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巡演启动

    几儿年终千讨去了。谅年里安吉拉经历了大多的事(情qíng)愕“完成了自己的目标跟着被随后而来的巨大空虚所淹没,加上长期累积下来的种种痛苦爆出来差点酿成大祸。还好在安妮的帮助下她找回了自我,然后又挽回了自己的(情qíng)人们。虽然没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相比之前两年已经好太多了。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别的事(情qíng),比如在纪念杰本琳的音乐会上演奏,又或者在最新一部的《哈利波特》中出演角色,宣布筹备世界巡演,以及外公和爷爷对她的小秘密的反应等等,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不管怎样,这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伤年已经到来了,新的一年里会生什么?安吉拉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毕竟这个因为她的出现一切都在改变。

    安吉拉相信事(情qíng)总会向好的方面展的。就像按习惯在纽约和伦敦度过圣诞和新年假期时,无论爷爷还是外公对她的态度和以前一样没有变化那样,外公甚至还对她再暑假里到伦敦度假的时候,呆了许久才到庄园里看望他而抱怨不已。

    当然,之所以会这样除了她本(身shēn)的原因外,父母的因素也起了不的作用。要知道无论父亲还是母亲都是有前科的,更何况现在都明确表示支持女儿    好吧,母亲多少有些不(情qíng)愿,可谁让安吉拉的态度那么坚决呢?

    让安吉拉最为高兴的是,(情qíng)人们终于不再“蹂躏”她了。虽然在圣诞节之前她们就已经停止了这种做法比一还是在杰西卡的劝说下才罢手的一可安吉拉难免留下了些心理(阴yīn)影。一直到新年后才调整过来。

    “好吧,她们只要不高兴都可以这样,但是迟早有一天我会习惯的,到时候”哼哼!”安吉拉曾冷笑着捏着拳头对艾莉捷如此说道。不过换来的只是对方的嗤之以鼻。

    虽然感(情qíng)方面已经相对的稳定了。可让人头疼的事(情qíng)还是有很多。比如泰勒依然对安吉拉纠缠不休小即使安吉拉明确表示不会接受她,无论是她威胁说要把安吉拉和艾薇儿的关系透露出去还是恳求给她个机会,安吉拉都没有改变主意。

    泰勒明显是在玩,因为她在加大对安吉拉的攻势同时还在纠缠艾薇儿,即使安吉拉点破了这点,她依然笑嘻嘻的厚着脸皮继续送着(情qíng)书。

    对此,安吉拉还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人家只是对她表示仰慕同时希望能追求她。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qíng),所以她只能用无视的方法对待泰勒。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qíng)。

    叮咚的声音响过之后,面前的门被打开了,随即露出了一张充满知(性xìng)气息的脸蛋,对方在看清来者后随即变得愕然起来:“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站在门口已经取下装扮的安吉拉柔和的笑了笑。

    蕾切儿扭了扭脖子似乎想要把自己的视线移开,可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安吉拉的脸上。

    ”可以让我进去坐坐吗?”这样保持了几分钟的沉默后,安吉拉开口轻声问道。

    “嗯“这个可以蕾切儿想要拒绝,可话到嘴边后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答应。

    她默默的侧过(身shēn)体让出通道小安吉拉微微一笑迈开步子走进了房间。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蕾切儿这样问道,但她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愚蠢,只要她还在好莱坞只要她还在和制片商打交道,安吉拉想要找到她的住处就会是件容易的事(情qíng)。

    “布置得(挺tǐng)不错”安吉拉仿佛没有听到她的问题,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虽然公寓不如别墅舒服,但是打理好了的话却很方便。”    蕾切儿没有接口,她转(身shēn)往厨房走去:“要喝点什么吗?”

    没等她走进去,一双手从后面伸了过来搂在了她的小腹,跟着温暖而柔软的(身shēn)躯靠在了她的背上。蕾切儿微微一颤。抓住了安吉拉的双手:”别这样,安吉

    话还没说话。下面的手就开始上移按住了她的(胸xiōng)口,那里的衣服下面有个小小的硬物。蕾切儿顿时闭上了嘴巴。不仅脸色微微变了变连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你一直都带着的?”半晌之后安吉拉如此问道。

    “不,“只是在家里。”蕾切儿闭上眼睛。(身shēn)体再次微微颤抖起来,仿佛回到了那个早上。从安吉拉怀里起(床chuáng)后坐到梳妆台前,任凭她将这串项链带在自己的脖子上。

    蕾切儿将项链从衣服下面掏了出来,那是串坠着心形蓝宝石的项链,几乎和《泰坦尼克号》里的海洋之心别无二致。

    “我很少送人饰,我认为那不需要,但是”我不知道要送你什么才好,所以,别拒绝我。好吗?”安吉拉当时一边吻着她的脸颊一边说道。

    蕾切儿无法拒绝,安吉拉的眼神告诉她。如果不是原来那条项链已经被剧组赠给了格劳瑞亚斯图尔特,戴在自己脖子的绝对不会是这条。而且那段时间里两人之间极其混乱,有时候像是汁候又像是只有**关系“她们都无法给这段关系一。比酬的宝位,所以对很多事(情qíng)都无所谓没有追寻过缘由。

    不过这太贵重了,比一般钻石项链都还贵重,而且意义也不一般,所以她只会在家里戴着。后来答应艾莉捷帮忙。并向凯特表示以后不会再在她们面前出现后,这条项链更是被锁在保险柜里,偶尔拿出戴上一次也会很快的收起来。没想到的是。她今天戴上后就遇见上门拜访的安吉拉,一时间心中百味俱全。

    “可以…松手了吗?”良久后蕾切儿叹息的说道。    安吉拉松开了手。蕾切儿转过(身shēn)来看着她,露出一丝苦笑。

    ”我以为你知道我为什么几次搬家。”她怎么说道。

    出乎意料的是,安吉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她直视她的双眼:“你为我做了很多。”

    “不是为你,是你们。”蕾切儿有些出神的说道。

    “我知道”安吉拉抿了下嘴唇,“所以我认为我应该向你说声谢谢或者”对不起。”

    ”如果你只是为了说这句话,那么我接受,你可以离开了。”蕾切儿抬了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不过眼睑垂了下去不敢再和安吉拉对视。

    “除此之外,我希里我们能继续保持联系。”安吉拉继续说道。

    “保持联系?像你和你的(情qíng)人们那样?”蕾切儿的语气充满了嘲讽。

    “不,我是说作为普通朋友来往,而不要从此成为陌路人再不见面。这本(身shēn)就不现实。”安吉拉虽然如此说道,只是在中途停顿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苦笑。

    “你相信吗?”蕾切儿终于再次直视她的双眸。

    安吉拉沉默不语,几秒钟后她忽然上前抱住了蕾切儿,吻住了那红润的双唇。毫无防备的蕾切儿轻而易举的就被她撬开的牙关,直到舌尖开始相互碰撞后才反应了过来。

    她想推开安吉拉,可对方死死抱着她不给任何机会,加上(身shēn)体也有些软使不上什么劲。以前的某些片段忽然从脑海里闪现出来,蕾切儿的脸蛋微微有些红。最后下意识的揉捏起压制着自己的这具(身shēn)体在记忆中的敏感地方。

    安吉捌良快就有了反应,不仅攻势随之一缓(身shēn)体也开始变软,蕾切儿顿时开始了反击,好一番挑逗,在四片唇瓣分开后她才反应了过来,有些惊慌的推开了安吉拉。

    连续后退了好几步的安吉拉最后一(屁pì)股坐在了沙上,满脸通红的她甚至还晃了晃(身shēn)体差点倒在沙上,喘息着楞了好半晌才算回过神来。

    “我就知道。”她扁着嘴咕哝了一句,语气里带着懊恼和不忿,看起来好像快哭了。

    “什  ,什么?”原本有些生气的蕾切儿也被她这副模样弄得有些想芜

    “我就知道!”安吉拉沮丧重复了一句。她有些无力了挥了挥手,“难道我一定要在那种(情qíng)况下才能有主动权?难道我注定以后都会这个样子?!”

    蕾切儿眨了眨眼睛,回味起刚才手中和唇上传来的柔软与炽(热rè),她忽然明白了安吉拉在伤心什么。脑门不由跳了起来,牙齿也忍不住磨了磨。

    不过这种(情qíng)况只持续了几秒钟,蕾切儿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用冷淡的口吻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可以离开了吗?”

    “好吧,对不起,其实我只是想,安吉拉扬了扬双手,可看着蕾切儿那((逼bī)bī)视的双眸没有继续就这个说下去,呆了半晌后才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我希望我们还有联系,不要做陌路人好吗?无论是我还是凯特,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你。”

    说道这里顿了顿,她忽然看着蕾切儿挑起眉:“我保证,只要你还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否还在好莱坞是否还在拍电影,我就能找到你!”

    她说得掷地有声非常的认真,闪闪的眸子明白无误的告诉蕾切儿,她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她。蕾切儿忽然觉得有些头晕,认真的安吉拉、沮丧的安吉拉、无助哭泣的安吉拉、霸道不容抗拒的安吉拉还有更早的羞涩的安吉拉。就这么融合在一切让她恍惚不知所措。

    等蕾切儿清醒过来后安吉拉已经离开了公寓,她不由轻叹了口气在沙上坐了下来,回想着安吉拉之前的种种表现,蕾切儿的双手忽然捏得紧紧的,但是几秒钟后又松了开来。她靠在沙上看着天花板皱了皱眉头又翘了翘嘴角,虽然不确定安吉拉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有一件事(情qíng)可以肯定,她不用再到处搬家了。

    安吉拉想做什么恐怕连她也不知道,本来好容易找到苦切儿的住处,想要过来道歉以及希望缓和彼此之间的关系,可没想到忽然就冲动的做出了那种事,是因下半年到年年初和蕾切儿那段纠结的时光吗?

    然后某个现又把她郁闷坏了,所以说了半天只好丢下一句警告离开了蕾切儿的公寓。

    该死的,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安吉拉为此苦恼了许久。不管怎样。已经和蕾切儿见过面并交谈过了”二矛盾但并不是没有转机,不妨井放放,安吉拉环有…要做呢。

    《西斯的复仇》虽然已经上映一个月了。可势头依然非常的强劲,在北美票房榜上还占据着一席之位。因此而彻底回归娱乐圈的安吉拉再次吸引了众多的眼球。追着她行踪的狗仔们也越来越多  像跑出来找蕾切儿这种事(情qíng)不好好计划的话,是根本不可能成行的。即使安吉拉已经很小心了,关于她的各种新闻还是层出不穷,而且还是挑不出刺的那种。

    “我们的导演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安吉拉在去年没有任何导演方面的作品,本届的奥斯卡上自然就少了个强劲的对手,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qíng),对吗?。这《帝国》杂志上的一篇文章。通篇都在称赞去年有资格入围奥斯卡导演运气不错。

    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这样想也没错,安吉拉虽然是在连续7次提名后的最后一次才获得最佳导演的。可前6次除了《美国丽人》那届外那次不给同时提名的导演沉重的压力?尤其是《钢琴家》的那届,电影学院差点就下不来台了。

    不过,对于安吉拉的防旧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qíng),他们只知道属于他们的盛宴就要来临了。的确,前后已经准备了半年,到了现在也该开始了,否则的话已经等候得不耐烦的防旧说不定要上街游行抗议了。

    砰的一声,烟花从舞台上喷了起来,在徇丽的光芒当中一声尖锐的呐喊响彻整个洛衫矾纪念体育场。劲爆的节奏跟着响了起来,节奏爽快的舞曲顿时唱响整个体育场。

    网刚才安静了几分钟的体育场顿时响起惊天的呐喊,歌迷们随着节奏狂呼起来,可以容纳近旧万人的洛衫矾纪念体育场基本上座无虚席,可以想象这样的(情qíng)景有多么的震撼。

    然而,舞台上的安吉拉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她难得的穿着紧(身shēn)的皮衣在伴舞的人当中又唱又跳头扎成高翘的马尾在脑袋肆意飞扬,脸蛋上的浓妆恰到好处加上那迷人的曲线。让她看起来无比的(性xìng)感(诱yòu)人。    三舞曲的连唱连跳还有之前的摇滚曲目,顿时将现场的气氛推到了一个**,歌迷们通通沉浸在难以自拔的兴奋当中。说实话,在大型演唱会中除了最靠前的位置,很难完整听到演唱的歌曲,光是周围出的各种尖叫就足够把音乐给淹没。

    可歌迷们依然会非常兴奋并乐此不彼。这个大概就要归结到对现场的氛围的向往,以及举办演唱会的歌手的个人魅力上面了。

    随着舞台前方的火焰连续喷起数次,安吉拉猛的张开双臂欠下(身shēn)来,三连唱的舞曲终于结束了,台下再次爆出无数的欢呼声。

    舞台上的灯光暗了下来,演唱会进入了一个短暂的休整期。台下等着再度开唱的歌迷并不知道,在这只有几分钟的休整期中,演唱会的后台要生多少事(情qíng)。

    “快快快!她来了,准备好要换衣间以及要换的衣服一个工作人员对着对讲机大声喊道,“你们只有2分钟的时间!度快!”

    “小刚才是哪个笨蛋给我挂的(射shè)器,差点就掉下去了!”办匆在通道中奔跑的安吉拉恼火的叫道,一(身shēn)油亮的紧(身shēn)皮衣让她曲线毕露十分的(诱yòu)人。

    “对不起,安吉拉小姐,是我一个在旁边跟着跑着的工作人员慌忙举起了手。

    “我不想再有下次,注意”。安吉拉大声说着来到了清出来的场地,中央已经用屏风搭好的一个简单的换衣间,她接过助理递来的衣服就钻了进去。

    通常(情qíng)况下因为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歌手不可能到后台的更衣室去换衣服,差不多都是当着众人的面换衣服,哪怕是女歌手。反正大家基本上都在忙碌,不用担心他们会偷看什 只要不露点就可以了。即使有那么几个人可能会偷偷瞅上几眼,也不用太在乎。

    但是安吉拉肯定不接受这种安排,要知道,整场演唱会从筹备到策划没有安吉拉没有过问过的,像服装、舞蹈又或者伴舞的人等等方面更是必须按照她的要求来。幸亏合作对象是好莱坞唱片公司,有着良好而深厚的基础,知道安吉拉需要什么厌恶什么并且尽心尽力按她的要求去做。要是换了百代、环球他们的话,恐怕早就甩手不干了。

    不过,既然唱片公司有求必应,安吉拉也不会无理取闹,比如即使同样对用屏风搭个简易换衣间感到不满,可安吉拉还是接受了这个方案,毕竟她不可能在几分钟内跑回更衣室换好衣服再跑回来。除此之外,她还自己掏钱赞助自己的演唱会,虽然不多但足够让人目瞪口呆了,这种自己掏腰包赞助自己演唱会是大型演唱会的几乎没有。

    谁让安吉拉有钱呢?!

    呼呼。今天烦死了,还好赶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