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在乎的不是那个

    谢天谢地。她终于不再被提名为最佳导演了!”这走”斯卡提名名单出炉后,《洛衫矾时报》娱乐版头条新闻的第一句话,“谢天谢地”这句话作为标题更是既粗又黑。

    也难怪他们会出这样的感叹,《》一共获得了五项提名:最佳电影、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歌曲以及最佳原创剧本。这真是太不容易了,要知道从 忱年开始,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的那些导演们就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如果说在吧年的时候这种感觉还不太强烈,世界上出色的女导演不多,出色的而且年轻得可怕的女导演就更少了,可毕竟那只是她的第一次提名。但是到了羽年,这种压力就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钢琴家》让当年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饱受舆论的指责,最佳导演小金人得主莱塞霍尔斯道姆在采访时也只能闭口不谈。

    这种压力随着她的连续提名次数不断增加,这种压力越来越大。每届被提名的导演都是又高兴又郁闷一一有机会拿到最佳导演自然非常高兴。可要真的拿到了却又觉得这座奖杯拿得并不牢靠。即使是那些已经被提名数次的大导演也是如此,不说据年的马丁斯科西斯,即使是田年的罗伯特奥特曼,这位囊括金榨榈奖、金狮奖和金熊奖的大导演在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后都曾被人说成是运气好。

    所以在年之前。大多数导演能不希望自己能和安吉拉被同时提名,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小金人就会交到她手中。即使再巧年之后,安吉拉已经加冕成为最佳导演,可依然还是有很多人不希望和她竞争这个奖项。因为连续7次提名的记录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谁知道呢…不过也正因如此,去年没有推出作品后媒体才会大肆庆祝“天使小姐自必年以来头一次没有获得任何奥斯卡提名”而斯皮尔伯格在第三次拿到最佳导演后才会幽默的说上一句“还要感谢安吉拉小姐,非常感谢”

    现在她终于没有否被提名最佳导演,一直被这种压力所笼罩着的导演们怎么可能不因此松口气,所以才有了《洛衫矾时报》的那句“谢天谢地”的大标题。

    当然,某些人借着这个机会大做文章说什么:“是的,《》的票房很高,也感动了不少人,然后从导演和制作上来说这只是部才刚及格的作品。很显然,天使小姐已经耗尽了自己的才华,所以这次没有获得提名完全是在意料中的事(情qíng)

    以前这样的文章就有不少,不过没多少人去理会。

    但是这次这篇文章出来后。立即引起了部分人的附和,虽然占的比例不大可比起以前却有着明显的增加。

    “很简单,除了连续7次被提名最佳导演外,还有更为隐(性xìng)的压力,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安吉拉翻着报纸用懒散的语气说道,一脸的不在意,显然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隐形压力?那是什么?”用勺子搅动着茶杯的丽芙这样问道小小的呻了口后露出满足的神色。安吉拉并没有答话,她显然没有指望从丽芙那里得到答案,所以转头看向了同样在翻着报纸的娜塔莉。

    “她大概是在说年龄。”娜塔莉虽然是对着丽芙在说,眼睛却始终膘着安吉拉。

    安吉拉不由失笑着摇了摇头小不就是在属于她的时间里把丽芙带到家里来了么,又不是故意的。再说。就算你生气也该包括丽芙才是。为什么只针对我一个人?

    ”这个的确是隐形压力之一,我已经破了好几个年龄上面的记录了”安吉拉并没有在意。接过娜塔莉的话头说了起来,“不过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娜塔莉终于把目光移动到了安吉拉的脸上,皱起眉头思考了半晌后她的眼睛忽然一亮:“你是说…(性xìng)别?”    “是的,没错,我的女(性xìng)(身shēn)份同时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安吉拉点了点头。

    好莱坞的男(性xìng)导演一一或者干脆说男(性xìng)一  从来没有在(性xìng)别上感受到这样的压力,一个年轻的,至今不过出岁的女(性xìng)却从名岁开始在奥斯卡的舞台上傲视着所有人,连续?次的最佳导演的提名不敢说一定就后无来者,但前无古人却是肯定的事(情qíng)。    虽然西海岸的社会氛围一向都很自由,好莱坞的自由派也占据多数,可保守派的势力也不容小视,更何况自由派当中也有不少男(性xìng)沙文主义者。这也是为什么羽年的时候最佳导演的荣耀会花落别家的原因,只是他们当时错估了形势被女权组织抓住机会狠批了一次,同时还得不到舆论的同(情qíng)。

    可即使这样,还是有人不怎么甘心,因为除了导演电影,安吉拉在很多领域都有着耀眼的光环,从解年起每年都会获得编剧奖的提名,连轻松松的就为自己赚到了丰厚的(身shēn)家,从凹年她登上了全球富豪榜三甲开始就没有跌下来过。

    这些光环实在让他们太郁闷了,可以说,安吉拉之所以会连续7次提名却在最心  品寸获得了最佳导演。除,各种因素外,和这此人航多么点关系。

    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个榜样。妇女权益运动尤其是西海岸这边一也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要活跃得多,更何况她还同(情qíng)和支持同(性xìng)恋,甚至自(身shēn)也始终环绕着同(性xìng)绯闻。

    郁闷归郁闷,他们却拿她毫无办法,就像最佳导演最终还是得颁给她一样。所以现在难道有这么个机会,就算不能打击不到她恶心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事实上,这些大报的报道中也有点这样的意思,只不过他们把这种意思隐藏在字里行间,不是有心人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安吉拉继续解释着说道。

    “听起来好像是  ”有些人输不起?。想了想后娜塔莉如此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这是惯(性xìng),有些东西依然不是说能改变就能改变的,而且男(性xìng)和女(性xìng)也的确有着差别安吉拉耸着肩不以为意的说道。

    听着她说话的语气,娜塔莉不由眯了眯眼睛。摩挲了几秒钟下巴后她才又开了口:“知道吗,安吉,每次你在说这种话的时候我都有种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那是什么?”安吉拉不解的端起了茶杯。

    “你好像是”同时站在男(性xìng)和女(性xìng)的角度对这些进行嘲讽和调侃。”娜塔莉摊开手。

    安吉拉差点没把嘴里的红茶喷出来,娜塔莉的直觉也太敏感了点吧?

    “小你是想说,我的(身shēn)体里的灵魂实际上是男(性xìng)?”她不动声色的问道。

    没等娜塔莉说话,旁边的丽芙一把将安吉拉搂进了怀里嘻嘻哈哈的说道:“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爱ài)的好玩的女孩,又怎么可能有着男(性xìng)灵魂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安吉拉的脸蛋上揉来捏去,并对那满脸的郁闷和幽怨视而不见。

    “小这倒也是”。娜塔莉想到什么的轻笑了声,跟着脸色也变得有些郁闷。

    “那是因为已经被这几十年的生活同化了,所以现在正处在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尴尬个置上任凭丽芙上下其手的安吉拉翻着白眼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咕哝道。

    还好,至少有些事(情qíng)始终没有改变过。她在心里哀怨的自我安慰的想着。然而,就在安吉拉的心(情qíng)刚才好转了些的时候,娜塔莉和丽芙的对话却让她有种想要撞墙的感觉。

    “好了,丽芙,你玩了那么久也该换人了,别忘了这个玩具现在是我的。

    。嘿,别那么小气好吗,让我玩一会儿又不会玩坏

    “当然当然。可是我们有约定,不是吗?”

    “小哦,别这样。小小的调整一下也不算违反约定吧?”

    安吉拉翻着白眼从丽芙怀里挣扎了出来。站起来一声不啃的往楼上走去。

    “小提,安吉,你到哪里去?丽芙在后面喊道。

    “你们的玩具现在要去练琴了安吉拉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我们可以参见我们的玩具练琴吗?。娜塔莉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里面的调侃听起来是那么的可恶,让安吉拉差点一脚踏空。

    。不行!练琴的时候我需要安静!”安吉拉转过头来威胁的挥了挥胳膊,“要是谁敢不经(允yǔn)许就过来打搅我。我一定会给她好看”。

    丽芙歪着脑袋看了她半晌后忽然问娜塔莉,“这叫“(爱ài)(娇jiāo),还是“卖门,?”    听着她拿古怪的音,安吉拉除了抽嘴角和翻白眼外还是抽嘴角和翻白眼。么时候变得这样大嘴巴了?这两个词怕在中国国内都还

    狠狠瞪了捂嘴偷笑的娜塔莉一眼,安吉拉转(身shēn)扭着(屁pì)股继续往上走去,不到两步又被娜塔莉叫住了:“对了,安吉

    “还有什么事(情qíng)吗,赫斯莱葛小姐安吉拉转过头来闷声闷气的问道。

    “我是应该祝贺你没有提名最佳导演呢,还是遗憾你没有提名最佳导演?”娜塔莉摊开手问道,那认真的表(情qíng)看起来不像是在调侃又或者椰愉。

    。无所谓”安吉拉思考了几秒钟后耸了耸肩,“我不在子

    她当然不在乎,事实上最开始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想过要把《》报到奥斯卡那里去。不过艾德(身shēn)为公司的田,自然希望利益能够最大化,在他的劝说下安吉拉还是松了口,但没有获得最佳导演提名却是安吉拉的预料之中。

    正如很多影评人所说的那样,《》在(情qíng)节上面稍微有些俗(套tào),虽然电影的颜色运用、镜头切换、节奏把握都相当出色,但不落俗(套tào)也是评判导演是否出色的重要因素之一。加上去年涌现出来的出色导演不少,加上安吉拉之前提名的次数也太多了,所以没有获得是很正常的事(情qíng)。从《》被提名为最佳电影上就可以看出,这部顺着主流意识讲述家庭故事的电影还是获得了相当多的肯定。

    当然,正因为(情qíng)节俗(套tào)小这部电影获得个最佳电影提名也就差不多,拿不拿得到就不用想了要知道皮克斯的奖杯际”二门可是放着座最佳电影的小金人实卜,在安协的猜测中,不仅没有最佳导演也没有最佳电影。

    所以她对这些提名并不在乎,最佳男主角?阿尔的演技无疑是精湛的,只是今年始终没有什么好角色,这次出色的挥了一把,绝对有资格再次登上影帝的宝座;最佳女配角?嗯,家里已经放了两座最佳女配角的奖杯,多一座或者少一座都没关系;最佳歌曲,颁给她就拿着不颁给她也没什么大不了。

    安吉拉真正在乎的,还是那个最佳原创剧本的提名,因为这是最佳原创剧本!虽然从瞬年开始她每年都会入围最佳编剧,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原创剧本也曾有过几次提名,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因素与其失之交臂,拿到的都是最佳改编剧本。但也正因为如此安吉拉对这次被提名最佳原创剧本非常的欣喜。对于她来说还有什么比《》拿到这个奖项更值得庆祝的事(情qíng)?

    “一定能拿到的。”安吉拉喃喃说着收回了看向阳台外面的目光,双手一扬,就在面前的钢琴上叮叮咚咚的弹奏了起来。

    一激昂的宏大的乐曲从她的指尖流了出来,那是马克西姆的《出埃及记》。这钢琴曲是马克西姆根据电影《出埃及记》的片尾曲改编的,在其中加入了更为现代感的节奏,也因此让这钢琴曲比原电影更为出名。

    不过,安吉拉现在弹奏的《出埃及记》相比马克西姆版的少了份壮丽却多了份浪漫抒(情qíng),有些克莱德曼版的《出埃及记》的感觉,不过大体上还是偏向马克西姆版的。因为马克西姆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更像是交响乐,不是很适合一人独奏,可克莱德曼版又过于抒(情qíng)缺少一点昂扬的感觉,所以安吉拉综合了两个人的特点将曲谱修改成了自己的版本。

    “安吉?”房门这时被打开了,娜塔莉出现在了门口。

    “《出埃及记》?”只是几秒钟她就听出了音乐的名字,“哪个版本?”

    安吉拉没有回答,微笑着膘了她一眼,继续着自己的弹奏。娜塔莉也不多话,关上门后闭上眼睛靠在墙壁上安静的聆听着。

    直到最后一个音符停止了后,娜塔莉才睁开了眼睛。她用手指敲了敲脸颊,思考了下后才试探的问道:“马克西姆版的?”

    但她随即否定了自己的答案:“不不不,激烈的感觉和马克西姆版的不太一样…”

    ”为什么不是安吉拉版的?”安吉拉笑嘻嘻的问道。

    “大体感觉和马克西姆的差不多”娜塔莉白了她一眼,“或者你想告诉我,这乐曲是你为马克西姆改编的?”

    “我可没那么说。”安吉拉竖起指头摇了摇,跟着又问:“你没有听过克莱德曼版的?”

    “克莱德曼也演奏过《出埃及记》?”娜塔莉有些意外的问道。

    ”当然,你没有听过?”这下换安吉拉惊讶了。

    “我不是你,对这些可以做到如数家珍。”娜塔莉耸了耸肩。

    “好吧,有空可以听听,还不错,就是过于抒(情qíng)浪漫,少了一份壮丽。”安吉拉说着取下曲谱晃了晃,“你应该知道马克西姆的虽然激烈昂扬,但不适合独奏,所以我将他们的优点综合在了一起一一听起来还不错。”

    娜塔莉眨了眨眼睛,伸手将曲谱拿过来翻了翻,她轻叹了声后看着安吉拉半晌不说话。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安吉拉不由磨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哦,不,没什么。”回过神来的娜塔莉笑着摇摇头。

    “明么你上来有什么事吗?”安吉拉虽然看出她的笑容里似乎有别的东西,但还是换了个话题。“我记得之前告诉过你,要是不得到(允yǔn)许闯进来的话我会不客气的。”

    “那么你打算对我怎么不客气呢?”娜塔莉当即双手叉腰。

    “嗯”这个嘛”安吉拉摩挲着下巴,一脸坏笑的用目光在娜塔莉(身shēn)上扫了几眼,“你会知道的“嗷!”

    没等她说完,娜塔莉已经用手中的曲谱啪的拍中了她的脑袋。

    “这是干什存!你怎么可以这样!”安吉拉抱着脑袋气愤的说道。

    “我只是在为你赶蚊子。”娜塔莉面不改色的说道。    ”赶蚊子?现在?”安吉拉磨着牙齿很想问一句“现在才2月哎”不过看着娜塔莉那危险的眼神,她还是将这话吞了回去。

    “那么,亲(爱ài),你现在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安吉拉故意用一副低声下气的语气说道。

    “我只是想来告诉你,丽芙走了。”娜塔莉这么说拜

    然后,接下来,是长站分钟的沉默。

    虽然在圣诞期间也很想写些有趣的或温馨的番外,但是”没时间也没感觉“唉,…

    想说两句话:第一,没有那本书能在连载了劲万字后还能保持最开始的水准;第二,好书都是反复修改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