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进行时

    灿旨啪啪啪的声音,几件衣服随即搭在了围起来的屏比亡制,虽然光源比较少可依然能看到映(射shè)在屏风上面的曼妙(身shēn)影。当然,清晰度并不是很高,所有人都知道安吉拉对自己的(身shēn)体看得非常重,总是想尽一切方法来防止自己走*光。

    不仅如此,穿的衣服的(裸luǒ)露程度只要不合她的意,那就必须跟换没的商量,无论是出席各种公众场合还是演唱会又或者为杂志拍照片。有人曾因此讥讽她保守,可更多人却无话可说,那些为她拍过照片的人就不得不承认安吉拉在时尚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她在拒绝穿某些衣服的同时也会指出要如何修改才能让她接受,这种修改多半是在(裸luǒ)露的地方加些小装饰又或者左右调换下等等,不复杂而且丝毫没有影响到效果。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于某些女人来说,她们的(性xìng)感并不一定需要(裸luǒ)露(身shēn)体,只是举手投足就足够吸引别人了。很不幸,安吉拉就是这样的女人。所以即使被某些人说成是保守可依然游走于各大(性xìng)感女人排行榜之间。

    “安德鲁!还有多少时间!”屏风后面的安吉拉高声叫道。

    “分田秒!还有 分刃秒”。一个工作人员掐着时间用再样的声音回答道。

    “我好了!”随着安吉拉的声音。屏风立即被撤走了,一(身shēn)淡紫色过膝连衣裙的美丽女郎立即出现在了场地中央。早已准备好的工作人员立即一拥而上,有条不紊的为她补妆改妆、打理头、整理衣服。而安吉拉也微微侧开双手任她们处置。接下来要演唱的是节奏比较舒服的歌曲,所以她从头到脚都要做出改变。

    所有人都紧张万分却始终保持着冷静的忙碌着,走来走去的安德鲁虽然不断的看着时间却并没有开口提醒。都只看到歌手在演唱会上散出耀眼的光芒,又有谁知道这背后的努力排练以及争分夺秒?

    “好了!”随着一声喊,在安吉拉周围忙碌着的人们顿时散了开来。之前网换上衣服又化着浓妆的安吉拉因为反差而显得古怪,而现在她却变得清新又沉静。    只是,安德鲁的声音并不怎么和谐:“还剩刃秒!”

    迟了大约!渺钟,安吉拉什么话都没说迅拉下脚上的高跟凉鞋,光着脚大步往通道跑去,反正在演唱会上没人会注意到她的脚。等安吉拉来到通往舞台下面的通道时,几个工作人员都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还好她的当机立断挽回了失去的 渺,将鞋子往脚上一(套tào)猫着腰来到了升降板上面,然后对守在通道口的工作人员竖起了大拇指。

    “好了,她已经就位,现在倒计时人们喊了起来。

    心,,,,8”7”,,4小”3,2”!

    随着音乐的响起,升降台开始缓缓向上升去,安吉拉也随着节奏直起了(身shēn)体,看上去就像是站着升上去的。现场又是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尖叫,歌迷们的(热rè)(情qíng)再次释放开来。

    虽然接下来的歌曲并不像之前的摇滚和舞曲那么具有节奏感,但是歌迷们却好好的领略了安吉拉的唱功。那种久违的只有现场才有的很特别的空灵味道在体育场内来回飘((荡dàng)dàng),即使是那些位置靠后被尖叫所包围的人们也能感受到。

    舒缓的歌曲演唱完了之后不像之前那样引来疯狂的尖叫,但排山倒海的挥舞着的荧光棒却仿佛汹涌的波涛,同样让人感到震撼。不得不说整个演唱会的流程设计非常出色,各种类型的歌曲交替演唱,始终让歌迷们保持着一定程度的亢奋,这样不仅让整个演唱会显得火爆无比,同时也让安吉拉的新歌很快得到了支持。

    当然,这和安吉拉本(身shēn)的出色不无关系,不仅仅是因为她在如此之久后才再次举办演唱会,除了在舞台上的全(情qíng)投入引起共鸣外,那些精挑细选出来的歌曲无疑都是非常动听的,这样从某种程度上抬高了新写的那两。

    安吉拉这么多年来虽然并没有在音乐上花去太多的精力,可依然拥有许多经典歌曲    无论是来自记忆还是来自天赋。所以这些歌曲怎么可能不让歌迷引起共鸣?当然。尤其是作为压轴戏的,在“安可”的声音响彻洛朽矾的时候登台的《我心永恒》尤其如此。

    当穿着月白色的晚礼服美丽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安吉拉,站在舞台上仅留下的光柱里开始低吟浅唱起这歌的时候,整场演唱会顿时被推到了另一个**。

    “恭喜,这是场完美的盛宴。”在安吉拉从舞台上下来后彻底结束了世界巡演的场演唱会后,一直在后台呆着的约翰伯恩斯大笑着如此说道。

    “上帝,我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这简直比排练个几十次还要痛苦。”安吉拉叹息着说道。刚刚还保持着迷人微笑的脸蛋上此亥只剩下了疲惫,甚至走起路来还有些摇摇晃晃  好吧,这是故意的。她只想为自己的说法增加说服力。

    “这又不是你第一次举办演唱会,难道还会害怕?”伯恩斯语带调侃的说道。

    “以前举办演唱会的时候最多只有2万观众,可现在差不多有二 安吉拉砸着嘴只说然在体育场内举心世一汛有一侧是不会坐人的,可舞台前面还能加许多座位,所以能容纳接近旧万人的洛朽矾纪念体育场坐得满满的。

    “好了,约翰,我想回去,拜托”看见伯恩斯还想说什么,安吉拉忙举起了手,“你们想要庆功就去吧,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真的累坏了。”

    “好吧好吧,你说了算。”伯恩斯耸耸肩膀也不勉强

    在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后,安吉拉径直回到了更衣室,网打开门一个(身shēn)影已经夹着香风扑进了怀里:“你的演出真是太棒了,安吉!”

    “谢谢你的称赞,杰西,很高兴你能喜欢。”安吉拉后脚一撇就把门关了上来,笑嘻嘻的和杰西卡大大拥抱了个后,马上吻住了她的唇瓣。

    两个女孩好一阵缠绵后才分了开来,傻愣愣的看着对方半晌后才双双噗嗤笑了出来。

    “太壮观了。安吉”杰西卡搂着安吉拉的腰肢亲昵的说道,“她们一定会嫉妒我的。”

    “那时当然,这个夜晚是属于你的嘛。”安吉拉温柔的笑着,双手捧着杰西卡的脸蛋不断轻轻的抚摸。盯着那鲜红(欲yù)滴的唇瓣似乎还想再来一次。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安吉拉小姐,你在里面吗?”

    安吉拉只能暗自叹息一声收小心思:“好了。杰西,我现在要卸妆、换衣服什么的,你先到车里等我好吗?小心不要让那些狗仔看见了。”

    “好的,那我就去找莉菲了,你小心些。”杰西卡贴心的为她整理了下衣领,又挨了挨她的嘴唇然后开门和外面的人打了个招呼后离开了。

    接下来就如安吉拉说的那样,卸妆、换衣服以及处理些零零碎碎的问题,然后再确定外面的歌迷都散得差不多了之后才在保镖的簇拥下往外走去。当然。歌迷们走得差不多了不代表那些记者也会如此,所以一出体育场的大门立即就被无数闪光灯所包围。

    虽然面带微笑态度和善,安吉拉却无视了那些几乎想要杵到自己嘴巴里的各种录音设备,对于提问更是充耳不闻,哪怕他们一个劲的大叫“你不回答是不是代表你已经默认了”

    “这样不要紧吗?”在安吉拉坐进车里后,杰西卡看着那些包围着房车一个劲的按动快门的记者担心的问道,“或者我应该蹲到下面去?”

    “不用紧张。亲(爱ài)的”安吉拉笑着将杰西卡搂进怀里,“车子的玻璃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他们的闪光灯再强上一倍也拍不到车里的(情qíng)况。”

    她说着按下了旁边的一个小按扭。然后前面得到消息的司机开始动了引擎,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把记者扔到后面。除了几个不死心的家伙。大部分人都没有跟上来。

    “对了,杰西,你觉得我的新歌怎么样?”安吉拉这时问道。

    “新歌?”杰西卡偏过脑袋想了想,“还不错,和以前的水准差不多啊。”

    “只是这样吗?”安吉拉明显有些失望。

    “那你想听到什么?”杰西卡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第二段副歌部分的歌词是你写的。”安吉拉看着她认真说道。

    “我写的?”杰西卡微微有些惊讶。“你是被”你把上次我们写的歌词用上了?!”

    “当然,你以为我让你们写歌词只是为了好玩吗?”安吉拉(挺tǐng)起(胸xiōng)膛骄傲的说道,“而且用了的你的那段歌词,我一个词都没改呢。”

    “难怪那段听起来不怎么样。”杰西卡不由幽幽的叹了口气。

    “杰西!”安吉拉嗔怪的叫了句,张牙舞爪的想要在她(身shēn)上抓几下。杰西卡咯咯笑着一边躲闪一边还击。打闹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

    “对了,第一次在旧万人面前开演唱会的感觉怎么样?”休息了几秒钟后杰西卡转移话题的这样问道。

    “还不错,马马虎虎。”安吉拉思考了几秒钟后耸了耸肩。

    “就没有别的什么感谢?”杰西卡的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了,她的招牌似的笑容真的很迷人,“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可不是这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杰西,有些东西其实只有事后才会感觉到,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完全没有别的想法。最多就是觉得人有点多。”安吉拉对她扮了个鬼脸。“不过说实话。作为世界巡演的场演出。我还是很满意的。”

    “这么说来”杰西卡忽然露出了惊奇的神色,“我也拥有了安吉的第一次了!”

    “第…,第一次?”安吉拉的嘴角抽搐了起来。

    “难道不是吗?”杰西卡的眸子弯着的。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用那个词吗?!”安吉拉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这句话的,而且最后一个词的音节网落下她就扑了上去,两咋女孩随即在车内打闹了起来,嘻嘻哈哈的声音络绎不绝。

    好半晌后安吉拉终于将杰西卡按在了椅子上,两人对视片刻,杰西卡露出一个柔柔的笑容,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今天晚上我是你的。”    “真的?”虽然安吉拉”几“挑眉,可眼中的惊喜却怎么都藏不          杰西卡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笑,翠绿的眸子慢慢弯了起来。然后她猛然抱住了杰西卡吻在了对方(娇jiāo)艳的唇上。一次又一次的咣吸着杰西卡的三寸丁香。

    两个女孩就这样在车内旁若无人的亲吻着,不断出啧啧啧的声音。仿佛陶醉在这甜蜜当中无法自拔。坐在两人对面一直闭着眼睛用币。听着歌的艾莉捷终于忍不住了,她拔下自己的耳塞对这两个家伙(射shè)出冷冰冰的视线:“可以注意下场合吗?。小

    安吉拉离开了杰西卡的唇瓣,看着艾莉捷咯咯笑了起来:“怎么了。亲(爱ài)的莉莉?,

    “我想提醒你,尊敬的安吉拉小姐。现在坐在车子里面的不只你们两个人艾荷捷面无表(情qíng)的用讥讽的语气说道,她用上了敬语。显然心里非常非常的不爽。

    “那又怎样?。安吉拉耸了耸肩,仿佛没听懂她的话,“你完全可以无视我们的存在自得自乐的听歌就是了,对吗?”    “安吉,我觉得莉莉说得没错。”挂着两抹淡淡红晕的杰西卡有些害羞的拉了拉安吉拉。

    “亲(爱ài)的。别忘了你刚才答应过我,你今天晚上是我的安吉拉伸手捏住了杰西卡的下巴用暧昧的语气说道,杰西卡顿时不说话了。    安吉拉不等艾莉捷再说什么,再次吻住了杰西卡的双唇,杰西卡虽然到开始还有所抗拒可很快就沉浸在了甜蜜的吻当中。艾莉捷恨恨的磨了磨牙齿,戴上耳机后再次闭上了眼睛,然后将咖。的音量调到最大。    天使小姐世界巡演在洛衫矾了的场演唱会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从座无虚席的洛衫矾纪念体育场就能看出。要判断歌手是否拥有巨大的号召力,最直观的办法是看她他的演唱会上有多少歌迷到场。如果能在容纳旧万人的场馆开演唱会而且上座率为心的话,那么完全可以或者麦当娜这一级别的巨星相提并论了。

    安吉拉虽然在音乐方面有着不小的成就和巨大的人气,但直到这场演唱会之后才算是确定了自己的巨星位然,这里是专指音乐方面的巨星。          天

    要知道,演唱会当天不仅体育场里面坐满了人,还有不少千里迢迢赶到洛朽矾来却没能买到票的歌迷围在外面不肯离开。

    “他们围绕着体育场走来走去,听着里面传来的音乐声,期望会突然捡到一张丢失的演唱会门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看到一片涌涌的人头,这些歌迷们几乎快把体育场给包围了。”这是当天守在外面的某个记者的报道,而且这个家伙甚至还宣称经他调查,安吉拉的这场演唱会几乎让整个东海岸的青年都在往洛朽矾赶。

    虽然这个说话有些夸大,但是唱片公司感到懊悔却是不争的事实,他们觉得当初决定在洛衫矾纪念体育场举行场演唱会是在太保守了,完全可以换个可以容纳更多人的地方。安吉拉对这个想法的评价是:想钱想疯了!

    除此之外,那些参加了演唱会的歌迷们在回去之后也通过最为快捷的方式一  网络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惊喜和愉快。一时间,各大知名以及许多人的博客上面都充斥着对这场演唱会的表述,而且无一例外都是赞誉之词。

    面对这种(情qíng)况,即使有人为反对而反对,可也说不出太多有营养的话。毕竟他们肯定不会去演唱会现场观看的。而另外一些歌迷,比如澳洲、(日rì)本、中国、加拿大等地方的歌迷在看了这么多的文字后也开始急不可待的期待着天使小姐的演唱会了。

    芽台上的女秘占擞卉看电吉他。一串串激昂的音符从指间喷洒而出。比若电流在空中肆意的飞舞。伴随着快节奏的唱腔,坐在下面的歌迷们群(情qíng)汹涌,跟随者音乐的节奏不断抖动着手中的荧光棒。

    随着安吉拉拨弄琴弦的手猛的一扬,将最后几句歌词吼出后,整咋。巨蛋体育馆里立即响起了一片“少卜私敌南久亡在(爱ài)下。之类的声音,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人上人海。

    是的没错,现在是天使小姐世界巡演的第三站    东京演唱会。

    虽然之前安吉拉曾因为《拉贝(日rì)记》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但并没有太多影响到(日rì)本青年对她的喜 或许和《拉贝(日rì)记》没有再(日rì)本上映有一定的联系?整个巨蛋体育馆就像上个月的洛衫矾纪念体育场。以及半月前的悉尼奥林匹克体育场那样同样坐满了人,只是。前面两个场地可以容纳的人数都在旧万左右,而巨蛋体育馆座位只有万多个,所以遭到歌迷的抗议后东京方面和唱片公司进行磋商决定增加站票。结果当天到场的人过8万人,算得上破了东京巨蛋单场演唱会到场人数的记录。

    今天比较早,那时因为”,算了。但愿以后也能这么早,。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章节更多,支持作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