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又是新专辑

    就污样来到了安吉拉的(身shēn)边,而她除,感叹了,利驯讨得真快之外就没了其他的表示。基本上可以算是成功的《》让她在新的一年里心(情qíng)十分愉快。也将更多时间放在了(情qíng)人(身shēn)上,比如邀请杰西卡到纽约来过新年。

    虽然当(情qíng)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安吉拉依然少不得受到孤立然后担任端茶递水的角色。虽然她也经常当着其中一个或者几个人的面或长吁短叹或控诉抗议。但在内心深处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因为这样反而说明她们的心里是非常在乎她的。

    所以在圣诞节的时候安吉拉本来是计划想要和她们一起过的,可惜一来家里的传统不能变  她又还没“嫁”出去,而且也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情qíng)一  二来《》了起的效应让父亲感觉良好,想要多和女儿交流。再加上(情qíng)人们也有各自的家要回,所以只好放弃了。

    不过安吉拉对杰西卡却有些小小的愧疚,这一次是圣诞在伦敦而新年在纽约,凯特和凯拉不用说,包揽了她在伦敦的时光,丽芙、斯嘉丽、娜塔莉以及近在咫尺的艾薇儿则占据了她的新年假期,只有杰西卡一个人呆在洛衫矾。

    “到纽约来好吗?虽然我马上就会回洛衫矾,虽然时间可能比较短,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在节(日rì)里陪陪我。”安吉拉不止一次的这么对杰西卡说道。

    杰西卡最终答应了她的要求,只是安吉拉却没有料到当杰西卡出现在纽约的时候,还带来了一个麻烦,一个都已经2o岁的却依然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看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欢迎我们似的。”琳赛在见面时扮着鬼脸说道。

    安吉拉使劲的翻着白眼,如果只是琳赛的话倒也没什么,大不了把她丢到一边去然后和杰西卡成双成对的到处乱跑。可问题是这个家伙同时还把妹妹艾丽也带在了(身shēn)边!好吧,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可同行的还有范宁姐妹!

    真是见了鬼了!好吧,就算汉娜马上旧岁了,已经耳以和朋友在国内旅行了,可带着个8岁的小鬼又算什么?虽说琳赛和范宁一家相处得很好,可范宁夫妇未免太信任琳赛点了吧?!安吉拉一度很想给儿童协会打电话。    “哦,别担心,我跟他们说过了,是你邀请她们过去做客的。加上又有杰西卡在(身shēn)边,他们自然而然的就答应了。”琳赛大咧咧的这么说道。

    好嘛,她现在都已经学会扯大旗作虎皮。安吉拉有时候忍不住会想,自己是不是太纵容这个家伙了?可琳赛那天真的笑容却让她实在生不起气。好吧,既然人都来了那就作为一会东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qíng),只是”

    “没关系,反正过节嘛,人多才(热rè)闹。”杰西卡这么劝慰的说道。

    听着这样的话安吉拉只是叹气,杰西卡总是这样始终为她考虑着事(情qíng),如果当初自己早点向她透露一切又或者厚着脸皮死缠烂打的哄上几句,也许她就会默认自己还有”

    安吉拉没再想下去,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可买。再说现在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案。不过一想到当初提出来的解决方案,她又是一阵头大。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快一年半了。(情qíng)人们也用不同的方法暗示着她该准备选择了,比如几天前的娜塔莉。

    可问题在于,安吉拉始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每个人对她来说都是不同的都是难以放手的。无论是和她有着十几年感(情qíng)的凯特。还有一直依恋着她的杰西,还有纠葛不止的斯嘉丽、艾薇儿、丽芙以及凯拉,更不用说磕磕碰碰的娜塔莉。

    是的,这让她看起来很贪婪小可是,有谁没有贪婪过呢?所以她只能将这事继续往后推下去,反正至少还有口个月不是吗?

    “口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你又要怎么办?”安妮问她这句话的时候,安吉拉已经从纽约回到了洛衫矾,并坐在自己家中的吧台前面喝着东西。

    “也许到时候自然就会有答案了。”安吉拉闷闷的这么说道。安妮一直都是她除了父母之外最好的倾诉对象,有些话题甚至只能跟她说一  比如现在这个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艾莉捷的影响,她现在说起来话也开始越来越有些不留(情qíng)面。

    “我提醒过你,安吉”安妮将调好的马提尼推到她面前,“你不能总是逃避。”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安吉拉苦笑着摇了摇头,拿过倒锥形的酒杯呻了一口,下一秒钟她的五官就挤在了一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见鬼,安妮,你调的是什么东西?!”安吉拉张大嘴巴甩了半晌的舌头才苦着脸埋怨的说道。安妮不由疑惑的看向她手中的杯子:“有这么糟糕吗?”

    安吉拉直接将杯子递到了她的面前,安妮随即拿起来浅浅的饮了一口,结果她比安吉拉还不堪,酒刚进嘴巴就含混不清的叫了起来。可她又不好直接吐出来,呜呜叫着直到找到一个空杯子后才算得到了解脱,安

    安妮并没有在意她的取笑。好好想了想后才道:“显然,杜松子酒倒得有些多,所以刺激(性xìng)的感觉有些过跟你说过,安吉,我不会调鸡尾酒!”

    “我现在无比确信这一点。”安吉拉遗憾而无奈的摊开双手。

    “那么,我现在要去做别的事(情qíng)了。

    ”安妮说着离开了吧台,走了几步才又转过头来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好好考虑下吧,安吉。”

    “我知道。”安吉拉挥了挥手,等安妮离开后才唉声叹气的将脑袋放在吧台上面。

    脑袋忽然的浮现出了在和杰西卡在纽约的那两天的时光,虽然(身shēn)边跟着琳赛、艾丽以及范宁姐妹可依然玩得很愉快,而且反而让她和杰西卡有了种离而不断的感觉。

    就在这时,安吉拉忽然抬起头来,这次圣诞新年假期中杰西卡完全没有给过她暗示!不不不,应该说自从在夏威夷定下约定后杰西卡就几乎没有敦促过她做出决定一也许有几次,但很难说不是安吉拉神经过敏,那么”

    到了刃卫年 月底,虽然随着(热rè)度的下降。放映的院线已经减缩到了几百家。《》的票房依然堪堪过了,万亿。相对那低廉的成本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大卖特卖了,更何况这只是北美票房。海外票房还没进行统计呢。

    安吉拉并不担心海外票房,虽然故事场景什么的都在美国但是有些感(情qíng)是共有的,不过想要和北美一样高就不可能,因为故事场景什么的都在美国。

    不过让安吉拉意外的是,中国方面居然引进了这部电影,要知道他们引起的电影大多都是特效丰富非常具有视觉效果的电影,因为这样的电影有票房保证。讲述家庭矛盾之类的虽然也会引进,但基本上都是在电视上放映,拿到电影院公映的寥寥可数。

    很显然,他们这一次是看丰安吉拉在中国的人气,凹年的《拉贝(日rì)记》和去年的演唱会让安吉拉在中国国内的人气达到了别的外国明星几乎不可能达到的高度,商人自然会想要将这些东西转化为实际利益。他们赌对了,安吉拉的人气加上在宣传中大肆炒作电影中有着安吉拉亲(身shēn)经历的事(情qíng)以及她小时候的影像片段,电影在 月口(日rì)登6中国的院线后,到月底已经卷走了差不多联。万左右的票房。年初的田o万人民币还是很值钱的,即使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的苗头已经开始出现。

    这也可以算一个个人记录吧。得知具体(情qíng)况的安吉拉在心里调侃了自己一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些东西。但左思右想之后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也就放到了一边不去理会了,她随时都有事(情qíng)要做。

    “我认为这段已经趋近于完美了。你觉得呢?”玻璃后面的制作人通过话筒说道。

    安吉拉在仔细聆听了耳机里传来的歌曲。虽然蹙起了眉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她将耳机挂在架子上走了出来:“就这样吧,虽然”,”

    她耸了耸肩没有再说话。显然并不认为这次录制已经足够好了。就在这时,坐在制作人旁边的那个抓着耳机反复听着这一段的女孩忽然抬头说道:“也许你可以换种方式。”

    “你想说”什么?”安吉拉在心里皱了皱眉,表面上还是用平静的语气的说道。

    “唱腔,也许你可以在这段上面使的比较清新的唱腔来达到一种互补的反差。”对方想了想后这样说道。“就像轻摇和乡村。”

    安吉拉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好半晌,直到对方低下头去让金色的大卷儿垂下来挡住了绯红的脸蛋后才用力一拍手:“那么我们再来试试!”

    录制的时间因此延长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但在安吉拉眼里却是非常值得的,换唱腔试了差不多、7次后。终于达到了一个让她满意的效果。

    同一歌曲,。中的演唱和现场的演唱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抒(情qíng)歌曲。只要歌手挥得好。现场一样可以唱到凹中的效果。可舞曲之类的就不行,边跳边唱的话必然会出现差异,即使刮练得再久。所以在录制那些新歌的时候,舞曲、轻摇等类型的现场演唱版本只能用作参考而不能照搬制作。

    其实,女孩提的意见安吉拉不是想不到,只是从结束演唱会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原本答应的新专辑因为新电影的拍摄而摇摇无期,新年之后歌迷们纷纷表示不能再拖了。于是她急急忙忙的开始了录制工作,也正因为心态比较急所以在某些问题上难免被卡壳。

    “谢谢你。泰勒,谢谢你的提醒。”完成录制后高兴了好一阵后,安吉拉这才想到对提醒自己的人道谢。只是”面对泰勒斯威夫特的时候总觉得怪怪的。

    “不用谢,我想,即使没有我的提醒。你也一定会想到办法的,对吗?”泰勒笑了笑,犹豫了下后试探的问道:“马上就到4点了。也许我们等会儿可以出去

    “嗯,这个”安吉拉苦笑了声,在心里翻着白眼。

    “反正薇薇不在这里,又不用担心记者。 大不了我也化妆好了。”泰勒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这安吉拉,湛蓝的眸子里不时闪过一些莫名的东西。

    该死的,为什么总是这样!安吉拉不由在心里抱怨了一句。在那天的,嗯,酒后乱(性xìng)之后,泰勒一直躲了安吉拉差不多几个月一当然,按泰勒自己的话说就是,她要宣传新专辑要上各种通告,加上安吉拉又要制作电影,所以才没能见面。

    总之,不可否认的是,几个月之后安吉拉在拍摄之余抽空将先录制抒(情qíng)类的新歌时,遇见的泰勒就好像变了个人,不再像以前那样厚着脸皮宛如牛皮糖一样粘着安吉拉,她保持着礼仪就好像正常朋友那样不,似乎比正常朋友要多出些什么,至少她看着安吉拉的眼睛总会闪过些莫名的光芒,握手的时候偶尔也会用手指舌一下安吉拉的手心。

    这是挑逗吗?安吉拉不知道,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可以看出泰勒在想什么。所以在从艾薇儿那里得知,泰勒对艾薇儿做过同样的事(情qíng)后。她认为这是泰勒想出的新玩法,而且还可以小小的报复她们一下。

    左思右想之后,安吉拉把原本打算让艾薇儿演唱的《》的主题曲《阳光》交给了泰勒作为补偿,不管怎么说那天的一夜(情qíng)大部分责任在她(身shēn)上。在《阳光》因为《凡比“》的(热rè)映而登上各大音乐榜榜后,安吉拉才又找到泰勒暗示“我们两清了”

    然而,不知道是她说得太含糊还是泰勒根本没听出来,明明“嗯嗯嗯”答应得好好的泰勒依然没改变态度,而且只要和安吉拉谈到《阳光》这歌,就会立即双目放光的看着她。就像…  当初的丽芙,真有趣,是不是姓名中只要有泰勒这个单词的女(性xìng)都会这样?

    安吉拉对此暂时无计可施,毕竟对方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

    “还是算了吧,我在家里还有事。”安吉拉婉拒的说道,泰勒已经不止一次的出这样的邀请了小不是逛街就是用餐又或者边的什么。安吉拉答应过几次,想要看看对方耍什么花招,可泰勒就想普通朋友那样和她交流,好像没什么可又好像又有点什么,让安吉拉越的头疼和不解了。

    “别这样。安吉,我记得没错的话小薇薇有通告去了旧金山。不用这么急着回去吧?”泰勒的眼睛微微上弯着,这个样子的她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你想说什么,泰勒?”安吉拉虽然压低了声音,却头一次明显的皱起了眉头,“如果你觉得这样很有趣,你有了什么新的玩法的话,那么我告诉你,这不好玩!”

    也难怪她会这么说,因为泰勒和她做的每件事,都会和艾薇儿再做一次。如果只是偶然一两次倒也罢了,可经常这样的话安吉拉不免认为她大概是想玩什么三角恋(爱ài)之类的,这种事(情qíng)自然必须第一时间阻止。

    泰勒没有答话,只是用湛蓝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安吉拉,看得安吉拉有些毛骨悚然的,她正要开口继续说话,对方忽然上前抱住了她。红润的唇瓣随即吻住了安吉拉的双唇。

    安吉拉蓦地的睁大了眼睛,脑袋里一片模糊,等她回过神来 自己的舌头正和泰勒的纠缠不清。

    她赶紧一把推开了泰勒斯威夫特。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

    泰勒到是无所谓的抚了抚自己的嘴唇,然后对安吉拉挑了挑眉:“这下满意了吗?”

    不等回答她就转(身shēn)出了录音室的大门,而安吉拉站在原地楞了好半晌,才转过头去对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的制作人怒目而视:“看够了没有!”

    我真是蠢呆了才会邀请她参与录制。安吉拉在心里愤愤的叫道。

    “你真是蠢呆了才会邀请她参与录制!”知道这一切后艾薇儿毫不客气的说道。

    “是的是的,我知道,可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安吉拉烦恼的挥舞着胳膊,“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把她拒之门外!”

    “那就把你的实际(情qíng)况告诉她好了!”

    “告诉她?你疯了吗,薇薇?你让我怎么告诉她?我在同时和八个女**往?”

    “难道不是这样吗?”

    “哦,该死的,当然是这样,但是泰勒有什么反应我们能预料吗?如果她表示她想要加入的话我又该用什么话回答?或者你去告诉她?反正她同时也和你有联系?”

    两人最终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商量出来,只是一致认为必须要和泰勒保持距离,最好尽快打消对方的念头。实在不行就等过了口月份再说。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安吉拉继续投入到录音当中去,然后又一件事(情qíng)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小第阳届奥斯卡提名名单出炉了!

    嗯,又晚了点”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