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还算顺利

    我们到了,“小克特的声普在车甲响起,将兆司,小蛋吉拉唤了回来,她这才注意到汽车已经停在了街边,外面就是自己的目的地。

    “外面有记者吗?”安吉拉一边戴墨镜一边问道。

    “目前没有巴克特小心的观察了下四周,随即又补充了句:“有蹦的把握

    “足够了安吉拉说着稍微化了下装,下车往大厦走去。对于巴克特的判断她还是很放心的,不仅因为巴克特已经在她(身shēn)边差不多快十年,已经总结出一(套tào)探查狗仔的行踪的方式,还因为她自信没人觉察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纽约    这就是有私人飞机的好处。

    深吸了口气,安吉拉按住头上的帽子低调的走进了大厦,和管理员交谈了几句后随即进了电梯。很快来到要去的楼层,走到房间门口看了看左右又深吸了口气才按响门铃。

    “嗨,安吉,你来了!,小开门的女(性xìng)露出了惊喜的目光,她张开双臂似乎想要给安吉拉一个拥抱,但随即想到什么又变得犹豫起来,结果双臂停在空中显得有些进退失据。

    安吉拉当即主动伸手抱住了对方,化解这份尴尬:“嗨,丽芙,见到你真高兴

    “好了,快进来吧在心里松了口气的丽芙着将安吉拉迎进门来,“自从接到你的电话,我把下午的事(情qíng)全推了,一直在算着你什么时候会出现

    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抱住安吉拉后抱得有多么紧。

    “真的吗,哇哦,那真是太荣幸了安吉拉笑嘻嘻的妾到了沙上。

    “要喝点什么吗?”丽芙往厨房走去。

    “真让人失望,我以为你还记得我喜欢喝什么。”安吉拉不由撇了撇嘴。

    “谁让你许久都不来看我丽芙从门后伸出头来扮了个鬼脸,跟着很快端着两杯滚(热rè)的咖啡走了出来,郁郁的浓香老远就在刺激安吉拉的嗅觉了。

    “闻起来(挺tǐng)不错,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安吉拉接了过来小小的呻了一口,双眼跟着放起光来:“真棒,你什么时候学会煮咖啡的。”

    “我一直都会煮,你又不是不知道丽芙不满的说道。

    “可一直煮不好,不是吗?”安吉拉的语气中带上了调侃,漂亮的眸子也弯了起来。    “嘿嘿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丽芙当即开始了反驳。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从咖啡到衣着到时尚再到最近的种种以及以前的那些往事等等想到什么就聊什么,而且每个话题都能聊得兴致勃勃的,每每说到有趣的地方都会哈哈大笑。两人是如此的亲密,就好像从来没有过隔阂。

    而随着聊的内容越来越多,丽芙最开始的镇静被一点一点的消磨掉了。又开始犯起了特有的小迷糊。安吉拉当即抓住机会给她下了许多(套tào),在语言上好好作弄了她一番。气恼的丽芙在口头上占不到便宜,忍不住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我不认为这样做很蠢,这应该丽芙说到一半忽然怔住了,跟着露出小女儿家才有的愤恨:“等等,你刚才是在说我是笨蛋?!”

    “嘿。别诬陷我,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安吉拉第一时间举起双手。

    “是吗,你刚才明明是在说我蠢。”丽芙气鼓鼓的瞪着她,“别想狡辩”。

    “我哪里狡辩了,明明是你在不讲理安吉拉虽然露出了委屈的神色,可那翠绿的眸子里喜着满满的笑意。

    “你!”丽芙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最终没能忍住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打闹的声音顿时又在房间里响了起来,而且比起之前更加激烈,丽芙似乎把所有不满都泄了出来。于是一个不小心,两人扑通一声双双从沙上摔了下去。

    “该死的,你就不轻点吗?”安吉拉从地上坐起来后按着腰抱怨的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同样坐在地上的丽芙捂着额头不甘示弱的进行回击。

    说着两人转过头就要再次针锋相对,结果因为转得太急两颗脑袋阵的撞在了一起。

    “你故意的!”两个吃痛捂住脑袋的家伙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愣了愣,两人随即凑到一起几乎是脸贴脸的狠狠瞪着对方,似乎想用气势让对方屈服。网开始两人还是那种互不相让的表(情qíng),可随着对持时间的延长,彼此之间的氛围逐渐变得微妙起来。尤其是丽芙,湛蓝的眸子凝视着安吉拉,目光变得越来越柔和,虽然还带着一点点迷茫和抗拒,但(身shēn)体却不由自主的慢慢的向安吉拉靠了过去。

    安吉拉微微动了动嘴唇,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丽芙靠过来。然而就在丽芙的开下…触在安吉拉的鼻尖时。她忽然醒悟丫讨来,呼的直起一不旧过头掠着额前的丝不敢再看安吉拉。

    而下意识往前靠了靠却扑了个空的安吉拉也醒悟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鼻子,看着背向自己的丽芙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你”时我还有感觉,是吗?”安吉拉轻声问道,同时靠过来贴在了丽芙的背上。

    丽芙的(身shēn)体微微一颤却并没有推开她,半晌后才有些软弱的轻声说道道:“安吉,别这样好吗,这样,,这样,只会让我”,以及让你和你的

    “对不起安吉拉打断了她的说话,从后面伸手搂住了丽芙的小小腹。

    “安吉?”丽芙有些惶然的抓住她的手,脸上充满了矛盾和不舍,语气也变得苦涩起来,“为什么总是这样?为什么总在我以为可以忘记你的时候,你却出现在眼前?”

    “我不想多说什么,丽芙,我只想向你道歉。”安吉拉放开手将丽芙的脑袋扳了过来,看着她湛蓝的眸子认真的说道,“在你当初向我告白的时候我就应该坚决的拒绝你,可惜我的犹豫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混乱。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时你有感觉,但这绝对不能成为我伤害你的借口。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丽芙怔怔的看着安吉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其实今天过来最主要的就是对你说这番话安吉拉温柔笑了笑,“接下来我有个重要的安排,我希望出邀请的时候你不要拒绝,那样  ,也许能解决我们目前这种混乱的(情qíng)况

    说着她凑了过来轻轻挨了挨丽芙的嘴唇,然后起(身shēn)往门口走去,直到安吉拉关上门,丽芙依然跪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她。    重新回到车里后,安吉拉捧住了自己的脸蛋深深吸了口气后才又抬了起来,看着外面开始移动了景色松口气般的翘了翘嘴角然后起呆来。这里已经处置妥当了,接下来就是”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很恨我。

    想到这里安吉拉不由自嘲的笑了笑,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当然,能不能挽回和去不去挽回是两码事,一切看上帝怎么安排了。将这件事暂时放下后,她的精力随即又转移到另一件上面来了,苦笑跟着从嘴角浮现出来。

    老实说,当外公从嘴角说出“和你的女朋友。的时候,安吉拉着实吓了一跳。她网开始还装聋作哑的仿佛不知道外公在说什么,但随即就在老人的注视中败下阵来。

    “威廉是个白痴,大着嘴巴到处乱说也不怕小报做文章。”安吉拉低声咕哝了句。

    刚开始的时候她曾失望的以为是妈妈告诉外公的,试探了几次外公才表示是从王子(殿diàn)下那里知道的。安吉拉知道这却并不代表是威廉直接告诉他的,很有可能是威廉在女王那里露了口风,然后女王用某种方式通知了外公。

    虽然证实不是妈妈未经她同意就告诉外公后让安吉拉松了口气,但面对外公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老人虽然只是问了她一些旁枝末节的问题,可神色中的那一抹失望还是安吉拉捕捉到了。想想也是,作为在两边家庭里都是最受长辈疼(爱ài)的孩子,都是小公主都是掌上明珠,又有着出色的让人骄傲的成就和偌大的(身shēn)家,现在突然被告知是个同(性xìng)恋,换谁恐怕一时间都无法接受,更何况外公是个将传统看得很重的人。

    不过安吉拉也没办法,有些事(情qíng)是无法改变的。所幸,整个谈话中除了被安吉拉所捕捉到了那丝失望外外公始终保持着平静,外公似乎应该是知道了一段时间,而且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因为母亲在知道后都小小的吃了惊。

    “我很抱歉,外公安吉拉在结束谈话后这样说道,她清楚老人应该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只是以后会生什么她却猜不到。至少,在告诉母亲这件事后,母亲特意和外公谈了谈却并没有告诉安吉拉谈了什么,只是告诉她别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安吉拉闷闷的想着。虽然在这件事上她绝对不会做出妥协,但要是因此和外公疏远的话也是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qíng)。而且,爷爷这边要怎么办?也不可能隐瞒一辈子啊。

    想到这里安吉拉忽然觉得头有点疼,就在这时汽车忽然停了下来,看了看外面的公寓大楼,她深吸了口气收敛了心神。

    还是先把这里处理好了再说吧。

    抱歉,今天又只有红。卓,有时候啊,算了,不找借口了,爬走”一定努力把前天的补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