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新的开始与前提(3)

    吏吉拉的呼吸明显急促了此,旦然意识到众是个机儿”((舔tiǎn)tiǎn)有些干裂的嘴唇犹豫了几秒后正要说什么,可当她注意到大家的目先,后立即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不,不是,这只是个和”家庭有关的剧本。”安吉拉讪笑着这样说道。

    所有人的脸上都闪过明显的失望,娜塔莉更是无奈摇了摇头。这个笨蛋到底在想什么啊,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遮遮掩掩的,既然这样你把我们叫来是为了做什么?

    她忽然想要放弃了,到这里来完全是个错误,安吉拉并没有太多的改变而且卡足起来似乎也不打算做出改变。

    “就是你正在写的哪个?”琳赛这时指着桌上笔记本电脑问道,“可以看看吗?”

    “不,亲(爱ài)的,还只是个大纲。”安吉拉赶紧走了过去将电脑关上。

    “我记得你似乎在计划 着举办全球谊唱会呢。”艾薇儿想着说道。

    “这并不冲突,不是吗?”安吉拉耸了耸肩。

    “这么说你以为还是以电影事业为主?”斯嘉丽眨着眼睛问道。

    “嗯  ”算是吧”安吉拉用手指敲了敲脸颊,忽然就陷入了思索当中。

    “我也该有自己的作品了,也该有”自己想要拍的东西了。”她喃喃说道,虽然声音很轻还是被近在咫尺的娜塔莉捕捉到了,原本思绪有些散的她不由立即回过神来。

    “该有自己的作品?怎么,难道以前那些不是你自己的作品?”娜塔莉挑眉问道。

    “不,我的意思是”安吉拉思考了片刻才又继续说了下去:“我的意思是,我一直在寻找着值得自己做到极致的主题。”

    “做到极致的主题?”娜塔莉重复着说道,显然她被勾起了兴趣。

    “是的,那些真正明白电影的出色导演都有一个值得追寻并做到极致的主题”安吉拉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不喜欢库布里克,他的每部电影都带着对人(性xìng)的嘲讽和绝望  但我尊敬他,他的确是位大师,即使他的作品屈指可数,但没人像他那样能在任何题材上都能游刃有余。而且充分展现着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又不让人感到重复。”

    “你不是也一样吗?算算看,你已经拍了多少题材的电影了”琳赛叫了起来,对于她们这些旺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说,库布里克这个名字是非常陌生的。

    “这不一样,亲(爱ài)的”安吉拉笑着摇了摇头,“我对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一直都很模糊,有时候完全是凭着直觉在前进,如果一直这样并不是什么好事。”

    说着她看向了斯嘉丽:“曼妮,还记得我对伍迪艾伦的评价吗?”

    “当然”斯嘉丽点点头。“你说他始终在重复自己,一遍又一遍。已经到泛滥的地步。”    “是的,他完全可以将(爱ài)(情qíng)这个主题做到极致,花上几年时间好好思考和观察一定能制作出更为经典的作品,《安妮霍尔》几乎可以算是他在前期积累的集大成之作。可他偏偏要每年都制作一部电影,不断的重复重复,所以他现在已经无法突破自我了。”站在房间中央的安吉拉侃侃而谈,“我所说的极致是广义上面的。比如斯皮尔伯格一直竭力在商业和艺术之间做着平衡,卡梅隆痴迷技术已经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着大家:“有谁能告诉我,电影分哪两种吗?”

    “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这是凯拉的疑问。

    “卖座和不卖座。”这是琳赛的答案。

    “故事电影和音乐电影。”这是艾薇儿在插话。

    “不不不,都不是”安吉拉扬了扬双手,“在我看来,电影分为。导演拍给自己看的以及导演拍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大多数人看的,这两种。”

    “你是说”个人作品?”凯特想了想后这样问道。

    “不,带着强烈个人风格的作品依然可以被大多数人所追捧,这才叫个人作品。

    而某些在导演的时候只顾着自己。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完全不管别人又或者公众的感受,我想被称之为私人作品更为恰当。”安吉拉摇着脑袋说道。

    “那么你已经找到自己想要坚持的主题了?”虽然感觉房间里的气氛已经被安吉拉引导了过去,娜塔莉依然忍不住问道,因为这样的安吉拉真的”,很迷人。

    安吉拉沉默了几秒钟后,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是的。”

    “那么”娜塔莉做了几个手势,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安吉拉看向窗户外面,暴雨依然在肆虐,不时有电光划过炸雷响起,但云层边缘的那抹阳光却始终没有被吞没。

    “妥协、希望与”中庸。”她的声音很轻,但所有人都听清楚了。

    一瞬间,房间里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怔怔的看着捂着嘴吧注视着窗外的安吉拉,她们很清楚她的语气中所包含的意思。

    半晌后,娜塔莉才轻咳了声:“中庸?你是说“和稀泥。?”

    “哈,你的音很不错。而且居然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安吉拉有些讶异的轻笑了两声,不过她马上又收起了笑容:“中庸并不是完全是你所说的那个意思,从我的观点看来它更像是一种世界观的辩证法。”

    她敲了敲脑袋似乎再思考要怎么描述,然后想到什么的拿起书桌上的小本翻了几页后举了起来面向所有人:“你们知道太极吗?”

    “太”太极?”杰西卡艰难的重复着她说的词语,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

    “是的,太极,看看这个”安吉拉指着手重的图案,“这是个浑圆。而它的黑色和白色的面积是相等的,而黑色中的白色小圆和白色中的黑色小圆的面积也是相等的,在我眼里的中庸就是中间的这条曲线。”

    “你是说”斯嘉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qíng),“在看问题上做到尽可能的公正。”

    “可以这么说”安吉拉点点头,“既能看到白又能看到同等面积的黑,还能看到白中的黑,以及黑中同等面积的白。”

    “这不可能”凯特这时说道。“很多问题并没有相等的黑和白。”

    “事实上不止各种各样事(情qíng)不会这样,很多人在看问题的时候同样无法做到这点”安吉拉飞快的接了下去,她拿出笔在纸上画了好几张圆。其”云的黑煮占了二分!二个圆,而黑中的白圆又占了整个嗔判“分的三分之二;又有一张白色和黑色面积相等,黑色中没有白圆而白色中的黑圆占据了三分之一大如此等等,每张圆形都不一样。

    “就像这样”安吉拉展示着这些,随后摊开手,“所以,只能做到相对的公正。”

    “依然很困难”这次换娜塔莉开了口,“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定下了在这个圆形里进行辩证的基调。但在现实当中很多事荆良多人并不在有这个基调的前提下看问题。”

    她眯着眼睛抿着嘴唇,也不知道是故意抬扛还是真正为安吉拉分析。

    “可圆形是最完美的,不是吗?”安吉拉微笑着说道。

    “最完美的也就是最不完美的。”娜塔莉马上反驳。

    “那么你是如何做出这个结论的呢?”安吉拉同样不落下风,“你曾经感受到完美的境界过吗?如果仅仅是凭逻辑推断的话,我也可以推断出和你完全相反的结论。”

    “你想说什么?”娜塔荷却没有接招,直接转换了话题。

    不过安吉拉也没有死缠烂打。她随即耸了耸肩:“我们常说完美其实也是一种残缺,完美也是最不完美。但真的是这样吗?有多少人真的做到过完美?有多少左感受到了完美的境界?没有!但是人们千百年却一直数孜不倦的追求者完美一这其中的因素太复杂就不多说了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感到了失望。他们既不想放弃对完美的追求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于是安慰自己:完美其实也就是一种不完美。”

    安吉拉微笑着扬了扬双手:“但无论如何,人们都没有放弃对完美的追求,因为有追求就会有希望一  是的,这就是我想要坚持的主题,希望,人们明的最好的词语。无论遇见什么事,可怕的、痛苦的、无助的,也许面对现实我们必须做出妥协,可只要有希望就会有追求就会有前进的动力。太多的导演喜欢在电影中揭示人(性xìng)的丑恶,我更(情qíng)愿在故事中展露人(性xìng)美好的一面,无论多么困难多么可怕总会有希望之光!”

    房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默然无语的注视着中间微笑着安吉拉,良久之后娜塔莉舒了口气:“好吧。那么现在是不是也该有点希望之光呢?”

    “嗯,这个,”安吉拉讪讪的挠了挠脸蛋,之前的坚决神色瞬间不见了,“哦,也许马上就会有。你们看,雨已经有变小的迹象了。”

    虽然她这咋。样子显得很可(爱ài)。可在这边7个人眼里却非常可恶。娜塔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好吧,那么我就不打搅你了,你们继续吧。”

    说着她就往门口走去,其他人也在唉声叹气中起(身shēn)走了出去。

    “别担心,雨很快就会过去,时间还来得及。”在关门之前,安吉拉都还这样说道,只是那站在房间中间的模样显得特别的无辜。

    都提示了你几次了,还这么犹犹豫豫、遮遮掩掩的,难道要我们主动开口吗?走在最前面的娜塔莉闷闷的想着。她很快意识到自己虽然还在烦闷,但之前的想要放弃的念头已经不翼而飞。

    这算什么?就因为她说了两句。展现了下自己的想法,有那么点真(情qíng)流露,自己就动摇了?娜塔莉咬着嘴唇。然后那副画,那副有些泛旧的彩铅画忽然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好吧,该死的家伙,你这个魔鬼。你又赢了。娜塔莉忽然停住了脚步,闭上眼睛捏了捏拳头后转过(身shēn)来:“有谁愿意去酒吧喝一杯吗?”

    凯特和杰西卡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相互对视了眼后最先表示了同意:“好吧,一起去。”

    斯嘉丽和凯拉跟着也意识到了什么。也异口同声的答应了下来:“反正没别的事做。”

    “那就一起去好了。”艾薇儿也反应了过来,拉着琳赛和丽芙一起回答道。

    “为什么我也要去,我现在又不想喝酒?”丽芙奇怪的问道。

    “你们谈判,我就不用跟着了吧?”琳赛如此低声说道。

    “好了,既然我们都在这里,那么一起击喝杯酒也没什么,不是吗?”艾薇儿也不多说,拉着她们跟在了其他人后面。

    七个人很快来到了酒吧,等佣人们倒好了香槟离开后才三三两两的说起话来,话题不多都是些经常谈过的,比如时尚、保养又或者电影、文学之类的。

    几分钟后,娜塔莉轻咳了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然后提议般的说道:“有些事(情qíng)已经很明了了,所以”不如说说我们是怎样一  (爱ài)上她的吧。”

    低低的说话声顿时消失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却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

    “好吧,我先来。”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qíng)况的娜塔莉耸了耸肩。

    “我第一次见到安吉大约是口年的新年,坦白的说那并不是个美妙的见面。”娜塔莉说着不由想起了初次见面时,安吉拉那侵略(性xìng)的目光。

    混蛋。她在心里轻轻哼了声。继续讲述了起来:“我那时以为这只是个短暂的交集,可没想到的是几天后她就找上门来要我在电影里出演角色!我被惊呆了而且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天知道我那时在想什么一  从那时以后我们就成为了朋友。我总是对她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那时并没有觉察到。正是这种感觉让我完全不能摆脱她,即使她以画画的借口把我骗上了(床chuáng)

    “骗”这个词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可语气中却没有半点痛恨的意思,娜塔莉脸上的表(情qíng)也只是椰偷和自嘲。

    “我无法疏远她,但又觉得这是错误了,于是一直磕磕碰碰的,直到和她一起到中国旅行。那时”我见到了最为无助的安吉,虽然已经不是第一见到她这种模样,可那次是最让人心疼最让人印象深剪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无法抹去,于是我就被她栓在(身shēn)边。”娜塔莉说着饮了一口香槟,转过头来看着其他人。

    “好了,我的讲完了,该你们了。”    哦也,今天比平常多了心口字没。这段(情qíng)节也终于要过了,看起来状态正在恢复,不过不要以为马上就可以左拢右抱,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比此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