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复杂

    “该死的家伙。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做什么吗。”安咎拟,此韦急败坏的在走廊的,字路口来回走着。“如果不是考虑到别的什么,我早就…”

    “你要是想做什么,那就做好了。”对于她的威胁艾莉捷是如此回答的,而且还故意装出的随便你做什么都可以的模样,每每想到这个。安吉拉就恨得牙痒痒的。

    “不能让她这么嚣张,必须想个办法好好敲打一下,(身shēn)为助理居然这个态度”转悠着的安吉拉碎碎念着,完全忘了艾莉捷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这时,一阵说话声从附近传了过来,吓了跳的安吉拉赶紧躲到了一株观赏(性xìng)植物的后面。直到两个侍者说笑着从另一头走过后,紧张兮兮的她才松了口气般的站了出来。

    她不由自嘲的笑了笑,要是被人看到天使小姐在这边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又做贼似的躲在一边不敢见人,爆料出去的话上帝知道会被小报炒成什么样。

    被这么一打岔,安吉拉总算收敛了下心神,然后看着走廊里不远处的两扇门在心里哀叹了声。自己之所以在这里进退失据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就是因为这两扇对着的门,到底是先进左边的 旧6号好呢?还是先进右边的。号好?

    一想到这里,安吉拉就忍不住一阵头疼。又在心里开始埋怨了起来:莉莉那个混蛋,要自作主张的安排的话那也安排得好点不行吗?非要把她们三个一起弄来,这让自己,,

    安吉?你在这里做什么?”一只手忽然搭在了肩膀上,让沉浸在思考当中的安吉拉吓得惊叫着跳了起来。结果这副反应过度的模样把对方也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杰西卡觉着手小心的看了看安吉拉,有些怯生生的问道。

    “你吓着我了,杰西!”看清楚来人后,松了口气的安吉拉有些埋怨的说道。不过话一出口她就知道不对,没等做出补救措施,杰西就变得黯然起来,她垂下脑袋咬了咬嘴唇保持着刚才的柔弱语气:“对酬对不起,安吉,我不是有意

    “不不不,杰西,我,,我不是想要指责你,我只是,”安吉拉语无伦次的想要辩解,可惜罗嗦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知道,我明白,你不用解释。毕竟  ”杰西卡依然低垂着脑袋。“我回房间。”

    “等等,杰西。”安吉拉忙一把抓住了杰西卡的胳膊,犹豫了几秒钟后仿佛下定决心般的说道:“我们还是到房间里去谈吧。”

    杰西卡蓦地抬起头来有些惊讶的注视着安吉拉,但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当先住自己的房间走去,不过在越过安吉拉之后她的嘴角随即微微翘了翘。

    然而,进了房间后两人好半晌都没说话。只是坐在沙上端着水杯保持着沉默,偶尔会相互对视一眼然后讪笑着移开目光。

    这种(情qíng)形大约持续了好几分钟。安吉拉终于开了口:“嗯,杰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是说音乐会上。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

    “是莉莉告诉我,你在伦敦有场音乐会的。”杰西卡眼睑低垂摩挲着杯子这样说道。    “我就知道。”安吉拉暗中磨了磨牙齿。

    “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嗯,你为什有”,嗯,为什么会主动,”

    安吉拉抓着脑袋不知道说什么好,杰西卡看着她那窘迫的模样不由噗嗤轻笑了出来。

    “嘿,我有那么可笑吗?”安吉拉闷闷的说道。

    “不,当然不”杰西卡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安吉拉变得有些伤感起来,跟着她忽然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对方,仿佛下一秒安吉拉就会从她的面前消失。

    “杰”杰西?”安吉拉微微一愣,感受着怀里的温暖躯体她的心也变得刺痛起来。

    “对不起,安吉,我不该那样对你。”将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的杰西卡仿佛梦呓般的说道,“我,,我在那天之后非常的痛苦,我虽然已经猜测到了但从来没有想要证实过。

    所以”我以为你不再(爱ài)我了,我想要退出成全你们,可是当做了这一切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三年的时间里面,我虽然尽量保持着一定的工作量,可每次回到家里都会关上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默的流泪,仿佛一切快乐都离我远去。我恨你,我讨厌你。为什么你给了我光明却又绝(情qíng)的把它拿走”如果不是琳赛始终陪伴在(身shēn)边,薇薇也经常来看我,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直到琳赛向我述说了你的一切,我才知道,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爱ài)你,原谅我,安吉,原谅我在你最痛苦的时候离开了。”

    听着杰西卡的话语,安吉仙 婪得有此糊涂起来,吊然她只经猜到有可能是琳赛在艾鄂糊嘱托下和杰西说了点什么,可琳赛到底说了什么会让,会让杰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这些糊涂随着杰西卡变得哽咽起来后被刺痛和难过所替代。

    “别这样,杰西,别这样。祈求原谅的应该是我,是我最先犯下了错误,你没错,你只是做出了每个人都会做出的决定。”安吉拉闭上眼睛轻轻拍着杰西卡的背脊,然后将她抱得更紧了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抱着她了。

    “不,安吉,我答应过你的,但是我没有做到。”杰西卡呜咽着说道。

    “我也答应过你,但是我也没有做到,所以”所以你并没有欠我什么,杰西。”安吉拉轻轻的叹着,曾经的一幕幕不断从脑中浮现。“如果真要说的话,也是我欠你的。

    房间里再次沉默了下来,两人就这么静静的拥抱着,什么话都没再说。

    ”

    啪的一声,娜塔莉将书本丢在了地上,虽然她已经努力的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书本上面,可某些画面依然不时要跳出来在面前晃动两下让她烦乱不已。

    可恶,那个家伙居然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到伦敦来,她该不是脑袋进水了吧!娜塔莉有些恨恨的腹诽。一想到之前在休息室内以及车上的种种她的(胸xiōng)口就堵得慌。

    我之所以会到这里来,是想要和安吉心平气和的谈谈,而不是跑来争风吃醋!娜塔莉站了起来烦躁的在房间里来回走着。

    这样来回的走了好几分钟,她又做了几次深的呼吸,终于略微平静了下来,不过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莉莉到底想做什么?把自己、杰西还有凯特安排在同一时间出现,是想耍((逼bī)bī)自己又或者凯特、杰西做出选择?还是((逼bī)bī)安吉做出选择?

    娜塔莉忽然摇头苦笑了起来。她觉得自己似乎想得太多了,正如艾莉捷当初说的那样,聪明人一旦钻了牛角尖就很难钻出来。可是,可是,艾莉捷这样做明摆着是故意的,那么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休息室里的(情qíng)景再次从脑海里浮现出来,娜塔莉忽然隐隐有种嫉妒的感觉。如果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和安吉拉。那么自己会不会和杰西卡一样扑到安吉拉的怀里?

    不会!娜塔莉第一时间坚决的摇了摇头,那不是她的作风,而且现在两个人之间还没到那种地步。但是另一个声音随即从心底冒了出来。不大但同样很坚决:你说谎!

    娜塔莉忽然用力跺了跺脚,泄似的在空中用力胡乱的挥着手,以她的习惯和(性xìng)格出现这样的(情qíng)绪波动几乎少之又少。

    可恶!为什么我面对你总是束手束脚!为什么!娜塔莉在心里愤愤的叫着,她几步走到了门边打算出去找到安吉拉质问一番,可当她的手搭到门把手上后那种(情qíng)绪却又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这该死的混蛋,你这该死的混蛋”将脑袋抵在门上的娜塔莉如笑着喃喃说道。

    就在这时,因为离门上的猫眼很近,她似乎看到了什么。眨了眨眼睛后忙凑过去仔细看了起来,跟着贝齿咬住了嘴唇。

    就在外面,安吉拉正从对面的房间里出来,而杰西卡跟在她(身shēn)后,两人都面带微笑。彼此之间说了几句后,杰西卡随即明了房间,而安吉拉看着她关上可门又站在原地愣了几分钟后才叹了口气。

    那微微出神的模样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虽然猫眼的视觉效果不是很好,娜塔莉还是能看出她脸蛋上的落宾,尤其是当她看向了自己这边时尤其明显。

    安吉拉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看了看那边的 心房又看了看娜塔莉这边的,旧据,好几分钟后才迟疑着来到面前。她举起手来似乎想要按门铃。但又没有真的按下去,不时回过头去看着对面的,旧6房的房门。

    在帽檐后面注视着一切的娜塔莉忽然放开了因为看见两人出来时而捏紧的手,煞后默默的转(身shēn)走到了沙跟前坐了下来。

    门铃声终于还是响了起来,但坐在沙上的娜塔莉并没有起(身shēn)开门的意思,只是用复杂的神色看着房间,仿佛目光能穿过房门落在按着门铃的人(身shēn)上。门铃持续响着,大有不开门就不停的意思。可娜塔莉始终没有起(身shēn)。

    终于。门铃不再响了,而娜塔莉捂住额头轻叹了声。

    唉,总有些事(情qíng)要打乱计划,而且状态又在起伏”仔细想了想。决定这个月每天只更刃oo。打算好好休县调整一个月,大家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