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排忧解难

    进别野的大门安吉拉就楞住了。前庭当中有两个小女后。竹蒸哈哈的跑来跑去做着游戏,一个一头的红脸蛋上有着少许的雀斑非常活泼,差不多有口、3岁的样子;另一个一头金飨色的短(肉ròu)嘟嘟得十分可(爱ài),看起来应该有6岁左右。

    “艾丽?”安吉拉试着叫了一声,谁知道两个女孩同时回头着来:“谁叫我?”

    这异口同声的询问让安吉拉楞了好几秒钟,在注意到红女孩皱起眉头后才赶紧摘下墨镜和宽檐帽甩了甩一头的金露出微笑:“嗨,艾丽,你好吗?”

    “安吉?!”红女孩惊讶的叫了出来,跟着欢笑着冲了过来扑进了她的怀里,“真没想到会再这里见到你。我太高兴了。”

    “好了,亲(爱ài)的,你还是这么(热rè)(情qíng)安吉拉笑着抱住了对方,连退了几步才算站稳。

    “那是因为好久没见到你了嘛艾丽撒(娇jiāo)的环住安吉拉的腰肢摇了摇,跟着又变得不高兴起来:“你已经好久没来看我,还有姐姐

    安吉拉不由有些啼笑皆非,你变起脸来还真是快呢。

    “那是因为我有事(情qíng)要忙,现在不是过来了吗?”亲昵的在她脑袋上按了按后,看着有些局促的站在旁边的小女孩,安吉拉忙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还没有介绍你的朋友呢

    “对了,这是我的朋友艾丽,艾丽范宁。”艾丽恍然大悟的将小小女孩拉了过来。

    “你好,艾丽安吉拉伸出手来和小女孩握了握,难怪刚才叫艾丽的时候她们两个都在回答,不过根据红艾丽的音似乎在拼写上有区别。

    “你好,你,真的是安吉拉梅森吗?。小女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边握着手一边用惊喜和怀疑的自光上下打量着安吉拉。不等安吉拉回答,红的艾丽抢先用调侃的语气问:“怎么。你姐姐可是经常在你面前说起过安吉,而且光是以安吉为形象的芭比娃娃你就有一大堆。现在真人出现在你面前了,怎么反而变得胆怯起来了

    说着她又故意凑到安吉拉面前压低声音:“只要她姐姐不在家,她就会天天抱着芭比娃娃睡觉,否则的话就会睡不着觉得不舒服。”

    虽说是压低了声音,可旁边的小女孩还是听得清清楚楚,(肉ròu)嘟嘟的脸蛋顿时涨得通红,一脸**被揭穿的恼怒,挥起拳头向艾丽打去:“我才没有呢!”

    艾丽咯咯笑着绕着安吉拉躲避了起来。恼羞成怒的小女孩跟着追打起来。被拉扯得(身shēn)体摇晃的安吉拉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干脆直接抓住两人的领口带到两边稳住:“好了你们两个,现在给我安静点”。

    虽然红的艾丽不时对着榨的艾丽扮着鬼脸,而金的艾丽依然气呼呼的瞪着红的艾丽,两人还是听话的停了下来。

    “嗯,那么,艾丽”我是说你,你的,”安吉拉本来打算问问金的艾丽“你姐姐是谁”的,可她忽然想到红的艾丽之前叫她艾丽范宁,安吉拉熟悉的人当中姓范宁的女孩只有一个,如果拼写没错的话,,

    “你是达科塔的妹妹?。安吉拉试探的问道。

    “是的是的金艾丽兴奋的点起头来,仿佛在为自己的姐姐自豪。

    虽然解决了一咋。问题,但是更多的问题又冒了出来,达科塔的妹妹怎么会和琳赛的妹妹在一起玩?百思不得其解的安吉拉看向了红的艾丽:“艾丽,你姐姐怎么会”嗯,我是说她在家吗?达科塔是不是也在这里?”

    “是的,我好久没看见艾丽了,特意让姐姐拜托达科塔过来的时候带上她艾丽点了点头,跟着露出不满的神色:“不过她们好像要讨论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把我们赶了出来。”

    “讨论重要的事?是什么事?”安吉拉扬了扬眉,听起来似乎琳赛和达科特似乎已经是很要好的朋友了,为什么自己却一点都不知(情qíng)?

    “不知道,好像是电影方面的。”艾丽耸了耸肩,另一边的艾莉(以后琳赛的妹妹叫艾丽,达科塔的妹妹叫艾莉,这样方便分辨)补充道:“是姐姐的新电影

    “新电影?。安吉拉的贝齿在嘴唇上磨了磨,好吧又多了一件自己不知道的事(情qíng)。当然,她和达科塔的关系还没达到和琳赛那样的亲密,所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相比之下琳赛这个家伙实在不怎么地道。

    “那么我先进去看看,你们在这里再呆一会儿好吗?”安吉拉思考了几秒钟后如此问道。在两个女孩答应之后,她大步走到了别墅的门边,举手正要敲门但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放了下来,伸手抓着门把手略略扭了扭。

    很好。

    安吉拉满意的点了点头,尽可能的用最小的幅度慢慢扭过门把手,然后轻轻推门而近。刚探出头她随即又愣住了,客厅里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彼此都抱着双臂抿着嘴唇看着对方。空气中有一种剑拔弩张的味道。

    “看起来,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了安吉拉打趣的说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但看清楚来人后马上又变成了惊喜。不过琳赛随即想要做出不高兴的模样,可之前流露出来的惊喜却又收不回去,于是脸上的表(情qíng)变得非常古怪;而达科塔则没考虑那么多,蹦跳着来到安吉拉的(身shēn)边给了个大大的拥抱。

    “看看,看看,有些人连客人都不如”。安吉拉抱了抱达科塔斜着眼睛看着琳赛啧啧说道,“显然,她并不欢迎我到这里来。”

    “我只是在想,你怎么想到到我这里来?”琳赛抱着双臂看着她轻哼了声。

    “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某些什人明明什么都不懂,却偏偏要不知所谓的和别人联合起来捉弄我,结果差点就让事(情qíng)失控。”安吉拉哼得比她重多了。

    “失控?出什么事宾!”琳赛急忙问道,心里的紧张全写在脸上,“莉莉也告诉我出了点问题”可后来她又说你好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看她满脸焦急想过来又不敢过来的模样,原本还想挤兑她几句的安吉拉最终只是摇了摇头:“算了。都已经过去了,还好

    “真”真的?”琳赛咬着嘴唇双手捏在一起“莉莉要我配合的时候,我只是想

    “好了,琳赛”安吉拉竖起手来阻止了她的说话,“我知道你其实是想帮我,从你特意到伦敦来找我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我那时钻进了牛角尖而你用的方法也不妥当。”

    虽然你想帮我,但是好心办坏事的事(情qíng)你也做了不少。当然,这句话安吉拉并没有说出口。琳赛咧了咧嘴巴还想要说什么,旁边的达科塔插了进来:“你们在猜谜语吗?”

    “对了,安吉,你来得正好,帮我劝劝她好吗?”琳赛这时想到了什么赶紧说道。

    “劝劝她?”安吉拉看着琳赛眨了眨眼睛,然后把目光转到旁边的达科塔(身shēn)上。

    “我说过了这是我的事(情qíng),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达科塔顿时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得了吧,达科塔,你要饰演的是一个遭到侵犯的口岁的女孩!”琳赛有些恼火的挥了挥手。

    “那只是电影,如果以为电影里是什么样拍摄中就是什么样,那无疑是非常愚蠢的。”达科塔抱起双臂冲着琳赛重重的哼了声。

    “可问题在于有些人偏偏不这么认为!他们才不会管那么多,他们只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一个不小心你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影象就会毁于一旦。”琳赛气呼呼的说道。

    看着这两个像冤家一样吵着嘴的家伙,大感有趣的安吉拉忽然有种想笑的感觉,她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不过琳赛在争辩中明显处于下风,虽然她不是笨蛋可相对要单纯得多,达科塔在某些方面要比她更成熟些。

    “好了,等等,先坐下等我了解下大体(情qíng)况好吗?”安吉拉举起双手说道。

    两个女孩气呼呼的相互瞪了几秒后才对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随即坐了下来,在琳赛的描述中安吉拉很快明白的事(情qíng)始末,简单的说就是有部独立电影邀请达科塔出演女主角,电影内容讲的是一个出生在贫穷家庭的早熟的,来逃避家庭的不幸与生活的压力给自己带来的不良影响,在经历了许多痛苦后终于拯救了自我的故事,而电影名正是《猎犬》。

    故事本(身shēn)没有问题,但其中一个(情qíng)节却涉及到强*(奸jiān)幼童。猫王要到小镇来开演唱会小女孩想要得到演唱会的门票于是为一个小青年唱歌跳舞,但换回来的却是小青年对她的侵犯。导演希望达科塔能全程演出,而琳赛反对的就是这个。

    “先,达科塔之前的话并没有错,这只是电影,屏幕上看到的和拍摄中的并不一样,我相信卡姆普梅尔女士也不敢在拍摄中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里关于“色*(情qíng),的条款。”沉吟片刻后安吉拉如此说道。然后在琳赛辩驳之前举起了手。

    “但琳赛的担心也不是无的放矢,达科塔,我想想问问,你认为这部电影拍摄出来后,公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安吉拉说着将脑袋转向了达科塔。“他们肯定会觉得很糟糕会大肆的抨击,抓住强*(奸jiān)幼童的内容大做文章”达科塔一口答了出来,但她随即又辩解道:“但我相信当他们看了电影后会理解的。

    “很好,很显然你在这方面有所思考,不过还远远不够!”安吉拉紧盯她的双眸,“让我告诉你公众会有什么反应,达科塔。先,这部电影会上头版,不过不是因为电影所关注的一个女孩的自我拯救而是因为其中有强*(奸jiān)幼女的镜头;其次。公众的攻许将远远过你的想象,从剧组到导演到演员都会遭到前所未有的猛烈抨击,甚至会涉及到你的家人,各个公益组织也会要求法院对剧组进行调查。最后,这部电影将会难产,即使在跌跌撞撞中上映了,也不会得到太多的好评,至于票房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紧皱眉头的达科塔还想要说什么,安吉拉第一时间举手制止了她。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达科塔,但是你耍明白,剧本和电影是两回事,文字给人的感觉和画面、台词以及配乐综合起来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同的。回到之前的关于公众反应的话题上,一旦质疑声形成了规模行政机构必然要进行干预,而卡婶普梅尔女士也必然要做出妥协,最后电影会不停的改来改去。对于独立电影来说在外界的干预中不断修改是最为致命的,所以最后必然在指责声中沉寂下去。”安吉拉说道这里双手一摊,“我想以我的经历是有资格做出这种判断的。”

    达科塔咬住了嘴唇沉默了下去,毕竟安吉拉从提名最佳导演开始就一直围绕着种种争议,她对公众有着绝对足够的了解。

    “其实,我大致能猜到你在想什么,达科塔”安吉拉这时又开了口,“我不想对此做出评判,毕竟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但是在我看来循序渐进永远是最好的方法。”

    达科塔的脸蛋顿时红了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满脸都是心思被拆穿了的尴尬。不过琳赛则带着莫名其妙问道:“你在说什么啊,安吉?”

    “你不会自己思考吗?或者你认为长在肩膀上的不是脑袋。”安吉拉瞪了她一眼。

    “我懒得去思考嘛。”琳赛有些无赖的说道。

    “那么你是建议我不要出演了?”达科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咋小决定应该由你自己做,亲(爱ài)的,我只是将得失摆了出来”安吉拉摇了摇头,“虽然我没有看剧本,但是我相信以你早熟的心理以及出色的演技绝对能在其中再次备受瞩目,这会是场精彩的演出。但是,除了这个你什么都得不到。”

    达科塔开始了沉思,琳赛在旁边半懂不懂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吉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介”忽然笑了起来:“对了,琳赛,你们是什么时候成为朋友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