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人生还是有那么一点美好的

    “请听我说。安吉拉小姐。朱这个角色是从你寺中心没人比你更了解她的(性xìng)格以及想要表达的东西;其次,坦率的说,你完全不像是个万的女孩,只要稍微让化妆师花些功夫不会和侣岁有太大的差别一这不是恭维;最后,那些兼任导演和演员的人的确是特例,但是你不也是特例吗?甚至还是特例的象征!再说你曾不止一次和帕西诺先生演过父女,所以我认为你出演这个角色是非常合适的!”

    在回去的路上,安吉拉一直在想着麦金利最后的话语,说实话她还真有些心动,因为这个剧本所描述的故事有着自己的影子。这是个关于父亲和女儿的故事,以父亲的视角讲述两代人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咋看之下似乎和许多描述家庭、亲(情qíng)的电影相仿所以麦金利才会暗指剧(情qíng)有些俗(套tào)。

    不过安吉拉相信一旦制作成电影绝对会变得不一样,这个故事实际上几年前就已经有了雏形,可直到斩断过去好容易振作起来后,和父亲谈过心回想父母,尤其是父亲为自己做的种种后才将动笔的念头变作现实。当然,作为一个写过许多出色剧本的编剧哪怕那些剧本都是复制的一她在其中加了许多东西。然后将自己对父亲的感(情qíng)放在最深处。所以当麦金利举出那么多有利条件劝说她出演女儿这个角色的时候。安吉拉真的非常动心。

    可问题在于就如她说的那样,她不喜欢又做演员又做导演因为那样很容易让人分心,而这个剧本这部电影将是真真正正的完全属于她的作品,她必须要把它尽量做得完美些。

    是的,这是完全属于她的作品,从构思到大纲再到(情qíng)节没有任何“借用”的地方。既然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的既然已经切断了过去,那么也就不需要再复制下去,那么也该有属于自己的作品了。所以即使这个角色非常适合自己,可她依然将这个选择放到了最后,安吉拉不想因为分心而导致失败。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安吉拉看着车窗外每的街景摇了摇头。反正还早,先把精力放到演唱会上面来吧,再说自己心里毛经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虽然契合度达不到她所需要的舰,可相对来说已经最好的了,只是”,

    安吉拉不由露出个苦笑,有些烦躁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坦率的说,她现在既期望能见到她又害怕见到她,期望是因为离开夏威夷几个月了她都没来见自己,害怕是现在即已经被那些毫无同(情qíng)心的家伙蹂躏得够凄惨的了,要是她也,”自己可以买块豆真撞死了。

    “有个好消息要通知你。”就在安吉拉魂不守舍的想着问题的时候。莉莉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将她吓了一跳。

    “好消息?”安吉拉看着坐在自己旁边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qíng)的艾莉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她这才想起对方刚才一直拿着甚话。

    “是的”艾莉姨眯起眼睛点了点头,“相信你知道具体内容之后,一定会出比刚才在会议室里的时候更大的声音。”

    “好了,能不能不说这个?!”安吉拉有些头疼的说道。

    好吧,在会议室里尖叫确实有些丢脸,因为声音实在太大了,大到连会议室的门都挡不住。等安吉拉出来后,那些来来往往的职员们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她,而当他们的知安吉拉尖叫的原因后,眼中的诡异顿时变得更多了。

    见鬼,我根本不是因为万岁才失态的!安吉拉在心里不平的叫道。她会失态是因为现自己算上前世居然已经((荡dàng)dàng)岁了!好吧,这也不需要什么大惊小怪,再说自己已经和前世割裂开来了。可是只要一想到有着巫年阅历的自己,到现在依然在某些方面还想个孩子仿佛没有长大过。而且最近一直饱受几个“小鬼”的蹂躏,心里的“悲苦”就无从泄。所以才会有了那种敏感的反应。

    “好吧,那就不说这咋艾莉姨难道的没有借机对她大肆嘲讽。耸了耸肩后宣布式的说道:“这是个好消息,她从纽约过来了。”“谁从纽约安吉拉才出了几个词就怔住了,面前艾莉捷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

    “怎么?你好像看到鬼了?”娜塔箭抱着双臂站在客厅里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吉拉。

    “当然!”怔怔看了她好半晌的安吉拉忽然咬牙切齿的这么说了一句。“从夏威夷回来后你一声不吭的就跑回了纽约,然后几个月都不过来见我一面,难道从纽约到伦敦或者洛衫矾就那么困难?!我有时候忍不住会想,如果这介,时候不是还有电话、电邮什么的,是不是你就会把我完全抛在脑后从此不理不问?”

    “嘿,怎么回事?怨气这么大?”面对这一通文化娜塔莉不由愣了下。显然没料到安吉拉会有这样的态度。不等她继续说下去,对方上前抱了她跟着将她抗了起来往楼上走去。

    “见鬼,你在做什么!”娜塔莉又羞又气的叫道,可惜换来却是在(屁pì)股上的重重两巴掌。

    周围的人全都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qíng)。无论艾莉捷、安妮还是保镖、佣人。尤其是几个佣人,虽然在这具工作了这么久她们多少都猜到了一点,可还是头次看见安吉拉如此嚣张的毫不掩饰的表现出自己的(性xìng)取向。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被安吉拉重重扔在了(床chuáng)上的娜塔莉有些生气的说道。她在腰肢和(屁pì)股上搓*揉了几把,被抗上的时候对方的手没少乱摸。

    “当然,不就是把我的(情qíng)人抗了上来吗?有什么问题?”单腿跪在(床chuáng)上居高临下用压迫的眼神看着娜塔莉的安吉拉,脸上飞快闪过一丝兴奋。甚至还不由自主的用小舌头((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角。刚才那豁出去的试探让她的忧虑一扫而空。

    娜塔莉明显感到了什么当即往后面缩了缩,(身shēn)体也蜷缩起来,一丝怯怯的光芒从眼中一闪即逝,但她随即(挺tǐng)了(挺tǐng)(胸xiōng)膛,似乎正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想要让自己振作:“我想我们还是坐起来再说吧,这样”似有些不太好。”

    “有什么不太好?”安”胁沫起眼睛带着冷笑,呼吸也微微变得急促起。

    娜塔莉不由变了脸色可没等她起(身shēn),嘴巴就被堵了结实,安吉拉轻而易举的撬开了她毫无防备的牙关。这可是几年来两人第一次正式的接吻,巨大的(热rè)(情qíng)毫无征兆的爆了出来,安吉拉一次又一次的吭吸、轻咬、纠缠,仿佛想要将这几天这几年的失去的东西一次(性xìng)的补偿回来。网开始娜塔莉还挣扎着想要把她推开,可随着安吉拉的深入无力的抵抗很快变成了(热rè)烈的迎合。

    她们就这样在(床chuáng)上(热rè)烈的拥的吻着,良久良久之后才气喘吁吁的带着一丝银线分开。

    “哦,我真想你”安吉拉一边说着一边用琼鼻在对方的脸蛋上轻轻蹭着。

    “就是”这样想的?”软在(床chuáng)上的娜塔莉有气无力的说道。

    安吉拉不由轻笑了起来:“刚才你好像比我还(热rè)(情qíng),你的腿现在都还没放下。”

    娜塔莉这才现自己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夹在了安吉拉的腰肢上,她的脸蛋红了红想要赶紧放下,可动了两下却没有拿开。

    “舍不得了?”觉察到动作的安吉拉调笑的问道,伸出舌头将她嘴角的银线((舔tiǎn)tiǎn)了去。

    娜塔莉支吾了两声好容易稳定(情qíng)绪想要说话,可还没开口就出了一声惊呼,因为安吉拉的双手已经毫不客气的伸到里面将她的里衣掀了起来。

    “安吉”安吉”你不觉得”你不觉得”你有些急吗,”有些慌乱的娜塔莉想要喝止。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软绵绵的,甚至她的双腿还夹得更紧了些。

    “当然急”安吉拉兴奋的喘息着,嘴唇雨点般的落在她的脸颊、粉颈、耳珠上,里面的双手更是一刻不停,“从夏威夷开始”我就期盼着这一天”可到现在”整整几个月”连面都没见”为什么我不能急,”

    “只有,两个月而已”我也有”自己的事”呼吸越来越重的娜塔莉辩解的说道,在安吉拉的(爱ài)抚下(身shēn)体已经越来越软。搭在对方(身shēn)上的双手也开始配合的游走起来。

    “我不管那些”我只知道”你现在就在面前!”就在安吉拉说话的同时,娜塔莉的上衣已经被完全录了下来,柔嫩顿时展现在了她了

    前。

    安吉拉想都没想就低头叼住了柔软。娜塔莉出一声包含**的呻吟。虽然蠢蠢(欲yù)动的**就要爆出来,可她依然还想着要奋力一搏。可惜好容易坐起(身shēn)来,安吉拉伸手轻轻一带就让她趴在了(床chuáng)上,跟着牢牢的压在了背脊上面。

    一时间,各种声音在充斥**的房间中响了起来。

    许久之后,当外面的光线变得越来越暗仿佛快被天边吞没后,房间里才平静下来。

    “安吉拉腻着声音叫着背对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女孩的名字,手指不时在她光滑的肩头、胳膊和锁骨上游走,偶尔会带着满足在她的后颈吻上一口。

    “怎么?”娜塔莉低声回答道,有些有气无力的,脸蛋和肌肤上的潮红还未消退,眼睛依然带着迷离,显然还没从之前的剧烈活动中回味过来。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可(爱ài)。”安吉拉继续腻声说道。

    “你是说,你满意了?”娜塔莉的语气里带上一丝怨气。

    “哦,别这样,亲(爱ài)的。”安吉拉哄着说道,游走的手指停下然后伸到前面把玩起娜塔莉的柔软来,“你不是也很满意吗?”

    娜塔莉扭动了下(身shēn)体没再说话。安吉拉轻笑了声加重了语气:“难道不是吗?要我描述下你刚才的模样?或者重复下你刚才喊的话语?”

    “好了!”娜塔莉带着羞意和恼火转过(身shēn)来,在安吉拉的柔软上不轻不重的捏了把。

    “呵!”安吉拉不由轻声叫了出来。看着娜塔莉的眼睛弯的如同弦月。脸蛋的笑意也更加浓厚。啧啧的两声后忽然翻(身shēn)压住了娜塔莉:“看起来,亲(爱ài)还有些没尽兴呢。”

    娜塔莉耸动着鼻子轻轻哼了声,偏过脑袋不理安吉拉。

    “这么说,你是默认了?”安吉拉挑了挑眉,一只手立即向下戈去。

    “好了,够了。”娜塔莉不得不夹紧双腿,半嗔半怨的瞪了她一眼。

    笑嘻嘻的安吉拉随即停住了手,心里不知道又多么畅快,她翻了咋,(身shēn)放松了对娜塔莉的压制,伸出手来(爱ài)怜的抚摸着对方的脸庞。

    “我(爱ài)你,”她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如此说道。

    娜塔莉抿了抿嘴唇,凑过去给了安吉拉一个吻,然后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句话这么多天对不同的对象说了多少次?”

    “嗯”安吉拉不由尴尬的挠了挠脸蛋,不过一对比这段时间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和今天的扬眉吐气。她不由厚起脸皮说道;“这不是你的提议吗?”

    “是啊,我的提议。”娜塔莉叹了口气看着安吉拉微微有些出神。半晌后她突然这么说了一句:“我后悔了,安吉。”

    “后悔?”安吉拉露出讶异的神色,“后悔提出这个建议?”

    “当然不是。”娜塔莉有些不屑的撇撇嘴,跟着支起脑袋法视着安吉拉又叹了声:“我那时,要是再冷静点再容忍点就好了。”

    “哦。”安吉拉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

    “如果我当初直接问你有没有别的女人。也许只需要和两人竞争;如果当初能再拖延几天分手,也许我根本不用竞争;可现在,我却要和个人竞争。”抚摸着安吉拉的脸蛋,娜塔莉半是埋怨半是叹息的说道。安吉拉哑然的笑了起来,她温柔的抓住了娜塔莉的手:“傻瓜。要是你再冷静点再容忍点,你就不是你了一或者你想告诉我,你没信心?”

    “你认为我像是没信心的人吗?”娜塔莉当即鼓起了眼睛。

    “好吧好吧,你有信心,所以我们再来一次怎么样?”

    “等等!安吉,等等!该死,你”你不能这样”啊!”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