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新电影的顾问

    ,“二奥斯卡终千落下了帷幕,《天间行者》,众部改编曰俏协权影的马丁斯科西斯的作品获得了最佳电影,只是最佳导演却落到了根据引 事件而拍摄的电影《颤栗航班》的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手上,而最佳男主角则再次落到了阿尔帕西诺的头上!

    这是斤。没人预见到的(情qíng)况,甚至连阿尔自己都没想到。自从进入了引世纪,他就开始不紧不慢的接拍着一些烂片,同时开始转行兼职起编剧又或者制作人,而和他并驾齐驱的德尼罗则转向了喜剧电影,属于他们的时代似乎已经开始过去了。

    而在这个时候,阿尔却凭借《父亲》中的那个父亲的角色再次获得了奥斯卡的最佳男主角,不得不让人们重新正视这位演技精湛的演员。    “阿尔在《父亲》中的表演无可挑剔,完全有资格拿到最佳男主角。”一  《纽约时报》。

    “在《父亲》最后的那段宣讲和在《闻香识女人》最后的宣讲,虽然形式不同却有着同样的魅力!这将成为阿尔的又一个经典!”《好莱坞报道》

    “不得不承认安吉拉的眼光确实非常的独到,每个和她合作的演员都在她的电影里挥出不一般的水平,凯文史派西如此,罗素克洛也是如此,更不用说当初在《断背山》中的两位年轻演员,阿尔能再次获得最佳男主角一定要好好感谢她才是。”一  《综艺》

    事实上。阿尔就是这么做的,当晚在拿到最佳男主角的小金人时的致辞中他这么说道:除了他们之外,我还要特别感谢一个人,安吉拉!没有你的对手戏,我不会挥得如此完美;没有你的编导,就没有这部让人感动的电影。你是最出色的导演和演员!”

    阿尔这番话说得是声音并茂,也难怪,能在这个年纪第二次登上影帝宝座的寥寥可数。也正因如此,本届奥斯卡风云人物非安吉拉莫属。

    算算看吧,从年这7年当中从她手中诞生三位影帝两位影后。更不用说还有不少获得提名却没有得奖的演员。然后,时隔一年。在很多人都以为她在拿到了最佳导演后,开始厌倦了制作电影而打算转到其他方面展时  全球巡演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再次制作了一部小成本高票房的电影,并在拿到最佳女配角以及最佳原创剧本后,将阿尔帕西诺又一次推上了影帝的宝座!

    除了这些,艾吉拉同样保持着这7年的,每届奥斯卡上至少有2个提名,而且每届奥斯卡都不会空手而归的惯例;至于连续6年拿下最佳电影,让各大电影公司抗议垄断就更不用说了,难怪颁奖典礼之后有报纸惊呼:她收吴了奥斯卡?!

    当然,这里面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但也不无对安吉拉的惊叹。

    能如此精妙的把握住奥斯卡的评委们的口味,又或者利用各种形势((逼bī)bī)迫他们无法忽视自己,再怎么都要颁给她几个奖项    哪怕是安慰(性xìng)质的一  在奥斯卡史上也只有天使小姐小姐一个人了。

    “可能从来没人想到,在十几年前,当那个仅有。岁的女孩踏入娱乐圈的时候会在将来拥有如此让人惊讶的成就。谁也无法否认,如今的安吉拉已然成为不可替代的国民偶像,成为了一个奇迹的化(身shēn)!”某本以鼓吹安吉拉的成就为卖点的未授权传记的前序。

    “哪有那么夸张,提名是实力,得奖是运气,只能说阿尔和我的运气比较好。”翻看着新闻的安吉拉如此说道,虽然话语里带谦虚,可那眉飞色舞的模样却出卖了的内心世界。

    “是啊,运气好到当天晚上差点就睡地板了。”坐在她对面用着早餐的艾莉捷膘了她一眼,咬了口自己的面包漫不经心的说道,

    “嗯”这个嘛”安吉拉挠了挠脸蛋立即变得讪讪起来,跟着有些恼怒的瞪了自己的私人助理一眼,可惜对方神色自若的吃着早餐。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虽然安吉拉已经预料到了自己当众吻了斯嘉丽    即使吻的只是脸蛋一  会面对怎样的局面,可依然没想到会如此的凄惨!才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大家都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向她道贺,恭喜她破记录的第三次拿到最佳女配角,安吉拉也因此渐渐的失去了警惧。

    接下来,不知道是谁提议玩牌,而且输了的人要脱衣服  也许是娜塔莉,也许是艾薇儿,甚至有可能是犯着小迷糊的丽芙又或者被串通好的斯嘉丽,安吉拉想不起来了,反正不可能是杰西卡    然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

    被表面现象所迷惑的安吉拉自然傻乎乎的答应了,而且开始就连赢几局,于是越的得意,还非常恶劣的专让(情qíng)人们脱裤子,因为下面比上面穿得少嘛。

    然后报应就来了,安吉拉一输再输,最后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输了介,精光。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自己上当了,可惜想退出却退出不了,即使她抱着双臂哭丧着脸哀求着说什么“我已经没衣顺品众样很冷的哎”之类的话,也打动不了凯特吧州刚“铁石心肠”

    没衣服可脱?那就表演节目好了,光着(身shēn)体来段话剧一定很意思;想跑?跑得掉吗!一旦被抓住那可不是随便被蹂躏两下就完事的。总之,对于安吉拉来说,那是个让她记忆深刻的又(爱ài)又恨的夜晚,(爱ài)是因为得偿所愿的拿到最佳原创剧本,恨则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而羊入虎口凄遭欺凌。

    最可恶的是,作为引这次事(情qíng)的原因之一,斯嘉丽不仅没有被其他人算账,反而还在吃吃笑着看着安吉拉被“虐待”而唯一的突破口,娜塔莉则被保护得好好的,在安吉拉被压制以前根本别想接近。至于威士忌,她们根本不会让这种可能导致翻盘的东西出现在周围。一切都是计划 好了的,就连寄以希望的杰西卡,也乐呵呵的打她的光(屁pì)股打上瘾了。

    安吉拉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流泪,“咬牙”承受着这些“屈辱”不过这还没完,在所有人都尽兴之后,安吉拉总算暂时的解脱了。(情qíng)人们忽然换了嘴角开始好言安慰起她来,安吉拉网开始还露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但很快在大家的甜言蜜语中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嘛,在收拾屋子准备就寝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单独和她说上几句,而且无一列外的表示等会儿她可以过来。安吉拉立即兴奋了起来,然后开始幻想接下来要到谁那里去,毕竟这可是头一次大家都在场的时候接到这种邀请呢。

    事实证明她根本就没有吸取教,丝毫没有觉察到大家同时这样说意味着什么,也华丽丽的无视了表演技巧不过关的杰西卡所流露出来的神(情qíng),所以当她冲完澡穿着睡衣溜出来后得到的却是一个个闭门羹。

    甚至到这咋,时候她都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不死心的将所有人的房门都敲了一次,直到门后全部传来“太晚了,我已经睡了”的时候,才明白自己被结结实实的摆了一道。更让她郁闷的是,等回到自己的卧室门口时却现不知为什么门被锁上了,可怜的安吉拉瑟瑟抖的在光线昏暗空无一人的走廊中无助了半晌,才终于想到还可以找到安妮开门。

    虽然之后(情qíng)人们对此事闭口不谈,可是艾莉捷没少在私下里嘲笑她。安吉拉虽然生气却无法反驳,这都是她自找的,可怨不得别人。

    “今天有行么安排吗?”安吉拉放下报纸搅动着咖毕换了个话题。

    “先,是你的新专辑的封面拍摄”艾莉捷也没抓着不放,“完成之后,新专辑就只等行了,你的歌迷们现在可是非常的急迫和不安。”

    “再急迫不安也得等到暑假,真是的,难道一个最佳女配角就会让我毁约放弃行新专辑吗?”安吉拉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

    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安吉拉再次作为电影人出现在了公众面前,这让翘等待着她的新专辑的歌迷们非常不高兴。在他们看来,如果不是安吉拉因为《美国丽人》而被提名为最佳导演,她肯定不会用可有可无的态度对待自己的音乐事业。现在她好不容易通过演唱会将遗忘许久的音乐事业重新拾起,万万不能再次因为在电影上有着出彩表现而又丢在到一边去。可惜的是,他们的想法始终只是一厢(情qíng)愿而已。

    “他们只是担心你将行时间延后而已。”艾莉捷提醒的说道。

    “我哪次将新专辑的行时间延后过?”安吉拉对此嗤之以鼻。

    “要我举例吗?”艾莉捷却认真的问道。

    安吉拉不由一愣,赶紧仔细的想了想,隐约记得似乎有过一次或者两次,于是干笑了几声:“当然不用  还有其他的事(情qíng)吗?”    “你新电影的顾问,约好了下午在电影部的办公室见面,别忘了。”艾莉姨语气平淡的说道,“最重要的事(情qíng)就这两件,其他的,我在昨天的文件里已经列了出来。”

    “我知道,我已经看过了。”安吉拉赶紧说道,免得艾莉捷又借此刺她两句。

    艾莉捷挑了挑眉,忽然“嗤”的轻笑了出来,万年不变的脸蛋顿时好像绽放的花朵一样无比(娇jiāo)艳,端着咖啡的安吉拉不由看呆了。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她又恢复了之前的神色,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后站了起来:“我吃好了。”

    “真是”看着她离去的(身shēn)影,安吉拉摇摇头想要说些什么,艾薇儿这时走了进来。

    她穿着光滑的丝质睡衣,金色榨色的长凌乱的披在头上,眉宇间有种自然而然的慵懒,举手投足之间都流出懒散的气质,这让她看起来有种异样的吸引力。

    “嗨。”艾薇儿懒耸洋的在安吉拉(身shēn)边坐下,和她打了个招呼。

    “你可以再多睡会儿。”安吉拉转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有些促狭的打量起艾薇儿那被睡衣包裹着的曼妙(身shēn)体,虽然(胸xiōng)稍微小了点可(身shēn)材还是不错,可她那英尺 英寸的升高让她显得非常(娇jiāo)横抱在怀里的感觉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我可不想错过。”艾薇儿懒懒的回答道,呆着一点(娇jiāo)嗔的味道。但她随即现了安吉拉打量自己的目光,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起来。

    “怎么了?”安吉拉笑着明知故问,同时按响了餐桌上的铃锁。

    本来想要小小的爆一下的艾薇儿,不得不在女佣进来后把到口的话咽了回去。等她们把她的早餐送了上来又离开后,鼓起的气势已经一泄而空,她只好闷闷的带着抱怨说道:“昨天晚上你怎么可以喝酒!”

    “为什么我不可以喝酒?”安吉拉一脸的无辜,“难道喝上一杯助助兴也不可以?”

    艾薇儿顿时没词了,在瞪了她一眼后低下头去对付起自己的早餐。安吉拉不由在一边心里暗爽,谁说自己就不能报复回来?一想到昨天艾薇儿(娇jiāo)软无力的模样,以及现在因为用力过度而显露出来的慵懒,安吉拉就有些得意洋洋的。不过,再一想到自己的报复不过是建立在自己被无数次的“凌辱”上面,无力感随即又笼罩住了全(身shēn)。

    还是好。安吉拉在心里碎碎念的想着。

    “对了。”干掉一块培根的艾薇儿忽然想起什么,头也不抬的含含糊糊的说道:“你今天还要去公司制作你的新专辑吗?”    “当然,就剩拍摄封面了。”安吉拉点了点头,悠然自得的呻了口咖啡。

    “泰勒大概也会在吧,你就不能想个办法干掉她?”艾薇儿这么问道。

    “干掉她?”艾吉拉想了想,“好吧。你打算怎么干掉她?找个杀手杀了她,然后抛尸荒野?又或者浇蒋成水泥墩子丢到海里去?”

    “我在和你很认真的说事(情qíng),安吉。

    。艾薇儿抬起有来不满的说道,“我被泰勒纠缠得实在太烦了,可偏偏又不好直截了当的拒绝,你就不能帮我想个办法。”

    “她在纠缠你?”安吉拉惊讶的挑了挑眉,“她怎么会还在纠缠你,她不是已经开始放弃了,有了别的目标了吗?”

    “别的目标?你确定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安吉?”艾薇儿皱起了眉头。

    安吉拉同样皱起眉头,她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停顿了几秒钟后才又问道:“难道就不能直截了当的”为什么不能直截了当的拒绝?”

    “因为说她是纠缠,却不是以前那样厚脸皮的纠缠,也就是约我出去逛逛街吃晚餐,偶尔会送些小玩意以及鲜花什么的    说起来,你似乎从来没有送过我鲜花。”说道这里,艾薇儿忽然偏过脑袋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吉拉。

    “什么叫我从来没有送过你鲜花”安吉拉顿时不满的叫了起来,“难道你忘了在伦敦的时候?在纽约的时候?就算记不清了,多伦多的演唱会之后难道我没有送过?!”

    “在伦敦在纽约,那是你送给别人不要才给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至于多伦多演唱会,你只是借着别人送你的花送给我的。”艾薇儿扳起指头数了起来。

    安吉拉不由满头大汗,女人果然在这方面比较斤斤计较,可我从来不这样啊,,好吧,我不算是个,纯粹的女人。

    摇摇头,将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安吉拉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泰勒(身shēn)上。她终于明白哪里不对了,敢(情qíng)这小妮子打的是麻痹她然后从艾薇儿这边突破的主意啊。

    安吉拉失笑着摇了摇头,泰勒斯威夫特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啊,不过就是一次,,两次意外,她就彻底的喜欢上女人了?

    “不管她,就当她是空气好了。”安吉拉想了想后这么说道。

    “以前就把她当空气,现在还把她当空气,哎,”艾薇儿叹了口气,将剩下的食物全部干掉,目前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合适了。

    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虽说是拍摄专辑封面,但实际上更多的是在讨论方案,毕竟安吉拉在这上面有很大的权力,这些事(情qíng)必须要她点头才可以开始。反正拍摄花不了多尖时间,而现在有的是时间,所以大家可以慢慢的谈。

    和她一起到唱片公司的艾薇儿去和约翰伯恩斯谈起了新的单曲,泰勒虽然也在唱片公司,不过这次却没有和她们见面。安吉拉有些奇怪但随即又释然了,既然泰勒打的是先突破一边的打算,肯定不会在她和艾薇儿同时出现时还跑来和艾薇儿拉拉扯扯。

    不过,泰勒怎么会认为自己不会从薇薇那里知道,她专攻一处的纠缠薇薇去了呢?安吉拉对此很是疑惑,不过她并没有思考太多,反正不去理她就行了。

    到了下午,安吉拉和艾薪捷来到了电影部这边,新电影的大纲都已经给他们看过了,但是剧本的撰写还需要有专业人士做顾问才行,毕竟她的电影向来以细节取胜。

    嗯,稍微早了点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