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新的开始与前提(4)

    “我大概是和安吉认识得最早和最久的人。大约在她四忧。我把她从街上捡回了家。那时我经常把她叫做芭比娃娃,她每次都会很生气说到这里凯特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显然这段经历让回味

    。

    但她很快苦笑着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经常忍不住会想,是不是从那时开始我就被她抓住了。虽然难以启齿但我还是得承认,当我在剑桥和蕾切尔交往的时候心中总会浮现出她稚嫩却又流露着成熟气息的脸庞。”

    “稚嫩而成熟?坦白的说,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就变得若有若无了”。凯特随即接了下去,“也许正是这种融合对我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所以当我们生关系后就此沦陷

    她看着手中的杯子,有些自嘲的耸了耸肩:“下面该谁了?。

    “那么是我了”。杰西卡轻轻笑了笑,然后长长出了口气;“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对安吉产生感觉的。我只知道,我永远记得网到圣约翰小学的那咋小下午,当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她走了过来,虽然背着光,但我依然能看清她脸上的笑容。“嗨,你好吗”她这样说道。眼睛又大又亮,我不冉自主的握住了她递过来的手。当我选择离开安吉的时候,当我一个人陷入孤独和黑暗的时候,都是靠这回忆撑过去的。”

    虽然声音有些小小的哽咽,但杰西卡马上调整了过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被她牢牢的吸引住了,那时我并没有想太多,觉得这样整天和安吉在一起就是最快乐的事(情qíng)。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直到我开始在意她和别的女孩做出亲密动作,开始想要在嬉戏的时候吻她。我感到害怕,害怕她会讨厌我,害怕我会失去她。但同样让我很难受,有感觉却又不能说出口。终于,我选择在安吉 6岁的生(日rì)派对上向她告白。甚至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她讨厌我,我以后都不会再和她见面,然而那天晚上却得到了我奢望已经的答案,那应该是”我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

    一席话娓娓道来,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坦率的说,几天相处下来大家都对这个温柔的女孩子有着相当的好感,无论是比较亲密的琳赛、艾薇儿还是有所了解的凯特、娜塔莉、斯嘉丽又或者相对陌生的凯拉、丽芙。

    “好吧,我来说说我的。”琳赛开口打破这奇怪的沉默,她大咧咧的挥了挥手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了起来:“我和安吉的认识非常具有戏剧(性xìng),这点杰西可以作证。说实话,我对她的感(情qíng)很复杂,有时候像是妹妹(爱ài)着姐姐,有时候又像(情qíng)人(爱ài)着(情qíng)人,但不管怎么说,我(爱ài)她!有时候我甚至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如果我没有遇见她,我的生活也许不会是这个样子。她以为她为我的做的那些事(情qíng)很保密。其实我全知道。”

    “真的知道吗?”艾薇儿忽然这么问了句。

    “嗯,,好吧,过了很久才知道的。”琳赛撇撇嘴,老实的说道。“总之,我只想在她(身shēn)边,无论以什么(身shēn)份。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和你们抢什么

    这话说出来后,所有人的脸色  包括刚刚还在开她玩笑的艾薇儿一  都不由起了些许变化,还好琳赛弓上转移了话题:“好了,接下来是谁?”

    “我来吧”艾薇儿放下了杯子。“我和安吉的相识算得上是巧合。那是在尼亚加拉瀑布旅游的时候。她借流浪歌手的吉他唱了非常好听的歌,于是带着好奇心上前和她交谈,在她离开前我们交换了地址并约定会给对方写信,后来等她的四型后,我才知道她是那个神秘的驯小姐。

    那时可真是激动,写了很多希望她到加拿大来的信件,虽然安吉在信上答应了无数次却从来没有来过,直到我快绝望的时候她却出现在了我家里,那是呕年的新年,而且至今记忆犹新。”

    说到这里她忽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就那么掉入了她的魔掌。说起来,真的非常奇怪,她到我家来的时候我们就在一张(床chuáng)上睡过,以后也没少这样同(床chuáng)共枕,可我从来没对安吉有过别的想法,而安吉也从未对我有过什么动作。可在那天之后,就是    。    她忽然恨恨的瞪了琳赛一眼,后者随即对她做了个鬼脸。

    “就是从琳赛的派对回来的那晚。因为某人那该死的饮料,我们生了关系,从此一安不可收拾”艾薇儿有些闷闷的说道,“我完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好像突然就

    “突然就爆了出来?,小丽芙接过话头,“这很正常,不知不觉中就被她所吸引,就像着了迷似的。当你想要结束的时候一旦遇见她立即就会把这个决定抛在脑后

    丽芙说着撇了撇嘴:“我是在为安吉 安吉拍刚的时候和她认识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影响了我。但从那以后我确实开始对女(性xìng)有了感觉。我的母亲以及家里的长辈都很真容,所以我在这方面也没什么顾忌,虽然有过几次同(性xìng)的感(情qíng)但总觉得缺少什么,臣引着注意力放到了,一一她(身shēn)拍摄《魔戒》的时候我俗荆可白了。她拒绝了却又不说明原因,所以我用了个小伎俩,把她骗到了野外的湖泊然后(诱yòu)惑了她    那是我最好的体验。”

    说到这里丽芙露出了个小小的的意。而周围的其他人则表(情qíng)各异,娜塔莉和凯拉不约而同的磨了磨牙,凯特轻轻冷哼了声,杰西卡和斯嘉丽都气恼的咬住了嘴唇,艾薇儿抿着唇线露出惊讶的目光,只有琳赛毫不掩饰的羡慕的张大了嘴巴。

    “可即使这样,她依然遮遮掩掩不肯明说,许久之后才告诉我,她已经有(情qíng)人了。我问她是谁,我不介意。我可以公平竞争,可她始终不开口。”丽芙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就是这样,否则的话事(情qíng)早就解决了。”斯嘉丽喃喃的这么说了一句,而凯特、杰西卡和娜塔莉则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出对方这一瞬间流露出来的酸甜苦辣。

    “几次无果后,我决定忘掉安吉儿一  安吉,但是每当我快要做到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我就会功亏一篑,于是纠缠至今。”丽芙闷闷的说着,端起杯子饮了一大口。

    几秒钟后,其他人不约而同看向还没有说话的两个女人,她们对视了一眼后凯拉清了清嗓子:“接下来换我吧。”

    顿了顿又扫了一眼娜塔荷后。她才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我想,一切都要从那个吻开始,在《幽灵的威胁》的片场,我被当做别人时的那个吻。”

    其他人不由自主的都看向了娜塔莉,她们对凯拉的(情qíng)况多少都有些了解,而娜塔莉低垂眼睑的饮着手中的香槟,看不出她有什么别的表(情qíng)。

    “这样说或许很奇怪甚至很可笑。但直觉告诉我一切就是从这里开始。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意外但事(情qíng)就这么生了,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开始编织起大网  虽然她并没有觉察 直到将我网在中央,而我不仅没有反抗反而还觉得理所当然。”凯拉双眼变得茫然起来,摇晃着手中的杯子想是在回忆又想是在自嘲。

    “当你想要挣扎开的时候,只会越陷越陷深。”斯嘉丽这时忽然接了下去,她怔怔看着手中的杯子,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似乎陷入了回忆中。    大家随即将目光投到了她(身shēn)上。

    “对安吉产生感觉应该是在咕年的夏天,在蒙大拿的《马语者》的片场,薇薇应该还记得。”斯嘉丽说着看向了艾薇儿,后者耸了耸肩。

    “那时候我正因为父母离婚而伤心,而网好到片场探班的安吉拉充当了保护者和倾听者的角色,所以”我的心就被她勾走了。”斯嘉丽的语气中虽然带着淡淡的椰愉。可嘴角却浮现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和杰西一样,那时我并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觉得能和安吉做朋友是件幸福的事(情qíng)。这样的(情qíng)况直到安吉告诉了我,她和比的关系。”斯嘉丽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娜塔莉,娜塔莉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既然已经晚了,我只选择放弃然后将这份感觉放在心底。我以为这样就足够了,但事实证明这是错的,每当她们在我面前亲(热rè)的时候,嫉妒总会撕咬着我的心。”斯嘉丽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样(日rì)复一(日rì)的积累下去让我越来越难以忍受。直到有一天遭到巨大打击而买醉的安吉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心顿时被撩拨了起来。”

    说道这里,凯特、杰西卡、娜塔莉都不由自主的再次对视了一眼。

    斯嘉丽继续说了下去:“我用尽办法想让她振作起来,但是都没有用,这个打击对她实在太了。无计可施的(情qíng)况下。我做了个决定

    虽然这个决定让我陷了进去直到现在都爬不出来,但我并不后悔。”

    她耸了耸肩膀,有些自嘲有些椰偷:“那是毫无理(性xìng)的十天,那是我第一次尝到同(性xìng)之间的美好,将所有的事(情qíng)抛在脑后不管不顾,只是索求着对方。我以为将那挤压已久的**泄出来后,一切都会回到正轨,但事实再次证明我错了,所以,”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八个女人或沉思或出神都没有再开口,仿佛八座美丽的雕像,只有外面的雨声不时传进来提醒她们,时间并没有停顿。

    “为什么?”凯拉忽然喃喃问了出来,“为什么我们都会(爱ài)上这样一个女人?”

    “是啊,这么多女人(爱ài)上同一个女人,从概率上来讲几乎不可能。”娜塔莉也轻声说道。

    “因为上帝疯了?”琳赛插了进来。

    “应该是我们疯了。”凯特耸了耸肩。

    “我们到底(爱ài)着她哪一点?”丽芙也加了进来。

    “因为她总是看不透?或者,我们很自恋?觉得她是完美女(性xìng)的典范?”斯嘉丽看向了娜塔莉。后者摊开手:“心理学解决不了所有事(情qíng)。

    “完美女(性xìng)典范?有这么懦弱的完美女(性xìng)?”凯拉嗤之以鼻。

    “还有要赖。”艾薇儿立即补充。

    “恶搞男同学算吗?”杰西卡小心问道。

    “偶尔脾气暴躁,  品特加了讲来,“虽然是小时候的事,但我不认为可以来。”

    “打(屁pì)从来不走开,也不提醒。”    “而且经常推到别人头上。”

    “泡的红茶糟透了,还总是沾沾自喜。”

    “有时候很自恋,恨不得所有人都夸奖她。”

    “有时候很自卑,仿佛随时都会被抛弃。”

    八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尽(情qíng)的数落着安吉拉的不是,到后面语气越来越激烈,大有要将她拉出来接受审判的架势。

    “花心!这是她最为可耻的地方!”

    “是的,没错,看看在座的各位,哪个没有和她上过(床chuáng)。”

    “而且现在还想和她上(床chuáng)。”

    “我敢打赌,和她上过(床chuáng)的不止我们!”

    “她是斤,混蛋!”杰西卡忽然这样叫了出来。

    众人愣了愣,马上附和了起来。

    “没错,混蛋!”

    “三介,大混蛋!”

    “级大混蛋!”

    “比混蛋还要混蛋!”

    “但是现在,我们都(爱ài)上了这个混蛋。”杰西卡忽然又这么说了一句。

    声音虽轻,每个人都听见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在说话。几秒钟后,凯特举起了杯子:“那么,让我们为这个混蛋干一杯怎么样?”

    几个女人相互对视了眼,忽然轻声笑了起来,有自嘲有椰愉有调侃也有了然,所有人都举起了杯子小碰在一起出叮的响声:“为这个混蛋干杯!”

    一起仰头将杯子里的香槟灌下去后,娜塔莉凝视着手中的杯子开了口:“我有个提议。”

    ,

    “嗯”一年时间?”安吉拉不安的捏着自己的手指,有些紧张的看着这几咋。去而复返的家伙,她们强行闯进来后成半圆形状在自己周围或坐或站,各种目光打在自己(身shēn)上。看起来好像”在审判犯人似的。

    “是的,一年时间。”娜塔莉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她,“在这一年当中,我们会同时和你约会、交往,就像以前那样    琳赛除外。她表示不需要    怎样安排你自己决定,我们不会干扰你也不会相互针,算是默认对方的存在。

    但一年之后,你必须做出决定,决定和我们当中哪一个继续展下去。当你做出决定后。其他人将自动出局,你也不可以再和出局的人再有过朋友的关系。否则的话,”

    她没说否则会怎样,但那冷冷的神(情qíng)已经说明了一切,跟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也可以不接受这个提议,不过有些事(情qíng)就会提前到积  ”

    虽然娜塔莉说到“提前到来”的时候露出一个微笑,可在安吉拉眼中这个微笑怎么看都跟狼外婆差不一秒就会把你吃掉!

    “这是,最后通蝶吗?”安吉拉小心的问道。

    “如果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娜塔莉摊开了手。

    “为,为什么?”安吉拉露出委屈的神色,“我,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在回去的路上打算向你们公布,为什么

    “准备好了一切?打算在回去的路上公布?”娜塔莉嗤之以鼻。“这样的暗示已经太多了,安吉。你认为我们还有耐心等你磨蹭?如果你真有什么要说的,那么现在说出来好了。”

    “可是”可是”安吉拉向后仰去有些紧张的抱住胳膊,她可怜兮兮的向周围看去想要向杰西卡或者丽芙或者琳赛寻求帮助,很可惜她们都装作没看见。

    可恶,这么一会儿居然就结成统一战线!安吉拉恨恨的在心里说道。

    “可是什么?可是你还没想好?”娜塔莉毫不客气的说道。

    很显然,娜塔莉是她们的头儿。从进来到现在其他人什么话都没说。安吉拉用扁着嘴巴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在心里却深深的叹了口气。

    安吉拉确实已经定好了计划怎么当着所有人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不过她并没有想着要怎么解决,她本来打算是把这个权利交给大家。现在看起来已经不用了,因为她们已经提前商量好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让她心里始终有些不好受。

    “这样是不是有些”突然?”安吉拉有些期期艾艾的说道。

    “你不是已经想好了吗?”娜塔莉((逼bī)bī)问道,眨了眨眼睛她忽然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qíng):“怎么,难道你想我们所有人都陪在你(身shēn)边 永远不离开?”

    犹豫了几秒钟,安吉拉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是的。”

    既然最开始出问题就在于不坦诚。那么现在就实话实说好了,然而事(情qíng)并没有按她想象中的展。在异口同声的一声长长的“哦”之后。所有人都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她。

    今天电脑出了点问题,耽误了下,所以更新旦次字表示补偿,另外。前天和昨天的错误已经修改了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