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即将出炉

    哦。别这样。爸爸。难道你认为那些小报的报道比你暖化删…辞更为可信?你真的认为我拍摄这部电影是在向自己的父亲说不?又或者是在反抗自己的家庭?”安吉拉双手撑在花园里的圆桌上,(身shēn)体前倾居高临下的忿忿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谁知道呢?。父亲面带微笑的耸了耸肩,“再说《洛衫矾晚报》也不是什么小报。”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乱写!”安吉拉激动的挥了挥胳膊,“记者们知道要怎么写才能取悦读者,大报和小报的区别就在于对事物的夸张程度不同,前者更清楚界限在哪以为你知道这个,爸爸!我可没忘记,《洛朽矾晚报》在十年前做的那些!”

    《天使小姐对次反抗父亲的回忆?》,这是《洛朽矾晚报》在万圣节的安吉拉访问出来后的某篇报道的标题,很大很醒目。文章先是从透露出来的电影剧(情qíng)开始解析,详细的将某些细节附会到安吉拉生活中的种种事(情qíng)上面,然后又将和阿尔的几次合作拿出来说事,比如“之所以会邀请阿尔帕西诺出演父亲这个角色,真的只是因为之前合作过吗?要知道那可是十年前的事(情qíng) 当然,这肯定是重要因素之一。但同时是否还暗含着借这个机会,在电影里也对父亲进行一次宣泄呢?毕竟安吉拉和阿尔前三次合作中,除了《虚拟偶像外》,阿尔的父亲形象都是那种具有压迫感觉的角色,尤其是《捉迷藏》!”

    当然,这些附会都是建立在猜测上面的,作者本(身shēn)也说了这些只是一面之词仅供参考,所以想找对方的茬都不容易。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随便他们编排只要不是咬定这就是事实,安吉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做理会。可这篇报道不知怎么回事,到了后面居然把她当初注资皮克斯的事(情qíng)给翻了出来。

    “据说在昭年的时候,安吉拉因为看好电脑动画而想要注资皮克斯。可作为她的父亲,杰瑞德先生却表示了反对,安吉拉不得不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当中寻找资料以求说服自己的父亲。据知(情qíng)人士透露 安吉拉每次聊到这件事后都会抱怨几句

    天知道这些家伙从哪里搞来的消息,也许是皮克斯的工作人员无意说漏嘴了?反正安吉拉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里都曾谈到过这事。好吧,的确是在抱怨,但以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就像聊天说到以前的事(情qíng)时小小的开个玩笑那样。但是被报纸这样一写,稍微用点词汇引导下,给人的感觉就成了仿佛当初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也难怪父亲会拐弯抹角的问她:当初如果拒绝了这笔投资,现在她会不会和家里闹翻?

    其实,这也不能怪父亲多想,谁让安吉拉死活不肯完全透露新电影的具体内容。根据目前大众所知道的(情qíng)节,简化之后就是生活在单亲家庭的女儿因为渐渐长大,而父亲的教育方式又出了问题,于是产生了不少矛盾。当女儿高中毕业后想要去好莱坞追求自己的梦想的时候,两人再度爆了争吵。最后女儿甩门而去。

    “从透露出来的内容看,安吉拉的新电影似乎和传统的青(春chūn)片没什么两样,不过作为享誉好莱坞的天使小姐,她真的会拍摄一部这样的电影吗?虽然我们已经看过一些拍于片场的照片,安吉拉也透露过不少细节,可在具体内容出现来之前还是应该持保留态度。毕竟,安吉拉的记录是有目共睹的。

    这是《好莱坞报道》中的一篇文章,所有人都忍不住会猜测安吉拉在这部电影里想要表达些什么东西,她肯定不会拍摄一部简单的电影。虽然每个大牌导演都会得到这样的待遇一  尤其是那些以吊诡著称的家伙    但是对于这部《父亲》的猜测明显要多得多,谁让安吉拉打别人耳光打习惯呢?虽然基本上都是对方凑过来挨的。

    猜测多了也就难免会联系到她的生活上,加上安吉拉的经历本(身shēn)也够传奇,已经不少出版商想要为她写传森特马克西姆,因为安吉拉而拿到《哈利波特》北美出版权而抓住机会成为北美的出版商的父亲的老友,也对她旁敲侧击过好几次 甚至市面上打擦边球的所谓未投权传记也有好几本,也就怨不得别人往这上面靠。

    “好吧好吧,别激动,亲(爱ài)的,我把这些报道当成看总可以吧!”父亲笑着摊开手。

    安吉拉还想要强调什么,还好母亲带着弟弟妹妹这时走了过来,算是解了父亲的围。

    “姐姐!”维莉直接跑到安吉拉面前跳了起来,四肢并用宪如树袋熊一样的抱住了姐姐。跟在后面的艾克犹豫了下,等维莉下来后才上前和安吉拉轻拥。

    “怎么了,艾克?”安吉拉现弟弟神(情qíng)有异。

    “没什么艾克掩饰的耸了耸肩。

    “艾克挥篮球输了,已经郁闷好几天了维莉在旁边扮了个鬼脸。    “我才没有郁闷呢!”艾克当即反驳,居高临下的瞪着自己的双生姐姐。

    两个孩子差不多已经岁了,维莉还好,一直保持着平均这个年龄的平均(身shēn)高4英尺7英寸,而艾克则育得比较快,都已经有英尺6英

    维莉轻哼了声再扮了个鬼脸,不过没再开口说话,随便欺负艾克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

    “好了,你们两个安吉拉好笑的摇了摇脑袋,然后看向艾克:“只是一场篮球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艾克,你的运动一向很棒”除了美式足球

    “如果不是妈妈不(允yǔn)许,即使我也不喜欢可同样能当上四分卫。”艾克顿时骄傲的(挺tǐng)起(胸xiōng)膛,也难怪他会这样,在学校里艾克的功课不仅门门,运动上也从不落人后,无论篮球、棒球都很有一手,加上被母亲调教得颇具风度,而且功夫练习也从来没有拉下过,在学校里非常的受欢迎    当然,始终比过安吉拉这个变态姐姐。

    “好吧好吧,知道了!,小安吉拉重重拍了拍艾克的肩膀转(身shēn)就要离开,但艾克随即又开口叫住了她:“姐姐”。

    “怎么了?”安吉拉回过头来不明白的着着他。

    犹豫了几秒钟,艾克凑到她耳边有些担心的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吞吞吐吐的问道:“你”你是不是    是不是和爸爸有什么”有什么

    “艾克!”安吉拉哭笑不得的低声叫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你也认为那些小报刊登的东西就是事实?我和爸爸”难道你看不出来?。

    “《洛衫矾晚报》可不是什么小报艾克咕哝了声,“再说你现在很好回这边

    还真是父子呢,连语气都一模一样。安吉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后一句话说得也没错,最近两年除了节(日rì)外确实很少回父母家。

    “好了,艾克,我知道你在为我担心,相信我,什么事都没有,我(爱ài)爸爸妈妈,我也(爱ài)你和维菲。”安吉拉再次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然后低头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吻,“就这样吧。开心点,这场篮球输了。就在下场赢回来”。

    安吉拉说完转(身shēn)往父母那边走去,可怜的弟弟红了红脸,眼中闪过一丝郁郁,最后轻叹了声跟着走了过去。

    家庭聚会一如既往的融洽,即使总有尴尬的事(情qíng)生。之前的就不冉说了,维莉私下里表示想要去学服装设计,并且希望姐姐能当她的模特,如果只是这样倒没什么,只是”

    “我不想听到任何推辞或者拒绝的话。别忘了,我亲(爱ài)的姐姐,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上的维莉得意洋洋的说道,笑得宛如小恶魔一般,安吉拉只有翻白眼对应。

    还有就是妈妈私下里问她为什么不带自己的(情qíng)人到这边来参加聚会,不过呢,和维莉一样,她的问话实在太,,让人无语了。      “反正你有7个(情qíng)人,随便带上一位难道不可以?如果你想带上两位甚至,,所有人,我们”,也可以接受。”妈妈是这样说的,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

    安吉拉也只能讪笑着诺诺以碎  心里暗暗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不告诉父亲这件事了。

    家庭要会之后,安吉拉再次一头扎进了工作室开始继续制作起新电影的后期来。虽然她通过各种方式,比如接受访问、上电视节目以及更新博客来阐述解释新电影的构思。可惜因为很多地方还需要保密不能透露太多,而大众对于名人私生活的八卦一  更何况是天使小姐的

    有着非同一般的兴趣,所以各种猜测依然如雨后(春chūn)笋的冒出。尤其是在网络上,层出不穷,幸运的是,大部分言论都是偏向安吉拉的。

    即使这样,安吉拉依然不认为放任自流是件好事,可一时间之间也没有什么阻止的办法,只好加快后期工作早点剪辑个预告片出来也许可以转移大众的注意力。

    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qíng),虽然到目前位置后期制作才过了一个多月,进展却相当的迅。安吉拉几乎在心里已经把每个分镜头都勾勒好了,剪辑起来自然非常顺利,而且连主题曲都在剪辑的中途写好了一不得不说灵感对于创作来说的确非常的重要。

    不过这歌曲和安吉拉最开始想的不一样,她原本打算写一和父亲有关的主题曲,可想来想去却觉得似乎有些不太公平。差不多十年前她就为母亲写过一歌,如果在电影讲述了一个关于父亲的故事后,还要配上同样的歌曲,那”会不会被母亲说成偏心?

    因为这个原因,安吉拉只好暂时的放下创作主题曲的念头。而在剪辑某个镜头的时候,需要对比出阳光更为灿烂的画面,途中一直看着屏幕的安吉拉突然来了灵感,然后写下了这明为《阳光》,讲述只要多为他人着想,彼此谅解后矛盾总会过去的歌曲。

    为电影配乐的沃尔特比金斯也从中获取了不少灵感,加快了谱曲配乐的度    安吉拉虽然很想亲自为电影配乐,可她的主要精力必须用在剪辑上面而且要保质保量不容有失。所以才邀请了别的配乐师。还好沃尔特配乐的灵感出自她写的主题曲,非常对胃口。

    因此,到了。月底,感恩节前后,安吉拉的新电影《“的支预感片出炉了。

    ,

    “你是我的女儿”我希望你能快乐的成长,我希望你不会受到伤害。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放手,会有另外一双手能保护你  ”开场是一个沙哑的男声独白,随着这带着沧桑的声音,画面逐渐显露了出来,因为刻意营造出的怀旧氛围显得有些昏黄和陈旧。

    一个小女孩冷冷的别扭的看着晃动的镜头,虽然她看起来不是很友好,可那圆润的脸蛋以及柔和而精致的五官却让她显得非常可(爱ài)。

    “我尽力去做了,我知道我做得不够好,但我始终在尽力的做着。有时候我很懊恼,为什么就不能让你开心些?有时候我很生气,为什么你不能体谅我?无论如何,我依然尽力去做着,因为你是我女儿,我(爱ài)你    随着这段独白。加上不时响睛之笔的钢琴声,昏黄的画面在不断的变化小女孩从最开始的冷漠变成了乖巧变成了活泼。然后在摄影机的追逐中渐渐的长大。最终,随着沙哑男声独白的结束,镜头慢慢淡出。

    接下来是一连串快的凌厉的让人目不暇接的镜头,从朋友谈话、家庭氛围、邻居到访等方面迅的交代了女儿和父亲的矛盾和冲突。

    “不,邦妮,你不应该说这种话,你并不了解我所遭遇的一切。”

    “我只希望你能够稍微尊重我一些,患丽丝!”

    “别让我呆着这里,在这里,哪怕是呼吸的空气都让我感到沉重不已!”

    当然,也不缺乏舒缓的镜头,在雨后的公园和朋友游逛,在(热rè)闹的大街上孤独的徘徊,在得到好消息后兴奋和狂欢。每个镜头都处理非常的出色,要么宁静而美好要么(热rè)(情qíng)具有张力,更不用说那些不时透露着让人迷惑的细节的台词。

    最终,随着一句“你不能控制我的生活”女儿从屋子里闯了出来,匆匆拦住一辆出租车上车离开,追出来的父亲在街边停下了脚步,眼看着出租车越走越远。

    这就是《》的支预告片,本来大众对这部新电影就做出了无数猜测,预告片出来之后这些猜测就变得更多了。

    “也许安吉拉想要在父母和子女间的裂痕中深挖下去,但这很可能变成吃力不讨好的行为,如果她能把以前的展现出来的锋利稍微收回去一些也许我们将看到一部与她之前作品完全不同的电影。但是,她会收回去吗?”一名知名影评人在自己的专栏里如此写着。

    “从预告片里的台词所透露出来的讯息,我们可以现父亲和女儿之间的矛盾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那么尖锐,但连绵不断非常别扭,大家不妨说说自己的看法?另外,我非常喜欢阿尔和安吉拉相互怒目而视的片断,两个的表演都棒极了。”这是某的(热rè)门帖子。

    “预告片看起来不错,但是我们都知道,有时候一部电影最好看的就是预告片,但愿安吉拉不会丢掉她以前的锐气和才华。”某个逢安吉拉必反的小报上的报道。

    虽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安吉拉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也很少在被记者围住的时候回答问题。甚至,她心里还有些小小的得意:终究还是取得了效果。

    没错,预告片播出后,原来那些讨论电影和安吉拉家庭联系的人们通通转了向,开始猜测起电影到底想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这自然让安吉拉心(情qíng)大好。

    不过,郁闷的事(情qíng)依然随时都有,比如在家里过感恩节的时候母亲再次提起了那个让她尴尬的话题。

    “好了,妈妈,如果我想的话自然会带谁过来的。”安吉拉半嗔怪半埋怨的对母亲说道。

    坦白的说,她不是没有想过带谁到父母家度过感恩节,虽然之前被孤立了那么几次并在万圣节前夕被试探了一把,可总的(情qíng)况依然没什么变化。但问题是,(情qíng)人们都不约而同的表示了拒绝。

    “别以为只有你才和父母过感恩节。”娜塔莉下巴微抬。

    “三年里很少有时间回去看看,所以”艾薇儿耸耸肩膀。

    “反正你又不是一介。人过。”凯特的目光意味深长。

    很好,她们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我,不在这些小地方戏弄两下就不得安宁,难道我就那么应该被她们如此戏弄?嗯,”的确应该。

    安吉拉垂头丧气的想着,然后变得怨念无比。

    因为在纽约过真圣节的时候,处于报复她提议所有人住到娜塔莉在长岛的别墅。她对那间别墅很熟悉,大家住进去的话刚好两个人一个卧室,这下总有人逃不出掌心的。

    遗憾的是,到别墅的当晚娜塔莉却提议大家都睡到一起,她们将一间卧室清空,在地上铺上厚厚的地毯,然后一起睡在上面  不接受的话可以随便选其他房间,绝不阻拦。

    安吉拉从没想过大被同眠的理想会在如此悲惨的(情qíng)况下实现。明明可口的“食物”就在眼前却什么都不能做不敢只能绷直(身shēn)体,哪怕轻微的动静都会引来7对锐利的目光,这种(情qíng)况下产生的怨念可想而知!

    嗷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