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与演唱会有关的……

    江个世界卜从来不缺少那此喜欢卖弄女字的家伙。尤其婴忤沦认文字为生的人    比如记者。他们总喜欢从自己的或者说吸引眼球的角度出解读任何事(情qíng),至于事实怎样那就不用管了。安吉拉在牛津大学外的那番话在第二天见报后,立即被他们解读成两种意思。第一种自然是称赞安吉拉态度端正,大方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另一种则恰恰相反。认为她非常的傲慢,在知道了罗琳和剧组的决心却依然拖拖拉拉不肯答应从而耽误了拍摄。

    出现这种(情qíng)况的原因就不用多说了。这种消息并没有影响到哈迷们。从剧组放出定妆照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就表示这是个英明的决定。事实上很多细心的读者已经从《火焰杯》和《凤凰社》中读出了什么,毕克罗琳和安吉拉的关系摆在那里的,甚至有些里还出现了专门探讨魔法妈妈将怎么“杀掉”安吉拉一  据说下本书将会有个重要人物死掉。

    总之,一(身shēn)混合了古典和现代气质的深蓝色长袍披,散着头拿着魔杖似笑非笑的安吉拉简简单单的的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这就是莱克丝声克,剧组等她是完全值得的!”所有人都这么说。

    “值得?也许吧,但是无论如何剧组会耽误这多时间的确在我,所以我说的那番话并不为过。至于记者的挥,,他们有不挥的时候吗?再说也不是没有人支持我,就别在问我为什么要那么说了安吉拉挥舞着手中的魔杖有些大咧咧的说道,深蓝色的长袍随着动作轻舞飞扬让她看起来别有一番气质,不得不说服装设计师们干的非常出色。

    “是啊,反正事(情qíng)已经是一  这个样子,不如    大大方方的承认表现出知错能改的模样的肯定能获得不少的同(情qíng)分,真不愧是天使小姐!”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油滑的响了起来,戴着黑色假一袭黑袍的艾伦里克曼略略抬了下巴,抿着嘴唇显得有些刻薄。

    安吉拉想都没想,直接甩给他一个白眼:“好了,艾伦,现在是休息时间,你还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请不要学着他的腔调说话好吗?”

    “天使小姐显然不明白,不是每个演员都像她一样    随时可以进入状态艾伦拉了拉衣领依然故作姿态用斯内普的语气说道,周围顿时响起了低低的笑声。

    安吉拉无奈了耸了耸肩干脆的闭七了嘴巴,倒是罗琳走过来笑着打起了圆场:“如果你不学着在现实中和西弗勒斯打交道,又怎么在电影里和他打交道。”

    “冉题是我为什么要在现实中和西弗勒斯打交道?”安吉拉反驳的说道,不过扫了几眼罗琳凸起的小小腹最后摆了摆手:“好了,不说这个。随表他吧,大不了我在他恢复之前不和他说话    倒是你,乔,你完全可以不用到现场来。”

    她说着指了指她的小腹,魔法妈妈丝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别担心。亲(爱ài)的,我一直都很注意。再说,能见到天使小姐出演这部甚影。那是多么的让人激动啊。”

    看着对方那带着促狭和椰愉的笑弯的眼睛,安吉拉不由磨了磨牙齿然后高声叫道:“导演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嗯”当然。”杰罗姆比曼导演迟疑了几秒钟高声回答。

    整部电影中莱克丝的戏份并不是很多。加上电影时间只有两个小小时。所以别看拍了一大推的镜头但剪辑出来最后能有十五分钟已经很不错了。虽然这样拍摄进度却并没有快多少,因为这个角色的戏份一点都没拍,那么现在少不得今天来牛津拍大礼堂、明天在(爱ài)里维克古堡拍外景、后天又在格洛斯特教堂拍走廊。

    为此,不少在拍摄后已经拆掉的布景又得重建,而那些群众演员也得重新招募。即使这样的(情qíng)况并不多一  有些地方可以用蒙太奇手法进行弥补    可依然花了电影公司不少钱,可以说能有这样待遇的人也就安吉拉一咋。人。

    没有人提出异议,几乎在大多数人心中都已经有了“这才是天使小姐”的认知,至于少部分人”可以无视。虽然安吉拉也知道这种(情qíng)况,但她并不认为自己真的就可以这样,在牛津大学外对记者们说的那番话可不是作伪。所以每次喊了开始后她都会全(情qíng)投入的去表演。导演怎么说就怎么从不指手画脚,无论是艾伦里克曼还是理查德哈里斯爵士都对她的演技和态度赞不绝里斯爵士已经是第四次出演那布利多,虽然在拍摄第三部的时候老人生了场大病但最终还是(挺tǐng)了过来,只是相比以前(身shēn)体差了一些。

    拍摄就这么进行着,虽然稍微有些辛苦,安吉拉却并不怎么在乎,而且拍摄之余她还会抽时间过问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收不的,作安排。听取意具然后做出决定六            “※

    “好的,我知道了,我大概能明白他们在想什么”拿着电话的安吉拉对推开房车车门的家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如果他们明确表达的话一  你会知道是什么的一就先通知我,如果没有明说那就不要有别动作,只是告诉他们不行的话我们会选择香港或者台北。就这样,没有别的事(情qíng)了。好的。再见。小

    关上手机看着变暗的屏幕,安吉拉刚刚舒了口气就感到一个(娇jiāo)小小的(身shēn)体重重撞在了背上,两其胳膊从后面伸了过来搂在了她的小腹上,然后响起了咯咯的笑声。

    “夏夏,你就不能成熟些吗?”安吉拉叹了口气,拉开腰间的胳膊转过(身shēn)来在女孩的脸蛋上捏了一把,“你已经是大姑娘了。”

    “那又怎样?”夏夏嬉笑着耸了耸肩,“我才旧岁而已,难道旧岁就不能继续天真下去了?我在学校里在别的人面前已经够成熟了,就不能在你面前天真一下?”

    “天真?你哪个样子天真了?”安吉拉有些恼怒的瞪了她一眼,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想想你做了那些事(情qíng),哪一件是天真的人做得出来的?。

    “我想想,”夏夏抱起胳膊歪起脑袋望着房车车顶,然后露出个诡异的笑容:“在懵懵懂懂的(情qíng)况下被人(诱yòu)骗上(床chuáng)算不算?”

    安吉拉仿佛被噎住了似的向前伸了伸脖子,脸蛋随即染上了一层红晕。瞪着女孩目光也变得忿恨和幽怨。看她这个样子,夏夏不由肆无忌惮的咯咯大笑起来。

    “很好笑是吗?”安吉拉的双手捏成了拳头。

    “好吧好吧,不笑了。”夏夏止住笑声,弯着眼眸凑到安吉拉面前有些暧昧的用小鼻头碰了碰她的脸蛋:“那么,给我一个吻怎么样?”

    “夏夏!”安吉拉虽然咬牙切齿的低声叫道,语气里的无奈和局促也非常的明显。

    “哦,真难以想象,你会是刚才那个在外面和我对戏的,睿智而神秘的莱克丝卢克教授。”女孩扮了个鬼脸啧啧说道。

    “你也不像那个聪明好学,又有些强迫症的赫敏格兰杰。”安吉拉回瞪。

    “换咋。话题吧”夏夏嘻嘻一笑没有再说下去,偏过脑袋想了起来。“换什么好呢

    她的眼睛忽然一亮,跟着抓住了安吉拉的胳膊兴奋的问道:“对了,你刚才在和谁通话?说的什么?是不是和全球演唱会有关?”

    “嗯,没错”安吉拉想了想还是承认了下来,“等这边的拍摄结束后唱片公司就会开始正式向公众布消息,然后正式筹备也将开始

    “哇哦!太棒了,会到伦敦来吗?会吗?!会吗!”夏夏抓住她的胳膊不断的摇晃。

    “导然当然,怎么可能不到伦敦来”安吉拉笑着揉了揉了她的脑袋。“不止伦敦,还有巴黎、纽约、洛衫矾、多伦多,等等等等。”

    “对了,你刚才好像提到了香港。打算还要那里举行吗?”夏夏忽然这么问道。

    “不,香港只是备用,除了刚才提到的那座城市外,还有悉尼、东京和上海安吉拉解释的说道。“悉尼和东京那边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但是上海这边一直没谈妥,所以我才告诉他们实在不行就选择香港或者”,台北

    “为什么?”夏夏耸了耸肩,她随即又解释的说道:“我是说为什么上海那边没有谈妥?他们没有可以用于大型的演唱会的场馆吗?。

    “怎么可能”安吉拉笑了起来。“难道你认为中国还是一片蛮荒之地?。

    “那为什么没有谈妥呢?”夏夏眨了眨眼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中国的人气可是很高,而且还在上海拍摄过《拉贝(日rì)记》呢

    狡猾的小鬼。安吉拉失笑着摇了摇闹嗲,捏着手指思考了几秒钟后她才又道:“我想大概政府在这方面有些顾虑,我们选定的是上海的虹口体育场,差不多可以容纳巧万人。如果这些人因为太兴奋而惹出什么麻烦的话会很糟糕的。”

    “惹出麻烦?惹出什么麻烦?”夏夏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呢?据曾想在上海开演唱会,但是被上海政府婉拒了。据说这个就是原因之一。    。安吉拉耸了耸肩。

    真的是这样吗?肯定有这个因素,不过也绝不是全部,毕竟在他们眼里安吉拉算得上是对中国非常友好的人士之一。加上《拉贝(日rì)记》在国际上取得的巨大声誉,这个面子无论如何都要给的,不过呢”

    今天红口,嗯,就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