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从巴黎到伦敦

    二桌演唱会周后。安吉拉离开了海前往了黎。接,尔刚周她将在巴黎又开始天天排练的生活,直到周末的演唱会结束。

    中国之行基本上也就到此结束。相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不会再和这边有什么关系。就在离开的前一天,王中军突然过来拜访她,几句话一聊安吉拉就知道了他的来实上王中军也没怎么隐瞒。

    安吉拉有些诧异为什么会是王中军来找她说这事,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在大6她认识的人并不多,除了姜文也就是王中军了。而且因为之前合作过《拉贝(日rì)记》。华谊和皮克斯的联系也相对比较紧密,所以这咋小重任自然就落到了王中军(身shēn)上。否则的话,难道让姜文那个刺头儿来?又或者中影集团的座山雕同志?

    “我想我可能无法答应,王先生,很抱歉。”安吉拉在思考了良久后如此回答道。

    王中军明显有些意外,对于任何一个明星来说都不会拒绝这样的舞台才对,虽然安吉拉的(身shēn)份很特殊。可她对中国有着明显的好感,十拿九稳的事(情qíng)怎么会,”

    “稍安勿躁。王先生。”史吉拉举起手来制止了对方的说话,斟酌了下词句后才继续说了下去:“坦白的说。从我内心深处来讲 是很愿意答应下来的。我很喜欢中国的文化,我想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有些事(情qíng)并不是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即使是我。”

    “抱歉,安吉拉小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王中军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还有两系时间,对吗?”安吉拉不紧不慢的说道,“在这两年里会生什么事(情qíng),我们都不知道,也许是好的也许”是坏的。”

    王中军的眉头皱了起来,安吉拉做了个手势加重了语气:“这样说吧,王先生,我讨厌政治,无论那边的政 别忙着辩解,有些东西客观上是存在的,不是你说没有就没有。”

    说到这里她摊了摊手:“我想,有些事(情qíng)不用说得太明白吧?”

    王中军沉默了几秒后苦笑着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我明白了。我会转达的。”

    这是件无可奈何的事(情qíng),就如安吉拉所说的那样,虽然相比很多人她有权力可以自由自在,可有些事(情qíng)依然不是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

    就这样吧,已经很好了。她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道。当然,回美国后可以和斯皮尔伯格说上一声,不耍又错估形式弄得灰头土脸的。

    占地沤英亩左右的法兰西大球场是安吉拉巴黎演唱会的举办地点,愣年的世界杯的场比赛和决赛都在这里举行,可以容纳8万多人。

    说起吧年的世界杯安吉拉还有段趣事。那年听闻世界杯开赛后她就有那么点心思想要尝试下赌球。    毕竟呕年世界杯的那场决赛曾被人津津乐道,法国队为什么能横扫巴西队而捧起大力神杯被解读出了各种观点。最有名的当属赌球(阴yīn)谋论。甚至还在某些电影里被提到过,所以即使安吉拉对足球没什么兴趣也知道飞

    不幸或者说幸运的是,她在了解(情qíng)况的时候才现因为美国人对欧式足球完全没有兴趣,所以这方面的业务基本上是寥寥可数。像她这样的人要下注的话光是手续就要麻烦好久,安吉拉当时只不过是想给自己找个乐子,眼见如此麻烦也就放弃了。等结果出来她不由连呼侥幸,虽然还是法国队赢得大力神杯,比分却是32,而且上半场就被巴西灌了两个球,终场前才还了一咋然后到下半场才开始力连进3个。如果安吉拉真的按记忆中的赌法国队3o赢巴西的话,肯定会获得一个让人哭泣的结果。

    不说这些了,安吉拉的巴黎演唱会火爆依旧,虽然她在东京和上海很是捣鼓出了许多玩意儿。但是欧美地区的人们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即使有歌迷从洛衫矾一路追过来并在网上布了感想也没多少人注意,记者们最多也就在各个媒体上提一句天使小姐现在正在哪里开演唱又或者天使小姐结束了在哪里的演唱会。

    也正因如此安吉拉才会大胆在上海和东京弄出各种花样,如果在英语或者说印欧语系的地区这样做的话肯定被评论家批得一塌糊涂,所以在巴黎演唱会上回归了融合了轻摇、舞曲、流行等风格的演唱形象,不过回归既定风格并不代表她就不会做些恶趣味的事(情qíng)。

    “喜欢刚才的歌曲吗?”一曲(热rè)舞之后安吉拉扶着耳边的微型麦克风用法语问道,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可在心里却在唉声叹气,她依旧痛恨跳舞可为了演唱会又不得不勤加练习。

    在得到了现在一致的肯定回答后,她的笑容随便变得促狭起来:“谢谢。希望下面这歌你们也会喜欢,这是新歌,法语歌,很久之前就写出来了,出于种种考虑一直没有制作出来,现在唱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希望你们能喜欢。”

    随着她的话语舞台上的灯光暗了下去,几分钟后再亮起来后歌迷们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上面的安吉拉穿着简单的得体的白色带些零碎花点的蓬松连衣裙子,上(身shēn)还(套tào)着粉色的大圆领小马甲,袜和平底鞋以及略施粉黛的脸蛋,黑煮的有此凌乱到肩膀的假    上帝啊,她怎么把头藏起来来的。

    再加上柔和的灯光一打。站在上面的安吉拉好像才十六、七岁似的,尤其是当她在后面打屏幕上露出羞怯的笑容的时候,让许多人都变得有些晕乎乎的了。

    音乐声响了起来,带着明快的节奏,然后握住麦克风轻启朱唇。软绵绵的带着一点的甜腻一点活泼和一点不在乎:“似,比比。,抛却五”,    歌迷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安吉拉会说可能有些古怪,毕竟她现在是吓。出岁的妙龄女郎走早已经过了歌词中的年纪。但要说不适合却又不妥。舞台上的安吉拉轻摇(身shēn)体露着羞涩迷人而又暗含挑逗的微笑,再加上之前的给人十六、七岁的印象。歌迷觉得这歌由她来演唱完全合适。于是,现场的氛围在冷了下之后再次变得(热rè)烈起来。

    当然,也不是没人对安吉拉尖酸刻薄的嘲讽,比如,”

    “我一直以为你在这方面会和别人有所不同,现在看来我错了。你同样害怕年华老去不敢面对自己的年龄,如果某天有人叫你阿姨甚至***话,你会不会因此疯掉?。在回酒店的房车里艾莉捷看着安吉拉如此说道。虽然脸蛋上毫无表(情qíng)可眼眸里却带着似笑非笑。

    “哦,莉莉,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我在排练的时候你可没有少听,怎么那个时候不这样说?你知不知道这样让我很受伤。”安吉拉有些幽怨的看着艾莉捷。

    “那个时候我可不知道你还要这样打扮一番,我承认你的样子很比,可遗憾的是你已经不再是了艾藉捷耸了耸肩,“或者你想用这歌来怀念自己的。月?。小

    “你是这么认为吗,莉菲?”安吉拉夸张的叹了口气,她起(身shēn)坐到了艾莉姥(身shēn)边。有些怜惜的抬住了对方的下巴。“这《 卜,加可是为你写的!”

    “什”什么?!”正想打开安吉拉的手的艾莉桅顿时呆住了。

    “没错,这歌早在功年就已经完成了,在你(身shēn)上得到的灵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只是草草完成。直到今年为演唱会的法语新歌而苦恼的时候才想到了这个。于是拿出来修改之后就有了这,》    根据现场的反应来看。大家还是很喜欢这歌的。”安吉拉面不改色的大吹法螺。

    不过有一点是事实,安吉拉的确是因为艾菲姨才想到了这歌的。因为蝴蝶的翅膀而成了安吉拉的私人助理    将来还可能是她的经纪人。斯派洛的那些教导并没有瞒着安吉拉    还和安妮卿卿我我的艾莉捷显然不可能再去做歌手,因此原本属于她的许多不错的歌曲也没有出现过。于是乎,安吉拉在苦恼着要写怎样的法语歌曲时想到了这个。

    既然如此就当是废物利用好了,啊,不对,就当是献给莉菲好了。安吉拉这么打算的。只是她对艾莉姨那些歌曲印象最深的只有《“汕加和,“两,虹本来就是翻唱麦当娜的。而安吉拉也在十年前早早翻唱过了所以只剩下,心》可选。

    从歌曲本(身shēn)的素质来讲,完全可以拿出来演唱,只是歌词大意却和安吉拉的形象却不太相符,毕竟这是讲述的歌曲。不过呢,安吉拉脸皮够厚而且又因为艾菲捷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于是充满恶趣味的用化妆、服饰以及灯光等方法把自己弄成了十六、七岁的样子然后唱这歌。当然,效果很不错。

    “你怎么”会想到给我写歌?”艾莉捷终于不再面无表(情qíng),她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眼睛虽然看着安吉拉但明显在想着别的东西,对于那歌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为什么不可以给你写歌?”安吉拉笑盈盈的一边反问一边抓住这个机会在艾莉娃(身shēn)上大吃豆腐。不仅在对方那光洁的脸蛋上抚摸过来抚摸过去还伸手在她的腰肢上捏了捏,“别告诉我,你想说什么资格不资格的问题

    “那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歌?”艾莉((妓jì)jì)皱起眉头推了两下安吉拉。只是手上却没有用太多劲。“我也早过了“样的年纪了吧。”

    “哈,藉菲终于也有这样转不过弯的时候了”安吉拉嘻嘻笑了起来。“你忘了吗,我之前说了。初稿在功年左右就写了。那个时候你依然还是是可口的“哦,让我想想,虽然板着一张脸。仿佛世界上所有人都欠你劲美元似的,可越是这样越让人想耍破开这层坚冰看看你内心深处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和眼中流露出的渴望一样。”

    什么叫可口的加你那时肚子府二答里只有食物了吗。!听着众话嘴角直抽搐的艾薪娃偕物么问一句,放在腿上的手也不由捏成了拳头,而安吉拉一边说着还一边不知死活将鼻子杵到她面前暧昧的嗅来嗅去:“知道吗,莉菲,你显然依然是个”嗷!”

    安吉拉惨叫一声抱住了脑袋,一个空空的纯净水塑料瓶砸在她的头上,然后弹了起来掉在了车厢里又弹了两下出几声咚咚的响声。

    “凯拉!”安吉拉半是抱怨半是委屈的叫了出来。

    “抱歉,手滑了坐在对面的凯拉奈特利举着手,面无表(情qíng)的说道。

    “是吗?平时怎么不见你手滑?!”安吉拉撇着嘴巴坐回到她的(身shēn)边。

    “手滑当然是在特殊(情qíng)况下才有会有。

    ”凯拉不咸不淡的回答道。

    “特殊(情qíng)况?什么是特殊(情qíng)况?”安吉拉捧着脸蛋眯起眼睛杵了过来,那模样加上装疯买傻的语气实在是可(爱ài)又可恨。    “当然是    ”凯拉咬着牙齿说道,“自己的(情qíng)人跑去和别的女人打(情qíng)骂俏的时候

    “哦,上帝啊,你怎么能这么想,凯拉!”安吉拉带着委屈夸张的叫了起来,“你这样实在太伤我的心了,要知道莉莉可是我的贴(身shēn)助理,难道稍微表现得亲密些都不行吗?再说我们不是有约定吗?。

    “第一,莉藉有自己的伴侣,你这样过界的动手动脚很合适吗?第二,你也知道我可以容忍是因为有约定,可荷荷在约定范围内码?”凯拉毫不客气的说道。只是抿着嘴唇的模样那明显是在小脾气。

    “早知道。当初就该把安妮也搞定。”安吉拉忿忿的嘀咕了句。

    “你在说什么?。凯拉顿时挑起了眉,艾莉捷也抽了抽嘴角。

    “啊,我是说    我这样做是有原因,你看荷莉她成天都板着个脸很少有别的表(情qíng)笑容就更少了,这样很不好非常不好。所以我才想耍用这种手段让她的表(情qíng)丰富一些。否则以后脸部僵硬再也动不了的话,安妮会恨我一辈子的安吉拉煞有介事的比划着说道。

    凯拉不由翻了咋。白眼有些无力的捂住了额头,安吉拉趁机笑嘻嘻的挽住了她的腰肢:“好了啦,我的小*平(胸xiōng)。不喜欢这个话题的话我们换一个好了

    “我很早已经就已经说了,不许这样叫我”。凯拉蓦地的转过头来对安吉拉怒目而视。

    “可是,这是事实啊安吉拉颇为无辜的摊开手。目光落在了凯拉的(胸xiōng)部。

    “是吗?”凯拉忽然笑了起来,只是笑容里带着危险。她忽然伸出手来将猝不及防的安吉拉拽进了怀里,然后抓着她的腰肢狠狠一捏。

    “哎哎哎,等等,这是在车上半个(身shēn)体都在酥麻的安吉拉慌忙叫道。

    “哦,是吗?”凯拉冷笑着小手上更不停留,一路向她的敏感点游去。

    车里顿时响起了安吉拉哀哀的叫声,艾莉捷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闭上眼睛把甲。掏出来听歌解闷,反正这样的场面从安吉拉举办演唱会开始就没停过,她已经习惯子勺

    巴黎演唱会之后安吉拉比以前推迟了两天才去了伦敦,倒不是她故意这样。只是想要多陪凯拉几天。凯拉之所以会出现在巴黎而不是伦敦。是因为伦敦要来的重要人物太多而狗仔也很生猛    虽然他们在巴黎也比较生猛,可隔了条海峡多少会影响他们的挥。

    不过更重要的是。凯拉和娜塔莉她们不一样,她曾当众宣布出柜并表示想要追求安吉拉。上次只是拍到进出别墅就已经招来了连篇的猜测,还好有咋小琳赛在旁边掩饰,如果被狗仔们拍到亲(热rè)的照片的话。那绝对是枚重磅炸弹。即使安吉拉现在不介意公开自己的(性xìng)取向,可别忘了她们之间还有约定呢。谁知道公开后会不会影响到安吉拉的判断。所以在这之前还是小心点吧。

    凯拉没有计较这点,虽然她心里有些小小的郁闷,不过安吉拉也考虑到了这点,加上巴黎离伦敦实在太近了。每次出行都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所以在向其他人说明(情qíng)况后她多陪了凯拉两天。

    接下来的伦敦演唱会在历史悠久的白城体育场举行,可以容纳7万观众的体育场涌进了差不多万歌迷,同时也是安吉拉到目前为止的演唱会中出席人员中分量最重的一次:罗琳、夏夏还有目前形影不离的露露,以及英国演艺圈中比较熟悉的大牌们就不用说了,父母、舅舅舅妈、外公、外公的几位老朋友、威廉和哈里通通都出席了演唱会!

    事后有评论调侃的说道:“这就像个盛大的聚会,年轻的、年老的,激进的、保守的。你都能在这里看到,也许天使小姐应该去主持议会,这样可能比较容易达成统一意见。”

    或许正是因为各方面的人都有,伦敦的演唱会相对来说比较中规中矩。出彩的地方也有。比如次出现了嘉宾。只是担任嘉宾的是,6组合的布兰妮和克里斯蒂娜!

    哦,终于更了”今天真是悲催的一天”,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一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