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让人震惊的……

    二然坏是柯这剧院。依然怀是人山人海,吊然奥斯卡每州柑在举办,虽然近几年奥斯卡的收视率不断下降,可举办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骜。

    大部分都是记者,娱乐记者,在这里,几个小时里获得的新闻要比以前一天内的要多得多,还不用到处追着跑,而且这些参加颁奖典礼的名人还会故意用肢体语言或者别的什么方式,给他们透露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所以这个时候记者都很忙碌。

    有私下里交流的:“看见那边了吗,德鲁巴里摩尔和卡梅伦迪亚茨一前一后的进去了,而且相隔至少有凶英尺,显然之前的不和传言是有可能的。

    也有大声吆喝的:“快点,伙计们,詹妮弗哈德森过来了,而且挽着一个男人

    总之,这种(情qíng)况下没有独家消息,大家都在某种程度上交流着(情qíng)报和消息,哪怕彼此是竞争对手。想要胜出,那就在报道上努力吧,因此这里也是各种八卦的最大的温(床chuáng)。    “嘿,你们说说,这次她会有什么表(情qíng),这可是从呕年以来的次

    “你是白痴吗,在这种(情qíng)况下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qíng),难道她要哭丧着脸给我们看?”

    “总有迹可悔,不是吗?她不可能真的装成完全无所谓的样子

    “谁知道?要知道她可是个出色的演员。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会参加这届奥斯卡吗?”

    “为什么不会?为什么她就真的要为没有获得最佳导演提各而烦恼?。

    “是啊,她又不缺这点荣誉,要说在为谷歌高涨的股价烦恼可能更可信些

    也难怪记者们会这么争论不休,所有人都知道能获得提名靠的多半是实力,而能获得奖杯则多半靠的是运气。这其中也有安吉拉太耀眼的因素在内,没人像她一样能够连续7次被提名最佳导演。再加上某些几十年如一(日rì)的说着坏话的家伙不遗余力的掀起舆论,也难免有人会用以前不同的目光打量她,尤其是这些天天盼着有大新闻降落(身shēn)上的记者。当然,这其中有没有(性xìng)别因素在内,就不用多说。

    所以,虽然安吉拉不在乎,却依然逃不过被人在这上面用有色眼镜看待,他们毕竟不是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又怎么样呢?

    “即使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他们,我不在乎没有被提名最佳导演,他们回到报社后依然还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安吉拉这么对(身shēn)边的女子说道,得体的深灰色手工女式西服将她的曲线恰到好处的衬托了出来,让她充满了知(性xìng)和女强人的气质。

    “的确如此,我深有体会。”(身shēn)旁的女子点了点头,她穿着细肩的浅色深领口晚礼服,落落大方的模样加上硬朗而又柔和的矛盾却和谐的五官,让她看起来别有魅力。当然,如果(胸xiōng)口不是那么平,甚至哪怕稍微突都能让她的魅力再翻一番。

    她一边和周围的人点头致意一边用戏诗的口吻低声说道:“你这样跟我走在一起,还如此亲密就不怕他们在明天的报纸上又大写特写?”

    “没关系,亲(爱ài)的凯拉,这样的报道出现了也不只一次两次,大家都已经厌倦了”安吉拉低声回答道,“除了我们在这里当众接吻

    “怎么,你以为不敢?”凯拉的目光忽然变得挑衅起来。

    “好吧好吧,你是勇往直前,天不怕地不怕的英伦玫瑰,怎么可能不敢。”安吉拉用懒洋洋的有些欠揍的语气说道。跟着又低低轻哼了声:“要不是,,我会不敢?”。

    凯拉抿了抿嘴唇,忽然低低的叹息了声,然后在其他人觉察到之前恢复了她特有的带着点小骄傲的笑容,继续应付起红地毯两边的记者来。虽然这些家伙如预料的那样又拿当初凯拉当众告白的事(情qíng)说事,虽然有关两人私下同居的绯闻流传甚广,两人依然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挡了回去。这样的场面只要两人同时出席公共场合就会出现,已经习惯了。再说他们也没过,安吉拉和凯拉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确实是在”同居。

    大的花了力多分钟的时间,两人走过这段并不长的红地毯,然后又在剧院门口和一些熟悉的人聊了几句,这才走了进去。

    “虽然从柯达剧院成为指定举办奥斯卡已经来过两三次了,可依然有不同的感受,还真是有趣呢。”环顾着已经坐满了一半的大厅,安吉拉有些感慨的说道。

    不过她并不是对凯拉说的,凯拉已经到另外一边去了,《傲慢与偏见》剧组与《》剧组相隔甚远,一进大厅两人就分开了。她也不是对别的(情qíng)人说的,虽然除了艾薇儿所有人都出席了这届奥斯卡,却没人坐在她(身shēn)边。

    至于原因,很简单,如果大家都坐在安吉拉(身shēn)边的话其他那些嘉宾会怎么看?电视机前的那些观众又会怎么看?更重要的是,凯拉要跟着《傲慢与偏见》剧组一起行动,即冻友;到安吉拉泣边来也不可能,而她看见其他人围着安旨肯定会很不高兴    即使嘴上不说出来。既然如此,大家就分开坐好了,反正只是个颁奖典礼而已。

    “因为这是奥斯卡,每年这个时候都充满着悬念,有悬念当然就有乐趣。”坐在她(身shēn)边的黑人男子说道,一头的短桩黑,留着整齐的络腮胡茬,颇具男人味。

    “说到悬念,虽然你在《当幸福来敲门》里的演出非常完美,可是威尔,我不认为你拿最佳男主角的几率有多高。”安吉拉笑嘻嘻的对黑人男子说道。

    这个家伙正是威尔史密斯,当初安吉拉在客串《黑特警组垓的时候正好通过教父得知了克里斯加德纳的故事,又从对方手里拿到了个人传记的改编权,于是就和威尔约定到时候由他和他儿子贾登出演这部电影。

    因为贾登当时年纪太这部电影拖到了前年才开始了拍摄 然后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拖到了去年才映。不过为这部电影瘦(身shēn)万磅的威尔表现非常完美,比安吉拉记忆中的还要完美,自然也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我知道,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威尔的神色中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安吉拉不由惊讶的扬了扬眉。

    “当然,我不像你,是奥斯卡的常客,没有那么多资历可以为自己增加优势,所以”威尔耸了耸肩膀,“能提名就很开心了。”

    “你倒是看得很开。”安告拉笑了起来,“如果大家都这样,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争执了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是没人第一次提名就获奖的。”

    “所以我只是认为自己的机会很是几个人当中最小的,而并没有说我已经输定了。”威尔笑了起来,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齿,“所以我并不是看得开。”

    “好吧,总之你的机会不是没有,只是非常非常的小就是了。”安吉拉总结的说道,摆了摆手后又笑了起来:“不过,我这么说的原因和你的不一样。”

    “哦?”威尔露出好奇的神色,“那你的原因是什么?”

    “先,想想丹泽尔华盛顿和杰米福克斯拿到最佳男主角相隔了几年;其次,今年的福里斯特惠特克和你有着同样的优势。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  ”安吉拉做个长长的停顿后才笑嘻嘻的接了下去,“你这个父亲虽然出色,我那个父亲更为出色!”

    说着她膘向了就坐在前排正和(身shēn)边的人说着话的阿尔帕西诺,感觉到她的目光的阿尔随即抬起头来:“有什么事吗,安吉?”

    “没什么,我正在帮你打击你的竞争对手的信心。”安吉拉笑着指了指威尔。

    两位候选人随即打了个招呼,阿尔笑着摆了摆手:“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威尔,在宣布结果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可能随大流也可能爆冷,安吉收买不了所有评委名的。”

    “嘿,阿尔,你的话听起来似乎有别的意思在里面。”安吉拉挑眉说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最多就是有些夸张。除非心里有鬼又或者故意这样才会听出别的意思。”阿尔哈哈笑道,然后转过(身shēn)去继续和刚才的人聊了起来。

    “嗯”我想就到这里吧,我得回自己的位置去了。”在安吉拉把危险的视线转移过来后,威尔赶紧这么说道,跟着整理着衣服站了起来。

    《当幸福来敲门》虽然同样是皮克斯制作行的,但和《》毕竟是两部不同的电影,剧组挨在一起不代表成员可以随便交叉着坐在一起。

    “那就这样吧。”安吉拉叹了口气,在威尔走到过道上后才忽然又问道:“对了,威尔,如果我有一天邀请你出演角色的话,你会答应吗?”

    威尔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当然没问题,我随时恭候。”

    “哪怕是配角?”安吉拉追问了一句。

    停顿了只有一秒钟,威尔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没关系,只要你需要。”

    光集从安吉拉手中诞生的影帝影后的数量,就足够任何一个想要在这上面有所建树的演员答应她的邀请了,所以威尔史密斯的答应在安吉拉的预料之中。

    很好,男配角现在也有了一虽然只是候选。那么女配角呢?安吉拉摩挲着下巴这样想着。不过她随即将这个问题丢到了一边去,在四下张望了一番,将(情qíng)人们的位置找了出来后,交换了个彼此都知道的眼神才整了整衣服看向舞台,颁奖典礼就要开始了。

    前奏的音乐响起,四周的灯光也变暗了许多,嘈杂的交谈声低了下去,随着一个男声在音响中宣布开始后,(热rè)(情qíng)洋溢的音乐响了起来,本届的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在(热rè)烈的掌声中走到了舞台上。她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衣,外面是一(套tào)深紫色的女式西服,剪着清爽的短别有一番魅力。    不得不说,奥斯卡主办方还是(挺tǐng),二的。居然邀请她担任在这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主持人芹“棹辽想想也不奇怪,随着田年麻省宣布同(性xìng)恋结婚合法后,同(性xìng)恋组织一年比一年活跃。西海岸向来以自由著称,不少名人都支持同(性xìng)恋,虽然也有保守势力,但是在这方面做个表示还是必须的。

    “各位晚上好,真是个美好的夜晚,我们在这里为了那些获得提名的人庆祝。这刚好与往年的做法相反,往年我们大都只为那些得了奖的人庆祝。”艾伦的开场白立即换来了一片哄笑,也从另一方面宣告了颁奖典礼的开始。

    安吉拉的心思并没有完全放在这上面。而是神游起天外思考着自己的事(情qíng)来,只让(身shēn)边的斯派洛在重要时刻提醒下自己  其实斯派洛本来想让艾莉捷跟着来的,他早就打算艾莉捷借着这个经纪人的位置,安吉拉也默认了他的举动而且艾莉捷也没有反对,但这些事(情qíng)并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完成的,所以安吉拉还是让他跟着出席颁奖典礼。

    不能说安吉拉不尊重奥斯卡,只是参加的次数多了难免会有那么一点厌倦的感觉,虽然她也承认每次来基本上都有那么点新鲜感,可相似的地方还是太多,而且她又不像别的明星那样需要这个舞台来表现自己。

    艾伦德杰尼勒斯的主持风格还是很不错的,自然而又该谐幽默,不时逗得来宾们哈哈大笑。加上颁奖中途还穿插着有趣的环节,每个颁奖嘉宾也都喜欢调侃几句,吸引了大批目光到舞台上,因此没人觉察到安吉拉的异样。

    当然,她不可能一直这样,在颁了部分技术(性xìng)奖项后,现场很快迎来一个小小的**    颁最佳男配角以及最佳女配角!

    “最佳男配角的获得者是,艾迪墨菲,《追梦女郎》!”随着上届最佳女配角凯瑟琳基纳的宣布,大厅里顿时响起了(热rè)烈的掌声。

    一(身shēn)黑色西服的艾迪墨菲捂住嘴巴不能置信的看着大屏幕上的自己。楞在座位上被推了两把后才反应过来,起(身shēn)走到了颁奖台上接过了小金人。当他站到话筒前准备致词时,张了几次嘴巴都没能说出话。引来了一片善意的笑声。也难怪,这可是他这么多年获得的第一个奥斯卡奖,会这样略显失态是很正常的。

    安吉拉不由想到了自己第一次拿到小金人时的模样,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她捏着手指摇了摇头,也许等会儿自己可以上去再感受下?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安吉拉丢到一边去了,她已经拿过两次最佳女配角,学院会把这座小金人交到她手中的几率实在太小了点。不见斯特里普在两个表演奖上已经提名了十余次,可拿到手的还是只有那么两座。

    此时,舞台上的艾迫墨菲已经调整了过来,在感谢了长长的一串名字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艾伦再次上台插科打详了一番,又让人表演了一段节目后,去年最佳男配角得主乔治克鲁尼出现在了观众的视线中,安吉拉随即也坐直了(身shēn)体。

    “现在我将要做一件艰难的决定”克鲁尼这样说道,“我要将手中的奖杯颁给最为出色五位女演员中的一位    虽然在我看来她们的出色没有高下之分。”

    掌声顿时响了起来,他微笑着停了几分钟然后才继续道:“一位是努力的追求着自己梦想的女孩,一位是备受歧视的保姆,一位是无助而痛苦的聋哑少女,一位是在丑闻中拼命挣扎的教师,还有一个一  是关心着父亲却不知道如何表达的女儿”小

    克鲁尼每念出一个人的大概(情qíng)况,(身shēn)后的屏幕就会显露出这个人在电影中的片段,最后一次则依次列了出了头像。虽然给出的镜头只有一小块,依然能看出其中的三位都有些激动,只有布兰切特和安吉拉平静的微笑着。

    有必要这么激动吗?安吉拉忍不住腹诽了句。她这句话显然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没几咋。人能像她这样把小金人大把大把的往家里拿,真正拿过奖项的人再次面对都会平淡许多。比如布兰切特会这么平静,就是因为她才在西年拿过最佳女配角,很清楚自己这次的得奖几率不会太大。

    “好了,让我们看看”获奖者会是谁,老实说,有时候我还真不想做颁奖嘉宾,这是件残忍的工作。

    。舞朵上的钻石王老五已经拆开了手中的信封,他的俏皮话同时引起了一阵哄笑声。在看清楚上面的名字后,克鲁尼的微笑顿时变成了惊讶。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记录”他看了看观众又看了看手中的获奖名单,“但是”我知道今天晚上我们都会感到震惊,获得最佳女配角的是  安吉拉梅森,《》!”    昨天多写了 如,结果今天还是这个时候才,实在,,好吧,我承认我被某条消息闷了一下  ,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