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有空填词吗?

    ,洛薪的到来让其他人很是吃味了阵,因为安吉拉即册联…在感恩节到来之前这段时间将是她们两个的一  只是她们两个。不过没人提出异议,毕竟娜塔莉在这两个多月后里没和安吉拉见过一次面,无论如何也该拥有这么一段专属时间。

    对于安吉拉来说这段专属时间实在太棒了,虽然每天还要处理这样那样的事(情qíng),可总能找到机会和娜塔莉亲亲我我。不一定要有**,谈笑中的搂搂抱抱以及耳鬓厮磨有时候更让人**蚀骨,当然,在(床chuáng)上扬眉吐气也是安吉拉会这么体贴的重要原因之一。

    “真不公平,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娜塔莉不止一次这么说过,不过每次说这话的时候她都被安吉拉搂在怀里上下其手。

    “好了,亲(爱ài)的,再这样下去你都快成祥林嫂了。”某天中午,安吉拉从背后环着娜塔莉的腰肢站在阳台吹着微风的时候如此调侃的说道。

    “祥林嫂?那是什么?娜塔莉的中文越来越好了,至少在音上面不会出错了。

    “一个中文中的人物,以喜欢重复唠叨同一句话而闻名安吉拉笑嘻嘻的在她的粉颈上吻了一口。

    “这么说,你觉得我很唠叨了?”娜塔莉斜着眼睛问道。

    “当然不,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qíng)弄不明白就不要弄明白好了”安吉拉长长出了口气,“你看我,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她们“虐待。成这样,而且有几咋。曾经还”所以啊,弄不懂就顺其自然好了,这个世界弄不懂的事(情qíng)太多了    娜塔莉难得翘起嘴角带着俏皮轻哼了声:“对于你来说,当然是这样最好

    “嘿嘿嘿,你别忘了我也,”安吉拉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转了转眼睛后搂在娜塔莉腰上的手开始不规矩了。

    说实话,在拐弯抹角的知道了娜塔莉为什么会过来后,安吉拉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最开始她对琳赛的大嘴巴非常的生气,即使娜塔莉不是从她口中听到的。不过随着事(情qíng)的展她很快就将这点怨念抛在了一边。无他,在饱受蹂躏之后终于赢来了曙光!虽然期间娜塔莉有那么几次反攻,但都被她轻轻松松的镇压了下去。

    安吉拉其实和抱着小心思的娜塔莉一样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凯特说那是因为她(爱ài)着她们又觉得亏欠了她们所以才会出现如此,可娜塔莉为什么不在其中呢?那无论是娜塔莉还是自己,彼此的(爱ài)意怎么掩藏也藏不住。或者说自己觉得,娜塔莉对自己的亏欠多过自己对娜塔莉的?先不说这样是否属实,如果这样算的话以前的那些种种又是什么呢?

    想来想去安吉拉干脆不想了,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她们现在都就在(身shēn)边,就算自己被欺凌的(日rì)子居多可总有欺负别人的时候。如此一来娜塔莉就惨了,谁让安吉拉现在只能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呢?每次安吉拉不把她弄得(欲yù)死(欲yù)仙到一丝力气都没有绝不罢休,而且在庄园别墅里几乎所有能想到的地方都过亲(热rè)。娜塔莉虽然很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谁让她把自己送上门来的?只是两人都没有意识到。某些细微的差别往往能决定事(情qíng)的最终结果。

    “你打算在这里?阳台上?”娜塔莉没好气的在她了下。

    “哪又怎样?”安吉拉有些嬉皮笑脸的说道,(身shēn)体一转带着娜塔莉进了屋子,最后把她推到了钢琴上面,“这里如何?我还没试过在钢琴上做过呢

    “亏你想得出来!”(身shēn)体后仰的娜塔莉恨恨的说到,脸蛋上毛起一抹粉红,这种种来的种种亲(热rè)顿时浮现在脑海,尤其是在私人影院那次”

    “有什么想不出来。

    。安吉拉此时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不由分说的就将娜塔莉按在了钢琴上面。娜塔莉小小的挣扎了两下无果后,只好闭上眼睛摆出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可惜等了半晌都没感到安吉拉的动作,于是又奇怪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那对弯弯的翠绿眸子带着促狭停留在上方。

    “你不是已经急不可耐了吗?。躺在钢琴上面的娜塔莉忍不住小小小的刺了她一句。

    “再怎么急不可耐也要你同意才行嘛。小安吉拉笑嘻嘻的回答道。

    “之前你什么时候得到我的同意了?。

    “半推半就可以看做是默认嘛。”

    “那我现在难道不是半推半就?”

    “当然不是,你这是充其量只能算半就,半推我可没看见

    两个人居然就这样躺在钢琴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了私密的话题,不知道这把陪伴了安吉拉快7年的斯坦威钢琴如果有意识的话会作何感谢。

    “对了,有兴趣为我的新歌填词吗?”聊了许久,和娜塔莉并排躺在钢琴上面的安吉拉忽然这样问道。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娜塔莉奇怪的问道,“你不去找那些专业的填词人怎么会想到我?而且你向来不是自己包办词曲吗?还是你认为自己已经写不出好的歌词了?”

    “飞场演唱击  ”脂新歌,最多怀有两个月的时间就要正式开始,怀也罚心词曲,我又不是智能机器人,那么容易!”安吉拉有些抱怨的说道。

    “谁让你夸下海口,每场演唱会都要推出两新歌。”娜塔莉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

    安吉拉瞪了她一眼,跟着又露出了调侃的冷笑:“你不答应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对凯特、杰西还有薇薇、曼妮她们出了同样的邀请。”

    “什么!”娜塔莉顿时侧过(身shēn),迎接她的是对方那装满得意洋洋的眸子。

    娜塔莉从鼻子里出一声轻哼:“你肯定是才网做出的决定!”

    “那又怎样?只要她们写了而我又觉得不错,自然就可以用,不是吗?”安吉拉摊了摊手,很恶劣的笑着。

    看着她拿带着坏笑的有些欠揍的脸蛋,娜塔莉颇有种过去使劲咬上口的冲动,她闷闷的说道:“可我没时间。”

    娜塔藉这次到洛衫矾来除了和安吉拉约会之外,还有两个广告以及几不部电影要洽谈。从夏威夷回来后她彻底改变了原来的想法,开始重新拾起自己的电影事业。虽然从去年到今年她没有在任何电影中出演角色可人气还是大的,加上去年年初开始拍摄的《星球大战:西斯的复仇》也终于要在今年感恩节上映了,所以各种片约以及广告约还是如潮水般的涌来,更何况她(身shēn)边还有个在好莱坞手掌大权的(情qíng)人。

    不过呢,娜塔莉还是和以前一样,多把注意力放在那些独立电影当中,挑三拣四了几个月后才选定了几分邀请,然后利用这个机会顺便和那些人谈了谈。

    “没关系,只要你写了就行了。”安吉拉用嗔怪的语气说道,颇有些撒(娇jiāo)的意思。

    “那你什么时候需要呢?”左思右想之后娜塔莉如此问道。

    “嗯”感恩节参加《星球大战酚的映式之后怎么样?”安吉拉转了转眼睛。    “时间太短了”娜塔莉否定了这个提议,“恐怕得过了圣诞节。”

    “那你干脆说新年之后好了”安吉拉不满的说道,“别忘了我还要修改和练习。”

    “好像是你找我要歌词的吧?”娜塔莉斜了她一眼。

    安吉拉还想说什么的,但最终撇了撇嘴巴换了话题:“对了,感恩节在我家里过好吗?凯特她们都会来的。”

    “没听说过感恩节不和家人一起过。”

    “感恩节当天回去。然后第二天再回来。需要的话我可以让飞机去接你。”

    说到这里安吉拉忽然眯起了眼睛:“再说,我们难道不能是一家人?”

    “难道你已经决定好了?”娜塔莉反问。

    “当然没有”安吉拉打了个哈哈,“不过有这个可能,不是吗?”

    “的确。”娜塔莉的目光忽然暗淡了下去,安吉拉觉察到了她的(情qíng)绪:“怎么了?”

    “你知道,我父亲是个非常保守的人。”娜塔莉叹了口气,“我至今没跟他说起过,我无法想象他知道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安吉拉也不由沉默了下来,半晌后她才安慰的说道:“别担心,需要的话,,也许我可以,”让爷爷帮忙劝解一下。”

    “克莱斯勒老先生知道了?”娜塔莉这样问道,不过脸上并没有惊讶的表(情qíng)。

    “是的,不过他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安吉拉闷闷的说道,然后看着娜塔莉眨了眨眼:“你似乎一点都不奇怪。”

    “当然,我不认为你能对克莱斯勒老先生隐瞒多久。”娜塔的虽然嘲弄的轻哼着,眼中那抹黯然却始终没有消散。

    安吉拉张了张嘴,忽然翻(身shēn)压在了娜塔莉的(身shēn)上,舌尖在她的唇上点了点,然后半开玩笑嘿嘿笑了起来:“这样吧,我用(身shēn)体来安慰你。”

    娜塔莉露出愕然的神色,忽然抓着安吉拉的腰肢往旁边一拉 顿时把她压在了钢琴上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嘿小心这可是在钢琴上。”安吉拉咯咯笑了起来,半仰(身shēn)体微眯着眼睛看着娜塔莉:“怎么?还想尝试。”

    娜塔莉咬着嘴唇,半晌才开了口:“我耍在上面。”

    “哦?”安吉拉挑了挑眉,“你以为说在上面就能在上面?”

    “我要在上面。

    ”娜塔莉重复的说道,像是在赌气又像是耍赖。

    安吉拉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抚摸着娜塔莉的脸蛋最终点了点头:“好吧,不过,”

    话还没说话,她的嘴巴就被娜塔莉上了,一阵**蚀骨的(热rè)吻,娜塔莉带着丝线向下滑了去。嘴角、下巴、颈项,然后用嘴巴灵活的解开了衬衣扣子吻在了柔嫩的肌肤上,跟着再向下,同样用嘴巴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和拉链,娜塔莉将脑袋深深的埋了进去。

    (诱yòu)人的呻吟顿时响了起来。

    嗯”今天只有力刀,明天又是新的一个月,争取每天能更刃。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