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经典镜头

    漂永远不会理解众种折磨有多么痛苦,我就躺在中闷;甘  夜左边是凯特右边是杰西,第二夜左边是曼妮右边是薇薇,第三夜晚左边是凯拉右边是丽芙,然后第四夜再回到最初”上帝啊,唯一一个可以让我为所(欲yù)为的离得远远的!如果我稍微有什么别的动作,又或者想要故意挑起打闹,立即就会被(身shēn)边的两人好好修理”这真是个巨大的耻辱!我躺在那里什么都做不了!还有杰西!居然彻底跟她们变成一伙!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小安吉拉抱着胳膊眼睛死死盯着窗帘,嘴唇颤抖着出阵阵让人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安吉。你还好吗?”熟悉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了过来,将她下了一跳。

    “嗯,,啊,,嗨,史蒂文。”安吉拉回过神来,讪笑着掩盖了自己的慌张。

    “我想我一定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东西,是吗?”斯皮尔伯格开玩笑的问道。

    “好了,史蒂文,没什么,我只是在呆。”安吉拉扬了扬双手,她相信对方肯定没有听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否则的话”这乐子可就大了。

    “已经结束了吗?感觉怎么样?”安吉拉转移了话题,同时探头往外面望了望。似乎这样就可以看穿墙壁看见那边的影迷在试映结束的表(情qíng)是怎样的。

    “嗯  ,斯皮尔伯格想了想这样说道,“虽然有些个问题,但整体上还是非常出色的。”

    “哇哦,能被你这样称赞可真是荣幸”。安吉拉顿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qíng),双手捏成拳头兴奋的往下划去,“对了,能说得具体点吗?哦。拜托,史蒂文。”

    她那双眼放光的目光明显告诉斯皮尔伯格,如果不说的话别想从这里离开。老头子哑然失笑:“一定要这样吗?怎么感觉你好像才第一次执掌导筒?”

    “那你就当我是第一执掌导筒好了”安吉拉大咧咧的一挥手,“好了,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有人说过,无端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杀。不想我起诉你的话就赶紧说出来吧!”

    “好吧好吧,真是可怕的威胁。斯皮尔伯格哈哈大笑起来。

    顿了顿后他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说到和电影有关的事(情qíng)时他是不会开玩笑的。

    “颜色搭配的很棒,光与影的结合非常巧妙,相当具有质感;镜头剪辑流畅,快捷的时候凌厉而具有冲击力,缓慢的时候温馨而让人舒服;节奏把握很到位,讲述了一个很好的故事。这些都是你的长处,不用多说斯皮尔伯格说到这里做了个短暂的停顿,“但是,安吉,你不觉得你的故事有些”俗(套tào)吗?”

    “你是说”安吉拉摩挲着下巴,眉头微微皱起。

    “讲述父母和子女关系的电影非常多,几乎都是这样(套tào)路,因为成长的矛盾而产生裂痕,然后激化,然后弥补和好。虽然你在细节上做得非常出色。整部电影感人至深,无论是你的表演还是阿尔的表演都相当的精湛,观众们肯定会喜欢。可影评人哪里恐怕得不到多少赞誉。

    。斯皮尔伯格耸着肩膀如此说道。

    “影评人?”安吉拉挑了挑眉,“我需要在乎他们说什么吗?。

    不等斯皮尔伯格提问,她挥了挥手继续说了下来:“我常说。对于导演而言电影只有两种:一是导演拍摄给自己看的,二是导演拍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大多数人看的。对于第二种来说,先还是拍给自己看,自己满意了才会考虑别人的感觉。我不是林奇那种剑走偏锋的家伙,也不喜欢欧洲的那些怜影自顾的导演,我可以考虑部分人的感觉但没有兴趣也没义务考虑所有人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在满足他们之前我得先满足自己,所以    ”    安吉拉摊开手,微笑的看着斯皮尔伯格:“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说什备?”

    “果然”老头子笑着扶了扶眼镜腿,“我应该想到,你就是这样的人。不管怎样,你的新作品非常的”好看,我想杰瑞德先生会喜欢的

    “谢谢你的点评。史蒂文”安吉拉耸了耸肩,并不在意对方看出自己的心思,“很高兴你能过来参加试映。”

    斯皮尔伯格笑了笑就要离开,安吉拉这时又想到什么的叫住了他:“对了,史蒂文。

    她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北京奥委会有意邀请你担任开幕式的名誉导演是吗?。

    大概是没想到话题会跳得这么快,斯皮尔伯格明显愣了下,又仔细回忆了几秒钟后才点了点头:“是的,在某次聚会上和中国驻洛朽矾总领事馆的一位官员聊天的时候小他曾就这个问题询问过我,不过看起来更像是在开玩笑,你知道,还有至少 年半的时间。”

    “如果他们真的邀请你,你回答应吗?”安吉拉继续问道。

    “这个”老头子想了想,“很难说。要看具体(情qíng)况,你知道。我对中国的感(情qíng)很复杂,我喜欢那些古老的文化,但我讨厌那个政府,,他们邀请你演唱主题曲了?”

    “是的”安吉拉点了点头小“不过我拒绝了。”

    “拒绝了?”斯众不…浔的吃惊可不是装出来的,,你不是同样很喜欢中国圳,“吗。据说他们还把你称为好莱坞最了解中国的名人。”

    “可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他们的某些主张,而且说不定我们的国家里面,也有人会想要这样。小安吉拉话里有话的说道,不过语气始终保持着平淡。

    斯皮尔伯格挑了挑眉似乎听出了点东西,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耸了耸肩后告辞离开。看着老头子离开的背影,安吉拉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话说到这个份上甚至把自己的观点都改造了一次也算仁至义尽了。要是斯皮尔伯格最后还落得个被动不堪的下场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qíng)。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头子在好莱坞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有权势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更何况离开的时候明显有所领悟,所以不需要担心什么。

    将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安吉拉顺着走廊来到了影院的办公室找工作人员了解起试映的(情qíng)况来,到目前为止试映已经举办了三场了,安吉拉场场都会秘密的到影院来收集观众的反应,这种(情qíng)况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为什么呢?因为以前的作品和现在的作品不一样!以前的那些作品有记忆撑腰,安吉拉最多也就参加个内部试映会了事。虽然也会找个剧院进行定点试映却从来没有在乎过那些观众的意见,就算是《约翰拉贝》试映的时候也是如此一  那部电影承载了太多的东西,她自认为已经将要表达的东西表达了出来,无论遭到多大的批评也不会修改。

    可现在不行,《》这部电影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是属于安吉拉的,她可以不在乎影评人的看法可普通观众的意见却不能不重视起来。所以才会在试映的时候跑到影院来坐镇,以便在正式上映前根据观众的看法在剪辑上再适当的调整以便更加完美。

    “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意见。大多数人都对电影都赞誉有加,这些评论在网络上是可以看到的。不过也有些东西还是值得考虑的,在正式上映前我还需要再做一次调整安吉拉闭着眼睛将脑袋放在杰西卡的肩膀上,搂着她的腰肢嗅着她的香。

    “你这么一说,我忽然都想看了”小杰西卡感受着后面那具抱着自己的柔软(身shēn)体,在马儿缓慢而匀的起伏中感慨的说道。

    “哦?这可不能怪我,杰西,我告诉过你第四次试映的时间了的,但是你自己错过了安吉拉笑嘻嘻的在她的后颈上哈着气,弄得杰西卡痒痒的只好缩着脖子。

    “我又不是故意来不了,我也有工作要忙的杰西卡埋怨的说道。

    “是的是的,我知道”。安吉拉恶作剧般的伸出舌头((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她的耳珠,“没关系,反正马上圣诞节之前就要映了,难道你不打算参加你映式了?。

    “怎么可能,不仅我会参加。她们也都会参加,包括薇薇杰西卡笑盈盈的说道,似乎完全不在意口中的她们都是“自己”的竞争者。

    安吉拉却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搂在杰西卡腰肢上也微微加了几分力道,最后磨了磨牙后干脆在她的脸蛋轻轻上咬了口。

    “哎,这是做什么?”杰西卡斜着眼睛看着安吉拉有些嗔怪的说道。    安吉拉没有回答,只是一甩缰绳,慢跑着的马儿顿时加快了度而且越跑越快,到最后伴随着呼呼的风声,两边的景物飞的往后退去。

    “安,”安吉,太快了,可以,”可以慢点吗?”杰西卡的骑术虽然在安吉拉的教导下还算不错。可面对这种(情qíng)况脸色依然有些白,整个人更是死死靠在了安吉拉的(身shēn)上。

    安吉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拉着缰绳一边享受着杰西卡温暖的(身shēn)躯一边小心的((操cāo)cāo)控着马儿的奔跑,不过完全没有减的意思。

    这样让马儿载着两人在马场中跑了数圈之后,安吉拉才拉住了缰绳让马儿慢了下来,也亏得她养的马儿每匹都膘肥体壮。

    “你知不知道刚才骑那么快让我很担心的!”从马上下来后杰西卡忿忿的捶了安吉拉一拳,后者嬉皮笑脸的毫不在意:“要是不这样。你又怎么会乖乖的缩在我怀里

    “就为了这咋。?”杰西卡挑了挑眉,随意轻叹了声伸手捧住了安吉拉的脸蛋,凝视了片刻后忽然抱住了她,抱得紧紧的。

    “如果你想的话,完全可以直接跟我说。”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安吉拉对过来牵马的骑师使了个眼神,然后默然无语的拍了拍杰西卡的背脊。说到底,还是因为万圣节留下的怨念在作祟罢了,这怨念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她还念念不忘,毕竟,那可是第一次彼此知道彼此的关系的(情qíng)况下大被同眠!

    不过此刻,带着愧疚的安吉拉已经将这点怨念丢到了一遍,她只想同样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当初依恋着自己的那个女孩儿从来都没有变过。依然是如此的温柔善良。

    汽车停了下来,年壬正想要交代点什么,坐在副驾驶位卜的女儿巳绊嗖的一声窜了出去,然后大笑着和自己的朋友们拥抱在一起。

    父亲下了车凝视着打闹着的女儿抽了抽嘴角,似乎想要露出个笑容,虽然他一直反对可女儿毕竟已经和一家公司签约了。然而最终他什么表示都没有,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女儿,直到他们要进屋里去了才有些紧张的喊了声:“克丽丝。”

    女儿转过头来不明所以的看着父亲,父亲挥了挥双手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后才有些结巴的说道:“那么”我就”先回去了。”

    “知道了。”女儿有些淡漠的点了点头,随即和朋友继续聊了起来。

    父亲扬了扬双手,轻叹了一声后坐进了那辆已经有些年代的破福特上。开着车慢慢的离开了这里。在车子走出很远后,女儿忽然转过头来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父亲离去的方向。

    在街边停住车,和邻居打着招呼的父亲终于回到了家中,他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房间,从冰箱里拿起一罐啤酒打开后,做在门外走廊的长椅止边喝边安静的注视着街道,夕阳的光芒洒在略显破旧的房屋外面镀起一层昏黄,镜头远远拉伸宛如一幅静物画。

    忽然,父亲似乎想起了什么,迟疑了几秒钟将啤酒罐往长椅上一放,迅回了屋子进了杂货间。几个镜头快切换,在杂货间里翻找着的父亲终于将一咋。不大的箱子拖了出来,将表面的灰尘吹开口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那是几卷电影胶片以及一(套tào)小型的放映设备。

    拿着这些东西,父亲迅来到里间,又是几个镜头快切换,拉上窗帘关上房门将书架推开露出雪白的墙壁然后安装好机器,略略喘了口气他将胶片放了上去。

    光芒打在了墙壁上,在一段斑驳无序的东西闪过后,一个乖巧可(爱ài)大约4岁左右的女孩忽然出现在了颜色略显陈旧的画面当中。不过她有些别扭和冷漠的瞪着镜头。

    “这是什么?”稚嫩的声音从小音箱中传出,虽然听起来似乎不高兴但并不让人讨厌。

    “这是摄像机,亲(爱ài)的,它可以把你现在的模样留在里面,等十年后你再翻出来看的时候一定非常有趣,所以,看着镜头好吗?”父亲的声音跟着响起,响亮而富有朝气,和现在的沙哑声音有着天壤之别。

    跟着镜头一转,小女孩坐在桌边抓着勺子吃着冰激凌,然后现了拿着摄像机的父亲。

    “不许拍我这个样子!爸爸!不许拍我这个样子!”

    “为什么?你这个样子真是太有趣了,亲(爱ài)的克丽丝。”

    镜头又一转,明显大了些的小女孩咯咯笑着在草地上奔跑着 然后不时对着镜头扮着鬼脸,被风吹乱的头轻舞飞扬着让她显得可(爱ài)极了。

    “你永远都别想追上我。爸爸!永远别想!”

    “嘿,别跑那么快,克丽丝。当心摔跤,放心,没人能追上你。”

    女儿就这样在这些镜头慢慢的长大,这些镜头记录着她的欢笑、她的痛苦、她的快乐、她的悲伤。父亲坐在地板上。痴痴的看着墙壁上的画面。不由自主的伸手搭在了(身shēn)边的放映机上轻轻的抚摸起来,仿佛画面中拿可(爱ài)的女儿正坐在(身shēn)边,陪伴着他看着这些影像,而他的手正在她的丝之间穿梭。    父亲丝毫没有注意到,(身shēn)后那扇关上的门已经打开了一丝缝隙。细细的光线(射shè)了进来映出了咋小人影。镜头推移了过去,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赫然竟是应该在派对上的女儿,她此时默默的站在外面,咬着嘴唇用悲伤的目光看着父亲的背影。

    放映厅里顿时响起了一阵低低的惊呼,前面五十多分钟的伏笔几乎已经让人认定了叛逆的女儿非常过分,但这个镜头却让人们的认知生了大逆转,再加上之前那些埋在细节中的伏笔  空空的药瓶第二天又满了。需要的资料前一刻还在想办法寻找后一刻就拿在了手中等等等等一  无法让人们不出惊呼。

    坐在前排的安吉拉终于松了口气同时狠狠捏了下拳头,很显然。这个经典镜头已经得到了在座的人的认可,这些惊呼声就是最好的证明。要知道。为了设计这咋小镜头她费了不少功夫。在演出的时候也和阿尔极其的投入,连斯皮尔伯格也承认作为整部电影的转折处,这段戏非常的精彩,试映时的观众对于这段戏也只有称赞没有指责。也不枉安吉拉特意将父亲以前为她拍的那些影像拿到电影中使用。

    没错,这段戏中,阿尔翻出来的那些胶片影像都是安吉拉小时候的真实影像,只是稍微做了些剪辑和处理。

    今天终于能够稍微早点了,阿米豆腐。如果有漫画达人。一定会认出今天这个镜头出自哪里,个人非常喜欢,不过,”功力不够。无法用完美的文字把图画描述出来小遗憾。如果觉得难度比较大的话,关键词是:变装!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