥了挥:“好了,儿,我不是说你的演出很糟糕,我是说,”

    “你说了”。娜塔莉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说话,“虽然没有明显说出口,但我知道你的意思,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重新拍摄,只要知道问题在哪里我绝对能修正过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想稍微讨论下。”安吉拉不由皱起眉头,扫了周围一眼,那些看过来的人们立即把目光收了回去。

    “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既然不好那就从来,这很简单,每部电影的拍摄都是这样的,不是吗?!”娜塔莉焦躁的挥着手。

    “保持冷静好吗,”安吉拉有些头疼和担忧的说道,这种(情qíng)况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了,每每说到娜塔莉哪里不好的时候就会触动她的神经。

    最糟糕的是几天前,拍摄女主角和幕后助《在审讯室交锋的那一段的时候,她和娜塔莉差点就争吵起来。这个镜头是整部电影最为关键的地方,安吉拉特意动用了几台摄像机同时拍摄。在她的构思中。这一段的成品应该是摄像机不断随着顺时针运动,用这种方法切换两人的表(情qíng),光线偏暗,周围没有太多的道具,配上紧张而又带点诡异的音乐,这场手语和口语的交锋一定会非常吸引人。

    是的,手语和口语的交锋!在安吉拉的剧本中,这个幕后助丛不仅是个女人,还是个不能说话的残疾人,但正是这个哑巴女人却策划了一次次让凯琳娜这位精干出色的阳四探员灰头土脸的的行动!        这样的角色对演员的演技自然要求很高,不能说话,所有的(情qíng)绪都必须用眼神和肢体语言表达出来,也正是因为如此,艾德他们才会劝说安吉拉接下这咋。角色。还有什么比她这个三次最佳女配角或者着,以及剧本的原创者更适合这个角色?

    虽然安吉拉是在经过多方面劝说下才答应这个角色的,可并不代表她就没有做足功课,不仅抽时间翻阅了不少关于聋哑人的书籍,还特意请了老师教授手语。加上剧本是她撰写的,对这个角色最为了解。所以第一次出演就发挥得相当出色。

    这段戏份当中,女主角凯瑟琳要显得凝重、如临大敌,在言辞上步步紧((逼bī)bī)想要(套tào)出所有(情qíng)报,而作为幕后助《的苏珊则漫不经心,流畅的比哉着手语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这段戏虽然只有二十,叭头,但安吉拉对每个镜头的要求都很高,即使没有错么。珊扣镜头都要反复拍上好几次才能过。结果在一次酚之后,娜塔莉不断追着分析镜头的安吉拉唠叨着是不是自己哪里出问题,而网好安吉拉也为自己的状态不好感到恼火,话不投机的(情qíng)况很快变成了争执,如果不是威尔及时的插画场面差点就失控了。

    然后,安吉拉注意到了娜塔莉的(情qíng)况似乎不太好,可除了在拍摄中途偶尔会(情qíng)绪激动的对自己的演技患得患失,平时只是比较沉默很少说话而已。所以安吉拉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只好在休息的时候多尽量安抚着和娜塔莉说话。

    “我”我”此时的娜塔莉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态。晃了晃(身shēn)体用手捂住额头后,挤出个苦笑带着些许颓然的坐了下来,

    “对不起,安吉。”娜塔莉低着脑袋轻声说道。

    “没什么”暗中松了口气的安吉拉摇了摇脑袋,“要不今天先暂停一下,先把威尔以及几个配角的戏份先拍摄了再说吧。”

    “不,不用,我可以。”娜塔莉一口否决了这个提议。

    “听我说,这样你可以放松下,从另一个角度”安吉拉好言劝慰着。

    “我可以!”娜塔弯抬起头打断了她的说话,褐色的眸子里全是倔强。

    安吉拉苦笑着叹了口气,犹豫再三后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今天的戏份算是拍完了,在简单的吩咐了副导演以及导演助理几句又确定了明天的事(情qíng)后,安吉拉和娜塔莉离开了摄影棚。

    “记得系上保险带,要是出什么事(情qíng)就不太好了。”坐进驾驶室里后安吉拉一边为自己系着安全带一边对坐进副驾驶个的娜塔莉说道。

    娜塔莉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随手将安全带拉了出来。看在眼里的安吉拉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是以前,肯定会还她一句“这不用你说”的。

    虽然从啊年之后安吉拉就很少亲自开车了,但并不代表她就不会开车没有再考驾照        在美国,很多时候驾照是当(身shēn)份证使用的,比如酒吧的看门人通常会要求出示驾照来确定对方是否引岁。要是再这个时候安吉拉却拿不出驾照只能报社会福利号的话,那才是好玩的事(情qíng),尤其是放在她这样的人(身shēn)上。

    所以安吉拉重考了驾照,即使很少亲自开车上街,但时不时还是会到郊外专门的赛车场里开上几圈,在那种地方也可以磨练自己的技术。

    一路无话,安吉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交通上,而娜塔莉半侧(身shēn)的依在座位中将脑袋放在靠背上看着外面发愣,直到车子回到别墅后才反应了过来。

    “不是应该送我回去的吗?怎么到你的别墅来了?”娜塔莉看着安吉拉奇怪的问道。

    “丽芙有个通告要回纽约。”安吉拉简单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将车子停在了房屋门口。

    “可那也讯

    “好了,心,下来吧。”安吉拉下车为她拉开了车门,微笑着做了请的手势。

    娜塔莉动了动嘴唇,还是依然下了车。

    “我特意让安妮她们准备了你喜欢吃的素食”安吉拉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面走去,“不过,说实话,我认为你偶尔吃上点(肉ròu)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动物蛋白也是人体所需的东西之一,适当的摄取一点还是有好处。”

    “即使需要摄取动物蛋白,也不一定要吃(肉ròu)。”娜塔莉这么回答道。

    “好吧,反正你总有理由。

    ”安吉拉耸了耸肩膀。

    一晚上,安吉拉都这样时不时的挑娜塔莉的话头,娜塔莉虽然还是会经常(性xìng)的发呆,但偶尔也会回答一两个问题。

    “至少比之前的几天要好些,那几天完全就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样,对周围的事(情qíng)充耳不闻。”安吉拉端着杯子看着收拾着餐厅的安妮叹息的说道。

    “我觉得她可能还有别的什么心事。”帮着安妮的艾莉捷忽然这样说道。

    “哦?”安吉拉挑了挑眉。

    “我看过你入戏而出不来的(情qíng)况,你们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具体的我就说不清楚了。”艾莉捷耸了耸肩。        安吉拉偏过脑袋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然后将杯子放在了桌子:“好吧,就这样吧,我回房间了,有机会的话我会和她好好谈谈的。另外,谢谢你,莉莉,帮我给了安妮电话。也谢谢安妮,做了这么丰盛的晚餐。”

    “你喜欢就好。”安妮给了她一个微笑。

    “那么晚安了。”安吉拉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什么的坏笑着凑过来在安妮的脸蛋上吻了吻,又在艾莉捷反应过来之前也抱着她在她脸上结实的吻了一口。

    艾莉姨不高兴的抽着嘴角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安吉拉得意洋洋的走到门边时才扬声道:“对了,也许你们今天晚上来一次剧烈的(床chuáng)上运动说不定会有收获。”

    安吉拉脚步一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唔”看起来我应该死在电脑前”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