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总有些事情难以预料

    一此事(情qíng)就是泣样,明明应该说出来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啊竹训说,比如以前的安吉拉因为懦弱和自私而选择了隐瞒,比如现在(情qíng)人们因为当初的约定而选择了语焉不详。不过这又怎样呢?算算看最多也就只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说与不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斯嘉丽选择了回避,即使她很想安吉拉能提前做出决定一要是换其他人,大概也会如此 以安吉拉也选择忽视,要做出选择真的非常困难。    到了8月底的时候经过数周的拍摄电影进度忽然增快了不少,进入口月后一周拍摄的镜头是之前的 倍,让剧组成员们惊讶不已。这也不奇怪,最开始会很慢主要还是因为安吉拉第一次同时担任主演和导演没有太多的经验,而且在她那不多的演员作品中也没有过导演兼主演的例子可供参考    最多就是像彼得杰克逊那样客串

    因此她必然要摸索着如何调节在两种角色之间转换,这样网开始的时候进度自然就会很慢。不过呢,安吉拉毕竟已经制作过也出演过那么多的电影,两边的经验都非常丰富,需要做的只是调整加转换。加上她为这部作品费进了心思,光是分镜头的草稿都画了厚厚几叠,电影角色也有着自(身shēn)的影子。还有对阿尔相对比较熟悉,各种场景也不复杂,于是在慢慢抓到了关键之处后拍摄自然也就顺畅了许多。

    进入良(性xìng)循环后安吉拉也越投入,不仅执导状态越来越好,演技方面也把握得相当精准,有一次甚至在片场和阿尔飙起了演技,两个人尽(情qíng)的自由挥,宛如真的父女一般针锋相对,让周围的人看得目瞪口呆。结合种种因素,进度也就有着飞一般的进展。

    如此兴奋的安吉拉让来探班的(情qíng)人也颇感有趣,见识了她和阿尔大飙演技一幕的琳赛尤其羡艳:“忽然觉得我好像落后了许多,件么时候也可以这样自由挥啊

    “很遗憾,这斤。就要看你自己了,亲(爱ài)的。”独处时听着琳赛牢(骚sāo)的安吉拉如此回答道。

    对于年轻女(性xìng)来说成名有两个方法,一是接一些青(春chūn)偶像类型的电影,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一夜爆红是非常有可能的;二是不断在各种小成本的文艺片里打磨和积累,然后被知名大导演青睐邀请出演些叫好叫座的电影。

    前者可以瞬间让人变成万人瞩目的偶像,只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如果不想办法转型的话当红时间最多也就几年而已,可要转型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已经有了具体的定位和受众人群,经纪人和制片人就必须要考虑这方面的需求,要是影迷不接受转型的形象那就会非常糟糕;后者虽然不想前者那样能够大红大紫拥有极高的人气,可胜在一旦在一线站稳脚跟基本上就能长红不衰,而且在文艺片中打磨的时候积累的人脉也不是那些在青少年丰的人气可以比拟的,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这样到文艺片中打磨自(身shēn),而且即使这样运气依然占了大部分,在文艺片中消磨了大好时光的人同样比比皆是。

    所以渴望成名的青东人更(情qíng)愿走第一条路,只是如果不能处理好一夜爆红所带来的反差影响的话,很容易沾沾自喜的放纵自己然后慢慢堕落下去。琳赛因为有安吉拉在(身shēn)边影响,加上她父亲的问题多少得到了解决,所以虽然还是喜欢玩却相当的有分寸,只是她目前也遇到了转型问题,上不上下不下的,所以才有那样的感叹。

    “我的经纪人一直劝我要慎重考虑,上帝啊,我还要怎么慎重”琳赛唉声叹气,“我又不像杰西有当花瓶的本钱,即使不需要演技也有那么多人追捧和喜(爱ài)

    对于这句话的前半句安吉拉也很无奈,琳赛和迫斯尼还有合约在(身shēn),只要迫斯尼还需要她走青(春chūn)偶像路线,即使自己给了她展现演技的剧本也只是杯水车薪,至于后半句,,

    “什么叫做有当花瓶的本钱?什么叫做不需要演技也有那么多人追捧和喜(爱ài)?!”杰西卡非常不满的叫道,结果因为声音太大引得《变形金网携片场中的员工连连侧目并偷笑不止    包括希安拉博夫和导演山姚雷米。她不得不狠狠的一一瞪回去。

    “其实”,杰西只是缺少机会,或者说,,合适的角色。”存《和山姆的劝天》的片场,休息时的斯嘉丽想了想后如此说道。

    “花瓶?那是什么?”在外面用餐的时候娜塔莉眨着眼睛认真的问道?

    “那她可以做模特嘛,反正她客串过任凭安吉拉打理着自己头的丽芙满不在乎。

    “很显然,琳赛要倒霉了网从海里出来的艾薇儿满脸的幸灾乐祸。

    “你给你们两斤。各写个剧本不就完了,反正对你来说又不是什么难事。”打完网球香汗淋漓的凯拉一边喝着水一边半调侃半椰愉的说道。

    “坦率的说,有时候我怀疑你们是不是随时通着手机,为什么每次有什么事(情qíng)不用我说你们就知道了。”爬在金门大桥的栏杆上任凭海风吹拂着自“旧 下面的金煮。安吉拉带着一副郁郁的口吻说道乃旧※

    “这有什么问题吗?”站在她(身shēn)边的凯特耸了耸肩,看了安吉拉一眼后伸手将她耳际的丝掠到了脑后。

    “不,只是”有些吃惊。”安吉拉叹息的抓住凯特的手,“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感觉很奇妙,很有趣,也很”古怪和担心。”

    “担心什么?资源共享有什么不对吗?或者你担心有些只能自己知道的东西被我们现了?”凯特话里有话的说道,“比如”打算除我们之外再找别的女人?”而视,可惜只坚持了几分钟就在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这个”海风吹得真是舒服”看,那是信天翁吧,真漂亮。”安吉拉一边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一边在脑袋里转动着各种念头想要找回场子。

    “你见过蕾切儿了对吗?”这样一句话忽然从嘴里蹦了出来,网出口安吉拉就愣住了,这句话显然没有经过大脑。听得很清楚的凯特也不由愣住了,脸上 过一丝说不出来的神色,两人就这么有些尴尬的面对面站着却又不愿对视。

    良久后,凯特才又轻轻开了口:“见过几次。都只是打招呼了事。不过前几天在一个酒会上和她交谈了几句,彼此还算融洽,毕竟”许久没见了。”

    “我一般都去她公寓里,也不知道她现在为什么喜欢住公寓。”安吉拉笑得有些勉强。

    “她好像丰腴了不少一我是说这段时间虽然只见过几次面,可每次都有些改变。”

    “这很正常,蕾切儿本来就是丰腴些更好看,只要(身shēn)材比例合适就行。”

    两人之间又说了几句关于蕾切儿的话题后再次沉默了下来,彼此都在心里苦笑,蕾切儿算是横在她们两人之间的,一个说不清道不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存在,虽然不会有所阻碍却不能轻易的就此越过。

    “嗯,,她们,,也知道吗?”又被海风吹了一阵后安吉拉才这样问道,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会问出那句话。    “当然。”凯特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不过不多。”

    她大有深意的看了安吉拉一眼:“你怎么可能认为她们不知道呢?”

    “嗯”这个嘛”安吉拉打着哈哈却在心里暗暗叫苦,这样说来,也不知道布兰妮、克里斯蒂娜以及夏夏、露露的事(情qíng)她们是否也知道。

    “好了,我们在旧金山只有两天的时间,明天你就要回去继续执导新电影,别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到别的地方去逛逛吧。”凯特忽然岔开了话题。

    “好吧,你想去什么地方?”安吉拉对此自然是求之不得。

    “很简单,哑年你和杰西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我们就去哪里做什么。”凯特好整以暇的说道,安吉拉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一只不由伸到后面摸了摸(屁pì)股:“这个

    “有什么问题吗?”

    “哦,当然没有,我们”先去九曲花街怎么样?这几天正是花开的时候。”

    知道就知道好了,反正她们不问我也了的不说。安吉拉最后在心里如此说道。反正这种事(情qíng)以后再也不会生。不过,真的会是这样吗?

    革吟了声,安吉拉迷迷糊糊拉开被子露出了因为缺氧而显得绯红的脸蛋,她伸手揉了揉胀的脑袋,虽然眼睛微睁却丝毫没有睡醒的样子。

    “哦,该死的,昨天晚上喝得有些多。”安吉拉咕哝着翻了个(身shēn),却摸到了一具睡在自己(身shēn)边的柔软躯体,一些依稀还记得的画面跟着从脑海里凌乱的闪过。

    闭着眼睛的安吉拉顿时勾起了耸角,当即抱住怀里的柔嫩躯体抚慰起来。对方随即出几声软绵绵的哼哼声,安吉拉的兴致跟着也变得高昂起来,双手不停的同时吻在了对方的颈项上,一路向下,最后叼住了那对柔软的顶端。

    “嗯哼对方的声音顿时变大了许多,不由自主了抱住了安吉拉。

    一番挑逗之后安吉拉再次上移,最后捧住了对方的脸蛋吻住了她的双唇,随着她的探索对方对方随即给予了(热rè)烈的反应,只是这缠绵中的陌生感安吉拉并没有觉察到。

    终于,在微微的喘息声中两人分了开来,得到一丝满足的安吉拉总算现了其中不寻常。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而对方也网好做出同样的事(情qíng),翠绿的眸子和宝蓝的眸子第一时间碰在了一起。

    两秒钟后,(床chuáng)上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出短促的尖叫,闪电般的弹了起来抓着被子的一角挡在了自己的(胸xiōng)前,然后都用震惊和茫然的表(情qíng)看着对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样的氛围过了大约几十秒后,安吉拉终于结结巴巴的先开了口:“可以”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这是怎

    “我,我也不知道”。对方紧抱双肩怯怯的回答道,和平时叫嚷着要和安吉拉上(床chuáng)的模样判若两人,这个抓着被子挡在(胸xiōng)前的女孩赫然竟然是泰勒斯威夫特!

    “你不知道?”安吉拉抽搐着嘴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眼前的泰勒宛如受惊的小兔子,完全没有以前那厚脸皮的风范。

    “我当然不知道,我只知道昨天行了新专辑并举行了签售会,当天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所以举行了个小小的庆功派对,我喝了很多酒,然后回房休息”泰勒回忆的说道到这里,忽然看着安吉拉惊叫起来:“天啊,我们上(床chuáng)了!”

    “那你认为我们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聊天吗?”安吉拉不由翻了介,大大的白眼,然后看着泰勒又露出饶有兴趣的眼神:“怎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这样吗?。

    “什么叫做我一直都想”泰勒争辩的说道,才说了一半声音就低了下来,人也变得讪讪的,拉在(胸xiōng)口的被子顿时滑了下来露出了大片的(春chūn)光。

    安吉拉却忽然有种气不打一出来的感觉,虽然这幅模样很好的证明了泰勒这个家伙的确只是在玩,虽然自己早就看出来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可以一想到之前她对自己和艾薇儿的的种种调戏就非常的不爽。

    “难道这不是你喜欢的吗?难道这不是你渴望的吗?”安吉拉忽然丢开了被子,从后面抱住了泰勒斯威夫特,“想想看,昨天晚上你是多么的快乐

    回想昨天晚上的(情qíng)形,虽然只有片段可泰勒被压在(身shēn)下的模样依然让安吉拉感到了兴奋,谁能知道差不多6英尺高的泰勒竟然是如此的不堪玩弄,安吉拉誓自己虽然也喝了不少但是绝对没喝威士忌!

    “好好回忆一下安吉拉咬着泰勒的耳垂,右手已经伸进被子进入了往双腿之间。

    “等等,安吉,我”我不是”啊呀”别这样”我不是”。泰勒挣扎着说道,可惜安吉拉根本不听:“别想从我的手掌心逃走,还记得你曾经做过什么吗?”

    “不不,那是    那是开玩笑    我只是在开玩笑  啊哈    ”

    “开玩笑?我可不那么认为,我只是觉得应该满足你的需求了

    “呜,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觉得看你们那样的表(情qíng)很有被  ,”

    “调戏我们是吗?那就更应该惩罚你了。”

    安吉拉笑嘻嘻的将泰勒按在了(床chuáng)上,然后兴奋的((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角,这样的(情qíng)况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过了。上帝总算还是有些良心。

    就在这时,房间门忽然被打了开来:“泰勒,你看见安吉没有”

    出现在门口的艾薇儿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趴在(床chuáng)上呜咽着的泰勒以及压在她背上的安吉拉,而且两人**着(身shēn)体什么衣服都没穿。

    “真是    抱歉,看来我打扰到你们了艾薇儿眯起眼睛冷冷的说道。

    “嗯”这个我可以解释将手放在泰勒(身shēn)上敏感部个的安吉拉如此说道。

    其实,整件事(情qíng)很简单,因为安吉拉当初被纠缠不过答应了摇出席泰勒的新专辑布会以及签售会,自然也就参加了晚上借艾薇儿的别墅举办的派对。她在派对上喝了不少酒,也就没有打招呼就回了房间,但是迷迷糊糊中却进了原本属于泰勒的房间。而泰勒同样喝了不少,同样醉醺醺的回了房间倒头就睡根本没觉察到(身shēn)边多了个人。再后来,迷糊中的安吉拉现多了个人,因为是在艾薇儿家里所以根本没多想,直接扒了对方的衣服好好亲(热rè)了一回,最后一觉睡到现在。

    是的,就是如此,只是艾薇儿会不会接受这个解释呢?尤其是在泰勒离开之后?

    “等等,薇薇!等等!听我解释!”安吉拉尖叫着从小圆桌下面爬了过去。

    “我不是正在听你解释吗?亲(爱ài)的安吉!”艾薇儿恶狠狠的叫着追了过来。

    安吉拉赶紧在地上挥了个滚钻进了(床chuáng)底下,手脚并用的从另一边爬了出去然后探出头来叫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安静的,听我”,嗷!”    一个枕头蓦地扔了过来正好砸在安吉拉的鼻子上,鼻子顿时一酸眼泪都差点滚落出来,安吉拉也不由惨叫着倒在了地上。跟着一条黑影凌空而下,艾薇儿宛如炸毛的狮子压在了安吉拉的(身shēn)上将牢牢的将她按住。

    “痛死了,你不能这么粗鲁!”安吉拉带着汪汪泪眼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

    “别想欺骗我,这点打击根本就不痛。”艾薇儿咬牙切齿的凑到她的面前。

    安吉拉顿时想要往后仰去,可惜已经被按在了地板上即使想往后仰也做不到,眼珠一转,脑袋忽然前伸在艾薇儿的嘴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艾薇儿顿时呆住了。

    嗯,总算早点了,就这样吧  ”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